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全职叶黄】凑合着过吧(15、16&尾声)

原作背景下的ABO,画风魔性不会写肉,所以基本就是一点点点肉渣

多年损友搞上床,一次就标记,迫不得已(并不是)在一起

来一个老叶的单箭头吧(?)十有八九会坑

不合理的地方请无视,脑抽之作

 

 

 

【15】

叶修的退役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整个赛季的个人赛首发不败,总决赛上最后6.5秒的超神补刀——这样精彩的表现让很多人忽略了叶修已经是位27岁的老将了,对于电子竞技的来说已是职业生涯的暮年。
    无数的荣耀粉感伤、不舍,比起叶修第一次退役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因为叶修的确是荣耀十年以来最伟大的选手。
    而职业选手们在最初的惊愕和玩笑般的猜测之后,真心的送上祝福。
    为他们最强的对手。
    为他们最好的朋友。

    不过有一个人是例外。
    夜雨声烦:靠靠靠!苏妹子你快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庆功宴那天不是还好好的么老叶怎么就退役了?是不是手受伤了?我去我就知道他那天拼大了!你说他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手啊,还以为自己十七八呢拼手速!他人呢快让他出来本剑圣亲自教训他!
    沐雨橙风:→_→你好烦呐。他回家了。手没事。退役是早就决定好的。
    夜雨声烦:回家?!少拿说给记者的那一套敷衍我,我才不信呢。这什么破理由啊。回家就得退役的话我岂不是每周都要退役一次!
    沐雨橙风:实话咯。他好多年没有回过家了。你们不是在交往么?他没告诉过你他家里的事?
    黄少天在屏幕前一愣,叶修好多年没回过家?什么情况?叶修家里的事,他的确是一点都不知道,而叶修也从来没提起过。虽然这一段时间两个人名义是在交往,但是毕竟是为了解决“问题”的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光是努力的想要接受对方就够费心费力了,还远远没有发展到了解双方家庭情况的部分。
    夜雨声烦:那现在到底怎么才能联系到他啊(╯‵□′)╯︵┻━┻又玩人间蒸发么!手机,手机办了没?扣扣是真的没在线还是隐身啊!居然连游戏都没上!
    沐雨橙风:你们俩不是在交往么?他连隐身可见都没给你么?
    沐雨橙风:啊不过他现在确实不在线。
    “靠!这个死女人!”黄少天简直要气死了。气呼呼的关上对话框,黄少天一踢桌子腿,顺着旋转椅转到房间中央,仰头看着天花板。
    那天晚上之后,他又在兴欣留了一天才回g市。期间以方锐为首的兴欣众对他和叶修不停的挤眉弄眼,那意思啥时候领证摆酒啊我们也好准备份子钱。黄少天木着脸装不懂,叶修叼着烟笑眯眯的没说话。
当时不觉得,现在想想叶修那副样子,黄少天难得的心里有些打鼓。按照之前的约定,他们如果能在半年内接受彼此更进一步的关系,那就在一起。后来的发展虽说超乎预料的快,可是的确算是接受对方了……吧?可是叶修现在突然玩失踪算怎么回事?退役什么的也没有和他提过。明明几天前还无比亲密的接触过。
    “尼玛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拔屌无情?”黄少天嘟囔,随机又忍不住唾弃自己,“呸呸呸,一定是之前跟着苏沐橙看电视剧被洗脑了,胡思乱想什么!”
    黄少天咬咬牙,盯着天花板上的某一点,自言自语说:“有本事你就永远别出现啊老叶!”
    转着椅子回到桌子前,消息框里积存了长长一大串,点开看了几条都是职业选手在问叶修怎么退役了现在人去哪里了之类。黄少天统一回复“不知道”,结果紧接着就被对方一句“你们不是在交往么?”堵到哑口无言。之前消散下去的那股愤怒夹杂着莫名的委屈又涌上来把黄少天淹没了,他骂了一句,然后关掉所有私聊窗口,直接往职业选手群里扔了一个重磅炸弹。
    夜雨声烦:本剑圣跟那个混蛋分手了他的事不要来问我!
    群里瞬间静了。


    正在屏幕前嗑瓜子的苏沐橙差点被噎到,吐出嘴里的瓜子皮笑的前仰后合。把训练室里的其他人吓了一跳,苏沐橙摆摆手表示没什么,拿起手机找到通讯录里的“叶秋”,编辑了一条短信。
    ——转告他,貌似有点玩脱了哦。他懂的。(^_^)
    手指在发送键上犹豫了一会儿,苏沐橙最终却把短信一字不落的删掉,自言自语说:“误会一下好像也不错?”


