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全职叶黄】软肋(16)

 

 

 

分手之后又在一起梗/OOC

 

 

 

 

 

 

 

 

【16】

喜不喜欢,合不合适,能不能在一起。

这是三件不同的事。

可惜总有人不明白。

 

黄少天带着墨镜坐在萧山机场的候机大厅,两手空荡荡的,他来的时候没带什么东西,回去的时候也是一样。手机被塞在裤袋里,完全没有拿出来玩一把游戏或者刷刷网页的兴致。自从他成为职业选手,坐飞机的次数简直比坐公交都多,而萧山机场,是他除了G市的机场之外,最熟悉的一个。因为他喜欢了很多年的那个人,就在这个城市里。

 

 

 

“所以说,叶修,现在我来问你,你觉得我们还有重新在一起的可能吗?”

黄少天问出这句话,轻轻把头靠在洗手间的玻璃门上,屏住呼吸等叶修的答案。他不知道叶修会怎么回答。如果叶修说“有”,他要怎么回答?如果叶修说“没有”,他又要怎么办?黄少天的心里一团乱,千头万绪都冒出来,紧紧的缠在他的心上,越锁越紧,几乎让他的心停止跳动。

好像过了好久,又好像只是几个呼吸的瞬间,叶修的声音从门的那边传了过来,“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叶修也坐了下来,背倚着门,和黄少天只隔了一道玻璃靠在一起。

“季后赛之后,轮回的角色有了变化,你们应该都看出来了吧。”

“嗯。”黄少天本来还好奇是什么事,听叶修一说居然是荣耀的事情,还是关于看起来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轮回,“轮回对阵雷霆那一场之后,肖时钦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提出来,但是他那时候也只是猜测。后来轮回一路高歌进了决赛,几乎所有关注比赛的职业战队都注意到了他们角色的问题,应该是技能点提高了,而且是不小的提高。队长和张新杰讨论过,初步估计超过了4900。”

“不止。主力的角色应该都过了5000。”

“不可能!”黄少天惊讶,几乎要忍不住站起来,“怎么可能?职业圈里从来没有那么高技能点的角色!开挂都没这样的吧!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他们的技能点,是我帮他们提上去的。”

“什么!”叶修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听在黄少天耳朵里就好像惊雷一般,他猛的转过脸,盯着玻璃门上那一团毛茸茸的影子,“怎么,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明白。”

“准确的说,是我卖了他们一本能提高技能点的攻略。老魏这几年在网游里折腾,慢慢的就发现了技能书获得是有规律可循的,他研究了好几年,大致摸出来一些方向,把自己手上的一批角色技能点提到了超越职业圈角色的高度,不过你也知道他肚子里那点墨水,具体是怎么回事他根本搞不懂。后来他被我叫去兴欣,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

“你搞得懂?”黄少天的重点飞快的转变,语气里充满惊讶。

“哥虽然是挺厉害的,但是这事吧,还真是有点难度。”叶修说,“但是我和老魏不行,兴欣里有的是人才啊。我们队里有个数学系的高材生,他和他的导师一起把这事搞定了。只要照着我们的攻略来,技能书的获得几率就能大大提高。后来,我出面把这份攻略卖给了轮回。”

黄少天沉默了。

居然是……这样啊。

就在昨天,蓝雨输给了轮回,输掉了荣耀职业联赛第八赛季的冠军。黄少天不想去想轮回提高的技能点在这个结果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在比赛里,但凡有一点点优势都会被拿出来尽可能的放大,而有时候最后的胜利,恰恰就是那么一点点优势决定的。但是轮回的技能点不是蓝雨输掉的原因,至少,不是最大的一个。谁也没想到轮回在决赛中会打的那么坚决,巧妙的利用规则,王牌一枪穿云首发出战,从一开始打得就是杀死比赛的主意。

而最终,也确实让他们做到了。

可是,可是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敢这么大胆呢?

这像是一道无解的题,绕来绕去绕回原点,绕的黄少天头昏脑涨。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黄少天不想再想下去,输了就是输了,不论是他还是蓝雨,都不需要借口来安慰自己的失利,他也不相信叶修会有这样的想法。

叶修说:“因为我们兴欣角色的技能点用了同样的方式做了提升。也许在挑战赛里还不太会引起注意,但等我们进了联盟,很快就会被有心人发觉。兴欣和轮回,相似且唯二的高技能点角色,到时候,你会不来问我?我现在告诉你,总比到时候你来问,要好得多。同样的错,我不至于一犯再犯吧。”

黄少天没理叶修的话里有话,只闷声问:“为什么会选择轮回?”

