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G文混更】逾期不候

叶黄本《成途》的G文。经大银子同意放出~

【【【禁转】】】

 

【01】

“我觉得蓝雨的黄少天好像喜欢你。”

 

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荣耀职业联赛第六赛季即将收官,叶修和苏沐橙一起在H市的嘉世战队宿舍里看比赛。苏沐橙穿着家居裙子,抱着膝盖缩在嘉世队长的单人小沙发上吃薯片。上一秒明明还在说今晚的黄少天状态真不错,谁知转眼就抛出这样一个不着边际的话题。

只能可怜的盘腿坐在冰冷地板上的嘉世队长愣了大概一秒,然后说:“瞎说什么。”

“哦。”苏沐橙答了一声,没什么反应的继续盯着电视机。隐匿已久的剑客终于悍然出手,闪着蓝光的长剑直刺向背对着他的魔道学者。魔道学者想要转身已经来不及,大团的血花绽开,血量急降。很快,队徽为一蓬绿草的队伍列表里又灰了一人,此时还站在场上的只剩孤零零一个残血的鬼剑士。而敌方还有两个人,一个血线可怜的术士,一个还有半管血的剑客。

胜负已分。

即使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现场掀翻屋顶一般的喧闹,鬼剑士默然的在公频里打了“GG”,巨大的“荣耀”二字同一时间出现在场馆内所有显示屏上。

苏沐橙倒空了薯片袋,嘟囔说:“第四个冠军队。”

叶修接过她的空袋子扔进垃圾桶,“还不回自己房间?”

苏沐橙皱着鼻子,“赶我走?又没有很晚。”

叶修振振有词,“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老在男人房里算怎么回事?比赛也看完了,回去敷脸看电视剧吧。”

“嘻嘻。”苏沐橙伸直长腿从沙发上下来,“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又没有个嫂子吃这种闲醋。”

她歪着头笑,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小女生那样对着哥哥一样的男人撒娇,“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嫂子?”

叶修露出无奈的表情,“随缘随缘。”

苏沐橙拖拖拉拉的走到门边,握着门把手说:“你呀,天天扑在荣耀上,天上会掉缘分下来吗?还得刚巧掉进屋里,你连门都不怎么出。”

“那可说不准。”

苏沐橙狡黠的笑,“我刚刚说真的咯。不考虑一下那个话多的家伙?其实他除了话多也没什么不好吧,能和你一起打荣耀,还有点小帅。”

眼看着苏沐橙今晚一定要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叶修只能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说:“我觉得他话实在太多了。”

苏沐橙咯咯笑的弯下腰去,摇摇头施施然走了。

叶修一个人重新盘腿坐下,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准备整理今晚总决赛的资料,然而敲下“蓝雨VS微草”,恍惚间没了下文。

 

考虑?

两年前就考虑过了。

 

 

 

 

【02】

作为三冠在手的嘉世队长、斗神,又加上从来不以除了比赛之外的任何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神秘,很多初入职业圈的新人都对“叶秋大神”有一份敬畏,想着这也许是一位比霸图队长还要不可亲的前辈。偶尔在群里说话时碰到,打个招呼都需要壮胆子。

然而凡事总有特例。

第四赛季出现了一批后来成为职业圈中流砥柱的好苗子,把持了联盟里好几支队伍之后数年间的队长和副队。但不管在什么圈子,新人入行时总有些拘谨,所以刚开始这些人也没怎么在职业群里出头。但蓝雨的新副队、一个战斗方式走冷酷路线、真人走聒噪路线的剑客显然不知道“拘谨”是个什么东西,进群的第一天晚上就开始大段大段的刷屏,矛头直指传说中“十分不平易近人”的斗神大大。

夜雨声烦:叶秋叶秋叶秋!!!来PK啊来PK!PKPKPKPKKKKKKKK!隐身算什么英雄好汉?以为小窗不理我我就没办法了吗?我在这里刷刷刷刷刷刷!让大家都知道是你这个胆小鬼没义气的害得他们被刷屏!!!