    跌宕起伏的第十赛季落下帷幕没多久,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消息又让国内荣耀圈哗然。一时间到底该派哪些选手出征成了整个荣耀圈上到冯宪君,下到粉丝们都关心的问题。
    黄少天虽然也为即将到来的世界联赛激动,但是正值当打之年又是剑系顶端的他显然确信自己能够入选国家队。他关心的是另一个人能不能来。
    叶修退役已经一个多月,期间毫无音讯。扣扣永远灰暗,兴欣公会在网游里也没了走位风骚的指挥,偶尔有人在群里问起,苏沐橙也说不知道。
    真的是走的干干脆脆彻彻底底。
    现在黄少天已经很确定自己是喜欢着叶修的,想要见到他,想要和他在一起。可是那混蛋人呢?黄少天盯着那个灰色的“笑”字咬牙切齿。托叶修的“福”,他现在完全不会有发情期的困扰。
    可是,可是谁稀罕这种“福”啊!黄少天恨恨的想,拜托让我困扰一下好不好!


    一回家就被踢到老家伺候了爷爷奶奶一个月、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家的叶修此时坐在沙发上听自家老爷子训话,上下眼皮直打架。
    叶先生看他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把沙发扶手拍的震天响,“叶修!我和你说正事,你这是什么样子!”
    叶修一个激灵,勉强打起精神,“爸,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有自己的omega,已标记,感情稳定,不需要家里操心。”
    叶先生示意站在一边的贴身秘书拿上一叠东西,“你说的是这个omega?”
    叶修看了坐在另一边的叶秋一眼,叶秋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叶修拿起那一叠纸,上面从黄少天的家世亲属到从小到大的经历罗列的一应俱全,连他中学时候和人打群架打碎学校玻璃被记过的事也记录在案。叶修猜也许有些事黄少天自己都未必记得,现在却被人悉数翻了出来。除了文字信息,还有很多一看就是家居照的照片,是偷拍无疑。
    叶修冷了脸,慢慢把东西放下,“爸你调查他?”
    叶先生慢条斯理的说:“既然是你要带回家的人,我调查一下不为过吧。”
    叶修收敛了神情,靠着沙发懒洋洋的说:“那您觉得怎么样啊?”
    叶先生说:“我觉得并不合适。”
    叶修不动声色:“哪里不合适?”
   “家世。职业。都不合适。”
    叶修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要提家世?我又不是叶秋,就算以后不在荣耀圈也顶多管管家里的公司,不会往政、、界发展,不需要那种联姻。至于职业,电子竞技早就是国家承认的体育项目,粉丝群体广泛,有什么拿不出手的?何况人我已经标记了,您也知道标记对于omega代表什么。您总不至于让我始乱终弃吧。咱们家可从来不做这种仗势欺人的事。”
    叶先生说:“我还查到一些有趣的东西。你和这位黄先生认识很多年,一直也没表现出有什么暧昧,除了比赛几乎没有单独见面的时候。可是最近却突然传出在一起的消息。未免太快太巧了。从前都相安无事,怎么突然就看对眼了?”
    叶修暗骂一句“老狐狸”,只是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可不是嘛!我自己也奇怪怎么一下子就开窍了。可是感情这回事本来就说不准,您说是不是?”
    叶先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润嗓子,正要开口,叶修突然笑了,打断他说:“爸,我算是看出来了。您这就是故意刁难呢!怎么您才能同意,直接开条件吧。反正我是非他不可了,随您宰。”
   “哦?”叶先生眉毛一挑。

 

 

 

【16】

叶修到底会不会再次复出参加世界邀请赛呢?

