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两个大龄宅男的初体验(上)

 

 

叶修和黄少天在一起的事情被曝光时职业选手群里一片“YOoooo~可算逮着你们俩了”,欢欣鼓舞的状态比中国队拿了世界冠军更甚。在大多数不明真相的职业选手看来,这两人闹腾了好些年,虽然明面上不说,可是肯定早就在一起了。

但实际上,他们是叶修第一次退役之后才互相表明心迹的。用苏沐橙的话说,是现实版“好想急死你”的最佳典范情侣。

至于第一次全垒打,则是在第十赛季结束之后、叶修宣布退役之前的那四天里。

 

 

“喂喂老叶!我已经到达目标酒店,即将到前台取得房卡,你那边情况如何?听到请回复!听到请回复!”

“收到。哥已经摆脱老板娘和沐橙的监控范围,正打算到便利店买包烟然后出门,一切顺利。不过我说少天大大,咱们不过是去开个房,又不是去窃取国家机密,至于搞得这么猥琐吗?就按之前说好的,你先开好房洗干净在床上等着,哥随后就到。”

“靠靠靠靠什么叫猥琐?!你才猥琐!本剑圣这叫谨慎!谨慎懂不懂!本剑圣什么身份什么身价?万一被人拍到怎么办?”

“那我说在上林苑这边好了,你还不同意。”

“我去你个没下限的叶不修!你也不想想你们兴欣那帮人到现在都还没回家,一堆人住在上林苑,隔音……隔音还那么差。”

“呦呵,你怎么知道隔音差?试验过?再说,隔音差又怎么了?你在怕什么呢,少天?”

 

 

“biu!”黄少天掐断电话,心里把叶修唾弃了一百遍,反思自己堂堂荣耀剑圣怎么眼光就那么不好,挑了叶修这么个不知道脸皮厚度为何物的家伙,隔音差怎么了?你说隔音差怎么了?!

把手机放在裤兜里,拉上口罩带好,黄少天愤愤地走到前台一甩身份证,“要一间房。”

“好的先生。”前台小姐笑容可掬,“不知道您是想要什么房型?”

“咳。”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本少是个成年人了成年人开个大床房怎么了没什么说不出口的反正前台小姐肯定见多了这种一定不会大惊小怪的……

“先生?”前台小姐的笑脸快要在黄少天的沉默和诡异变换的眼神中僵掉了。

“大床房。一晚上。”黄少天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大义凛然。

前台小姐果然没什么别的反应,淡定地开了一间房给黄少天,并递上房卡,露出一个标准微笑:“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希望会是愉快的。黄少天镇定地想,在前台小姐略惊讶的眼神里同手同脚地往电梯口走。

到了房间黄少天先把口罩摘了扔到一边,然后开始查看“需要的东西”,确认后黄少天给叶修发了房间号,在房间里没头苍蝇似的转了两圈,最终还是决定先洗个澡。

 

 

叶修来得比黄少天预想的迟,墙上的钟表指针快变成直角的时候敲门声才响起。黄少天裹着浴袍去开门,头发早已吹干,没什么发型可言的蓬松成一团。

“哟。”叶修双手插兜站在门外,笑意盎然,“真的洗干净等着呢?”

“靠靠靠哪来这么多废话!也不看看几点了快进来快进来!”黄少天一脸不想忍的把叶修扯进房间,又露出半个头往外看了看,“没人看见你吧。”

叶修无奈,“真不至于。又不是偷情。”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难道你希望明天《电竞之家》的头条是‘兴欣队长与蓝雨副队深夜一同出入酒店疑开房’?”

“那必然不行。”叶修点点头,“本来就是开房啊。”

黄少天又翻了个更大的白眼,表示对叶修的下限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

叶修从黄少天身后环抱住他,头埋在黄少天后颈轻轻吸气,“沐浴露还挺好闻。”

温热的气息喷在刚沐浴后的肌肤上,黄少天没出息地麻了一下,然后抬起手肘向后捣了捣叶修,“洗澡去!喜欢就往自己身上多抹点!”

“我喜欢你身上的。”

靠……犯规啊!

随着叶修的话音,一个轻柔的吻落在黄少天颈后还有些湿热的小块皮肤上,好像有细小的电流窜过脊柱,一麻麻一片,黄少天觉得腰有点软。

“好了,”这时叶修站直身子拍拍黄少天的肩,推着他在床边坐下,“我去洗澡了。咦,脸怎么红了?”

看着叶修脸上不怀好意的笑,黄少天立马竖起眉做愤怒状,“老叶你今晚真是格外的话多!”

“唔。”叶修摸摸下巴,挑着眉笑,“少天大大今天意外的话少呐。”

黄少天竖了一根中指作为回应。

叶修进了卫生间,叶修应该已经把衣服脱完了,啊听到水声了看来是开始洗了——黄少天竖着耳朵确认这一系列过程的进行,然后迅速地摸出手机开始第N次看攻略。

怎么说也是第一次,总要留下完美的印象才好。

等叶修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在床上盘着腿正襟危坐,面容一派严肃,看上去比参加赛后发布会还要正经,只是浴袍岔口太大,双腿间隐隐约约露出点儿轮廓。叶修眼神扫了一下,就像是后背上冒出一个挠不到的痒处,急不可耐又无可奈何。

叶修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一边的椅背上,爬上床抱住黄少天,吻他的发旋,“着急?”

“急个屁啊。”黄少天硬邦邦地说。

叶修的手顺着黄少天的腰摸上去,再从脖子探进衣领,抚上圆润光裸的肩,然而黄少天一个哆嗦,“我去老叶你手怎么这么冰?总不会刚刚是洗冷水澡吧!”