夜雨声烦:出来出来出来!!!PKPKPKPKPKPKPK!!!

夜雨声烦:[大图][大图][大图][大图]

百花缭乱:这谁家的新人?出来管管啊!大半夜刷吃的这是多大仇!我晚饭没吃饱呢!

夜雨声烦:哈哈哈前辈你好!我是蓝雨的黄少天,这赛季刚出道!下星期就是蓝雨对百花了吧,咱们到时候见哦!我要找叶秋那家伙PKPKPK啊!可是他不理我我没办法了,只能在这里刷!你帮我找他吧找他吧找他吧,去K市的时候给你带点心吃啊前辈!

百花缭乱:……我也不想理你了。

夜雨声烦:叶秋出来出来!不敢PK是不是怕了,堂堂斗神居然怕我一个新人吗?来战来战来战![大图][大图][大图]

百花缭乱:快点带走这家伙@一叶之秋

落花狼藉:快点带走这家伙@一叶之秋

唐三打:快点带走这家伙@一叶之秋

王不留行:快点带走这家伙@一叶之秋

防风:快点带走这家伙@一叶之秋

…… ……

…… ……

一叶之秋:房间号238,密码同。

夜雨声烦:yeah![胜利]

 

 

叶修噙着烟笑看趴在地上的小剑客一动不动,头顶上的文字泡反而一刻不停的冒出来,快要冲到屏幕顶。

退出竞技场换成QQ,叶修好整以暇的打上一行字。

一叶之秋:服不服?

夜雨声烦:服你妹服你妹服你妹!!!再来再来!我差一点就能赢了!

一叶之秋:原来你服沐橙啊。

一叶之秋:还有,你差那一点,估计得练几年才能追上。

夜雨声烦:谁服苏沐橙了谁!我什么时候说过服她了!

一叶之秋:你不是说服我妹吗?她就是我妹啊。

夜雨声烦:……

叶修看着屏幕上的六个点,不知为什么十分清晰的脑补出了电脑那头的聒噪剑客一脸黑线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

对话框里沉寂了一分多钟,叶修简直要以为黄少天那边是不是掉线了,剑客才又发上一句话来。

夜雨声烦:她是你妹啊。我还以为她是你女朋友呢。

叶修呛了一下,纳闷的问是谁说的。那边回答大家都这么猜,听说苏沐橙是他亲自引荐进嘉世的,沐雨橙风的银装也是他亲自参与制作的。而且虽然第四赛季才刚开始,但苏沐橙和他之间的配合亲密无间,显然不是初相识。

一男一女,非亲非故。苏沐橙那么漂亮斗神那么强,总有些想象力丰富的粉丝能自行脑补出粉红色的剧情。

 

一叶之秋:都是瞎传的,没这回事。沐橙就和我亲妹妹一样。

那边回话的速度骤然又快了起来。

夜雨声烦:真的真的真的?苏沐橙不是你女朋友?你其实没女朋友?

一叶之秋:真的不能再真的。哥也确实没女朋友。

对话框里又静了一阵儿,叶修摸出打火机想把嘴里的烟点着。

夜雨声烦:那……你介不介意找个男朋友?

夜雨声烦:比如说,我。

“嗞——”叶修手一抖,被打火机上那点儿火烫到,居然也挺疼。

 

 

 

 

【03】

叶修和黄少天其实认识的挺早。

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嘉世夺冠后叶修带着苏沐橙到G市玩,强迫着蓝雨队长魏琛当导游。魏琛本来不情不愿的来接机,看到叶修身边十几岁的漂亮小姑娘后迅速的换了一张脸摆起好大哥的谱儿。叶修斜着眼睛鄙视魏琛,垃圾话你来我往间,魏琛身后突然冒出个小少年。

“哇哇你就是那个一叶之秋啊!你长的也不难看啊为什么不露面?魏老大说你特别丑特别猥琐,怕一露面嘉世就没粉丝了。我还以为你脸上有胎记头顶有大疤呢!”

