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是我不是梦(下)3.0

电梯: (上) (中) (下)1.0 (下)2.0

 

07
起床的时间本来就晚,两个人又回忆了一番过去,等黄少天洗漱好坐在客厅的时候已经到午饭时间。

叶修把本来当做早饭的皮蛋瘦肉粥和煎蛋重新热了一遍端上桌,又去倒牛奶,回来的时候看见黄少天连勺子都不用,捧着粥碗大口大口地喝。

叶修被黄少天这饿鬼扑食的架势吓了一跳,开口说:“不烫吗?少天你慢点儿喝,我又不跟你抢。”

黄少天半张脸被碗挡住,忙里偷闲翻了一个大白眼给叶修,咽下嘴里的粥才说:“还好不太烫。和文州约好一点钟过来接我的,我东西还没收拾。太失策了太失策了!早知道回来的时候就不应该打开行李,现在还要再收拾。”

喻文州是黄少天的经纪人,从黄少天出道起就陪着他,在最开始黄少天还没红的时候,公关事件、宣传策划和生活日常都是一把抓,十分强大全能,是圈子里有名的金牌经纪。表面上温温和和的一个人,可是黄少天经常被他笑得寒毛直竖,深知自己这位多年交情的友人行事可是相当铁腕的,可不想被他抓住把柄。

叶修听了黄少天的话直皱眉,“你还真是今天要进组?”

“不然呢?”黄少天把黄澄澄的煎蛋夹到碗里,“你以为我诓你啊?”

“啧,老魏心也忒黑了。”叶修不满,他当真以为黄少天昨晚是骗他的。这次相聚实在太短暂了,被窝还没热多久就又要分开了。他抬腕看表,“还有接近一个小时,你慢慢吃吧。东西哥去给你收拾。”

黄少天连忙交代了一番哪些东西是必带的,哪些东西他还在考虑要不要带,以及一些小东西各自该塞到哪个夹层或者暗袋。听黄少天不停地絮絮叨叨,叶修比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交给他一切可以放心。黄少天冲他跷拇指,心满意足地继续喝粥。

临近一点的时候喻文州果然按时到来,看到黄少天脸上淡淡的黑眼圈,不免向着叶修投去一个无奈的眼神。叶修耸耸肩,表示这可不能怪他。

小别胜新婚,实在没办法啊。

 

喻文州的效率很高,他只略坐了坐,就挽起袖子帮黄少天收拾了最后一点零碎,然后招呼等在门外的助理进来帮忙拿行李。助理是个小姑娘,跟着黄少天时间也不短,对叶黄两人的事情心知肚明,进来后先问好,目不斜视地拿东西,既不多看也不多说。

叶修送黄少天到门口,碍于喻文州在,连临别一吻也没捞到,整个人画风都有些黑暗。黄少天好像毫无察觉,笑嘻嘻地和他告别,转头就窜进了车里。叶修眼睁睁看着黄少天上了车,冲他挥挥手,然后被保姆车载着走了,像是一尾鱼游进大海,对他这条小河一点留恋都欠奉。

叶修哭笑不得,心说等你回来看哥怎么收拾你。

叶修转身回到屋子里,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和经纪人陈果商量一下他的通告安排,最好能推掉一些,空出一两天时间让他能在B市待着,顺便去市郊的剧组驻地探黄少天的班。

循着记忆四处看了看,叶修果然在电视柜上发现了一本日历。那是黄少天的官方粉丝团今年年初的时候推出的周边产品,记录了黄少天出道以来饰演的全部角色,在粉丝圈内部很受好评。粉丝团的团长通过喻文州给了黄少天一份,被黄少天喜滋滋地摆在了他们的家里。

叶修一边翻着日历页,一边给陈果打电话,刚翻到现在的月份,电话通了。

“喂,叶修,有什么事需要我做了?”陈果比叶修年长几岁,性情豪爽大方,一副大姐头的架势。她曾经是叶修的头号脑残粉,一直觉得自家偶像是高冷男神,后来给叶修做了经纪人才知道隔着一道屏幕看到的画风差距有多大,很快就从最初的毕恭毕敬转换成了现在的随性模式。叶修又是个不端架子的,所以他们之间的相处并没有一般大牌艺人和经纪人之间那样上下级分明。

“唔,最近的几天能不能空出来?”叶修慢悠悠地说完,然后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呼——”只听陈果在电话那头深吸一口气,用几近抓狂的声音说,“昨天和今天已经是特意‘空’出来的了!大神!你上半年已经推掉了两部电影一个国际代言和一个访谈节目,下半年是还打算要继续吗?!”

