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为你(上)

试了一小时,min gan 词居然是 yan fang si shou,非常想骂人!

本来应该更花吐症,但是这个脑洞突然出现emmm……

 

 

我知道在醒来的世界  

我们必得如此,  

但多残酷啊——    

即便在梦中  

我们也须躲避别人的眼光。

 

01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突然有人对他和叶修的关系发难,本应该在不痛不痒的官方流程中结束的发布会变得异常尖锐,所有长枪短炮向他们袭来,现场变得混乱无序,闹哄哄,又充满恶意猎奇的目光。而他过分灵敏的耳朵还在这样的骚乱里清晰地分辨出了所有恶语,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箭矢像刀枪,海潮一样倾倒在他们身上。黄少天惊惶地寻找叶修的眼睛,那双一向沉静的眼眸中满是痛苦,他真想扑过去,替他挡住所有、所有的伤害……

黄少天在异国的晨光中惊醒。

他摸摸心脏的位置,梦中的那份哀痛仿佛还附着在他身上,缓慢地由心脏流向四肢百骸。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这个梦了。也许细节有差,却总是相似的情景,相似的人物,相似的情绪。

他和叶修,不被祝福。

他自嘲:两个男人的感情本来就很难得到祝福吧。

所以他的决定绝对是正确的,即使叶修一时糊涂,他也不能顺着叶修糊涂下去。

可是叶修真的是一时糊涂吗?会有人的“一时”,能持续六七年吗?

 

02

认真算起来,叶修已经对黄少天表白三次了。

第四赛季,第六赛季,第八赛季。

叶修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坚持,表白总是固定隔两年来一次。如果到现在他还吊在黄少天这棵不开花的铁树上,那么第四次表白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之前还有世邀赛的事情在两人头顶沉甸甸地压着,而昨天中国队一行人已经顺利拿下首届世邀赛的冠军,冠军戒指在手,对要表白的人来说似乎是个天赐的时机。为此,黄少天从决赛结束就开始惴惴不安——他昨晚站在领奖台上,可真怕叶修突然单膝跪地来个世界级告白。

所幸叶修理智未失。

作为领队的他对十三位队员依次拥抱过去,轮到黄少天的时候连多余的一秒都没有停留,好像他也只是一个普通队员。

黄少天边刷牙边回忆,他借由尚未褪色的记忆一帧一帧回放叶修的动作神情,不得不承认真的毫无破绽。

也许,叶修已经放弃对他的喜欢了?

想到这一种可能,黄少天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突然茫然失措起来。

是啊,也许他已经不喜欢了。毕竟距离上一次告白已经过去两年,而在这两年里,叶修又哪里有任何超过友人界线的言行呢?

黄少天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由心脏开始,慢慢浸透全身的凉意与痛苦。

无论是无法回应的爱意,还是已经错失了的爱意,只要那一头牵着的是叶修,总是能给黄少天带来最强烈的影响。

黄少天吐掉嘴里的牙膏沫子,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莫名冒出一个黑色幽默式的念头——

别人的红线都是系在小指上,而叶修给他的这一根,大概是系在脖子上的。

 

03

黄少天有一个秘密。

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过,甚至对另一个当事人叶修也讳莫如深。

他喜欢叶修,准确地说,他爱叶修。

早在叶修第一次对他表白之前,他就先一步认清了自己对叶修的感情。但他也在那时就决定要把这份感情永远埋在心里,不对叶修表白,更不需要叶修同等的回应。

可惜,他算漏了叶修的感情。

第四赛季,一个风平浪静的夏日午后,黄少天刷屏99+后终于磨到了一场和叶修(彼时还是叶秋)的PK。

就在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激战正酣的时候,一叶之秋头顶突然冒出一个文字泡:

“少天,做我男朋友呗?”

“啪!”黄少天的左手直接扑在了键盘上,夜雨声烦乱抖了两下,被一叶之秋干脆利落地清零了残余血量。

在瞬间的慌乱过后,黄少天骨子里冷静犀利的一面迅速上线,他深吸了一口气,用恨不得敲碎键盘的力度打字:“叶秋叶秋叶秋你这个没下限的混蛋!这是你耍无赖的新套路吗是吗是吗?我靠如果无耻能用来打比赛那你一定打遍天下无敌手!再来再来再来!”

一叶之秋:我说真的,考虑考虑我呗?

夜雨声烦:不听不听,叶秋念经!斗神大大打不过就耍赖了天理何在天理何在,这比赛我录像了,我要去群里挂你挂你挂你!