“……这谁家孩子?会不会说话?”叶修当时不到20,远没有修炼出后来的厚脸皮和淡定,被人这样当着面质疑“你为什么不像我想象的那么丑”,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

“卧槽你小子怎么来了?!”魏琛一把把人揪出来,跟拎小鸡仔似的。

“哎哎哎魏老大别拽我领子!我听方副说你来接叶秋,就悄悄打的跟在你后面了呗!怎么样我聪明吧?”看起来和苏沐橙一般大的少年仰着脸挺得意。

“老魏这你儿子啊?”叶修故意说。

“滚滚滚什么眼神儿!我哪儿来这么大儿子。这算是我徒弟,以后也是要进蓝雨的,现在年龄不够,先跟着我们训练。”

叶修懂了,这算是个预备役。嘉世夺冠后拿了一笔奖金,陶轩前两天也来和他讨论要不要挖几个年纪小的好苗子办个小型的训练班,没想到蓝雨倒是先行动了。

“头上也没有犄角,身后也没有尾巴。”蓝雨的少年绕着叶修走了一圈,“你那么强,开挂啊?”

苏沐橙捂着嘴笑起来,魏琛没那么客气,直接大笑出声,边笑边拍着那少年的肩膀说好样的,就得这样挖苦这个蓝雨头号敌人。

叶修也不恼,歪嘴笑着说:“小鬼,打一场?”

少年一蹦三尺高,“打打打!——不对,谁是小鬼谁是小鬼?我叫黄少天!”

 

自称名叫黄少天的小剑客本来就想领教一叶之秋,一开打自然不止一场,但是明显技术和经验都还生涩的小剑客从头到尾都是趴在地上吃灰的那一个。

“再来再来再来!”黄少天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灼热的视线紧紧的缠在叶修身上。

“来什么来,以你现在的水平,再来几局也是跪。哥可是来旅游放假的,不是来给你们蓝雨当陪练的。”

“嗳。”黄少天瘪了嘴,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熊孩子,很快又兴高采烈的代替魏琛当起了导游。但后来叶修严重怀疑,他是为了跟着他和苏沐橙一路免费吃吃喝喝玩玩。

 

叶修和苏沐橙回H市的时候黄少天来送机,抓着叶修的手臂说以后还要PKPKPK,叶修被他吵得头疼,只好答应,顺带着给自己未来多年的不安宁都埋下了……祸根。

 

从那以后黄少天算是缠上了叶修,基本上每晚必要QQ轰炸,求PK求到天昏地暗。叶修那时候也是精力旺盛的小年轻,队里没什么事的时候就顺势陪着黄少天打啊打啊打半宿。嘴上嫌着烦,但心里是开心的。开心的原因不是有个不错的对手PK,而是因为电脑那头是名叫黄少天的少年。

 

 

第四赛季黄少天问他介不介意有个男朋友,叶修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心思暴露了,后来才明白过来黄少天是在表白。

原来是双箭头啊。

叶修本来骤然加快的心跳渐渐平静下来。

然后又慢慢的沉下去。

黄少天才刚成年,而且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从小蜜罐子里泡大的,实际上还是孩子。他明白什么是喜欢吗?分得清喜欢和憧憬的区别吗?

他知道……两个男人在一起有多难吗?

 

 

一叶之秋:怎么,今晚队里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那边的头像倏地暗下去。

叶修重新点着烟,一个人在电脑前坐了很久。

 

 

 

 

【04】

第四赛季总决赛,霸图Q市屠神,终结了嘉世的连冠之路。叶修从操作间出来,一个人顺着选手通道往外走,突然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黄少天拉住。

“我……我,我请你吃宵夜。”黄少天有些慌张。

叶修笑了笑,“好啊。”

黄少天见他笑了,挠挠脸也轻松的笑起来。

 

两个人在烧烤摊上撸串,各要了一大杯Q市特产的啤酒。叶修酒量浅,慢慢的喝着。黄少天说自己是第一次喝酒,看起来很豪迈,一大口啤酒吞进肚,下一秒五官扭成了一团。

叶修哈哈大笑,伸手揉乱了黄少天得意的发型。

黄少天张牙舞爪的抗议,顺便把自己杯子里的啤酒倒进了叶修的杯子。

“难喝死了,你全喝光吧。”

“喂喂,太赖皮了吧。老魏当年在蓝雨是这么教你的?”

