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全职叶黄】软肋(13)

分手之后又在一起梗/OOC

 我觉得是个大的进展,但是GN们未必觉得是。

 

 

 

 

 

 

【13】

叶修和陈果确定要通过挑战赛的形式回到联盟,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拿得出手的队员。毕竟即使是挑战赛,每年也有两只队伍是从联盟中淘汰的、正规的职业战队,没那么好打发。

叶修自己,加上唐柔、包子、罗辑、魏琛和安文逸,一共六个人,勉强达到了一支战队的最低要求。不过叶修自己也清楚,这里面除了他和魏琛两个人各方面比较成熟之外,其他的四个在正规的比赛上,都太嫩了。不只是技术上的,还有心理和意识上的。如果张佳乐愿意加入他们,那挑战赛横扫千军不在话下,只可惜,区区一个挑战赛的冠军吸引不了张佳乐。人各有志,叶修也只能祝他好运了。

战队初具规模,包子和魏琛也决定要来H市,陈果乐呵呵的和唐柔一起去挑房子,打算作为战队以后的宿舍。不过叶修没想到的是,魏琛的到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四月初是荣耀职业联赛角逐季后赛名额的最后阶段,蓝雨这赛季状态奇佳,一路领跑。轮回自全明星赛后持续发力,超越微草位列第二。几大豪门战队的战绩都较上赛季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唯一令人震惊的,就是曾经建立起三冠王朝的嘉世。

 

嘉世出局。

 

《电竞周刊》以这样一段话放在这篇报道的最后:自嘉世前队长叶秋退役以后,嘉世——这个他一手建立王朝、送上巅峰的队伍——也终于走向了崩塌。我们旁观一个王朝的倾覆,仿佛看见时间的手拂过,荣耀翻过新的篇章。我们以惋惜的心追忆过去,也以坚定的心迈向未来。荣耀,还在继续。

 

 

职业联赛通常是单周单赛,遇一些节日或者特殊情况时自有调整安排。一赛季是从当年的八月中旬开始,到次年的五月上旬结束。而后五月的中下旬就是整个赛季最高潮的季后赛部分,由联赛排名前八的队伍进行淘汰赛,拼夺唯一的一个总冠军名额。

荣耀职业联赛第八赛季。冠军,轮回。

颁奖礼上,蓝雨的选手都默默地站在台下一旁,他们可以选择离开,退回到休息事,但是此时的蓝雨战队,却齐整的站在了台下。即使失败,他们一如既往地表现着他们的风度。

叶修看着站在蓝雨队列里低着头机械的拍手的黄少天,心里突然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

就像解说李艺博分析的,蓝雨本赛季一路领跑,绝对是有拿下这个冠军的实力和可能性的。而决赛前网上对冠军得主的预测,蓝雨也要比轮回高出不少百分点。可最终蓝雨输了,输的如此出人意料,输的如此憋屈。作为蓝雨王牌的黄少天,这一场比赛干脆就没机会出场,这样根本没有用上全力就被逼输掉的感觉,叶修在第六、第七赛季的嘉世身上,体会到太多次了。

叶修摸摸的掏出烟盒,抖出一根自己叼上,又递了一根给旁边的魏琛。

“什么感觉?”叶修问。

“妈的……”魏琛只骂了一句,就低下头沉默的抽烟。

作为蓝雨的第一任队长、蓝溪阁的建立者,即使是第二赛季就退役,魏琛对蓝雨的感情也绝对是不浅的。迎风布阵会挂在蓝溪阁名下,难道会是巧合?虽然在卖技能点攻略给轮回之前,他们就是冲着轮回有夺冠的实力、夺冠的渴望才去的,也能意识到这笔交易可能对本届冠军的最终结果产生影响,可是真的看到轮回以这种杀死比赛的方式的战胜蓝雨。两个人心里都各有各的堵。退一步说,即使没有技能点加成的轮回也有赢蓝雨的可能,可技能点的存在实实在在为轮回的胜利增添了筹码,而且这个筹码究竟有多少,谁也说不清。

