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戏里戏外(长段子一发脱离)

为什么要写这么个阴郁又神经兮兮的东西,肯定是因为最近几天老做噩梦。

至于分手梗,我只能说,我就是喜欢“虽然有分离,但兜兜转转果然还是你”这种,有一种宿命感,而且“错过的还可以再得到”就好像“世上有后悔药”一样让人开心。

反正不管我写什么样的梗,叶黄永远HE,我就是要让他们在一起。不然干嘛要写同人呢~

----------------------------------------------------------------------------

 

 

“黄少来了!”

“黄少来了!”

“黄少这边走!化妆师!化妆师在哪儿?!”

“灯光!灯光到位了没有?”

“各部门准备!”

“衣服呢?!衣服快拿来!场务!”

 

魏琛一巴掌糊在黄少天脑袋上,“臭小子,红了就不认人了?让老夫在这里巴巴地等你。”

黄少天正仰着脸任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只能生受了这不算轻的一下,翕动着嘴唇说:“路上一直堵车我也没办法啊魏导,我保证今天少NG不NG,把您的时间都给补回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魏琛果断截住黄少天的话头,翘起大拇指,转头扯着嗓子喊,“刚刚黄少说他今晚的戏一条过,大家都跟着轻松,一会儿打起精神来好好干!”

“好!”“黄少威武!”“啊呀压力山大!”“哈哈哈……”

周围忙碌的工作人员都起哄,拍夜戏大家都辛苦,能早点收工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主角状态好,自然全剧组都跟着沾光。

黄少天还被化妆师钳着下巴,争辩不得,简直欲哭无泪,从嗓子眼儿里咕噜出一句:“魏老大害我!”

魏琛大马金刀地坐在黄少天身边,手里卷着剧本,往手心里扣了扣,说:“怎么样,今晚要拍的戏看过了吧?海口我都帮你夸出去,可别掉链子丢人。不光丢你的人,也丢我的。”

当年黄少天出道全赖魏琛慧眼,有眼光更有魄力,拿他一个没毕业的影视学院新人当电影里一个戏份极重、人设又独特的男二。当时剧组里没人看好他,等着看笑话,可没想到他不但演了下来,而且真就那么一下子红了,片子上映后几乎盖过了男主角的风头,还拿下了当年电影节的最佳男配角。

这么大的知遇之恩黄少天当然是知道感激的,况且他当年拍那个电影,除了本身一点科班出身的底子,又自有一股灵气之外,其他几乎一概不懂,全赖魏琛悉心教他。可以说魏琛既是他的伯乐,也是他的老师。虽然魏琛后来说他天赋好、长得好,祖师爷赏饭吃,不是他魏琛也会有别人发现他这块宝,但黄少天在圈里这几年,见多了长得好天赋好却几年十几年泯然众人的人。这个光鲜亮丽的圈子里,不缺美人也不缺天才,最缺的是机遇。

 

黄少天唇妆没化完,只能瓮声瓮气地说“懂”,并用眼神表达了绝不堕老大声威的强烈愿望。

“行。”魏琛满意地点头,“我也不坑你。一会儿开拍的时候我会清场,除了你和他,就只有我和摄像在屋里。你放轻松好好拍,争取真的一条过。”

黄少天斜了斜眼,眼光扫过那个在角落里安静看剧本的人,轻声“嗯”了一声。

“好了,大功告成!魏导你看怎么样?”化妆师描完最后一笔,轻按着黄少天的肩膀把他正面转向魏琛。

魏琛摸着下巴打量,而黄少天没有看魏琛,他的眼睛落到了更远的地方,那个人终于舍得从翻得起毛边儿的剧本中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起身走了过来。

黄少天觉得背有点僵。

 

 

叶修自然地把手搭在黄少天肩膀上,对魏琛说:“介不介意我提点意见?”

“说说说。”魏琛和他极熟,说话也不太讲究,“反正我不让你说你也会说的,装什么客气。”

叶修于是真不客气地说:“这衣服不行,显老。换一件吧。”

魏琛狐疑地看了看:“显老?白衬衫可是装嫩利器,文艺范儿杀器,专治各种不服。”

叶修笑了笑,随意掸了掸黄少天的衣领,“那是一般情况,也有人不那么适合穿白衬衫的。你说是不是?”最后一句问的是站在一边的造型师,造型师尴尬地看看魏琛又看看叶修,没敢应声。

魏琛看他这反应,就知道叶修是说准了。这衣服是魏琛拍板定下的,当时造型师和服装师在一边似乎就有话说,但魏琛自己对白衣飘飘的年代有情结,也就没太在意,现在一想,人家那是从专业眼光来看,觉得欠妥啊。

魏琛并不是那种刚愎自用不能认错的导演,当下便对造型师说:“你带着黄少到服装那边再挑一件吧,注意抓紧时间,15分钟后开拍。”

黄少天肩膀一缩,从叶修的胳膊下滑出来,叶修本来也没压力气在他身上,所以黄少天移开,他还是站的稳稳的。

只是叶修接着说:“要是相信我的眼光,就让我和黄少一起去挑吧。毕竟一会儿也是我来脱的。”

“操!”魏琛做出个踢人的动作,“少在老子剧组里耍流氓!”

叶修却不理他,偏头问黄少天:“今天怎么话这么少?”

魏琛似乎也有相同的感觉,问:“是不是之前在堵车太久,在车里坐闷了?”

