无中生有

   

【全职叶黄】软肋(09)

分手之后又在一起梗/OOC

 

 

 

【09】

既然要成立战队,那网游里的公会也是一大助力。兴欣公会从第十区开始成立,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一点力量。叶修一边继续收集千机伞升级需要的材料,一边努力升级,争取早点到神之领域。

眼看着年关将近,网吧里的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回家了,只有叶修这个离家出走的留下来和陈果一起过年。陈果虽说经常看不惯叶修的懒散样,但是有个人陪还是好的。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能意外得知一个秘密,一个可以说是荣耀联盟十年最大爆点的秘密。

 

“所以,你才是叶秋?!”陈果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男人,三观又碎了一地。

“我一直都是。”

陈果怀着风中凌乱的心情听兄弟俩说完了“叶秋”“叶修”的真相,心里的震惊一点不比前一阵得知叶修就是“叶秋大神”少。这真是……怎么说呢,生活比小说还跌宕。和长相基本相同、性格一天一地的兄弟一起吃饭,陈果本来想借着喝点小酒的气氛八卦一下,结果没想到叶秋喝了一杯酒就直接扑了。

“……”

“别管他,我们吃我们的。”叶修倒是毫不在意,招呼陈果继续吃。

快吃完的时候叶秋醒过来一次,后来又迷迷糊糊的被叶修和陈果合力弄到了叶修住的小储物间。等到他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微微亮了。叶秋穿上鞋子走出去,一眼就看见睡在沙发上的叶修。

“你这家伙……”叶秋嘟囔着,走过去打算把叶修拖到床上去睡,结果也不知道是他动作太大还是叶修睡的不沉,本来睡着的人居然醒了过来。

“唔,你醒了啊。”叶修揉揉眼睛看一眼窗外,“这么早?”

叶秋没好气的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日夜颠倒么?我作息很健康的。”

叶修点点头,懒得理他,还想闭上眼接着睡:“随便你,别吵我,乖。”

叶秋气,索性也不用放轻动作了,直接摇了摇叶修肩膀:“喂,到里面的床上去睡!在这里睡像什么样子!”

叶修不耐烦的打开叶秋的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真是啰嗦,你这样子你女朋友受得了你么?”一边说,一边往小储物间走。

叶秋本来要下楼,一听这话反而跟了上来,问:“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倒是你,和你那个小男朋友怎么样了?”

叶修正打着哈欠往床上躺,听了叶秋的话动作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的说:“分了。”

“哟——”叶秋惊讶,仔细看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当初回家跟爸妈摊牌的时候不是很坚定很硬气么?这么快就被甩了?我就说嘛,你这家伙谁能受得了啊。”

叶修纳闷:“我有什么让人不能忍的?”

“太多了。”叶秋面无表情。

“具体?”

“哟——”叶秋看了叶修一眼,很是意味深长,“这是怎么了?你这家伙也会想要反思自己么?”

“你可以走了记得把门关上。”叶修拉过被子蒙在头上。

 

 

 

除了第三赛季的时候主动回过一次家,叶修在第七赛季的时候还因为奶奶住院回去过一次。让他放弃荣耀回家学习打理家业的话叶父叶母已经懒得提,反倒是说起叶修的婚事。

“你今年也24岁了,该打算打算结婚的事了。我和你爸的意思是在打游戏这方面我们不干涉你,等你退役再回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婚姻大事,我们这样的家庭总要谨慎些,讲究个门当户对。你在外面就多收敛些,也不是不让你交女朋友,只是自己多注意分寸。结婚的对象,等你回家之后,由我们来考虑。”叶母名门出身,气度雍容,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温温柔柔,好像在和人商量。其实只是通知罢了。

叶修听了,咧嘴一笑,条件反射似的想要抽出烟来点上,浑身摸了摸一根也没有,这才想起来医院之前换了衣服,烟忘了带。他砸吧砸吧嘴,说:“妈这事你也别操心了。我有对象了。你和我爸多操心叶秋的婚事就行,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有女朋友的。”

叶母不动声色的说:“叶秋的事我们自然也会安排好。至于你,我也说了,又不是不让你交女朋友,只不过……”

“只不过我回家之前断干净,是吧?”叶修接上话,笑了笑,“那要是我不想断呢?”