叶修掏掏耳朵,笑了笑说:“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为了曝光度东奔西走了吧。”

电话那边的陈果挣扎着“可是”了几句,听起来语气很是纠结。以叶修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的确已经不需要靠曝光来维系人气和话题度,他少年封神,早已铸成传奇之身,以不可动摇的地位屹立在这个圈子里,再过几十年有人回头看这个时代的娱乐圈,会说“这是叶修的时代”。

但显然陈果不可能这样放过他,她说:“你的影迷们还都等着你的作品呢!你你你,你一个演员,难道不该不断地拿出好作品吗?!哪能总守着以前的东西过日子。”

“哎,这我懂。电影还是要拍的,可是之前接下来的老韩的那个文艺片,不是还在筹资吗?我现在打算好好在家揣摩剧本,到时候让老韩挑不出一点毛病,跪倒在哥的西装裤下。”

“噗——”陈果笑出声,又连忙镇定说,“别糊弄我,剧本去年就在你手上了,我不信你现在还没揣摩好。后天的荣耀访谈是三个月前就约下来的,之前你已经推过一次,再推的话冯宪君可要把你拉入黑名单了。还有大后天的广告拍摄,那个品牌的代言一直是你,现在眼看着代言合约要到期,总不能这时候把肥肉让进别人嘴里。今年那边换了CEO,谁知道代言会不会变。现在圈子里流行小鲜肉,很多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呢!还有……”

叶修一边听着陈果滔滔不绝地数她手头的工作,一边用手指在日历上滑动,突然指尖一跳,停在一个被圈红的日子上。叶修“啧”了一声,暗骂自己大意,昨晚一通昏天黑里的荒唐情事,烧得他连为什么在上一个剧组连轴转了一星期、只求早点杀青都忘了。

叶修想起喻文州临走时摇下副驾的车窗冲他笑得诡异,当时以为是那家伙心脏的毛病在作祟,现在一想,分明是幸灾乐祸地取笑他。

细长的手指在那个特殊的日期上点了点,叶修慢慢笑起来。

 


 

08

叶修陪黄少天过的第一个生日是在黄少天大一暑假那年。那时候他们已经确定关系,开始没羞没臊地在一起。叶修本应该已经从大学毕业,可是因为连续参演《一叶之秋》和《一叶之秋2》耽误了太多课程,在这所以严格著称的大学里,十分可怜地被教务处“延迟毕业”,所以暑假里也依旧赖在学校宿舍里,等待新学期开始再补修课程。

那一天中午叶修正在午睡,隐约听见寝室门锁响动,脑子里闪过诸如“小偷”“入室抢劫”之类的念头,就又被瞌睡虫拉进了梦里会周公。

又过了一阵儿,叶修觉得脸上麻麻痒痒,像是有蚊子在咬,又好像是什么东西在蹭。叶修渐渐有些清醒过来,心里隐约猜到来人是谁,但并没有急着睁眼去看。果然脸上的痒感很快消失,反而感觉到大腿上一沉,随即有一股温热的气息凑近了他的嘴唇。

叶修猛地睁开眼。

“我靠你装睡!吓死我了!我就说现在这个时间你怎么可能在睡觉,你这家伙要是这么爱睡觉怎么会成天挂着两只熊猫眼……”

眼前是黄少天放大的脸,他看起来又惊又气,身子急急地向后仰,眼光却左右躲闪,嘴里絮絮叨叨地把几句话翻来覆去说,刻意侧过脸不看叶修,却把冒红的耳朵尖儿暴露了出来。

叶修轻推了推他的腰,无奈地说:“先从我身上下来好不好,够沉的。”

黄少天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坐在叶修的大腿上,连忙翻身下来,尴尬地站在地上,眼睛却不住地往叶修脸上瞟。叶修摸摸左边脸上温热的湿痕,明白了黄少天之前在羞恼什么,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笑笑笑,笑什么笑!大白天在这里装睡,知道我在楼下等了多久才进来吗?!”黄少天瞪着眼,做出怒意冲冲的样子,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叶修用手背碰了一下自己的脸,暧昧地看着黄少天说:“啧啧,幸好醒过来了,不然怎么能知道原来你这么饥渴。”

“你才饥渴!”黄少天剑眉倒竖,急得几乎要跳起来,“我才没——唔!”

