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黄少天的无厘头魔法

去年的G文~祝大家开学快乐~

 

 

黄少天说自己会魔法的时候,叶修好险咬住了自己的烟,顺便把顶到嘴边的一声笑也给憋回去。

开玩笑,男朋友在一本正经地卖萌的时候,当然要严肃配合。

于是叶修做出肃然起敬的表情:“厉害啊少天大大。”

“那当然!”黄少天打了一个气味饱满的酒嗝儿,满意地揽住叶修的肩,把自己的脸贴近叶修,嘴唇凑到叶修的耳边,“我可以……把你变成一只……兔,兔子。”

叶修心里呵呵一笑,嘴上还很配合:“好啊,走一个呗?”

黄少天点点头,脸上红扑扑的,表情傻高兴傻高兴的。他勉力站直,抬高手臂,自以为潇洒地打了一个响指,嘴里同时嘀嘀咕咕着叶修听不清的音节。叶修饶有兴趣地抽烟看着黄少天,同时也做好了随时接住他的准备。

“……&¥%###@¥……%¥¥嗝儿!”眼看黄少天一口气息要耗尽,叶修正怀疑他会不会再把自己念到缺氧,黄少天突然又是一个响亮的酒嗝儿。叶修刚想笑,眼前黑影一闪,他下意识伸手去接,却扑了个空。

“少天?”这下叶修的烟真的掉了。

 

“????”

看着地上一堆层叠的衣服,和从黄少天T恤领口钻出来的一只兔子脑袋,就算心大如叶修,也有些接受不能。

“?”兔子昂着头看他,长耳朵,红红的小眼睛,三瓣嘴,一脸懵逼。

“噗!哈哈哈哈!”叶修笑得直不起腰,干脆蹲下来把兔子从衣服堆里捧出来。

“少天?”叶修摸摸兔子的长耳朵,觉得世界真奇妙少天真好玩,“真的……会变啊?可是你怎么把自己变成一只兔子了,嗯?”

兔少天看上去还不是很清醒,眼睛里水蒙蒙的。叶修心里哎呦哎呦着刷弹幕,被萌得心都要化了。

至于黄少天怎么就变成了兔子、还能不能变回来、怎么变回来——不好意思,其实叶修今晚也喝了不少,脑内运行速度迟缓。

 

叶修小心翼翼地把兔少天揽在臂弯,又把散在地上的衣服抱起来,慢悠悠地往家走。兔少天激动地在叶修身上扭来扭去,几次想跳出叶修的怀抱,叶修只好把兔少天揽得更紧。路上经过小区门口的路边摊,叶修还买了两串青菜打算回家喂兔子。至于小贩无语的眼神,叶修是视而不见的。

回到家后,叶修发现臂弯里的兔少天闭着眼睛,居然已经睡着了。叶修点点兔少天湿润润的三瓣嘴,轻轻地把“他”放到床上,一个人去浴室洗澡。

这几天B市气温升高,晚上尤其闷热,叶修今天喝了酒,浑身滚火似的热。他把水温调低,站在蓬蓬头下任由带着凉意的水流流过他的身体,缓解他的燥热。

“少天……”叶修舒服地微闭着眼,不自觉地吐出熟悉的字眼。

等等——少天……嗯?!少天?!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少天呢?!

酒意被冲得七七八八,记忆像是回流的河水一样冲进叶修的脑海,叶修忍不住爆了一口粗,抓过旁边架子上的大浴巾往下身一围,转身就闪出了浴室。

 

床上的小兔子睡得正香,叶修尽量放轻动作,扒在床沿,不错眼珠地看着“他”,内心的草泥马已经长着翅膀飞上了天。

这真是他的黄少天?黄少天真的变成了兔子?黄少天真的会魔法?!

这剧情太玄幻随便以及扯淡了吧?比卫生纸还能扯!

 

叶修心情复杂。

这不能怪他,任谁突然发现自己相处了几年的恋人天赋异禀,也很难做得比他更好。

叶修干脆坐在地板上,虚摸着兔子的白毛,残留的酒意在他身体里发酵,让他脑洞大开。

这情况,该找谁?黄少天的父母?蓝雨的人?还是去问王杰希那个大小眼的神棍?说起来,大小眼搞不好是有阴阳眼的,平常看王杰希就一副离地三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该不会是个祖传牛鼻子吧,这要是把黄少天当成妖孽给收了,那他去哪儿说理去。哎不对,黄少天说自己会魔法,魔法和道法,好像不是一个世界观的。