直播完颁奖礼,电视上直接开始了对赛后发布会的直播。蓝雨队长喻文州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缺陷给队伍带来的限制毫不避讳,这次也大包大揽的把蓝雨的失利归到了自己身上。坐在喻文州旁边的黄少天看得出情绪也是相当低落,当记者问及他此时有什么想说的时,他一翻白眼,极度罕见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以为不会是从这家伙口中说出的话。

“我什么也不想说。”黄少天说。

叶修和魏琛同时一愣,几乎同时抬起头来看屏幕,黄少天的一反常态让镜头在他的脸上停留了比往常更久的时间。

“这小子,伤心坏了吧。”魏琛苦笑着摇摇头。

叶修只是抽烟,没有接话。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叶修总算在魏琛的内应之下又领着人从轮回、蓝雨粉丝的大混战中抢到了意外刷新的野图BOSS,叶修满意的查看了爆出来的材料,正打算找个地方拾荒的时候,一个小小的QQ头像突然在右下角闪烁了起来。

执剑而立的蓝衣剑客。黄少天。‘

——我在华天,8612。

华天?叶修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一个可能,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魏琛被他惊到,以为有什么大事。

叶修犹豫了一下,说:“没烟了,出去买包烟。”

“靠!”魏琛白了他一眼,“多大点事。记得给老夫带一包。”

叶修不置可否,急匆匆的开门出去了。

“烟瘾这么大。”魏琛嘟囔。

 

 

华天是离兴欣不远的一家酒店的名字,黄少天说他在华天,难不成是在H市?虽然叶修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过于疯狂和大胆了,可是算算时间,比赛散场之后坐飞机从G市到H市,时间是足够的。

叶修走进华天大酒店,找到8612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门很快被打开,而门里站着的,不是黄少天又是谁?他穿着短袖体恤,领口别着一个墨镜。叶修一眼就认出这件衣服是今晚比赛他套在队服外套里面的那件。看来黄少天来的很匆忙,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

叶修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可是他发现自己此刻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别难过还有下次”“蓝雨打得很好”“明年再加油”这些话,有意义吗?黄少天大半夜过来找他,难道是为了听他说这些的吗?

正在叶修难得为找不到话说为难的时候,黄少天一把把他扯进屋里,“嘭”的关上门。叶修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把他推到墙上,凑上来吻他。黄少天的吻很急很猛,毫无章法,近乎啃咬。叶修吃痛的“嗞”了一下,按住黄少天的肩膀把他稍微推开一点。他体会得出黄少天吻里的一丝焦躁和痛苦,所以他抬手擦掉被黄少天咬出的血丝,捧着黄少天的脸主动把之前的吻继续下去。和黄少天的急切不同,叶修的吻缓慢而温柔,带着安抚的味道。叶修把舌头伸进黄少天的双唇之间,引导他张开嘴。黄少天仿佛真的在叶修的吻中得到了平静,顺从的张开嘴唇把叶修的舌头放进去,同时伸出自己的舌头缠绕上。

叶修的一只手转移到黄少天的脑后,把他更紧的按向自己,另一只手扶上黄少天的腰,稍一用力,把两个人的位置对换。黄少天毫不在意自己变成被压制的地步,双手环上叶修的脖子更热情的回应叶修的吻。然而敏感的上颚被舌尖一遍遍扫过,舌头被缠住怎么也挣脱不了,突然激烈的亲吻让黄少天差点站立不住。叶修一直吻到他憋红了脸几乎喘不过气才放过他,轻轻的吻他的眼角和脸颊。

“少天……”