“哈哈哈,魏老大说了,对待叶秋就要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残忍!”

…… ……

这是自从黄少天表白之后,两个人第一次肆无忌惮的像回到从前。

 

后来叶修有些醉,黄少天嘟嘟囔囔的拉扯着他回酒店。叶修朦胧间感觉自己被扔在了柔软的床上,随后脸颊边有湿热的气息凑过来。叶修猛地睁开眼,看见的就是黄少天慌乱的要往后退的样子。叶修拉住他,黄少天要挣开,叶修干脆把他拉到床上,翻身压了上去。

黑暗里叶修盯着黄少天乱转的眼睛,突然就笑了,“趁着哥喝醉了,想干嘛?”

“没想干嘛!”黄少天梗着脖子嘴硬,“你这混蛋装醉想干嘛!”

“没装醉,真醉了。”叶修说完,直接趴在了黄少天身上,头埋在黄少天颈窝。

“我靠我靠我靠!叶秋你起来!混蛋你重死了!晚饭都要被你压出来了!起来起来我想吐!再不起来我要吐到你身上了!”黄少天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

“别乱动。”叶修压住黄少天扑腾的四肢,重新抬起头盯着他的脸,恐吓说,“再乱动,吃掉你!”

“你你你!你个混蛋!”叶修就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确认黄少天涨红了脸,然而那人嘴上却不肯轻易服软,“有本事你……你吃啊!”

叶修低低的笑起来,唇齿在黄少天颈窝里摩挲,引得黄少天一阵轻颤。

“不能吃……太硌牙了。”

 

 

第七赛季常规赛里遇上蓝雨,苏沐橙又把关于黄少天的话题拿出来说。托着腮一脸好奇的问叶修为什么不考虑黄少天。叶修一板一眼的列出一二三四五:都是男人、年龄差三岁有代沟、异地、对手、话唠。

苏沐橙含着冰激凌勺子嗤嗤的笑,“你说了这么多理由,可是没有一条,是你不喜欢他。”

叶修先是愣了,然后笑了。

啊呀呀,妹妹长大了不好骗呐。

 

喜欢黄少天吗?

当然喜欢啊。

喜欢到珍惜的不得了。宁愿不得到,也不愿意把他弄碎了。

 

 

“你现在才18,毛还没长齐呢。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我快要过19岁生日了!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知道!我喜欢你!黄少天喜欢叶秋!你敢不敢也喜欢我?”

“不敢。怕了你了。”

“靠靠靠靠你个胆小鬼!”

“哎哎哎!这怎么还咬人呐!老实点!”

“哼!咬死你!”

“你现在还小呢,想起什么是什么,其实自己也不懂到底想要什么。要是到25岁,你还觉得喜欢我。那才是你厉害我胆小。”

“好!说定了!叶秋你好好等着小爷来收你吧!”

“我等着。”

…… ……

小家伙,你知道什么啊。哥不叫叶秋叫叶修,你知道吗?

 

 

第八赛季中期,一个看似寻常的晚上,叶修最后一次用一叶之秋和黄少天PK。然后孤身走出了嘉世,开始他另一段艰难的征程。

 

 

 

 

【05】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赛季,冠军兴欣战队!