一叶之秋:你去吧。

随后一叶之秋退出了竞技场,QQ头像也黑了下去。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那片黑白的叶子,他当然不可能把叶秋对他表白的事情大肆宣扬,反而要确保不让任何人知道,最好叶秋本人也快点把这个糊涂念头忘掉。

而他,会把这个秘密郑重藏在心底,像收藏一颗酸涩的青橄榄。

之后的发展如黄少天所愿,叶秋再也没有提过这场突兀的表白,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夏日暴雨,来的时候惊天动地,却很快雨霁天青。

但黄少天没有预料到的是,第六赛季的夏天,暴雨再次不期而至。

首次拿下冠军的黄少天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本来一直紧绷着的底线也被酒精泡得松动,而那个被深埋的秘密小怪兽也伺机露头,在他心里挠啊挠啊,挠得他忍不住主动联系了叶秋。

“老叶老叶老叶!我拿冠军啦!他们管夜雨声烦叫剑圣,剑圣哈哈哈哈!是和你的一叶之秋的斗神称号一样厉害的剑、圣!哈哈哈哈我是冠军,蓝雨是冠军!”

“嗯嗯嗯,知道你是冠军了,恭喜你啊少天。”

“嘿嘿嘿,嘿嘿嘿。”

“我和沐橙现在就在你们俱乐部外面,你带我吃过的那家肠粉店,记得吗?我在店铺旁边的路口等你,你还能出门吗?”

“你等着!我这就来!哈哈哈哈我是冠军!”

黄少天挂断电话,抓过一顶棒球帽就冲出了房间。

那个叶秋曾经三次攀登成功的荣耀至高点,他终于也达到了,真的很想当面和叶秋分享他的喜悦。

等黄少天一路傻笑着,小跑着找到叶秋时,叶秋的一支烟正抽到尾声。

“少天。”

“老叶!”黄少天高高兴兴,“把我叫出来干嘛,要请客吗?不过我今晚已经吃过庆功宴了,超超超超级好吃!”

“请客随时都可以,在那之前我有一句话要说。”

“什么话刚刚电话里不能说啊。咦对了苏妹子呢?你不是用她的电话吗?”

“我先让她回酒店了。有些话,我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黄少天突然清醒了不少,连那些昏昏沉沉的喜悦都淡了,他敏锐地意识到叶秋专门叫他出来当面说的会是什么。

“我……我先回……”

“少天!”叶秋抢先打断了他的话,“我喜欢你,是爱情那种喜欢。”

黄少天整个人都僵住了。

在此之前,哪怕叶秋已经表白过一次,黄少天也没有预料到亲耳听到叶秋对他说出“喜欢”的时候,冲击力会这么大。

仿佛一万个烟花在耳边炸响。

心花怒放竟然不是一种比喻。

然而,这是他注定无法回应的爱意。

黄少天就像被原地劈成两半,一半在发烫,在狂喜乱舞,在他的心里敲响震耳欲聋的鼓声;一半冰凉透彻,冷酷到极点的声音一遍遍在他耳边重复:你要害了他吗?

你要害了他吗?

害他被误解,被排斥,被辱骂,被伤害,被当成异类。

黄少天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他想告诉叶秋“我喜欢的是女生呀!”,可是那一半发烫的小人哀求着他,求他不要,他仿佛能听见那个悲伤的哭声。

两情相悦多难得啊,他黄少天居然有这样的好运气。

可是如果这样的两情相悦并不能给对方带来幸福,还能算是好运吗?

在黄少天长久的沉默里,叶秋已经得到了答案,他也笑了一下。

“明白了,看来我还需要再接再厉。”

他摸了摸黄少天的头,手掌滑到黄少天的肩膀,克制地抱了他一下。黄少天没有拒绝,异常乖顺地接受了这个已经算越界的拥抱。

那个冷酷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为什么还要给他留下一丝希望呢?你这个卑鄙自私的小人。”

 

04

黄少天洗漱停当,去了楼下的餐厅吃饭。世邀赛闭幕式在昨晚已经结束,中国国家队成员将会在明天启程回国。据说叶修之后会常驻B市,而他会回G市为即将到来的十一赛季做准备。

从此之后,山高水长,也许不会有什么机会再见面了。

黄少天起得比平常早,到了餐厅后,竟然只看到了方锐这一个熟人。

“了不得啊方锐,连张新杰的生物钟都被昨晚的庆功宴打败了,你居然这么早就起床了。”

方锐打着呵欠:“你还不是一样来得这么早?再说,我可是一大早被老叶吵醒的。”

“老叶?”黄少天愣了一下,“他怎么了?”

“他今早就要先回国了。早上随队的工作人员去他房间找他,敲了好久的门,我这个睡隔壁的就跟着倒霉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紧急召他先回国,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啊。”方锐说,“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

“他人呢?我去找他问问,万一有什么能帮上忙呢。”黄少天说着,连饭也顾不得,抬脚就要走。

“哎我说!”方锐叫住黄少天。

“怎么了怎么了?”

方锐说:“黄少,咱们也是老朋友了,老叶也是我的朋友,对吧?”