黄少天说不清自己是不是期待着。

直到国家队所有成员在B市集合那天,苏沐橙、方锐和张新杰一起进门,至此13位成员全部到齐,黄少天有些回不过神儿来,愣愣的盯着门口,总觉得还会有一个人进来。

 

“大家好。”

尼玛居然真的有人进来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

那人神情看起来是那么的不情愿,脚步看起来是那么的沉重。

“我来了。寒暄的话就不说了,我们现在来了解一下这次的对手。”说着,对着白晃晃地,连看都看不清的投影录相就讲了起来。

会议室里除了他的讲话声,和投影录相上荣耀的打斗声,全是死一般的沉寂,足足保持了有五分钟。所有人都扭头看着黄少天,期待他有什么表示,结果黄少天只是坐在椅子上死死的瞪着那个人。直到喻文州用胳膊轻轻碰了碰黄少天,黄少天仿佛刚刚才回过神来。

“还能不能靠点谱?”黄少天跳起来说。

这个突然空降而来,据说“全权负责”的领队,不是叶修又是谁?!

“以为我愿意来吗?都是被逼的。”叶修说。

“谁逼的,谁,站出来!”黄少天几乎要跳到桌上了。

“我们家老头。”叶修黑着脸说道。①

 

 

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众人也顾不上听叶修讲什么对手什么战术,各自拷贝一份叶修带来的视频资料就扬长而去,看起来根本不想和“领队”有什么交流。

苏沐橙朝着叶修眨眨眼,扬起下巴示意还坐在那里不动的黄少天,那意思大概是……“自求多福”?

叶修笑,挥手让她赶紧出去。苏沐橙吐吐舌头,翩翩然的出去,还贴心的关紧了门。

“剑圣大大见到我是不是特别惊喜啊?”叶修也没挪地方,顺势坐在会议桌上,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来。

“哼。”黄少天瞥了他一眼,“惊喜个毛线啊惊喜!本剑圣巴不得你这家伙永远别出现了呢。你说你又回来干嘛?简直拉低我们高大上的国家队的档次。老人家了打不动就好好在家歇着吧。你不是退役回家么那还回来干嘛?就算你家老头逼你那你也应该义正词严的拒绝不是么?听说老叶你当初是离家出走?这么牛逼怎么不再牛逼一次啊,啊?”

叶修掏掏耳朵,笑着说:“这是对我多大意见。竞技总局局长一句‘为国争光’正中咱家老头子死穴,下了个套就把我踢出家门了。先是在老家听爷爷奶奶念叨了一个月,刚回家屁股还没坐热呢就无家可归了,我找谁哭去!”

黄少天翻白眼,“爱找谁找谁。等等——什么叫咱家老头子?谁和你是咱家?!”

叶修叼着烟走过来,直接把黄少天的手拢在自己手里握着,“少天和哥不是一家的?”

“谁特么和你是一家!”黄少天怒,使劲儿甩开叶修的手,“叶领队之前走的那叫一个潇洒,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谁啊我哪位啊您还记得我么?”

叶修狂汗,这是什么情况?!仇恨值貌似有点大啊!

“怎么了这是?哥走之前咱们不是达成共识了么?剑圣大大翻脸不认人啊。”

“什么共识什么共识?我怎么不知道?老叶咱们已经分手了,拜拜再见好走不送。See you~”

“……啥?”

 

 

“你现在先给哥解释解释,哥是怎么‘被’分手的?”叶修敲敲桌子,面色看起来很不善。

“额……”苏沐橙一根手指勾着头发玩,吞吞吐吐的说,“你走之前不是说,要是黄少问起来,就先打打马虎眼,别告诉他你去哪么?”

“是啊。”叶修说,“我家里那么麻烦,一时半会不太好解释。当时走的又急,我想等家里那边搞定再和他说清楚的。然后呢?这边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大概是生气了吧,因为你们之前曝光在一起的事情,所以应该有很多人跑去问他你的事,你看他又什么都不知道,多不乐意啊。再然后你就……‘被’分手了。”苏沐橙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猪队友。”叶修曲起手指点在苏沐橙额角,“也不知道帮我说说好话。”

“不是啊。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后来又一想,谈恋爱哪有没波折的啊。顺顺利利的哪里知道珍惜,这样闹腾点才有趣啊。”

叶修一脸服气,“苏队长,高抬贵手吧。你这一波折,直接给我波折到解放前了。以后少看点电视剧,绝对拉低智商。”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苏沐橙在后面喊着:“喂!少迁怒我!”等叶修走远了才笑嘻嘻的嘟囔,“就是为了捉弄你咯。反正你们俩谁也逃不开谁,怕什么。”

 

 

叶修找到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正坐在集训中心的池塘边拿着根树枝拍水玩儿,叶修三两步跑到黄少天身边,喘着气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可找着了。”

黄少天理都没理,扔了树枝就要往回走,结果直接被人抓住手臂走不了了。

“干嘛干嘛干嘛!”黄少天不高兴的嚷,“光天化日男A男O,拉拉扯扯有伤风化,松开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哦。不松开我可就喊人了。”

叶修被黄少天逗乐了,说:“你喊啊。你身上可盖着哥的戳儿呢。谁不知道你是哥的人,和自己对象拉拉扯扯犯什么法了?”