叶修四冠加身。

叶修在台上寻找着那个活跃的身影,找到后安心的笑了。

他还在,真好。还有不到三个月,他就要满25岁。只是不知道现在的青年,还是不是能和当初的少年一样对他说出喜欢。

这些年黄少天在等,他也在等。等了多久,就怕了多久。怕当初真的是少年人的一时性起,怕这些年早有人代替了他在黄少天心里的位置,怕黄少天早就忘了当初的约定。怕到好多次午夜梦回,心里冒出一个声音不停的叫嚣着为什么不干脆自私一点,活在当下就好。但想着想着,还是舍不得。还是想要一个长长久久,想要一个黄少天的“不后悔”。

 

四天之后,兴欣战队召开新闻发布会,队长叶修退役,苏沐橙接任队长,方锐任副队。

不管黄少天最终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叶修都要为了那个最好的结果提前去努力。要挨打挨骂还是赶出家门,不能等到带黄少天回家再承受。

没想到家里的态度出奇的平静,叶修这才知道他离家多年,父母嘴上不肯原谅,其实一直在暗地里关注他。他在荣耀圈这么多年没闹出一点桃色新闻,叶秋几次去看他也没有除了苏沐橙之外的任何女孩在他身边,又联系到荣耀圈男女严重失衡,家里人早就默认他喜欢男人。这次叶修回家坦白,只是让长久以来的猜测落到实处。

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叶修想着要赶快到G市去,一刻也不能等了,然而一通来自国家竞技总局的电话又把他踢到了B市。不过总算是见到黄少天了。

世界邀请赛在即,国家队的训练异常紧张。叶修难得忐忑的开始害怕那个结果。如果真的是最坏的,也许他就没心思再在这里每天面对黄少天了。就算再有职业素养、再想为国争光,叶修自认也没心硬到能每天往自己心上戳刀子。

再等等,再等等。等打完邀请赛,黄少天的生日也就要到了。

 

 

一个多月的奋战,最终捧起了梦寐以求的世界冠军。一行人载誉回国,然而在B市简单庆功后不得不各自回家休整,为国内即将到来的第十一赛季做准备。黄少天临走的时候叶修去机场送行,简简单单的拥抱,无关任何。叶修欲言又止,但到最后谁也没提起那个快要到头的约定。

B市国家竞技总局这边还有很多剩余杂事需要叶修这个领队交接,他还不能走。但是再过不久黄少天的生日那天,他一定要赶到G市。

喜欢还是不喜欢,要还是不要,这么多年总得有个结果。

 

 

1号。2号。3号。4号……

8月10号。

叶修在首都机场焦灼的等待了几个小时。飞机是现今最快捷的交通工具,可是有时候,延迟、误点、空中管制,真能把人逼疯了。

 

微博上#黄少天生日快乐#被刷成了热门,在这一天的最后几个小时,掀起最后一波热潮。

其实在这之后的12个月里,黄少天都是25岁,但是总归意义是不一样的。

叶修下了飞机,不管不顾的钻进机场边待客的出租车,迅速的报出地址。

“兄弟你可开快点儿,我下半辈子幸福全寄托在你的速度上了!”

“哎呦,不会是抢婚吧?”

“哈哈哈没那么夸张,不过我怕去晚了,他改主意。”

“放心吧,这么晚了也不会堵车,绝对不让你失望!”

“谢了!”

 

 

从出租车上下来直冲到黄少天住的那栋楼底下的时候,叶修险些喘成了狗。扶着膝盖刚缓了一口气,眼前的门哐哐的开了。

视线从低到高升上去,看到的就是黄少天没有表情的脸。

叶修咧嘴笑了,“特意下来接哥?”

“少自恋,我下来倒垃圾。”

“这么晚?你确定?”

“本剑圣乐意,管得着吗你?”

“之前管不着,从今天开始管了。”

“叶修你以为你是谁?”

“你男朋友啊。”

“操!”黄少天一拳打过来,狠狠的落在叶修的脸上。

 

 

 

 

【06】

有那么多事你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看着你在嘉世处境艰难,心里有多不安。

你不知道他从电视里得知你退役,还以为再也没机会见面。

你不知道第八赛季邀他打副本的那个冷夜,他一个人在外面又看了你很久。

你不知道第十赛季的后期,他一路跟随。

你不知道赛后你手抖奖杯差点落地的那个瞬间,他在台下一下子红了眼眶。

你不知道你再次默默退役,不会抽烟的他一个人抽了一晚上你常抽的白沙。

你不知道之前B市的离别,他差点就要问出口七年之约还算不算数。

 

你不知道,当年被你叫做小鬼的少年也长成了一个值得依靠的男人。

现在你们势均力敌,旗鼓相当。

他不再是那么容易信你的话的少年。

 

 

“叶修,今天我满25了。”

“嗯,我知道。”

“你到底来干嘛?要是来给我庆祝生日,这也太晚了。还有,礼物呢?本剑圣虽然收礼物收到手软,但是你这一份不能不收!”