叶修无奈地把手伸出来,“不是,临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沐浴液,洒了一手,随便在水龙头底下冲了冲。”

“啧啧啧。”黄少天扭头看叶修,眼角斜飞,做出一个挑衅的表情,“紧张啊叶修大大?”

叶修被黄少天的表情逗笑,揉了揉黄少天蓬乱的一头棕毛,决心捍卫一下自己在这场情事里的主宰地位,也不搞什么温情脉脉这一套了,直接按着黄少天的肩把人推倒在床上,曲腿压制住黄少天的下半身,肘部压着黄少天的手臂。

“确实有点儿紧张,所以赶紧让哥实战操练一下吧,嗯?”

黄少天挥舞着他那双金贵的爪子,“靠靠靠第一次啊没经验啊!你不会弄得疼死我吧!靠不靠谱啊靠不靠谱!”

“绝对靠谱,哥你还不信?”叶修故作震惊。

黄少天斜着眼觑他,慢吞吞地说:“老叶,你是第一次吧?”

叶修失笑,亲了亲他的眼角,“你觉得呢?”

黄少天不为所动,眼珠子乱转着,自顾自嘀嘀咕咕,“两个人都没经验那不就是生手纯开荒么,开荒的过程是惨烈的啊!而且我是最惨的那个啊。”黄少天看一眼叶修,叶修毛骨悚然——生生从黄少天的眼神里看出了哀怨啊!

黄少天语气古怪,“老叶你个快30的老男人了居然还是魔法师,啧啧啧。”

叶修一听就不干了,从黄少天身上起来坐在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黄少天,“怎么,要不哥先去找几个人练练手再来服侍剑圣大大?”

“你敢!”黄少天顿时怒了,眼睛瞪得圆圆的。

“你看你这……”叶修摊手,“到底是希望我有经验呢还是希望我没经验呢?”

黄少天抿着嘴不说话了。

爱一个人,和一个人在一起,当然希望他能完完整整的属于自己一个人。从头到尾,最初的和谢幕的,都只有他一个。最好每一个有特殊意义 第一次都是和他一起尝试。

这不是自私,这是爱情的天性。

或者说,爱情本就是自私和独占的同义词。

 

 

本来旖旎的气氛冷了下来,黄少天看了一眼捏着手指眼观鼻鼻观心的叶修,咬咬牙主动凑过去抱住叶修,小心翼翼地吻在叶修赤裸的胸膛上,感受唇下的肌肉骤然收紧。又流连着向上叼住叶修的喉结,牙齿轻轻地在那块凸骨上磨,那里剧烈一动,下一瞬黄少天就被叶修再一次压倒在床上。

叶修语气恶狠狠的,“不怕哥技术不好了?”

黄少天也做出恶狠狠的样子,“那也只准在我身上练!”

“哈哈哈哈哈!”叶修伏在黄少天身上大笑,顺便又亲又咬,留下一个个浅浅的痕迹,“放心,只有你一个。永远只有你。”

黄少天四肢都被压着,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仰面躺着得意的哼哼着笑,笑够了之后拿眼睛直盯着叶修,瞳仁墨黑发亮,深潭似的。叶修也回望他,像是看呆了。黄少天慢慢地伸出舌头,红润的舌尖在干燥的嘴唇上划过,留下湿漉漉的痕迹,然后舌尖缩回去,本来微张的嘴唇开启,轻轻吐出两个字的气音:叶修。

叶修瞳孔一缩,抓着黄少天的手骤然收紧,然后猛地对着黄少天的唇吻下去,粗暴地碾过每一丝唇纹,探出牙齿轻轻噬咬,强硬地撬开牙关去揪那故意勾人的舌头。

“唔!”黄少天被迫回应,喉结猝不及防地滚动,发出吞咽的声音,很快便受不住似的挣扎,奋力地偏头。叶修放开他,看他脸红气喘的样子,很是满意,伸出舌头在黄少天脸上舔了一道,“哪儿学的?”他才不信黄少天一个从小忙着打游戏的宅男会有这种在床上调情的技巧。

黄少天喘了两口气,也不含糊,说:“看片儿。”

“看了多少?”

“多着呢。”

叶修忍不住笑,用已经温暖过来的手把本来就已经松散地挂在黄少天肩头的浴袍扯开,下摆也分在腿两边。黄少天摸索着想去解开腰带,却被叶修制止,“这里就不用解开了。”

“我去!”黄少天惊讶,随即脸红,“老叶你……什么恶趣味!”

“我也看片儿啊。”叶修振振有词。

黄少天撇嘴,既然自己的不让解,那他就去解叶修的。叶修从善如流的任黄少天把他扒光了,用只剩内裤的下半身去碰黄少天的,“小剑圣,打个招呼?”

“……”黄少天对叶修的幼稚无语了,眼睛在房间里乱瞟了几秒,还是控制不住地移回了叶修明显饱胀起来的部位。犹疑地伸出手摸了一把,黄少天声音低不可闻,“挺大嘛。”

“噗——”叶修本来想忍的,奈何实在忍不住,看黄少天那认真又似探究的表情,神仙也要破功。

而黄少天似乎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又说了什么,整张脸瞬间爆红,低声爆了个粗口,一扭上身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枕头里。

“哎哎。”叶修见黄少天恼了,也不笑了,俯下身去捞他的脖子,配合着下半身向前虚顶,“不至于吧,这才哪儿到哪儿。”含住黄少天的耳垂在舌尖戏玩,吐字也变得含糊不清,“后面还有更羞的呢。”

 

(下)

 

 

 

评论(51)
热度(514)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