本来只是句玩笑话,可是不知道怎么就触到了黄少天的逆鳞,直接冷了脸把叶修的手甩来,丝毫不顾自己踉跄了几步差点被绊倒。

“少天?”叶修明显吃了一惊。

黄少天冷淡的说:“叶修你别拿标记来压我。Omega这辈子的确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没错,可是也不是说没alpha一起,omega就不能活。我们之间的事就是个意外,既成事实不能改变,可是也不需要为了一个意外把自己的整个人生的轨迹都改变。接受不了就算了,你何必勉强自己呢?”

突然的表白突然的甜蜜又突然的消失。之前仿佛快进般从朋友到恋人的经历也显得格外不正常。不怪黄少天多心,恋爱中的人本来就最忌讳毫无征兆的失去联系,何况他和叶修这恋爱谈得实在是不一般,类似于先上车后补票。先天不足的难以启齿,就算后天再多的水到渠成也总让人疑虑——是否一切只是为了弥补最初的错误?

就算心里有多少暗潮涌动多少脉脉思念,乍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叶修还是让黄少天本能的竖起防备。

“就算我喜欢你也不需要你装作喜欢我啊!谁特么的稀罕啊!”

叶修在黄少天的怒视下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的开口说:“说实话,那件事之前我的确没想过和你在一起。你看咱俩站一起画风都不太对嘛。后来提那个建议也确实存着弥补错误的心思,现在想想,也许那个提议才是最大的错误……”

黄少天退后几步,心在叶修的话里一寸寸冷下去,僵硬的几乎要停止跳动。他万万没想到叶修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要把这几个月的事一笔勾销么?

“……但是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叶修露出一点不自然的神情,目光却直直的锁定黄少天的眼睛,“那不如将错就错。咱俩也别去祸害别人了。反正一辈子也不长,凑合着过呗。”

“反正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你。你看你,表白一次还不信,非得让哥表白第二次。”

“不过别问我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喜欢上你的,我说不清。”

黄少天瞪圆了眼睛。

 

 

“喜欢”或者说“爱”,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没道理的事情。也许只是你一抬胳膊一伸手,被打到的那个无辜路人恰好是我;也许只是你眉毛一挑嘴一笑,被闪瞎的那个有缘过客恰好是我;也许只是你那天最狼狈最无助,被信息素引过来的——不好意思,好巧不巧就是我。你非要找找蛛丝马迹,问问起承转合,拿零零星星的小事穿针引线缝补出“我喜欢上你”的整个过程,不这样就不能安然接受这个设定。可是谁知道呢?哪来那么多明明白白的道理?

 

 

“我次奥!谁要和你凑合啊!凭什么凑合啊!本剑圣哪点不好怎么就只能凑合啊!”黄少天语无伦次,好像吓坏了一样,涨红着脸不停说,“本剑圣的爱慕者从这里能排到蓝雨战队后门你信不信?啊,信不信?老叶你要脸不要!”

“是是是。”叶修失笑,从善如流的答应,抓住时机走上前把人揽在怀里,“是我高攀剑圣大大了还不行么?剑圣大大别嫌弃我啊。你要是不要我,我可没人要了。”

黄少天叫嚣,“没人要才好呢!”转瞬又把脑袋埋进叶修的脖颈,感受那人身上熟悉的味道温柔的笼罩他。

“叶修叶修叶修。”

“在呐。”

“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这事就揭过去了啊。消失了一个月怎么回事领队是怎么回事,抓紧时间坦白。”

“坦白从宽么?”

“不。坦白从严。”

“那还是不坦白了吧。”

“嘿,抗拒更严。”

“这样啊。那我就长话短说。之前消失是因为回老家伺候我爷爷奶奶,十几年没在他们身边尽孝,难得一次当然要尽心尽力。我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只是没想到会拖到一个月那么久。哎,少天你说实话,是不是很想我?”