“我这不是把自己送来了。”

“呕——好想吐。狗血剧看多了吧你!”

“那你收不收?”

“我七年前就想收。”

“那现在呢?”

 

 

第四赛季总决赛的那个晚上,黄少天仰面看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清楚的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欲望。

叶修——那时候还叫叶秋——是喜欢他的。他一瞬间就确定了。

于是他信心满满的接受了那个约定。不管多少年,他对叶修的心意总是不会变的。他会赢。

然而这几年他渐渐褪去青涩,长成一个成熟的男人,终于能开始理解叶修当年不肯接受他的原因。

两个男人在一起,要怎样面对世俗的压力、周围人的眼光,怎么分享他们的荣耀、失败、痛苦、欢乐、怒火、苦涩、欲望……分享一切的时间和空间,分享毛巾、沙发、床单,分享洗面乳和须后水……可以相互依靠吗?还是会互相推诿责任?

刨除了道德和法律的约束,甚至不会有对下一代教养的责任,两个独立的个体依靠什么联系在一起?

依靠“喜欢”吗?

叶修喜欢18岁的黄少天,那25岁的黄少天,他还喜欢吗?

约定的日子越是临近,黄少天越是不确定。

 

 

一个约定。近七年的时光。

原来落到两个人身上,都是煎熬。

不被相信的,究竟是人心还是爱情?

 

 

叶修捧着黄少天的脸,又问了一遍:“现在还要吗?”

“你早干嘛了?”

“等你做决定。”

“我早就做好了,当初是你不肯认!”

“那时候多草率啊,怕你将来后悔。”

“呵,现在决定了,将来也可能会后悔。”

“好歹几率小点儿。”

“叶修你特么的有病!你特么的当初怎么不敢承认喜欢我!”

“我害怕。害怕害了你。”

 

叶修不能在黄少天还懵懂的时候把他拉进泥潭里,不能打着“喜欢”的幌子让他去承受伤害。这些年与其说在等黄少天长大,不如说的确切些,他是在等黄少天想明白值不值得为这份喜欢付出代价。他知道按黄少天的脾气,如果他们当初在一起了,那么以后哪怕头破血流黄少天都不会轻易把他抛弃。可正因为这样,这个决定,他不能替黄少天做。

 

“叶修,我今天满25了。以后再跟人说起年纪就可以说‘奔三’了。我早想好了,今天如果你来了,我就告诉你我还喜欢你。那个约定,我赢了。我对得起你,对得起我自己的心。可你今天要是不来,我不会去找你。就算对不起自己的心,我也要……对得起我爸妈。他们,早盼着我赶紧结婚生孩子呢。”

 

25岁。最初是叶修给黄少天定下的期限。后来成了黄少天给自己,给叶修,给他们之间感情的期限。

如果叶修按约而来,那他就豪赌一把。

赌爱情,赌人心。看看能不能赢来一辈子。

 

从10号的凌晨等到现在。

越等越心焦,又越等越坦然。

等待是心甘情愿。然而逾期不候。

 

 

“我来晚了吗?”

“你特么的真是个不要脸的混蛋……”

“我来晚了吗?”

“叶修大大你是复读机吗?还是卡带了?”

“我来晚了吗?”

“……差一点。”

 

 

叶修蓦地想起当年那个从魏琛身后钻出来的少年,昂着脸问他“你就是那个一叶之秋?”,眼睛那么亮,像藏着一团火光。

忽然十年就过去。

 

“万幸。”

评论(46)
热度(2323)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