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全职叶黄】凑合着过吧(10)

 

 

 

 

 

原作背景下的ABO,画风魔性不会写肉,所以基本就是一点点点肉渣

多年损友搞上床,一次就标记,迫不得已(并不是)在一起

来一个老叶的单箭头吧(?)十有八九会坑

不合理的地方请无视,脑抽之作

 

 

 

 

 

 

【10】

“黄少,多吃点啊。不用客气,在这里就和在蓝雨一样。不,就跟在家里一样。”方锐一手托碗,一手拿着筷子,指点江山一般招呼黄少天吃早饭。态度是诚恳的,眼神是殷切的,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碍眼,怎么看怎么暧昧。

“你是队长家属嘛,劳苦功高。”方锐眨着他真诚的眼睛。

看吧,黄少天暗暗在心里吐槽,果然没好话,在这里等着他呢。家属你妹!劳苦你妹!

黄少天扒拉着碗里的粥,翻了个白眼没搭话。按理说这样被人在嘴上占便宜真的不是他的风格。但是耐不住昨晚他和叶修闹腾的时候被方锐抓了个把柄,现在平白矮了一头,再嘴炮也显得色厉内荏。

这时候叶修半真半假的咳嗽一声,“差不多行了啊方锐,眼睛不舒服赶紧去滴眼药水,别影响比赛。还有,上一场对轮回你消耗那么大,还不知道好好休息。亏你还是职业选手。”

方锐哼哼,“我倒是想休息来着,是谁在搞破坏啊。”

叶修淡定的清了清嗓子……没说话。

“方锐前辈眼睛不舒服么?我那里有眼药水,要去拿吗?”乔一帆在一边,听了叶修的话就要放下早饭站起来,方锐赶紧制止,“哎哎哎不用不用,我一会儿就好了。一帆真是心眼好。”方锐在心里补充,这实在的!

“哦。”乔一帆茫然的坐下,有些搞不清状况。苏沐橙朝他笑笑,意思是不用管他们。乔一帆似懂非懂,又看了一眼神色不太对的魏琛,觉得前辈们的世界果然不是他能搞懂的。

被乔一帆注目的魏琛捏着筷子,想象这是某人的脖子,咬牙切齿的用力。恶狠狠的眼光从那个该死的某人身上瞟到他的好徒儿身上,一秒凶狠一秒痛心。天知道他今天早上回到自己屋里,结果看见床单换了的时候心里瞬间有多少个“卧槽”,更别提屋里那股子没散尽的信息素的味道,气的他差点昏过去。这两个在他的床上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少儿不宜的事,简直不言而喻。

陈果看了看饭桌上的众人,叶修气定神闲的在吃饭,黄少天闷着头也在吃饭,另几个年轻一辈都默不作声的喝粥吃包子,魏琛表情狰狞的瞪着眼前的碟子,方锐笑的一脸……算了陈果不想形容。陈果塞了一个小笼包到嘴里,心里默默的想,气氛不太对啊。

 

 

两天之后就是兴欣对轮回的最终战,也是荣耀第十赛季角逐冠亚军的最终战,为了尽可能减少战队成员舟车劳顿的疲惫,陈果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飞往S市,而黄少天既然也是要跟着看比赛的,又是“队长家属”,陈果自然没有把他落下,顺手买了他的机票,酒店也订了他的房间,俨然没有把黄少天当做外人。

不过黄少天表示,如果陈果没有把他的飞机座位安排在叶修旁边的话,他一定会很感谢陈老板的贴心的。

黄少天装模作样的拿着飞机上的杂志看,叶修好几次想和黄少天搭话,可惜话还没出口就被敏锐的机会主义者洞察,不动声色的半转过脸,摆明了不想和叶修说话。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摊在小桌上的杂志页面上飞过来一张皱巴巴的纸巾,上面写着三个狗爬似的字:生气了?

黄少天迅速的扭头看叶修,结果叶修侧着脸看舷窗外面,好像那张写着字的纸巾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黄少天哼了一声,把纸巾团成一团扔在一边,继续看杂志。

叶修用眼角余光瞥到黄少天的动作,顿时哭笑不得。他当然明白黄少天这是心里有疙瘩,在和他闹别扭呢。至于闹别扭的原因也很显然——昨晚的事情呗。想到这里叶修也不禁有些汗颜,昨天的事的确是他欠考虑,脑子一热,再怎么战术大师也不顶用。他是个alpha,黄少天是omega,从生理上就决定了不公平。昨晚他利用alpha的优势以近乎逼迫的方式让黄少天就范,说白了就是欺负人。虽然他好歹还有一点理智没有罔顾黄少天的意愿做到最后,但也是在黄少天的底线附近溜达了。黄少天不给他好脸色也正常。