“轮回今年的势头一直很盛,周泽楷这两年技术和经验都更加成熟,有了江波涛后轮回整体队伍磨合的也相当不错,有争冠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比蓝雨、比霸图、比微草更迫切的需要这个冠军的决心。因为——”

“因为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得过冠军。”黄少天接上。他已经明白叶修的意思了。一个蓬勃发展的中生代队伍,相对老牌豪门战队更渴望冠军,他们需要一个冠军把队伍,把队员,把俱乐部,一起带上更高的层次,那么相应的,他们也愿意为了这个冠军,甚至只是夺冠的一点筹码,付出更多的代价。

“啧啧啧,你和魏老大真是做了一笔好买卖啊。你们兴欣搞战队,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除了缺人,还很缺钱。这次价钱卖的很满意吧。”

“呵,相当满意。”

黄少天把头埋进自己的手心,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潮水一样涌上来,把他整个人包围。他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茫茫然然的,却如鲠在喉。轮回的出价必然是最高的,所以把技能书卖给轮回,多么理所当然。他一点也不奇怪叶修会做这样的选择,可是……

“叶修你——”黄少天开口,他觉得有一句话就在嘴边,想要脱离他的控制脱口而出。

“咦?”叶修几乎是在同时出声打断,“这房间的隔音可真是不怎么样。”说到后半句,黄少天觉得叶修好像是笑了一下。

“靠靠靠!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一下子心虚的想到自己昨晚被叶修压着干的发出那些让人脸红的声音,连想说出口的话也顾不得了。

“没什么。”叶修说,“听见走廊里有人在吵架,一男一女。少天你刚刚想说什么?”

“哦。”黄少天答应了一声,声音低下去,“其实也没什么。”黄少天随口转移话题,“外面吵什么呢。”

“听不太清楚。呃,其实也不算吵架吧。刚刚那个女人说的是……”叶修停了一下,“你不能为了我犯错吗?”

 

你不能为了我犯错吗?

 

黄少天呆了一呆。他突然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了,突然知道自己想问又问不出口的是什么了。

原来是不甘心,原来是“你不能为了我犯错吗?”。

 

 

 

黄少天几乎靠在座椅上打了个盹儿,揉揉眼睛坐正,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小时就可以登机了。黄少天无聊的看着身边走来走去的人群,有人脸上高高兴兴,有人怀着几分担忧,有三三两两的小群体,也有形单影只的一个人,所有人在这一刻这个地方擦肩而过,谁也不知道谁的故事,谁也不知道谁心里,是不是有一个对自身来说代表了这个城市的人。

“黄少天先生,黄少天先生,您遗落了重要的行李,请在听到广播后尽快到服务台领取。黄少天先生…….”

“卧槽???!!!”黄少天猛地站了起来。

 

 

 

 

——你不能为了我犯错吗?

真像十几岁小女孩的无理取闹,板着脸,拉着小男友的手叽歪“我知道你是对的啊,我知道那样最好啊,可是,可是,你非得去选那个对的吗?我不喜欢我不愿意啊,你不能为了我犯错吗?”蠢得想让人摇着肩教训。但是,谁在爱情里不犯蠢?谁在爱着一个人时没有不冷静不理智,不自觉的腻腻歪歪又矫情过?一方面希望爱人聪明理智又强大,一方面又暗暗的期待着对方能为了自己做出些不那么聪明理智的事,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怎么会有人,在爱着另一个人的时候,还能那么冷静自持?

 

“怎么了?”黄少天径自沉默,叶修只能主动开口。黄少天的沉默让他觉得不安。一个话多的人异样的沉默,就好比一个好脾气的人突然生气一样。

黄少天侧过身,在玻璃门上勾画出叶修映在上面的模糊的影子。

叶修是个什么样的人?问不同的人必然有截然不同的答案。粉丝觉得他强大帅气,对手觉得他难缠到让人头疼,苏沐橙肯定觉得他很好。不了解他的人也许会以为他深不可测爱玩神秘不要脸没下限,了解他的人能体会到他的宠辱不惊淡定豁达。

这个人,想看他失态真是太难了。他的冷静像是一层壁垒护着他刀枪不入,又像一把两面开刃的刀,锋利的处处伤人。

“叶修,你还记不记得第七赛季咱们吵架,气得我要回G市。”

“唔。”叶修好像一愣,顿了一下才说,“怎么不记得。不就是诓你帮嘉世从你们蓝溪阁手里抢了两个野图吗?你气呼呼的叫着要回去,抓着手机和背包就出门了。结果晚上又灰溜溜的回来了。”

“喂喂喂!最后那一句忘记忘记!不是说好了不准再提吗?!”黄少天大叫。这又是他的一桩黑历史。他那天是真的生气,可也不是气到要走的地步,叶修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真要和他气,早就气死了。黄少天那天也就是一时冲动,根本没有真的动“回家”的念头。他坐着出租车到了机场,暗搓搓的隐蔽好,等叶修来找他回去,可是从下午等到晚上,那个人根本没出现,甚至连电话也没有一通。

“结果半夜快十点,你在嘉世门口哐哐哐擂门,差点让保安把你抓起来。”

“是是是。劳烦你这个宅男特意下楼出门领我。多亏你没睡要不然本剑圣还要大半夜去找酒店,搞不好酒店都满了就要露宿街头。”

“哥英明神武,掐指一算知道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回G市的班次,你肯定还是会回来的嘛。”

“哼。”

 

当初黄少天在嘉世门口擂门的时候只觉得心里有一团火,烧得他气急败坏,后来才体会到,还烧得他疼。那份冲天的怒气里,还夹杂着莫大的伤心。

那个人,永远冷静的能分析清楚所有状况所有利弊,他把选项干干净净明明白白的摆在你眼前,要么接受,要么离开。

从不失控,从不张惶。

 

 

 

黄少天是谁?

