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是我不是梦(上)

超出我估计的长,分个上下吧(┬_┬) 

 

 

00

叶修知道自己在做梦。

他的意识半浮半沉,身体在黑暗中急速下坠,伴随着失重一般的感觉,耳边有呼啸的风声。等他再次感受到脚下踏上实地时,已经是另一番天地:头顶是暖融的日光和碧蓝如洗的弧形天幕,眼前是一座葳蕤的花圃。白色木栅栏上爬满浅粉和深桃红色的蔷薇,枝叶浓绿,花色娇艳欲滴;低矮的铃兰成片生长在入口处,洁白小巧的花朵低垂着,羞羞怯怯;花圃中穿插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旁边浓墨重彩的一抹,那是深宝蓝色的鸢尾和正红色的天竺葵;红白两色的玫瑰密集丛生,开得满枝灿烂;蜜蜂和蝴蝶围绕着红色的重瓣山茶和鲜黄色的球形大丽花飞舞;天蓝色的绣球花和粉色的樱花娴静地立在栅栏边,浓而悠远的味道是最角落里的两株桂花树向客人的致礼。

耳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一只小兽从桂花树茂密的枝叶间纵身跃下,叶修眯眼打量,确定那是一只年幼的狮子。它金黄色的皮毛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琥珀色的眼睛盯视着叶修,把这只两脚兽视作闯入领地的敌人。

大约因为知道自己在梦中的缘故,叶修并没有在乎这个小家伙从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噜的威胁声,淡定地站在原地。像是受到挑衅,小狮子拱起身子朝着叶修龇牙,突然跳过花丛朝他猛扑过来。几个起落间它就来到叶修眼前,在叶修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将他扑倒在地。小爪子搭在叶修的胸口,几乎划破叶修身上单薄的衬衫。叶修后知后觉地有了一点慌乱,心脏在胸口疯狂鼓噪,他觉得自己头上冒出了冷汗。小家伙似乎对身下这只两脚兽很有兴趣,谨慎地往他脑袋边凑过来,正当叶修以为它要狠狠地给自己一口的时候,小家伙只是伸出自己粗糙的舌头,在叶修的脸颊上舔出一道湿漉漉的痕迹。

 

 

01

叶修猛地睁开眼。

时近黄昏,房间里有些暗,风把白色的厚窗帘吹得鼓起一团。窗外是一棵高大的樱花树,花期已过,只有满枝的叶子在风里簌簌作响。叶修盯着窗帘不断变化的绵软形状愣了一会儿,慢慢从刚刚那个奇怪的梦里回过神儿来。他轻轻敲自己的额头,回想自己刚刚结束电影拍摄,今天一早从外地赶回这个他和黄少天共同的房子。连日的疲惫让他匆匆放下行李后胡乱倒在了沙发上,没想到一觉睡到了现在。

叶修坐正身体,感觉喉咙里干得冒火,拿起茶几上的杯子,里面还有半杯冷水。叶修握着杯子颇有些疑虑,不知道这是自己今早回来倒的水,还是不知多久之前剩下的。

身后传来拖沓的脚步声,叶修连忙回身,惊讶地看着黄少天穿着居家的衣服从厨房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陶瓷杯,杯口袅袅地冒着热气。

“你醒了?够能睡的。”黄少天淡定地坐到叶修身边,把他手里的杯子换下,“头疼吗?我在牛奶里加了蜂蜜,喝一点吧。”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们虽然各自工作都很忙,但是对彼此的日程还是大致了解的,叶修之所以一杀青就急匆匆往回赶,也是知道黄少天大约在这一两天内回来。

黄少天打了个呵欠,“MV提前拍完,昨天晚上就回来了。今天上午睡醒后一出卧室看见你趴在沙发上一副惨样,还以为你被人打了呢。至于急成这样吗?”

叶修听得出黄少天话里夹着的些微埋怨和关切,揽过他的肩膀轻拍了拍,“没办法啊,太久没见你了,归心似箭。”

黄少天嗤了一声,“老叶我记得你拍的是历史大戏吧,怎么好像刚从言情片场回来似的!”话虽这样说,黄少天的手却从叶修后背绕过去,让两个人贴的更紧,像两个相互取暖的小动物。

 

叶修喝完了一整杯蜂蜜牛奶,整个人恢复了一些精神,却还搂着黄少天不肯松手,似呢喃又似喟叹地轻声说:“我真的很想你啊,少天。”还带着一些温润湿意的唇在黄少天颈窝的皮肤上摩挲,留下一处处若有似无的温热。

说不清是谁先碰到了谁的唇,一贴上就不可收拾。长久的聚少离多让叶修和黄少天分外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对爱人的思念和渴望在这一刻像是触到火星的引线,很快就疯狂燃烧起来,变成燎原的情欲。

叶修扣着黄少天的后脑亲吻他,迫不及待又极尽克制着想要温柔,一直以来他都明白自己对黄少天几乎没有抗拒之力。黄少天总是能轻易地让他心里那只欲望的兽躁动发狂,又让他忍不住用尽一切去小心珍重。

他仿佛是他的蜜糖,又是他的毒药。

 

叶修舔过黄少天的齿列牙床,又勾着他的舌尖纠缠。黄少天自然也不肯示弱地迎上来,本来春风化雨般轻柔的吻渐渐变得激烈,两个人的唇舌彼此胶着依恋,舍不得分开片刻,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出,蜿蜒着落到衣领上。

叶修余光瞥到那一点小小的洇湿痕迹,眼神倏忽一暗。他在黄少天的下唇瓣咬了一下,逼得黄少天吃痛松口,不满地看着他。

“干嘛呢老叶!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说着又要伸手去揽叶修的脖子。他眼睛又黑又亮,刚刚吻得那样动情,现在眼睛里更是像含着潋滟水色,嘴唇红红润润,带着点半真半假的嗔怒看过来,更让叶修心头火气,顺着理智的弦一路烧下去。

“少天,”叶修开口,声音有些低,“我们做到最后吧。”

黄少天一愣,眼睛从叶修脸上落到下半身的某个部位,看着那里微微鼓起的形状,“啧啧啧”两声,“斯文败类斯文败类!光天化日就要白日宣淫。”

叶修眉一挑,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衬衣扣子,从容地说:“好好好,咱们不白日宣淫。好在天快黑了,我保证在那之前——不进去。”最后三个字被他说得轻声却清楚,眼睛盯着黄少天笑得戏谑。

“我靠靠靠靠!”黄少天一脸被叶修的下限之低惊呆了的样子,但在他发射出更多的文字泡之前,叶修已经重新压过来,吻上他的唇。

 

后面在—— [.]

 

 

(中)电梯

评论(19)
热度(286)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