叶修摸摸鼻子,有错就要认啊。

 

黄少天也用眼角余光瞥叶修,想看看他还要扔什么过来。没想到自己随意搭在腿上的手突然被握住,还是以一种不容挣脱的力道。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示意他放开。叶修果然松了力气,可是还没等黄少天把手抽回来,叶修就换了个方式握住黄少天的手,只是拢住黄少天的四根手指,大拇指指跟抵在黄少天的虎口,指尖在黄少天掌心摩挲。

黄少天直觉叶修是在他掌心写字,可是这种姿势根本不方便,何况掌心就那么一点点大的地方,鬼知道你在写什么啊!叶修慢慢的靠过来,两个人的胳膊贴在一起,头也挨得很近。

“真生气了?”叶修轻轻的问。

“哼。”黄少天表示不想理他。

“咳,求原谅啊剑圣大大。”叶修又靠的近了点,声音压得极低,近乎耳语,“剑圣大大魅力太大,小的一时鬼迷心窍了。”

黄少天忍不住抖了抖,不仅因为叶修靠的太近呼吸都喷在了他耳朵上,还因为叶修居然自称“小的”?这还是那个时不时“哥”来“哥”去的人的正确画风吗?穿越了?

黄少天把这认定是叶修试图掩盖自己不要脸行为的新战术,坚定的表示了不受敌人的伪装疑惑,故意歪曲重点,“要点脸行么,你还小的?你是老的!老不羞。”

“是是是。”叶修从善如流的答应,“是我不好。下次剑圣大大强烈要求和我睡一个屋的时候,我保证一定义正言辞的拒绝。”

“我靠?”黄少天惊讶,听起来好像是他的错?

“混蛋本来都好好的明明是你不要脸跑到我床上的!然后还对我这样那样动手动脚,说些乱七八糟的话,结果你现在的意思是都是我的错?!叶修你简直刷新了我对不要脸这三个字的认识!”

“是你先抓住我的手不放的。”

“我那时候在做梦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不清醒好不好!要是清醒的时候谁会抓住你的手不放啊!你以为你这只手是宝贝么!”黄少天说着,抬起胳膊把两个人交握的手朝叶修杵了杵。

叶修赞同的点头,“很快就要拿到四冠的手,当然是宝贝。比方锐的黄金右手还宝贝。”

“靠!”黄少天翻白眼,“比赛还没结束好么?你这么嚣张周泽楷知道么轮回粉知道么?”

“他们很快就可以亲身体会了。”叶修语意深沉。

“……”话唠也无语了。

沉默了一会儿,叶修试探的问:“我这是,求原谅成功了?”

黄少天挣开了叶修已经没放多少力气的手,低下头,略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他伸手拿过叶修放在小桌上的笔,把之前团成一团的纸巾展开,一笔一笔,用力的在上面写下一行小字:

“我不喜欢那种感觉。被压制,被强迫,被支配。都糟透了。”

他从来没告诉过叶修,标记的时候其实他没有叶修想的那么失控,他清楚的意识到叶修顶到了哪里,也知道放任叶修顶进去会有什么后果,他甚至想要开口求叶修不要进去,可是无数的语句只能在他心里翻滚,却一句也不能从喉咙里发出去。他好像被分成了两半,他的意识是清醒的,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的沉沦。清醒的一半像是漂浮在半空的另一个人,无力的看着地面上的两个人是怎样火热的纠缠在一起,处于下位的那个人一脸意乱情迷承受来自上方的侵占,甚至耸着腰迎合。他没有力量,他反抗不了。多么可悲。

 

叶修默默的把纸上的字看了两遍,轻轻的说:“我没想那么对你。”黄少天在叶修的心里,从来不是处于下位的、可以被他随意控制的人。他们是对手,是朋友,他和他站在同样的高度,看到同样的风景,拥有不输彼此的荣耀。他们是比肩而立的人。

黄少天很想补上一句“可是你已经那么做了。”,但是转念一想,这台词略耳熟,貌似是…..什么电视剧?黄少天正乱想着,叶修又说话了,“大概是我太心急了。没考虑你的心情。说起来,我好想没问过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之前一直以为你和手残是一对,后来你说不是,我就下意识的以为你没有喜欢的人了。现在一想,也未必。”

“少天,你有喜欢的人吗?”

