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是我不是梦(下)2.0

祝贺高三党结束高考!(๑•̀ㅂ•́)و✧你们的夏天开始了!

(上)   (中)   (下)1.0

 

 

05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在最开始的时候,叶修并没有对黄少天有太多的期待。在他眼里黄少天是个有趣的学弟,积极好学又有天分,人也机灵又聪慧。大概由于出身高门大户,叶修从小在感情方面就比较淡漠,为人处世天生带着距离感和恰当的分寸,和黄少天这种自带热度的人截然不同。所以当黄少天风风火火地闯进他的世界时,他饶有兴趣地把他留在了自己的小圈子里。叶修热爱表演,喜欢在生活里观察和揣摩各式各样的人,体会各色的人生。黄少天是个有特点的家伙,让他觉得新奇。

然而他那时候毕竟太年轻太狂妄,太容易高估自己,以为一切都是他可以掌控的。他还不知道有些人留下了,就再也不能放走。

既是舍不得,也是做不到。

在不长的相处里,黄少天就给了叶修太多的惊喜。那样热烈而明亮的人,温度灼人,质地却柔软。所有靠近他的人都会觉得温暖。最重要的是他和他同样的强大,同样的坚韧,不仅可以携手,而且够格并肩。于是连叶修自己都觉得猝不及防——他喜欢上了黄少天。他想给黄少天全部的信任,和他分享一切。

彼时叶修站在春风柳絮之中,看着黄少天从道路的尽头朝他跑过来,笑得见牙不见眼,身后是满幅灿烂的阳光。叶修心里一动,像是“蓬”地绽开一朵花,满心馥郁芬芳。

原来这就是爱情。他想。

 

 

 

黄少天有些怔愣。

他想起当初两个人刚认识不久的时候,叶修虽然还没有从荣耀大学毕业,但已经正式出道,甚至接拍了嘉世影业投资的电影《一叶之秋》。这部片子成了那一年电影节上最大的黑马,不仅斩获了最佳编剧和最佳导演,还让当时完全是个新人的叶修(他那时候还叫叶秋)捧回了影帝的桂冠。

那时候的叶修对他们这些学弟学妹来说简直是追逐的楷模、奋斗的目标,要是能逮到叶修回学校的时候向他讨教几句,能在朋友圈里炫耀好几天。而黄少天凭借和苏沐橙关系不错,有更多的机会能见到叶修,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神。时间久了,他隐约感觉出叶修对他有些不同寻常。表面上明明又嘲讽又喜欢撩他,偏偏细处总流露出不动声色的温柔。黄少天从小就被人夸机灵,心思一向敏锐细腻,但因为这种感情的另类,一开始也拿不准自己是不是会错意。于是在乱七八糟的纠结之中,黄少天使出一式昏招——他给自己找了个女朋友。当那一天他假装不经意地把自己有了女友的消息透露给苏沐橙的时候,苏沐橙明显一愣,然后勉强朝他笑着说“恭喜”,眼睛里有清晰的惋惜。黄少天知道苏沐橙会把这件事告诉叶修,但至于之后叶修如何反应、他又该如何应对,完全是两眼一抹黑。现在黄少天听叶修提起这些旧事,难免有些心虚。

“咳,我那时候又……又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有些拿不准。”

 叶修失笑。

刚才黄少天一直沉默不语,叶修还以为自己一时情难自抑说得太多,把黄少天惊到了,却没想到他又去想了这一茬。叶修当然没有怪黄少天的意思,毕竟对那时的黄少天来说,叶修的感情确实给了他不小的困扰。但现在看黄少天这样窘迫,叶修又忍不住要逗逗他。

“是啊是啊,拿不准又舍不得放开,所以故意那样试探我、还吊着我喽?”

“我靠我哪有!什么叫,叫吊着你!那是我表哥的堂妹的闺蜜!”黄少天急了,腰背骤然一挺想给自己添些气势,只是下一秒就咧着嘴软下去,嘬着牙倒吸气。

叶修连忙给他揉腰,“哎呦,纵欲过度的后果。”

“怪谁?!”黄少天瞪眼。

“怪我怪我。”叶影帝很识时务,马上做出悔过的表情,演技堪称超神。

黄少天哼了一声。

叶修边给他揉腰,边说:“其实那时候我也没多大感觉。”

“啊?你知道我那是假的?”黄少天一脸莫名。

“我不知道,我信以为真了。”

“啧啧,叶大大连那种程度的演技都看不穿吗?” 

