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一切巧合都是注定

以前的G文

一切巧合都是注定,而爱你是我的选择❤
——
——
——


[吃是人生头等大事]

叶修按了半天门铃,门里的人吼着让他自己想办法进来。叶修无奈,电脑包和鱼虾肉菜都换到左手,空出右手摸出钥匙开门。
进门后也没见人影,叶修把东西放下后左右环顾,卧室里传出人声让他赶紧过去。
卧室里衬衫裤子毛衣外套铺了一床,皮鞋板鞋运动鞋放了一溜儿。衣橱大开着,有人半个身子埋在里面,撅着屁股对着叶修。
叶修走过去就是一巴掌,贴上去又揉了揉,笑着问:“怎么了这是?家里进贼了还是你又找不到成双的袜子了?”
黄少天正忙着,头都不抬就给了叶修一肘子,这套路叶修太熟了,脚下不动,吸气收腹、向后弓腰,完美避过一击。
肘击落空在预料之中,黄少天转过身来补上二段攻击,叶修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配合着要往床上倒。
“哎别!小心我衣服!”黄少天大叫。
叶修身子歪了歪,在黄少天纠结的目光里又站直了。
黄少天心有余悸,“别吓我啊。”
叶修小心地在床角坐下,打量一床的杰作。
“你这是要……收拾衣服南下?”
“什么呀,我就知道你肯定忘了,明天不是要去见你爸妈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把刚从衣橱里找出来的灰色毛线衫贴在身上比划,“你看我穿这件怎么样?”
叶修摇摇头:“显老。”
“我今年换季刚买的,才几天!”黄少天不乐意了,“买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显老?”
“我那时候以为你是要买给我穿的。”
“我们俩穿的也不是一个码数啊!”
“我最近瘦了。”
叶修刚想说你不信我穿给你看看,黄少天把叶修的毛衣一掀,露出里面的衬衫。
“这件衬衫好像是我的?”
“唔,大概是早上穿错了,怪不得肩膀这么紧。”
黄少天“嘁”一声,又去扒拉他那一床的衣服。
见家长是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黄少天一边挑一边问叶修的意见。叶修想了想,想出一个特别馊的主意,把黄少天按他爸日常穿衣的风格打扮,生生把一个潮男穿成了老干部。黄少天照完镜子气得大开嘴炮,干脆把叶修撵进厨房做饭,自己一个人拿主意。
等到叶修饭做得差不多的时候,黄少天终于宣布选好了战袍,可以坦然面对任何修罗场。
叶修说:“别戏这么多,我爸妈又不会吃了你。”
黄少天表示小心驶得万年船懂不懂。
虽然叶黄二人早就向家里出柜,但父母的态度一直十分微妙。
黄少天是独生子,爸妈本来指望着他娶妻生子,晚年能含饴弄孙,没想到这个从小就鬼主意多的宝贝儿子一声不响就往家里领了一个男媳妇。当时正是春节过后不久,喜气洋洋的气氛还没散,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只好让叶修登堂入室。生气这种事也十分讲究时机,没能一鼓作气,就只能再而衰、三而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和黄家的情况不同,有叶秋这个传声筒,叶家父母对大儿子的又一次离经叛道早有耳闻,先一步下手邀请黄少天登门做客。
黄少天在饭桌上说起明天的安排,陡然想起叶修那不一般的家世,立刻脑洞大开:“叶修叶修,你说明天你爸妈会不会给我签支票?”
“啊?”叶修正专心致志地对付一只螃蟹,没能及时跟上黄少天飞翔的思路。
黄少天伸出两根手指搓了搓,冲叶修挤眉弄眼:“你懂的。”
叶修拿着收拾到一半的螃蟹,做出黑人问号的经典表情。
“啧。”黄少天恨铁不成钢,“给我钱让我离开你什么的,签支票,懂了吗?”
叶修:“……”
黄少天一拍桌子:“说话!”
叶修一边慢条斯理地把蟹黄挖出来塞进黄少天嘴里,一边居然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说不准。叶秋这个间谍是个单面的,一直没能策反成功,我也不知道我爸妈什么意思。”
黄少天摸着下巴,一点也不担心明天会迎来一场鸿门宴,反而继续他的豪门脑洞:“那你觉得能签给我多少钱买断你啊?”
叶修从国家队卸任后就回了自家公司任职,虽然职位比不上叶秋,但是对身家还是心里有数的。再不争气也是“嫡长子”,他在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给黄少天比了个数。
“至少得这个价吧。”
“嘶——”黄少天倒吸一口冷气,“你好值钱哦叶总。”
叶总很谦虚:“现在还是副总,副总。”
黄少天美滋滋地说:“真给这么多我就要好好考虑了。”
叶修无奈:“革命立场要坚定啊黄少天同志。”
“那再给我剥一只螃蟹。”
“……行。”