“哈?”黄少天还沉浸在自己的脑洞里,思索那是哪句电视剧的台词,结果叶修已经换了话题,他差点有点跟不上,“喜欢的人?”黄少天仔细想了想,貌似还……真没有?!他又不向一般的omega,觉得找个靠谱的alpha是前半段人生最重要的事,对他来说,还是冠军的吸引力大一些。

于是黄少天瘪了瘪嘴,“没有没有没有,本剑圣一心扑在荣耀上,本来打算侍奉荣耀女神一辈子来着不行啊!”

“哦。那就好。”叶修说。 

“好个毛线啊好!这是本来!本来!现在搞不好一辈子要和你绑在一起!我去真的好不爽!”黄少天忿忿不平,拧开水瓶喝了一口,还要继续说,结果叶修截断了他的话。

“其实我觉得还不错啊。”

“哈?”这又是什么神转折???

叶修认真的说:“‘你是我的’这件事,我觉得还不错。”

系统提示:黄少天选手进入僵直状态。

“什,什么鬼?”

叶修捧着黄少天的脸靠近自己,近到能看清对方的每一丝表情。黄少天瞳色浅淡,此时眼睛里有些莫名其妙,有些慌乱。叶修瞳色墨黑,暗沉沉的,黄少天觉得自己看不清。不但看不清,反倒要被吸进神魂去了。

“少天,我没想过要支配你。即使你是omega,你也不会成为我的附属物。如果‘你是我的’,那么相应的‘我也是你的’。”

叶修放开对黄少天的钳制,懒散的躺回座椅上,“懂?”

黄少天还有些愣,摇头,“不懂。叶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修又伸手把黄少天的手握住,这次黄少天没有挣脱,任由他握着。

“其实我也不太懂。大概是…….开始觉得喜欢你的意思吧。”

 

 

 想明白这一点,其实也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的事。

叶修的手从脊柱一节一节的向下按压,顺着身体的曲线滑进黄少天的臀//////缝,“你这里都湿了,少天。”

“卧槽你要插就插哪来这么多废话!”黄少天又急又快的说出一句话,控制不住的呻吟声就从嘴里逸了出来。

叶修把黄少天整个人都环进怀里,xing器挤进黄少天的臀缝里,感受到黄少天不自然的抖了一下的身体,叶修默默的叹了口气。Alpha的本能让他真的很想进入那个温热柔软的地方,可是黄少天身体的反应却让他心里咯噔一下,让他进行不下去。后来他只是在黄少天腿间身寸了出来,然后抱着黄少天去浴室清理。

“睡吧。”他在黑暗里对瞪着眼睛看他的黄少天说。

黄少天看起来有些低落,也不去问叶修为什么不回自己床上睡,翻过身背对着叶修就睡了。等黄少天的呼吸变得平稳,叶修小心翼翼的把人翻了过来,手指轻轻的落在黄少天的额头,又顺着发际线落到脸颊,流连了片刻,最后落到黄少天无意识嘟起的嘴唇上,一下一下点在上面。黄少天无意识的吧唧吧唧嘴,温热的唾液沾到叶修的手指上,叶修笑了笑,随手抹在黄少天脸上。

哥也不是对着谁都能随便发情啊少天大大。其实这样一直下去,也不错。

 

 

也许每个人都曾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象过那个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有和自己相同的爱好,相近的生活习惯,会不会很唠叨,还是说习惯沉默。也许笑起来很好看,也许天生泪腺发达很爱哭。

叶修也不能免俗的想过。他想那大概会是个温柔贤惠的beta,符合他爸妈心里对儿媳的定义,说不定人选就是叶妈妈自己挑的。他小半辈子给了荣耀,感情方面一直想法浅得很,遵从家里的安排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他也从来没觉得喜欢谁。也许他和他的伴侣之间一开始没什么爱情,可是相处久了也会有相濡以沫的感情,相伴一生。

可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有个人突然闯进了他的生活,那个人也不是自愿的,也很无辜很委屈,说到底就是个谁也不想发生的错误。叶修一开始也懊恼,也不知所措,也觉得像是荣耀女神和他开了个玩笑。可是后来,一次两次,他抱着那个人的时候,亲那个人的时候,心里不自觉的柔软一片。

 

——那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你不是我想象过的任何一个人,可你就是最合适的那个人。

 

 

 

黄少天还是愣愣的看着叶修,“你不是早就喜欢我吗?”

 

 

 

 

 

------------------------------------

我错了!!!没想到这么晚的!!!

最后写叶修心理那一段太卡了OTZ还是觉得没写好

到头来我还是决定让叶神真的先单箭头~~

 

中间那一段摸脸什么的是对前一晚的回忆啊!插叙!希望不会显得很混乱!

 

评论(30)
热度(761)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