叶修凑过来吻他,“我只是不相信自己的好运气。”

 

一个可以让他坦然地依赖,老老实实地认输,在他面前既不狂妄也不逞强的人——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遇到了。

当苏沐橙告诉他黄少天交了一个女朋友,叶修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心像是被无形的丝线高高地拉起,又急速地落回原地。

有惊无险,理所当然。

——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恰好是他的。

 

 

黄少天宣布自己有了女朋友之后没多久,叶修特意抽出时间回了一趟学校。叶修虽然凭借《一叶之秋》红了,但并没有趁机接什么广告或者商演,一心只扑在电影上。所以虽然已经小有名气,但还没有到广告照贴得铺天盖地的地步,在学校里的时候也只戴着一副墨镜权作伪装。他默默地跟了黄少天好一会儿,看着黄少天给那个陌生的女孩撑伞拿包,竟然难得寡言,一路上只傻傻地笑。

叶修看着他们走远,站在八月的骄阳下抽完一支烟,把烟头扔进垃圾桶,转身离开。

从一开始叶修就知道黄少天不是GAY,有女朋友时早晚的事,叶修知道自己该收拾好心思了。他二十几年一直活得冷静清明,一向最不喜欢给自己多找麻烦,百般强求的事情他做不来,不如干干脆脆地放手。

窗户纸不戳破,再见还是旧友。

叶修当时把这一套想法在自己心里过了一遍又一遍,自觉逻辑自洽无漏洞,对人对己都是利大于弊,于是觉得以后还可以和黄少天自如接触。

可谁知,黄少天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你说你那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嗯?”叶修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啊。”

明明是自己先找了个女朋友给叶修看,等叶修耸耸肩退到安全线后,又气势汹汹地越界而过,还一副被欺侮被损害的受害者脸,害得那阵子苏沐橙总以为叶修渣了他。

黄少天羞窘,“嗨嗨,我那时候多年轻啊!”

 

 

黄少天的女朋友策略没多久就告吹,因为叶修完全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黄少天本以为自己会松一口气,却开始在找不到叶修的时候忐忐忑忑。

——哎你居然没反应?!你怎么能没反应呢?!

可是……可是他黄少天又需要叶修什么样的反应呢?

这样纠结着过了大半个学期,等叶修拍完《一叶之秋2》,从深山老林里回来,时不时来学校找苏沐橙,黄少天便若无其事地凑了过去继续和叶修插科打诨,甚至以更高的频率在叶修面前出现。

叶修渐渐察觉出什么。心脏躁动不安地鼓噪,又慢慢归于平静。

 

 

 

 

 

06

“所以其实你那时候就对哥见色起意了吧?”

“你有什么色啊!”

“啧,敢不敢把这句话发微博?哥千万粉丝分分钟教你做人。”

“呵呵。”

 

 

有人说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在爱情里犯蠢。黄少天辗转反侧了一段时间,反复想叶修对于他来说算什么:牛逼的学长?熟悉的朋友?耐心的指导者,还是……其他什么代表更进一步关系的人。

他的人生一路顺遂,虽然不是循规蹈矩但也从来没有脱轨。而叶修的感情之于他,已经不可思议得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他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对叶修的心思,反反复复如泥沼深陷,感情却先于理智替他做出行动指示:不要放他走。

于是黄少天给自己鼓足了劲儿,厚着脸皮顺着苏沐橙这条线,把叶修缠得牢牢的。

 

那段日子苏沐橙时常磕着瓜子和楚云秀聊天,说起那两个明明是想见面还要拿她这个无辜路人当挡箭牌的爱情傻瓜。

叶修那一阵子在忙毕业的事情,又没有新电影要拍,所以有大段的时间在学校。而黄少天也突然发现苏沐橙“在演戏方面有很高的天赋”(黄少天语),隔三差五就要来找苏沐橙探讨演技方面的问题。

“我站在他们中间的时候,多少瓦的灯泡都比不上我闪闪发亮,真的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呀。偏偏他们还都不肯放过我,连吃饭也要三个人一起,你想想看路上的人看我的眼光该有多奇怪!”