[睡是人类永恒的欲望]

事实证明编剧们都缺乏嫁入豪门的经验,又或者遇到的霸道总裁不姓叶。黄少天想象中的狗血戏码完全没有发生,事情的发展反而一路向着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面对黄少天,叶太太完全一副满意得不得了的样子,对不着调的大儿子能找到这样的对象满怀欣慰。黄少天一脸懵逼,差点被夸得找不着北。
“原来我这么好。”在回家的路上,黄少天忍不住感慨。
叶修看黄少天眯着眼睛一脸陶醉,就知道他还在回味方才叶太太的夸赞,心里不禁有些好笑。
“至于么你?”
“当然咯。丈母娘看女婿,原来真的是越看越顺眼啊。”
叶修:“呵呵。”
到了家,叶修把外套一脱,二话不说就开始扒黄少天的衣服,黄少天被扑了个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想要回击的时候连裤子都被解开了。
反抗无效,不如束手就擒。
两个人边走边亲边扔衣服,等搂抱着倒在床上的时候已经相当“坦诚”。黄少天压在叶修身上,凑过去亲他,没想到被一巴掌糊住了半张脸。
叶修一本正经地说:“哎,不能亲我。”
黄少天愤愤地在叶修的手指上咬了一口,嚷道:“怎么了怎么了?晚上也没吃葱姜蒜芹菜香菜八角花椒辣椒油啊!”
叶修忍着笑说:“这种关系太复杂了,我处理不好。”
黄少天先是一愣,然后笑得不能自已,从叶修身上翻下来捂着肚子笑成了一只虾米。
“能别这样吗?”黄少天用他的广味京片子说,“会不会看时机啊!你是不是打算拿这个梗笑一辈子了?”
叶修也笑,搂着黄少天的腰把人捞过来:“没,突然想到了而已。想想这事儿挺奇妙的。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能走到今天。”
黄少天微微脸红,为了不被叶修发现他的羞窘,果断扑上去堵住了叶修的嘴。


[一切巧合都是注定]

“哎,不能亲我。”
“怎么了?”
“这种关系太复杂了,我处理不好。”
“……这样啊。”
“嗯。”