叶修伸出一根手指抵在黄少天唇上,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我虽然醒了,但是这楼里还有别人在午睡呢。隔音又不好,小心一会儿有人来揍你。”

“嘁!”黄少天把叶修的手指拿开,脸上满是不相信的样子,声音倒真的放低了,“你以为像你这样放暑假不回家赖在学校宿舍的人很多吗?”

“至少我知道老韩就在这层楼,你要是不怕他的拳头,就继续喊吧。”

提起韩文清,黄少天果然有些忌惮。黄少天虽然也是这里的学生,但是因为和叶修的宿舍楼不在一个园区,所以没法用自己的校园卡刷开楼下的大门,上次来找叶修时在楼下喊人,结果叶修没喊出来,反倒被一个满脸黑气的大汉呵斥了几声,那人就是韩文清。

韩文清和叶修同级不同系。叶修是表演系,韩文清是导演系。两个人在学院里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每年的年级汇演和学院新年晚会上全院的学生都看他们出风头。这对宿敌斗了四年,又在毕业之时双双收到了学院的延毕通知,真是活冤家。

黄少天摆摆手,心有余悸地说:“黑历史求不提,咱们还是吃东西吧。”

他熟练地翻出叶修的备用凉席铺在地上,又把折叠式小饭桌支在上面,摆上特意带过来的烤串、凉菜和啤酒。

黄少天是G市人,离B市大半个中国,暑假也没有回家。他说是嫌路远,但叶修知道他是特意留下来陪自己的。

叶修拿起筷子夹了口凉菜放进嘴里,边嚼着边说:“你身后那个盒子里是什么?”

“啊?”黄少天扭过身子,懊恼地把盒子拿到身前,低声嘀咕,“没藏好,居然被看见了。”

叶修刚刚只看到了一点边角,现在黄少天拿出来他才看清那居然是个蛋糕盒子。

“我生日已经过了啊?”叶修纳闷,然后恍然大悟,“今天你生日?!”

“是啊。”黄少天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说,“陪我过吗?”

“当然。”叶修有些措手不及。黄少天货真价实是他的初恋,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他是知道恋人的生日对情侣来说是多重要的日子。而现在他不但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反而还让黄少天自己提着蛋糕上了门。

看着叶修一脸无措的样子,黄少天“噗嗤”一声笑出来,“老叶你现在看起来是一张蠢脸啊!”

叶修无奈地摸摸鼻子。

“先吃饭吧,一会儿小爷赏你蛋糕吃。”黄少天豪迈地一挥手,自己火速开动吃了起来,缓解了叶修的一些尴尬。

 

两个人的酒量都很浅,所以黄少天只带了两听啤酒过来。但即使是这样,喝完之后黄少天也有些醉,脸上红扑扑的,眼睛却亮得很。叶修还剩一点瓶底没喝完,被黄少天伸手拦住。

“老叶,叶修!”黄少天盯着他,舔舔嘴唇,露出一点红润的舌尖,“今天我生日,我要许个愿望!”

“好好好,你许。”叶修含笑看他,心里突然觉得柔软。

 

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阳光热烈灿烂,花开成锦,林木繁茂,辽远的天空之下是奔跑着的挺拔少年和花儿般的少女,每一阵微风都像一首美妙的歌,每一滴落雨都藏匿着甜蜜的故事。

叶修在聒噪的蝉鸣声中听见黄少天带着颤音的话语,在因巨大的惊讶而起的恍惚中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说:“我今天满18岁了。我想在以后的十年之内,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里面有一张舒服的床,但是如果没有也无所谓;我想有一个大大的院子,能让我养两条大狗,但是如果没有也无所谓;我想有几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在我的家里跑来跑去,喊我‘爹地’或者‘爸爸’,但是没有也无所谓;我希望那个家里有一个爱人,我希望那个人是你,这对我很重要。只有这一点,不能无所谓。”

 

---------------------------------------------------------

发现这个文在我的文档里的名字是《是你不是梦》OTZ不知为何发错了……我觉得应该改名叫《叶黄的平淡生活》

大约还有三更就可以完结啦
一个没有大纲的人的痛苦就是永远不知道故事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以及时不时想起有一些梗忘了写

 

评论(35)
热度(187)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