“是是是,咱们友谊的小船扬帆远航呢,你到底要说什么?”

方锐玩着叉子,看也不看黄少天,低声说:“既然这样,我说句心里话,你别恼我。老叶对你什么意思,我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你别说不知道。而且我觉得以他的脾气,根本不可能玩暗恋那一套,肯定早就跟你挑明了。你们现在这样,显然是你拒绝了吧。”,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站着,死盯着方锐的发顶。

方锐大概察觉到了这道不善的目光,抬头看了他一眼,竟然还笑了笑,只是那笑容也算不上很善意。

“你要是根本不能接受,就别吊着他,更别老是干这种容易惹人误会的事。但凡老叶有什么事情,你总是上赶着第一个出头去帮他,你觉得这是朋友是哥们儿,要他怎么想?管杀不管埋,也太不地道了。”

在方锐的视角里,黄少天满脸冷酷无情,似乎不为所动。实际上,黄少天已经被方锐的直白惊住了,脑子里一团乱麻:

方锐知道了!

方锐知道了,还有多少人知道?

他们是怎么看出来的?还会有多少人看出来!

那道冷到冰点的声音又在黄少天耳边响起:你这个卑鄙自私的小人。因为你的自私和贪心,你要保护不好叶修了。

 

05

黄少天竭力控制的身体和声音,坐下来,确认过环境安全后,用更低的声音对方锐说:“你什么都不明白!”

他简直有些恨方锐了。

“我不明白什么?我看得出来你也喜欢他!”

黄少天在最短的时间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不该和方锐多说,哪怕他相信方锐是个靠得住的朋友。可是也许他确实压抑了太久,无人可以诉说的纠结和对叶修的歉意难得找到了一个可供倾诉的出口,冲破了他的克制。

“叶修喜欢我,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别人会怎么看他!这就是一个天然的污点,所有讨厌他的人都会借此攻击他,试图把他打倒,那些流言,那些非议,那些难听的话,你知道这会是多大的伤害吗?!我绝不能容许这种事发生!以前不可以,现在更不行!”

在叶修重回巅峰、重新拿回所有荣耀的现在,在叶修率领中国国家队拿下首届荣耀世邀赛冠军的现在,在叶修已经和家庭和解的现在——绝对不能在他的荣耀上加上任何阴霾!

方锐深深地看着黄少天,叹了一口气。

“原本我对你喜欢他这件事只有七八分把握,现在我确定了,你是十分喜欢他。”

“那不重要。”黄少天不假思索。

“这很重要。”

“非议?喻文州的手残短板被视为蓝雨的后腿,从出道到退役,外界对他的非议停止过吗?张佳乐四进总决赛四次倒在冠军台下,给他的嘲笑难道少了?”

“嘉世解散的时候孙翔差点被粉丝的口水淹死,呼啸屡次撞墙的时候唐昊没被人狂踩?”

“周泽楷拿到冠军前一直戴着联盟强推之耻的帽子,还有你自己,话痨的毛病难道挨骂挨得就少了?你双标不要太严重啊!”

“他们……”黄少天皱眉,“那怎么能和老叶的状况一样。”

“从你的角度看当然不一样。”

方锐嗤笑:“你又不爱他们,是不是?”

“但是叶修,他的每一丝苦难都是刮在你心上的刀。”

黄少天紧抿着唇,一语不发。

“你也不要太小看老叶了。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他的仇恨值一直是荣耀圈TOP吧?他会在乎那些所谓的非议?”

“我哪里敢小看他。”

“那就是你玩剑客太入戏,保护己方有瘾,把老叶当成娇花小公举需要你拯救?”

“喂喂!你不要越说越离谱!”什么娇花什么小公举,这也太雷人了。

方锐摊手:“那我实在想不通你有什么好顾虑的。”

“那不一样的。”黄少天平静地说,“同X恋,性质完全不是一回事,你知道的。那会毁了他。而我不能再让任何人伤害他,尤其是因为我。”

两个人一时无言。

突然,一道阴影落到他们面前,挡住了光线。

“你拒绝我就是在伤害我。”

叶修!

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黄少天猛地站起来,紧张地左右看了看,再一次庆幸自己的早起。直到此时餐厅里也只有三五桌客人,与他们相距甚远,而且没有任何东方面孔。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方锐已经默默走开,坐到另一桌。

黄少天咽了咽唾沫,直视叶修的眼睛:“那不一样的!”

“是不一样。”叶修语气平静,说出的话却像尖刀一般,“相比之下,来自于你的伤害比其他所有人加起来更让我痛苦。”

黄少天僵在原地,脸色白得像被捅了一刀。

黄少天想,他是在向我讨债吗?


 

 

 

注:文首短诗引用自 小野小町

 

 

评论(20)
热度(690)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