叶修的思维越跑越偏,脑洞越来越大,完全是和黄少天在一起久了留下的后遗症。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床上的兔子开始发生变化,直到手掌下的绒毛变成温热的人体,才一个激灵醒过神儿来。

“少天?”叶修惊讶地看着变回来的黄少天,充满虚惊一场的庆幸,连忙去抓黄少天的手。

“嗯……”黄少天缓缓地睁开眼睛,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慢慢的,黄少天眼睛越瞪越大,显然和叶修一样想起了今晚发生过的事情。

“叶修?!”黄少天大叫一声,连自己还光着身子都顾不上,直接张开手臂扑到叶修身上,差点把他扑倒在地。

“你妹啊啊啊啊!刚刚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看到了对不对?你都看到了对不对?我我我变成了一只兔兔兔子!不不,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原本是要把你变成兔子的!不不,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黄少天几乎绝望地看着叶修,“老叶,你不会害怕我吧?”

 

 

叶修会害怕一个会魔法的黄少天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叶修爬上床抱住惊魂未定的黄少天,简直哭笑不得,语言此刻无力,只有“吧唧”一声吻在关键处,才能安抚恋人。

“我觉得这种经历还挺有趣的。当然,如果你能恰当地解释一下第二赛季嘉世常规赛打败蓝雨后我的烟全不见了、第四赛季总决赛嘉世惜败霸图之后我的行李箱里多了一支玫瑰花、第六赛季蓝雨庆功宴上我明明没倒酒却莫名其妙喝断片儿了以及第十赛季季后赛兴欣打败蓝雨我从饭里吃到沙子的事。”叶修笑摸黄少天头,“是不是,少天?”

黄少天死人脸:我有权保持沉默。

叶修继续发动“微笑摸头杀”,黄少天持续掉血中。

半晌,黄少天结结巴巴地说:“这……都是误、误会。”

在叶修坚决要刨根问底的眼神攻势下,黄少天只好一五一十地把自己会魔法的事情和叶修说了个清楚。说到最后,即使语言天赋满点如黄少天这种话唠神,也不得不支使叶修去给他倒水。

 

“所以,你这是个被动技能?只对特定人物——比如我——发动?”

“应该说,只对你发动成功过。”黄少天愤愤不平,“我们家每代都会有人自带魔法天赋,可是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时灵时不灵。”

“就像段誉的六脉神剑嘛。”叶修表示明白,“我就好比神仙哥哥。”

“呵呵。”黄少天觉得叶修真是脸大如盆。

“不过你是怎么把自己变成兔子的,嗯?”

“我也很奇怪!”黄少天抓狂,“我明明是要把你变成兔子的!来,再来!&¥%###@¥……靠!”

随着黄少天一声悲愤的大吼,他……又变成兔子了。

 

 

幽默这种东西,适度就好,太多了的话,就有点丢脸了。

此时此刻,变成了兔子的黄少天四脚朝天地仰躺在床上,简直悲痛欲绝。

其实变成兔子没什么大不了,至少又白又软又萌又毛绒绒对不对?

可是变成个兔子半成品,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什么叫兔子半成品呢?

 

“靠啊!玩我呢吧!”黄少天放松身体,伸展开刚刚自动蜷在身前的手臂和双腿,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叶修嘛,很有探究新奇事物的精神,捋捋黄少天头顶长长的耳朵、又抓抓他尾椎骨上毛团似的圆尾巴,最后很稀罕地摸摸他的脸,不由得再一次感慨世界真奇妙少天真好玩啊!

不过见黄少天一脸不敢置信,叶修有点看不过眼了,咳了一声:“这算是……新的失灵姿势?”

黄少天猛地坐起来,摸摸自己的耳朵尾巴,小声骂了一句,羞耻得脸都红了。

“这怎么回事啊!以前根本不会这样!啊啊啊啊苍天啊!”

说完拉过被子,直接把自己蒙进了被子,拒绝面对这个冷酷的世界和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叶修。

“哎!哎哎!别憋坏了,少天?”

“闭嘴!你走!”郁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出来,“苍天负我!”

“提醒一下,魔法和苍天不是一个位面的,你不要拜错了神。”

黄少天采纳了叶修的意见,重新吼:“圣母玛利亚啊耶稣啊!”