叶母温声说:“你还年轻,不必把话说得那么绝对。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就算你要坚持,人家女孩子也未必愿意。”

“妈您这是盼着自己儿子被人甩啊!这可不好。再说我找的也不是小姑娘,我对象是个男的。”

叶修无所谓的说出对叶母来说无异于平地惊雷的消息,叶母皱眉,“别胡闹。”

叶修站起来走到叶母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说:“我说真的。我对象是个男的。我知道这件事对咱们家来说也许有些难以接受,我也可以瞒着不说和您和我爸打太极。但是我还是说了,是希望您和我爸能试着接受。因为我想给他的是一份堂堂正正的感情,而不是连自家人都不敢说的、永远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我希望有一天把他带回家见你们的时候,能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坐在一起吃饭,你们都能喜欢他,接受他…….”

“不可能。”叶母也站起来,脸上终于有了一点不平静的神色,“我不管现在的社会对同性之间的感情是不是宽容,只要是在我们家,这种事情永远不可能被接受。叶修,家里对你已经足够纵容了,你也不要太过分。让你在外面玩游戏到退役,已经是家里最大的让步,你……”说到这里,叶母露出一点了然的神色,不紧不慢的说:“是你们那个圈子的?果然,年纪轻轻跑去专业玩游戏,总不是什么安分人会做的。”

叶修说:“妈您这样说话可有些失态了。”

叶母有些尴尬,想来自己也觉得刚刚那句话像是个不讲道理的妇人似的,但她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从容,说:“叶修,你自己考虑清楚。在我这里还能和你这样心平气和的讲道理,到你爸那里,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了。”

叶修默然,这一点他也很清楚,所以才会选择先和母亲摊牌。

“那要是我坚持要和他在一起呢?”

叶母冷笑,声音里带着压抑的怒气:“你为了一个游戏,和家里闹了这么多年才算是达成了彼此都能接受的结果。而现在,你说你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是打算永远不回这个家了吗?对家庭的责任,对我和你爸的责任,甚至是对叶秋,你就一点不考虑么?叶修,你不是15岁了,还要这么任性吗?”

“我爱他。”叶修说。

叶母平静的看着他,“那又怎么样?”

叶修还想说话,叶母做了个手势打断他,“你不用说了。我也不想听。你奶奶还在医院躺着,我没心情和你谈这个问题。总之你自己想想清楚,家里这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好自为之。”

 

虽然早就猜到家里不会轻易同意,但是叶母那样坚定决绝的态度还是让叶修十分烦躁。叶家这一关他不想躲避,必须要直面,而且一定要过。就像他对叶母说的,他希望他和黄少天之间的感情,能够得到家人的认可。等叶家这边松口,他还要和黄少天一起去面对黄少天的家人。叶修一个人走在街上,顺手买了一盒烟,抽出一根来点着。走着走着就走到一家网吧门口,想了想,叶修干脆进去要了台机器,掏出张小号登陆荣耀。然后在QQ上给黄少天发了一条消息。

——少天,上荣耀来PK。房间号1243,密码同。

很快,战斗法师的对面就站了一个剑客。

叶修莫名觉得有些奇怪。

一般都是黄少天主动找叶修PK,难得叶修主动找他一次,那必然收到一屏幕的表示惊讶、兴奋的话,可是这次居然静悄悄的,一个字也没有。耳机里也是一片静音。叶修摘下耳机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又重新戴上。

“喂喂喂,少天,能听到么?”

“哦。”

“咦?”叶修惊讶,耳机没问题啊,“剑圣大大怎么回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那也不应该打字都不行吧。不会是和手残待久了被传染了吧。哎我说……”

叶修还没说完,对面的剑客已经抢先发动了攻击。

“哎呦这么心急?被我说中了?”叶修说着,也操纵着手里的战斗法师招架。两个人用的都是小号,等级装备都差不多,打了个势均力敌。黄少天这一局打得很坚决,几乎算是不要命,更难得的是一句垃圾话都没有。这样难得的清净,叶修反而有些不适应。

一剧终了,站到最后的是叶修的小战法。一身蓝衣的剑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频道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蓝溪阁无敌:有一天兔子扛着一大袋胡萝卜去找猴子。

叶修挑眉,敲了个问号上去。

七杀:?

频道里的独白还在继续。

蓝溪阁无敌:兔子说,小猴子你吃胡萝卜吧,我把胡萝卜都给你。

蓝溪阁无敌:小猴子说,我不要。小兔子急了,为什么不要?胡萝卜很好吃的,真的。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了。小猴子说,我不要,我不想要。

蓝溪阁无敌:小兔子生气了,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一起玩了?你是不是交了新朋友了?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可是我花光了所有的钱给你买的胡萝卜啊!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蓝溪阁无敌:于是小兔子和小猴子再也没有见过面。

故事居然就这样结束了,叶修汗了一把,简直要怀疑屏幕那边的人不是黄少天。

七杀:这算什么? 