“没。”黄少天轻松一笑,“我酝酿情绪蓄大招呢。”

魏琛点头,招呼别的去了。叶修多看了黄少天一眼,但也没再说什么。

 

叶修给黄少天挑的是一件明黄色的无袖帽衫,没有任何图案或装饰,简单清爽。魏琛看了也觉得不错,还夸叶修眼光毒辣。

说者无心,可是落进叶修和黄少天的耳朵里,又是不一样的滋味。

黄少天在电影里演一个大学生,而黄少天在念大学的年纪里穿什么最好看,再没有比叶修更清楚的了。

这些魏琛当然是不知道的,他捏着喇叭喊:“全体注意,准备开拍了!”

 

 

魏琛这次拍的是一部同性恋题材的文艺片。这样的片子魏琛当然没想过在国内公映,而是要直接送到国外电影节评奖。作为电影的双男主,叶修和黄少天之前从未合作过,也没有任何消息说他们私底下有交情,在外人看来,只是同在圈子里的前辈和后辈的关系。今晚是开机后正式拍摄的第一天,白天黄少天有通告,只拍了叶修的部分,今晚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对手戏——拍剧本里的第一次chuang戏。

魏琛说越是这样的戏越要趁着不熟悉的时候拍,混熟了再拍反而尴尬。可惜他不知道,这两个人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拍完还穿着衣服的部分,魏琛开始清场,黄少天和叶修分别进服装间换衣服。为了拍摄效果,魏琛这次要求他们几乎全裸出镜,只在关键部位贴了特殊的透明胶布做遮挡。黄少天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叶修早已在床边坐好,反手撑在背后,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准备好了吧?”魏琛过来问。

“好了。”黄少天回答,叶修也点头。

“那行,那咱们赶紧开始。”魏琛小跑着回到机器后面,给摄像打了个准备的手势。

两个人几乎同时扯掉身下的浴巾扔远,叶修背对着机器挡在黄少天身前,露出整个光裸的背面。他们几乎一般高,这样站着的时候正好四目相对。叶修的目光沉静,漆黑如幽谷,黄少天看着他瞳孔里自己小小的倒影,莫名有些想笑。他曾经在这双眼睛里看见无限的爱意和欣悦,也看到过失望和哀痛,那些时候这双眼睛里,也有一个小小的他。

魏琛喊了“action!”,叶修熟练地捏着黄少天的下巴吻上来,黄少天还有些怔愣,叶修的吻碾压在他的唇上,带着十足的力道和侵略感,黄少天被他亲得嘴唇发烫,心跳如雷,几乎瞬间懵了。曾经熟悉却又久违了的烟草味侵入他的口腔,黄少天下意识伸出舌头配合,立刻就被捉住了。

叶修半阖着眼,动情地吻着他,像以前一样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他是那样熟悉他,舌尖扫过的每一寸都让黄少天颤栗不已,身体里仿佛有一只困顿已久的小兽叫嚣着摇出来。他的身体这样躁动不安,只因为叶修在极热烈的亲吻他。

他拍了五年的戏,和无数演员合作过,吻过无数红唇,本以为早就修炼到家。可原来世上还是有一个人,仅仅是一个吻就能让他悸动不已。

叶修一只手揽在黄少天腰上,一只手扣在他后肩。也许是感觉到黄少天身体的僵硬,叶修略带冰凉的手指轻轻点在他的蝴蝶骨上。那曾经是他们之间一个心照不宣的小动作,意思是“放心交给我”。

黄少天在心里轻轻叹息,慢慢阖上了眼睛,放任自己沉浸在叶修的亲吻中。然而脑海里却另有一根弦悄然拉紧,无声地提醒着他——

再情动,也不过是一场戏而已。

 

 [.]

 

 

魏琛在满意地喊:“卡!这一条过了,你们俩可以啊!像模像样的,私底下观摩了不少片儿吧。”

沙哑的声音像是当头一棒敲在黄少天头顶,他如梦初醒地愣在了床上,四肢僵硬得不像自己的。

——他刚刚在拍摄现场的床上对着新戏的搭档求欢,而那个人还是叶修。

叶修此时还喘息着轻压在他身上,沉重的呼吸带着不可忽视的情欲和灼人热度喷在他的耳朵上。黄少天几乎能想象到自己那不争气的耳朵红成了什么样子。

黄少天想再没有比这更尴尬更糟糕的时刻了。

他甚至忘了是叶修先越界,刻意撩拨他。

从最初的亲吻,就已经开始了。

 

 

“老魏,你和摄像大哥能先出去一会儿吗?”叶修从黄少天身上起来,仍然背对着魏琛,拉过一边的被子把黄少天盖起来。

“怎么?”魏琛有些反应不过来。

叶修平静地说出对魏琛来说无异于惊雷的话:“起反应了,总要解决一下吧。”

“你!”魏琛看看叶修,又想去看偏着头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的黄少天,“少天他……”

“他也一样。”叶修开口,“行个方便啊老魏。”

魏琛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十几年,什么弯弯绕绕都懂,某种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不及深想,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招呼摄像赶紧出门,顺便用眼神警告他闭嘴。

魏琛走在摄像的后面,关门前看了床上的两个人一眼,叶修还是那样坐着,一动也没动过,黄少天半只脚露在被子外,粉红色的脚趾瑟缩地蜷着。

魏琛在心里叹一口气,把门轻轻地关上。今晚上的事不寻常,可是他并不打算多问。里面的两个人,一个是他带出道的后辈,一个是他多年的老朋友,他只希望他们好好的。

 

 

 

 

 

 

 

 

 

 

——后来他们HE了。

 

 ---------------------------------------------------------------

临时想到的拍床戏梗,没有后续

为什么前半段和后半段画风不一致?因为本来前半段我是要写正剧的,但现在被我用在了这个魔性段子上╮(╯_╰)╭

 

评论(83)
热度(324)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