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是我不是梦(下)1.0

520贺

(上)     (中)

 

 

03

黄少天感觉到叶修本来软下去的东西又开始慢慢地苏醒,连忙把他往后推,“喂喂,先收拾收拾!”

叶修笑了一下,从黄少天的身体里退出来,摘下套子扎紧扔了,然后把黄少天抱起来接吻。他的手掌顺着黄少天的肩背向下滑动,在黄少天的腰间停下,轻柔又不失力度地按揉,缓解情事后黄少天腰肢的酸软。黄少天被他弄得很满意,舒服得直哼哼。但等到叶修的手想要继续往下的时候,他蓦地睁开眼睛,几乎要从叶修怀里跳出去。谁知道叶修早有防备,压着他的腰不让他起身。

“怎么了,想去哪儿?”叶修微笑着,但看在黄少天眼里简直是阴测测的。

黄少天眨眨眼,一脸无辜,“我明天要进剧组。”

“不是后天吗?”叶修在黄少天耳边吹气,激得黄少天一抖。他对黄少天的日程了然于心,知道他之后一段时间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魏琛的新电影。

“MV那边结束的早,所以魏老大催我早点进组,他那边进度也很紧。”

“啧。”叶修放在黄少天腰间的手用力捏了捏,“自从开了公司,老魏真是越来越会压榨人了,资本家的劣根性。”

“谁说不是呢,我会把你的意见传达给魏老大的。”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着,把叶修的手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我去洗澡了。”

叶修却不放他离开,抱着他的腰站起来,紧贴在他背后,湿热的嘴唇黏在他的耳朵上。

“我和你一起洗。”

 

【.】

 

04

黄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一瞬间的恍惚,不确定自己是在梦里还是醒着。

卧室里的窗帘并没有拉上,阳光洒了一地,把整个房间照得透亮。

正在黄少天发愣的这会儿,有人从轻手轻脚地进门,从黄少天身后把他整个人环进怀里。

“醒了?”

“唔。”黄少天缓慢地转过头,看着来人,“老叶。”

“怎么,不认得我了?”叶修看黄少天呆呆愣愣的表情,有些好笑,“昨晚的……都忘了?”

“求别说!”听叶修要提起昨晚,黄少天一巴掌拍在叶修嘴上。他虽然在床上从不矫情,但事后往往因为脸皮修炼得不够厚而觉得难为情。

“约法三章你不记得了是不是?当时怎么说都行,事后不准再提。谁犯谁小狗!你又忘了是不是?”黄少天急促地说着,龇牙做出狰狞的表情,“叶小狗!”

叶修伸出舌头舔黄少天的掌心,黄少天下意识松开手,又立马嫌弃地把口水抹回叶修脸上。

“叶小狗!”

“汪!”

黄少天傻眼,“我去你还真汪啊,老叶你的下限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汪一声算什么。”叶修理直气壮,“少天大大就是让我喵一声我也立马能喵啊!”

黄少天嘴角一抽,“不用了,我怕晚上做噩梦。”

“刚刚在想什么?”

“在想……”黄少天看着叶修,突然狡黠一笑,眼睛里闪过某种不怀好意的光。偏偏一张笑脸映着背后的日光和纯白的窗帘,看起来灿烂又明亮。

“在想……你眼睛里带着爱情就像是脑门上带着奴隶的印记,我走到哪儿你就要跟到哪儿!你能想象吗?只要跟着我你就满足了。真是发疯,怎么样才能不再爱我呢?嗯?”

叶修一愣,过了一会儿才低笑出声,揽着黄少天的肩膀拥他入怀,慢慢续上黄少天的话,“可我要是不爱你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男人,我下了多少次决心,可一看见你,完蛋了……” 【注1】

“你还记得!”黄少天惊讶。

叶修意味深长地说:“当初某人为了向哥表白,反串女角去演这出话剧,我想忘也忘不了啊。”

黄少天大窘, “黑历史求别提!我现在觉得这台词简直羞耻play。”

叶修落井下石,“而且你是当着全体毕业生的面演的,啧啧,一演成名啊!”

“靠!”黄少天捂脸,切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早知道打死他都不提这个梗。

一切都是青春年少无知天真幼稚蠢啊!

黄少天还在兀自纠结,突然听见叶修开口:“其实那时候我很高兴,高兴得快发疯。”

黄少天不以为然,“当时台下所有人都撒欢撒疯了好么!搞得我整整一学期走在学校里都被人指指点点。”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多了解他,一针见血,“我怎么觉得咱们俩现在不在一个思维维度上。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太不像你了。”

叶修沉默了一阵,才说:“曾经我以为,我会一个人过完这一生。”

“卧槽这话题跳跃度有点大。老叶你居然有过这种离奇的想法?是不是你自己也知道太嘲讽会有报应?这么说起来还多亏了我拯救你,让你脱离孤独终老的可怜结局。”没想到叶修会说出这样一句话,黄少天不假思索地吐槽。

 “不,我只是以为,我会接受不了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叶修的语气里带着迟疑,仿佛不确定要不要真的说出接下来的话。黄少天心里蓦地一动,突然有些紧张。

“有这样一个人,完全侵入和分享我的生活,我的一切,好的和不好的,光鲜亮丽和见不得人的。他知道我所有的事,包括那些不堪和龌龊的部分。”

“你也知道自己卑鄙无耻下流龌龊吗?”黄少天嘀咕。

叶修无奈一笑,牵起他的手握紧,轻声说:“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黄少天不吭声,只是沉默地回握了叶修的手。

 

没有人是完美的,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灰暗的部分。只是有些人把他放大了出来,而放弃那些美好的品德,诸如正直诚恳善良,代替以恶;有些人则会选择把那些邪恶的东西锁好,不让它们出来伤人伤己。

但谁也不能否认它们的存在。存在于每一个你我他之中。

房间里静了一会儿,叶修接着说:“我害怕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让我无所遁形仿若透明。我不喜欢这样失控,好像受制于人。但有时候又会期待,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让我能坦然地对他说出我的虚荣卑鄙恐惧,而他既不会厌恶也不会放弃我。那真是天大的幸运。”

叶修凝视着黄少天的眼睛,“所以那时候我喜欢你,可是所有人都告诉我你不可能喜欢男人,我既觉得失落,又觉得理所当然。”

 --------------------------------------------------

 

  

【注1】            修改自廖一梅话剧剧本《恋爱的犀牛》中女孩明明的台词。

 

原文为:我眼睛里带着爱情就像是脑门上带着奴隶的印记,他走到哪儿我就要跟到哪儿!你能想象吗?只要跟着他我就满足了。真是发疯,怎么样才能不再爱他呢?嗯?(省略)可我要是不爱他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的男人,我下了多少次决心,可一看见他,完蛋了……

 

 

 

 

评论(34)
热度(237)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