黄少天低头急促的喘息了几下,呼吸慢慢平复下来。然而他对叶修的声音仿若没听到,一口咬上叶修的侧颈,双手却往下抓住最要命的地方。叶修被突然而来的双重刺激吓了一跳,黄少天今晚的出招套路几乎让他跟不上节奏。就在他晃神的几秒,黄少天已经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伸进手去近距离触碰那个已经微微抬头的肉块。

叶修大惊,手上用了力气去握黄少天下面那只手的手腕,黄少天一下子吃痛,条件反射的松开手。叶修把他的手扯离自己的下///身,黄少天却把身体贴上来,用牙齿撕扯叶修的衬衣衣领,下半身贴着下半身,他那里同样抬头的东西贴紧叶修的,急迫的摩擦起来。

叶修觉得脑子里“轰”的响了,简直想把这个乱作怪的家伙就地按在墙上狠狠的干,看他还敢不敢放肆。可是以叶修的细心,怎么会看不出黄少天情绪的不对劲,如果他在这时候和黄少天发生关系,那和趁人之危有什么区别?

叶修深呼吸了一下,双手伸直按在黄少天的肩膀上,把黄少天紧紧按在墙上,逼他和他之间隔一臂的距离。叶修低头匆忙扫视了一下自己衣冠不整的身体,苦笑着想,一会儿回去可别被老魏看出什么来。

叶修看着径自沉默的黄少天,莫名的心里发紧。黄少天多爱说话的一个人,这样自两人见面几分钟还一言不发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叶修斟酌了一下,开口说:“少天……”

一直沉默的黄少天突然开口打断了叶修的话,“叶秋你是不是根本就接受不了男人?”

叶修被这神转折弄的一愣,这是什么问题?

没等他回答,黄少天接着说:“哈!不可能吧。你看你都石更了。那么就是接受不了我了?跟我做就特么的那么让你恶心吗一次次的推开我?是不是就算我脱光了爬到你身上求你操///我,你也能冷静的把我从你身上掀下去然后说‘少天你别胡闹’!”

作为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黄少天聒噪的战斗方式背后隐藏的,是一颗极冷静、自控力极强的心。黄少天这么失控的样子,叶修还是第一次看见。听到黄少天用那么难听的话说他自己,叶修觉得自己心腔里那个空荡荡的位置好像被撒上一层锋利的刀片,随着心脏的跳动,切割进柔软的深处,疼的他不能开口。

叶修松开手,黄少天头抵着墙壁侧身站着,一只手捂住自己向着叶修的半边脸。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仿佛都凝滞了。暧昧的气氛好似从未在这个空间里出现过。

 

 

做的太难看了。真的太难看了。黄少天平生第一次觉得在叶修面前无地自容。

和冠军擦肩而过的失落让他没法再在G市待下去。他不想接受队友和家人朋友的安慰,那种东西对他一点用都没有。他甚至拒绝了其他人去喝酒解愁的建议,一个人去了机场。

想去见叶秋。这是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意识到自己这个念头的时候,黄少天几乎想蹲在路边大笑一会儿,笑他自己。什么分手、放下、保持距离,都是自己在眼前糊上一张纸骗自己,脆弱的一戳就破。终于还是要承认,他就是忘不了放不下。他不但爱他,还离不开他。本来以为就算骗不了别人也能骗骗自己,可是现在才知道,他连自己都骗不了。

想去找他。想抱着他。

在难过的时候,想要得到一点温暖和依靠的时候,想到的永远是他。

那个人,永远是他的铠甲,也是他的软肋。

 

可是一次一次,在他鼓足勇气靠近的时候,那个人的选择,永远都是推开他。

 

 

你不会因为失去某个人而失去整个世界,可是会因为失去某个人,而让自己的整个世界都黯淡无光。

因为他曾那样温柔的照亮你。

 

 

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站直身子,打开房门站在一旁,一只手伸出来指着门外空荡荡的走廊。

 

【14】

【15】

 

------------------------------------------------------------------

哎呀怎么把名字换回来啊好纠结~~~~%>_<%

评论(131)
热度(740)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