“滚滚滚!想你怎么不遭雷劈才是真的!”

“呵呵。口是心非。至于领队的事,那就是我们家老头子啊……”

 

 

 

“听说最近有个荣耀世界邀请赛?”叶先生慢悠悠喝了一口茶。

“嗯?”叶修一愣,不明白自家老爹什么时候也对荣耀感兴趣了,“是有这么回事。不过你放心,我已经退役了。不会再搀和了。”

叶先生顿时拉下脸来,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退役了就不管了?世界级的比赛,拿回来的是国家的荣誉。当初和家里死磕的时候那么硬气,现在一看是世界级的难不成是被吓退了?”

“什么?”叶修哭笑不得,这是个什么情况?

“收拾东西给我滚到B市去!国家竞技总局的局长把电话都打到家里了,让你去当国家队的领队。这是为国争光,别犯怂给我们叶家丢人!”

叶修惊得从沙发上站起来,“爸?”

叶先生一脸严肃,“既然你说条件,那咱们就来说说条件。这个年轻人也是国家队的一员吧,那就这样,要是你们能拿冠军回来,想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家里就给你们办。要是拿不回来,你就接着打光棍吧。”

于是叶修稀里糊涂就被扫地出门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家弟弟在二楼看着哥哥坐上出租车的背影,很是不解的问叶先生,“爸,您明明就不反对哥哥和那个omega在一起,为什么要装出一副反对的样子。而且拿冠军当条件根本就是正中他下怀吧。”

叶先生抚平袖口的褶皱,随意的说:“没什么。就是想看他着急上火。我倒是不知道那混小子也会那么在乎一个人。难得有机会让他吃瘪,怎么能不好好利用?”

叶秋语塞。亲父子亲兄弟,怎么就他是个正直的好青年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黄少天不满,“靠靠靠靠!谁要和你结婚了进展能不能别这么快?!经过我同意了没啊你们就帮我决定了?天理何在?!说好的法治社会公民自由omega解放呢?”

叶修歪着头问:“少天你不同意?”

黄少天憋了半天,死活没说出话来。

叶修看黄少天纠结的样子,伏在他肩上笑个不停。黄少天一拳捣在叶修肩窝,“笑屁啊!”

叶修止住笑,脸上的表情也正经起来,“少天,我的心意你已经再明白不过了。那你呢?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嗯?”黄少天疑惑。

“如果那天遇到你的不是我,你也会接受那个人么?就像现在接受我一样?”

黄少天愣住。

如果那天在他发情的时候闯进来的不是叶修而是别人,别的alpha或者beta。他也能接受么?

空气好像凝滞了。

叶修苦笑,“你别多想。告诉我实话。”

黄少天看了叶修一会儿,突然就笑了,笑的狡黠又得意。

他凑在叶修耳边,欢快的低声说:“如果是别人,本少就跟他拼了。要是拼不过,那家伙就等着吃牢饭吧。这个答案你满意么叶修大大?”

 

就像你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我也说不清驱使我向你靠近的究竟是欲望的本能还是心底的潜意识。也许我心里早就埋着一颗喜欢你的种子,哪一天碰上点阳光雨露就能发芽开花。本来该一辈子沉寂在心底,谁能想到上帝那家伙不在乎我从来不向他祷告,居然待我不薄。

就像你说的,既然这样了那就凑合着过吧。咱们俩天造地设,合得刚刚好。总之——

“叶修,叶前辈,叶领队。我爱你。”

 

 

 

 

 

【尾声】

“对了少天呐,咱爸还提了个要求。”

“啥?”

“咱爸说,这一次去苏黎世,要不然给他带个冠军回来,要不然给他带个孙子回来。你怎么看?”

“滚滚滚!!!”

“哈哈哈剑圣大大千万要努力。你要是不努力打比赛,那就只能靠哥在另一方面努力了。”

“滚滚滚滚滚——滚!”

 

树上扑棱扑棱惊起一群鸟,午睡的张新杰不安的翻了个身。

大中午的,怎么就不能消停点儿?

 

END

 

 

     注:①处为原文修改。

 

 

 

 

 

------------------------------------

完结。

评论(53)
热度(1434)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