蓝雨王牌,荣耀剑圣。玩荣耀的没有不知道的,不玩荣耀的从身边人那里知道的也不少。于是机场的广播一出——即使知道有同名同姓的可能——黄少天还是看见有几个年轻人往服务台那边小跑着去了,比他这个正主还积极。

黄少天在心里嘀嘀咕咕什么贵重行李,十有八九就是叶修在搞鬼,才不能上他的当。

想是这样想,可是说不清是好奇心还是什么别的心思,总之黄少天从裤袋里掏了个口罩戴上,慢慢向着服务台挪了过去。

服务台前果然聚了一小撮人,可是黄少天看来看去也没看见叶修的影子。

“怎么回事啊?难道不是老叶?真的是同名同姓?不可能啊本剑圣这么洒脱帅气的名字居然也会有人重吗根本不科学啊,唔——”黄少天本来小声的自言自语,结果突然被人捂住嘴,吓得他下意识挣扎起来。

“是我。”

黄少天不动了。

是叶修。

等叶修手一放开,黄少天瞬间就炸了:“卧槽老叶你搞什么啊?!吓死我了知不知道?要是我给你一肘子或者后踢一脚伤到你怎么办?还有机场大庭广众的你搞偷袭也不怕被当成坏人抓起来,啊?倒时候还要苏妹子来保你,哈哈哈!”

叶修笑,“少天呐,看你这副打扮,你才是比较像图谋不轨的那一个吧。”

黄少天左右看看这犄角旮旯确实没什么人注意他们,这才把墨镜摘下来挂在衣领上,“我就知道是你使的坏。还什么贵重行李,本剑圣就是空着手来的,哪有什么贵重行李?啊,你说呀,拿出来呀。”

叶修大大方方把手一摊,“哥不是吗?”

黄少天心里一动,嘴上还是不饶人,“求捡起你的下限来!自恋也要有个限度好么!你考虑过那些真•贵重行李的感受吗?我带着你这个大件行李过的了安检吗?托运还超重呢!哎人家也不可能给托运啊。要不然老叶你攀着飞机翼?嘿嘿。”

叶修好笑的看着他,不说话。

黄少天摸摸鼻子,“喂你来干嘛啊?我可是真要回去。要不然我爸妈该急了,我昨天来的时候也没告诉他们。今天早上他们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回去呢。跑到飞机场来堵人你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呢!”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一回生两回熟。”

“什么?”黄少天一愣。

“要不是今天早上你提起来,我都快忘了。那次你闹着要回去,等沐橙告诉我说你走了的时候,你早就没影了,哥一看这哪行啊,从沐橙那里顺了手机就跑出门上出租车往机场赶,心急火燎的到了那里,结果接到沐橙打来的电话说那天飞G市的航班早没了,你根本走不了。”叶修笑了笑,“我才知道你也诓我呢。松了一口气要回去,刚走了两步就是一个踉跄,低头一看,原来脚上还穿着人字拖呢。”

黄少天呆呆的听着,眼睛一眨不眨。

“后来我回去了就坐在屋里等你回来,你可倒厉害,好几个小时了还不见回来。我差点以为你气的宁可坐高铁也要回去了。幸好,幸好你最后还是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走。你说是不是,少天?”

黄少天晃了一下神,“那你这次怎么又来了?搞不好我还是不走呢?”

叶修定定的看着黄少天,说的又慢又清晰:“可是你真的要走。”

黄少天看见叶修的喉结动了动,几乎是有些艰难的说出接下来的话,他也许从来没说过这样不确定的、示弱的话,以至于语气和表情都有些不像平常的样子。

“少天,我大概是……有些害怕。”

“害怕你走了,下次再来,就不是我的少天了。”

 

登机广播已经开始响了,可是......都特么的去见鬼吧!

黄少天知道自己走不了了。

 

 

 

 

---------------------------------

sad。。。。。。

上次419没赶上,这次也算是贺520吧。

一段时间不写,都不会写了。

技能点问题的处理是我自己的看法,黄少天肯定不会觉得叶修做错了然后迁怒他,但是肯定会不爽,爱情里小儿女情态的那种无伤大雅的不爽。

评论(85)
热度(802)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