人生若是没有巧合,那该多无趣。可是约炮约到熟人这种事,大概可以算是人生最尴尬经历之一。如果再买一送一暴露了自己不太主流的性向,基本可以排在前三。
但来都来了,直接让人回去好像不太地道。
干巴巴的寒暄过后,黄少天硬着头皮开口:“你是……啊?”他说不出口,只好用丰富的面部表情补全了自己句子里的空白。
来人比他坦然得多,手臂搭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是啊。”
“看不出来。”黄少天挠挠头,“你看上去挺直的。”
“呵。”
黄少天觉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怎么也吐不出来。这局面太出人意料,以他的年龄和阅历,实在处理不好。于是他试图把锅甩给貌似可靠一点的对方:“要怎么样?”
他原以为那人会嘲笑他一番,然后离开,出于小众同类的自觉,这件事就会成为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在短暂的尴尬过去之后,黄少天决定把自己的人生“首约”进行到底,对方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也同意他的提议,本来以为接下来会一切顺利,没想到在初始阶段就出问题了。
黄少天坐在床上,竭力摆出诚恳的样子:“叶,叶秋,你看我们也认识几年了,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我不想对咱们的关系产生什么影响。所以……床上下半身,床下上半身,把关系分清楚,行吗?你要做就做,别亲我,太奇怪了。”
一说出口,黄少天自己都觉得不像人话,一时间脸皮滚烫,真想把话收回来再咽回去。但坐在另一侧的人笑了笑,说:“明白了。既然这样,以后私底下见面就叫我叶修吧。我真名叫叶修,你可以把两种关系当成两个人。”
“什么?!”黄少天大吃一惊,一瞬间连两人所处的狗血境况都忘了。“你居然用假名参加比赛,怎么做到的?”
叶修对他重点跑偏的思路也很无奈:“解释起来太曲折,以后有空再说。”
黄少天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以后?”
叶修揶揄道:“没有以后?总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吧。”
黄少天哼了一声。
“今年蓝雨拿了冠军,夜雨声烦一剑封神,你受到的关注会越来越多,别这么不小心了,万一碰到荣耀圈的人就麻烦大了。”叶修说着说着,皱起眉,“你也够大胆,好歹也算有粉丝的人。”
黄少天听懂了叶修没有明说的意思,气得脸都红了:“我第一次!”
叶修一愣:“拿了冠军放飞自我?那也应该等回了G市吧。”
黄少天的气势委顿下去:“我以为在B市更安全一点。”反正他来B市的机会很少。
叶修呵呵一笑:“遇到我是算挺安全了。”
“你还有脸说我!”黄少天突然找到了叶修的巨大槽点,“仗着不露面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老司机!”
“我冤死了。”叶修说,“今天被方士谦叫出去撸串儿,是他哥们儿手机上有这个XX约的APP,喝高了非要翻给我看,我看见一个头像的耳钉很像你,才想过来看看的。”
黄少天用的头像是自己的侧脸自拍,的确露了耳钉,听叶修这样说,倒是立刻相信了。
叶修又提醒道:“快把头像换了,小心你的死忠粉发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黄少天没出声,叶修问了句怎么了,黄少天奇怪地看着他:“为什么觉得像我你就要来看看?”
叶修一时语塞,半天才说:“看看是不是你呗。”
“要是不是我呢?”
叶修挺纳闷:“那我就回去了啊。”
“但事实是你进了门发现的确是我。”
“对。”
“然后你留下了。”
“……对。”叶修嘴上答应着,但心里已经觉得哪里不太对。
“然后你还想亲我?还想……和我那什么?”黄少天往床角窜,“卧槽叶秋你对我觊觎已久?!”
“叫我叶修谢谢。”叶修扶额,“你想多了,我一直以为你是直的。”
“叶修!”黄少天从善如流地改口,“但现在你发现我不是直的了,所以你想怎么样?!”
“我没想怎么样,明明是你提议留下的。啧,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我看我还是回去吧,你也早点睡。”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我话一直很多!”黄少天反驳,“你居然就想这么走了?”
“不然呢?”叶修有些觉得有些好笑。
“来吗?”
“什么?”
黄少天磨磨蹭蹭地挪过去抱住叶修,瞪着眼睛说:“在这里我只认你是叶修,出了这个门你还是叶秋。来吗?”
叶修笑了。他觉得黄少天此刻强装镇定还要挑衅的样子格外有趣,于是他说:“来啊。”
混乱的一夜过去,第二天两个人便各奔东西,等到新赛季战前相遇,黄少天自自然然地上来宣战:“哎哎哎哎叶秋你等着,看我今天打爆你!谁输了谁晚上请宵夜,全队的!”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嘉世的队长叶秋和蓝雨的副队长黄少天,亦敌亦友的“同行”。
叶修噙着烟,顿时觉得更有趣了:“好啊。”
而晚上黄少天跑到嘉世所在的酒店敲开叶修的房门时,那一声“叶修”又叫得明明白白。
叶修想,他就是从那时开始真正了解黄少天性格中截然不同的两面,可以像初生的幼虎般莽撞,也可以如老练的猎手般理智。
这样若即若离的关系保持了两年,变化在无形中默默发酵。等到叶修退役、真名曝光,黄少天半夜跑到网吧帮忙打副本,叶修觉得是时候了。
他在寒风里握住黄少天的右手塞进自己的口袋,抢在黄少天抗议之前率先开口:“都已经这么久了,不用我再精分下去了吧。”
深夜的街道一片寂静,两侧的路灯像光带,延伸到很远的路口,整座城市安然静默,像是在一起等待答案。
黄少天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另一只手扣住叶修的后脑,粗鲁地亲上去。
真正意义上的初吻,一段关系的结束,另一段关系的开始。


[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有价格]