蓝溪阁无敌:你说,为什么小猴子不要小兔子的胡萝卜?

叶修心说,哪有猴子吃胡萝卜的。但是又觉得黄少天指不定是在搞什么招数坑他呢,答案哪能这么简单,于是干脆也装傻,看看黄少天到底想干嘛。

七杀:因为小猴子找了新朋友。

蓝溪阁无敌:不对。

叶修看着这两个字犯嘀咕,黄少天到底是怎么了呢?今天古里古怪的。

七杀:因为小猴子讨厌小兔子。

蓝溪阁无敌:不对。

七杀:这是个开放性问题不?

那边的回复没有紧接着过来,反倒是平静了两三分钟。叶修突然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扒了扒头发,又掏出一根烟点上。

蓝溪阁无敌:因为小猴子不喜欢吃胡萝卜啊。

噗——叶修差点把嘴里的烟吐出去,这坏小子故意耍他玩呢这是!这才多久没见就这么欠收拾,必须要严词警告。结果他这边的严词警告还没发出去,那边的消息又来了。

蓝溪阁无敌:小猴子不是不喜欢小兔子,不是不想和小兔子一起玩,他只是不爱吃胡萝卜而已。他喜欢香蕉。就算小兔子用所有的钱买了胡萝卜给他又怎么样呢?那不是他想要的啊。他想要的只是香蕉而已。

蓝溪阁无敌:想要香蕉也有错吗?

叶修搭在键盘上的手突然僵住,然后按着删除键,把刚刚想要发出去的话全部删掉。他抬头看了看,他在的位置临窗,能看见外面的天色。时近黄昏,天光暗淡,西边的云叠了一层又一层,熏黄、玫红、淡紫融在一起。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是晴天。

许久,叶修重新打了一句话上去。

七杀:小兔子不能给小猴子香蕉么?

那边也停了很久。

蓝溪阁无敌:他给不了。

 

 

叶修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天已经黑透了,这座城市依然用四面八方的灯光保持着清醒,街边的小摊上多半支着一盏瓦数不大的灯,旁边绕着几只飞虫。灯下是喝酒吃菜的人,热热闹闹围坐着一桌,女人还矜持些,男人们喝上劲头来,吆喝着划拳拼酒,肆无忌惮的喧哗。叶修站着看了一会,小摊主用探寻的目光看着他,脸上是殷勤的笑。他也笑了笑,只是没有坐下,而是走开了。

迎面跑过来一只叫不上品种的狗,黄黑相间的毛发被打理的整整齐齐,一看就是主人悉心照顾的。只是此时没看见有人跟着,就那么一只狗,孤零零跑到叶修面前,嗅了嗅他的鞋子。叶修蹲下身摸它的脑袋,狗居然没有逃走,反而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手心。

“其实我也想给他很多很多,可是我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狗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竟然好像是在回答他似的。叶修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又使劲摸了一把狗脑袋。

“乐乐!乐乐!”远处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狗欢快的叫了一声,从叶修手底下挣脱,朝着那声音的来处飞奔而去。

叶修站起身来,苦笑。在同一天里,先是和家里摊牌宣布自己坚定的爱情,然后转眼就成了单身,还有比他更苦逼的人么?

“真成狗不理了呐!”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的G市,另一个人在暗下来的天光里慢慢的把头埋在了交叠的双臂间。按在桌子上的双手,用力到指尖发白。谁也不知道这一刻他的心里,是如释重负的轻松,还是敲骨吸髓的剧痛。

 

 

 

蓝溪阁无敌:我们分手吧。

分针在钟面转过一个完整的圈,太阳彻底沉到地平线以下,窗边走过一群刚放学的中学生,三两个买菜归来的老太太讨论着最近的物价。

热闹,喧嚣,熙熙攘攘,欢声笑语。

静默的频道里多出一行字。

七杀:好。

 

 

嘿,你相信么?这世上有一种放弃,彼此都以为是为对方好,其实是在互相折磨。

 

 

 

 

 

 

--------------------------------

迄今为止最长的一更。心累。

ps:叶母只出现这一次,本文不涉及家庭伦理。家庭伦理打算在《叶修の烦恼》里尝试一下。

不知道我又没有讲清楚叶黄分手这部分,Σ( ° △ °|||)︴文力有限。小兔子和小猴子的比喻更是死蠢。

 

评论(46)
热度(650)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