苏沐橙不明白黄少天怎么突然变了,女朋友也不要了,跑来追着叶修转圈。但他看叶修的眼神不会骗人。那样好奇又似探究,跃跃欲试又踌躇不前,藏着万千缱绻还欲语还休,不是“喜欢”又会是什么?至于叶修,同样的眼神苏沐橙早在他眼睛里见过一遭了。但现在黄少天眼里的情绪像着了一样,叶修反倒偃旗息鼓,好似浑然未觉。时间一长,苏沐橙实在受不了夹在两座活火山之间被烤得冒烟,私下里把叶修约出来,干干脆脆问他想干嘛。

 

“没想干嘛啊。”叶修抽着烟,神色间带着无奈,“顺其自然呗。”

“哪里自然了?!”苏沐橙瞪眼,“你们俩的状态一点都不自然好吗?”

叶修好笑地看着她,“那你说怎么才算自然?”

苏沐橙振振有词,“黄少天什么意思别告诉我你看不出。现在的情况顺其自然当然是果断推倒之!”苏沐橙严肃地伸手在叶修身前做了一个推的动作。

叶修应景一歪,又坐正身子,脸上的表情更加无奈,“女孩子家家,好歹矜持点儿,什么推不推的。”

苏沐橙嗤笑,“所以说某人现在是在矜持?”

“不是啊。”叶修否认得干脆,“我只是在等而已。”

“嗯?”苏沐橙不解。

叶修耸耸肩,“矜持说明主动权是在我这里,我是做出选择的那个人。但实际上我是被选择的那个人。”

“啊?”苏沐橙更加云里雾里。

叶修抽了一口烟,“知道薛定谔的猫吗?”

“当然知道咯!”

密闭的盒子里的猫,只要不打开箱子就不能确定那只猫的生死。它既生既死,非生非死。

“可是,”苏沐橙多少明白了叶修的意思,可随即又更糊涂了,“可是你的这只猫显然活着呀,他现在简直像是在朝你喵喵叫!”

“那不够。”叶修回答,他笑容浅淡又温柔,若有若无的无奈之色一直没有从他脸上褪去,“我不但需要这只猫活着,还要他自己打开箱子出来。”

“他和我不一样。”叶修淡漠地看着窗外,黄少天本来在大路上踢着小石子玩,现下突然看见了他,兴奋地朝他挥挥手,抬腿小跑过来。

“他和我不一样。”叶修又说了一遍,“我不能做哪怕一点点逼他做决定的事。我只能等,等他自己下定决心向我走过来。”

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求之不得本来就是爱情的常态,叶修可以失去拥有黄少天的机会,却不希望以后黄少天会后悔。所以他只能等待,连手也不敢伸。

苏沐橙咬咬唇,眼睛里带着些难过的神色,小声说:“可是如果最后他不出来呢?”

“那……”叶修洒然一笑,好像很轻松的样子,“那就算了。”

“可是你对他那么好!你——”苏沐橙忍不住出声,却被叶修一个暂停的手势打断。

叶修把烟头掐灭,伸出手指在苏沐橙鼻子上刮了刮,“小丫头这种心思要不得啊。我对他好,是因为我喜欢他,说得好听点叫心甘情愿甘之如饴,说得直白点那就是乐得颠颠儿的。你看他一个直了二十几年的人,不抗拒有一个男人非要对他温柔照顾就不错了。我又不是要拿我对他的好去跟他换些他对我同样的好或者其他的什么。”

“有没有这么高风亮节啊。”苏沐橙吐槽。

“必须有啊。”叶修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轻声继续说,“如果我那样以为,那就不是爱情,而是交易。我当然希望他能对我有所回应,但并不强求,更不认为是理所当然。”

“我要的,也是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苏沐橙沉默地听着。

“我怕他以后会怨我,所以从一开始就要杜绝这种可能。我这个人,其实很自私的,做事理所当然想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既不轻易向人许诺,也不愿意向人讨要什么承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叶修轻轻呼出一口气,看着黄少天推开门跳进来,高兴地向这边走过来,“我不欠他,他不欠我。我们好聚好散。”

评论(26)
热度(221)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