早上叶修醒过来的时候黄少天还在睡,攥着被子一角,怡然自得地打着小呼噜。叶修盯着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凑过去毛手毛脚,黄少天被他闹醒,脑袋一缩钻进被子里挺尸。
“起床了哎!”
“不——起——”黄少天有气无力地回答,“不要闹,我要继续做梦。”
“什么梦这么美,连我也嫌弃了?”
黄少天藏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梦见你了。”
叶修隔着被子挠他:“真人在这儿呢,快出来。”
“哎!”黄少天掀了被子露出脸,“都怪你,现在彻底醒了!”
叶修哭笑不得:“到底什么美梦?”
黄少天打呵欠,一副没睡够的样子,眼看都要七年之痒了,大早上还要撩一把:“梦见你说爱我。”
叶修说:“爱你。”
黄少天:“我呢?”
叶修忍着笑:“你不是在这儿吗?”
黄少天快气死了:“我是说!那三个字!我呢!”
叶修牵着黄少天的手按在心口:“你在我心里啊。”
黄少天强装镇定:“哦。”
撩人不成反被撩,黄少天表示一切都是套路,叶修的套路太深,他还要继续修炼。
两个人腻歪完了便一起去厨房做早饭,叶修开始问正经事:“我妈昨天偷偷对你说什么了?”
“嗯哼?你怎么知道?”
“炎女巫卡修级别的boss,能是这么容易通关的?”
黄少天哈哈大笑:“哪有人这么说自己亲妈。”
叶修问:“到底说什么了?”
黄少天很狡猾,一定要扳回一城:“你猜?不然自己去问,嘿嘿。”
叶修笑着揉了揉黄少天的头:“不知道具体的战斗过程也无所谓,反正结果是你把我从我妈手里成功抢过来了。”
黄少天一呆,扭头就往书房跑。
“喂!怎么了?”叶修一脸惊愕。
“去网上问问有没有撩汉速成班。”

那天的家宴之后,叶秋和叶先生走到一旁谈公事,叶修去取车,黄少天踱到叶太太身边,知道她还有话要说。
果然,叶太太淡淡地开口:“来之前,我本来还想劝你们分开的。我自己的儿子我知道,他做了决定的事情谁也说不通。我原以为从你这里入手,会有机会。”
黄少天一愣,却还是坚定地说:“阿姨,对不起。我也是个很固执的人,自己认定的事,绝不会轻易更改。”
叶太太叹息:“这条路很难走,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我的儿子能过得顺遂,不需要承担不应受的伤害。”
“什么是应该的,什么是不应该的?”黄少天说,“路是我们自己选的,所要承受的一切不是为了这个选择做出的牺牲,而是代价。”
“如果你真的爱他,就不应该让他去受这种苦。”
黄少天轻声说:“他和我在一起,快乐会多过痛苦。”
叶太太有些惊讶地看着黄少天,摇了摇头,无奈地一笑:“你这个孩子,和我想的很不一样。”
黄少天不明白她的意思。
叶太太没有解释,接着说道:“来之前,叶修他爸说我不可能说服你,我却觉得有机会,我以为你是个心善的孩子。”
黄少天自嘲一笑:“那您现在一定觉得我是个坏小子了。”
“不。”叶太太温柔地凝视着他,“至少你足够爱我的儿子。”
黄少天左右看了看,确认叶修不会突然冒出来才小声又迅速地说道:“我很爱他。”
叶太太微笑着,那笑容欣慰又怅然:“那我只能祝福你们了。”


[爱你是我的选择]

吃过早饭后黄少天急匆匆赶去上班,而万恶的资本家叶某人则给黄少天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如同黄少天没有告诉叶修一样,叶修也把电话的内容当做秘密,只是在挂断电话后,一个人在阳台站了许久。
他想起很多事情,比如和黄少天的初见、多年的纠葛、默默咀嚼的甜蜜、让他难以成眠的痛苦。无数的隐秘念头如同疯长的藤蔓,攀爬生长在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曾经在无数个深夜折磨着他。理智如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将走上的是一条什么样的歧路,是违背常理、妨碍前程、充满敌视和不谅解。更可怕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一条需要他踽踽独行的路。爱上黄少天并不难,他只是在爱上后惊讶于原来自己也有那么多感情可以为一个人付出,哪怕尝尽一切沮丧和煎熬。
好在命运总是在关键处厚待他,他不曾经历失望。他爱的人,也爱他。
他又想起那一个平常的夜晚,闷热又压抑,树上的蝉疯了一般嘶叫。他走进酒店,穿过暧昧的长廊,敲开那一扇门,看见黄少天惊愕的脸。
一切巧合都是注定,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有价格。
而爱那个人,是他的选择。
无从更改,无比坚定。

评论(33)
热度(1460)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