“别闹了,老夫老夫了都,什么没见过?出来我看看。”叶修耐心地开解,“再说了,应该一会儿就能变回来了吧,之前那一次,持续时间也不过半个多小时。”

被子里安静了,过了一会儿,一只手扒开被子,露出黄少天警觉的一双眼:“你说的……很有道理。”

 

然后半小时过去了。

再然后一小时也过去了。

黄少天动动耳朵,黄少天动动尾巴,黄少天终于要忍不住动嘴了——

叶修眼疾手快地把黄少天的嘴堵上,也用嘴。

“我觉得我们大概应该从长计议。”一吻结束,叶修抢先说。

黄少天:“……”我信了你的邪!

 

 

会魔法这种事,黄少天表示一开始他是拒绝的。

“你以为是无偿的吗?哪有这么好的天赋技能?要拿其他东西来换的!换的!”

“哈?”叶修把洗净的胡萝卜递给黄少天,“拿什么换?”

钱?血?总不会是寿命吧?叶修心里有些发沉,盯着黄少天等他的答案。

“就……大家都不一样啊。”黄少天咬一口胡萝卜,眼睛往旁边一瞥,头顶的一对长耳朵动了动。

叶修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撒谎?”

黄少天吭哧吭哧啃胡萝卜,耳朵在叶修手底下一抖一抖,不说话装哑巴。

叶修“嘿嘿”冷笑,另一只手往黄少天后面一探,毛团儿抓了满手。黄少天腰身一弹,差点尖叫出声。

“别动我尾巴!”

黄少天连踢带踹,挣扎出叶修的魔爪。叶修也怕弄疼了他,不敢真抓实在了。黄少天挪到长沙发的角落,盘着腿,睁着一双红红的眼睛瞪过去,十分色厉内荏。

虽然知道时机不对,但叶修还是忍不住心头一热。兔女郎(男孩)神马的,果然很有视觉冲击。

叶修压低自己的呼吸,正色说:“好,不动。那你说实话。”

 

说实话很难吗?

对黄少天来说,总比应付叶修此时看他的眼神好一点。

就像小白兔面对大灰狼,天生属性压制,扛不住啊。

 

 

这种经由血脉遗传的能力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黄少天不知道,他的家人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家的人在十几岁的时候,会在某一天突然出现这种能力——像西方的魔法一样,可以“变换”的能力。

把香烟变成微不可察的尘埃,把线头变成娇艳欲滴的玫瑰,把水变成酒,以及把饭粒变成沙子。

当然,这样的能力不是无偿的。

每用一次,黄少天都会失去一点……颜值。

 

“哈???”叶修怀疑自己听错了。

黄少天忧郁地含着最后一口胡萝卜,说出的话犹疑又含糊。

“老叶啊,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我比晚饭前的我,难看了那么……一点点……只有一点点。”

叶修扶额,做不出任何有效回应。

“叶修!”兔少天吃完了他的胡萝卜,腿一蹬弹到了叶修的面前,“我以前没发过这种大招,不知道影响会不会很大?你觉得差别大吗?”

叶修把人接住:“……我看不出任何差别。”

“啧。”黄少天皱眉,“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

叶修表示看不出黄少天还挺有文化的。

黄少天没空嘴炮,继续忧郁:“自从我发现了这个坑爹的补偿后,就几乎不用这个坑爹的技能了。要不是今晚喝多了啊啊啊啊啊都怪喝多了啊!”

叶修忍不住说:“要是少天大大一直保持这种兔子半成品的形态,其实比之前更好看。”

黄少天看着叶修。

叶修看着黄少天。

“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

“呃……”

“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还没变回来啊……唔!”

 

 

也许是魔法时间终于过了,三分钟的热吻结束,黄少天终于变成了正常的版本。

“没了。”黄少天摸摸头顶,小声说。

“嗯。”叶修嗓音低沉喑哑,像细沙滚过绸缎。

“变丑了没?”黄少天更小声。

“没有。”

“真的?”

“嗯。”

“比周泽楷呢?”

“呃……”

“靠叶修你从我身上滚下去!”

“……剑圣大大你客观一点好不好,本来你也没……哎呦往哪儿踢呢……”

 

 

第二天一早,叶修一觉醒来又没摸到黄少天。揉着眼睛去卫生间找人,果然看见魔法青年正在仔仔细细地照镜子。

“没想过是心理作用吗?”

“什么?”

“每用一次魔法就变丑一点什么的,按你用在我身上的频率,也许只是巧合。”

黄少天转过身,捏捏自己的指骨:“嗯?”

叶修拿过自己的牙杯准备刷牙,丝毫没有危险将近的自觉:“男大十八变,越变越……少天!”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接住半空的黑猫,举到自己眼前:“越变越……嗯?”

“喵~”黑猫讨好地舔了舔黄少天的脸颊。

评论(38)
热度(1267)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