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是我不是梦(下)4.0

电梯:(上) (中) (下)1.0 (下)2.0 (下)3.0

 

 

09

“喂喂喂!叶修你听见我说的没有?!你说话啊!怎么了?”

陈果的大嗓门把叶修从回忆里拉回来,叶修轻咳一声,因为甜蜜的回忆所以一时间语气柔和不少。他对陈果说:“哎,真是不巧了,就算老冯以后宣布荣耀台封杀我,我后天也去不了了。”

“什么?!你——”陈果抓狂。

叶修声音带笑,“后天少天生日,我哪儿也不去。”

“啊?”陈果明显在电话那头愣住了,叶修连忙说:“那就这么定了,老冯那边靠你去说了。”说完眼疾手快地挂断,生怕手速慢了耳朵要遭殃。

叶修放下手机,一时有些挪不动脚步,忍不住站在原地又把当年的情景细细回想了一番。虽然已经过去九年多光景,却好像还在昨天一般。

当时黄少天那番话说完,眼珠子定了定,竟然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而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伏在桌子上的黄少天:额前的头发因为突然的冲击鼓起一小撮,手肘上汗津津的,葱白的手指搭在桌边紧张得发颤。叶修轻叹一口气,微笑凝视着黄少天凌乱的发顶,心里一片岁月悠长般的安宁。他并没有拆穿眼前这个毫无预兆放了大招、看起来勇猛非常,却转眼做起鸵鸟的人。他想到自己曾经便对爱情的犹疑和困惑,又想到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注定要插手他的人生、分享他的一切——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因为如果那个人是黄少天,他愿意去习惯。

于是他轻声的、像是对着空气回答了一句:“好啊。”

然后看见那发颤的手指一瞬静止,再慢慢蜷回了掌心。

——像收好一个承诺。

 

 

叶修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任何的不同。想到黄少天从昨天见面到今天分别都对自己的生日一字不提,也不知是忘了,还是故作不知。不过有喻文州这样的全能经纪人在,恐怕不会连黄少天的生日都不提醒。

啧,在打什么主意?

“叮叮——叮叮——”

有新来电,叶修拿过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是陈果,颇有些头大,但如果不接的话,保不准那位大姐头就要杀上门来,只好接通。

“怎么了?”

“老冯那边我去说了,不过我可没说你不去。只说把访谈提前,反正是录播节目,本来应该是晚上,现在调整到早上八点开始。访谈不长,顺利的话一个小时肯定可以结束,你休假在家总要睡到日上三竿,既然想要多余的假期,那就拿你的睡眠时间来补吧!”

说到最后一句,陈果的语气恶狠狠的,但叶修知道她一向嘴硬心软,便笑了笑说:“谢了,年终给你包大红包,放带薪假。”

“哼,这还差不多,年终再让你好好弥补我的损失。”

陈果又唠叨了几句,让叶修替她向黄少天问好、好好休息调整状态之后把欠的工作全补回来之类。叶修连忙全部应承下来,陈果这才满意地挂了电话。

叶修没有给人操办生日会的经验,在家时虽然年年生日过的盛大,但有父母操持,从来不过心。和家里闹翻搬出来之后又往往不重视这些东西,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更别说别人的。那几年黄少天还念书的时候,叶修已经忙着在外拍戏。当时年轻,因为自己不在乎,所以理所当然以为黄少天也不会在乎,虽然记得黄少天的生日,但几乎没有能在当天赶回去的时候。年年只是礼物按时、人迟到。现在回头一想,完全忽视恋人的感情需要,真是个自以为是的二愣子。

既然自己拿不出注意,叶修只好采取场外求助,一通电话打到了苏沐橙那里。苏沐橙并没有选择进入演艺圈,而是念书一直念到博士,现在直接留校做了老师。

电话一接通叶修就听见那头乱糟糟的人声,像是在讨论什么。苏沐橙匆匆说了句“在忙”就挂断了。过来半分钟,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苏沐橙说九月开学的时候就是新一年的校庆,她负责的班级里的“小朋友们”要代表系里出节目,于是整个八月都在学校里排练。他们的节目是把十年间表演系的毕业大戏来个大串烧,苏沐橙说刚刚正排演到叶修他们那一年。

叶修看着短信不禁哑然失笑,手机一震,苏沐橙的电话打了进来。电话刚一接通,苏沐橙欢快的声音就窜进了叶修的耳朵,“哎呀你是不知道有多好玩!他们也要让人反串演女主角呢!一开始还怕没人愿意,刚刚班长翻出当年的演员表,一看是你演的,现在所有男生都在争呢!”

说到最后苏沐橙“咯咯咯”的笑起来,带着再明显不过的促狭意思。

叶修扶额道:“你又在欺骗小朋友了。”

 

 

 

10

叶修当年虽然没有按时毕业,但作为那一届最闪闪发亮的风云人物,毕业大戏还是不会让他缺席的。那一年编剧系的鬼才吴雪峰写了一个话剧剧本,导演系的韩文清执导,于是众人集火叶修让他演主角。只不过演的不是男主角,而是女主角。叶修当然不能轻易就范,说什么也不依。他那时候已经崭露头角,是演艺圈的冉冉上升的新星。这一提议固然有老友们的捉弄调侃,但也不乏有心人故意想给他难堪的意思。这事眼看要僵住,有一天演男主的郭明宇突然贼兮兮地跑来找叶修,说是他那角色有人自告奋勇要替他演,只是叶修还得在海报上挂名。

叶修纳闷,问是谁。

郭明宇说:“哎,就成天跟在你屁股后面那大一学弟,叫什么黄小天儿的。”

“黄少天!”叶修无语地纠正。

“哎!对!”郭明宇一拍脑袋,“就是黄少天嘛。”又凑近了些,神秘兮兮地说:“那小子是不是想追你家沐橙美眉啊,上赶着讨好你这半个大舅子。”

叶修更加无语:“瞎脑补什么。”

“哎,你又不信。”郭明宇信誓旦旦地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叶修慢悠悠说:“奸我盗我行不行啊?”

郭明宇鄙视,“哟呵,瞧你这脸大的!恨不得一头扯着南极一头挂着北极!”

后来这事就稀里糊涂地定了下来。要说那伙不怀好意的人是怎么松了口、毕业生的毕业大戏又怎么能允许一个大一生来担纲女主角——据郭明宇说,是韩文清站出来拍了板。韩文清一米八几的一条黑壮大汉,站在一米六的女辅导员面前不怒自威,这事居然就通过了!

郭明宇摇头晃脑说:“奇哉,三十年未见之怪现象矣!”      

 

叶修当天默默走到黄少天的寝室楼下,想把他叫出来问问清楚,又不知该问什么、又是以什么样的立场来问。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是有期待的,期待着黄少天愿意为了他改变与生俱来的性向,同他一起去走那条小路。这期待卑劣又隐秘,深含渴望又充满诱惑,像是猫爪在叶修心里一下一下地挠。从黄昏坐到月上梢头,坐到屁股底下的石凳都有了热乎劲儿,这期待最终还是散在了烟气里,被风吹散了。

黄少天就住在一楼,叶修知道从他寝室的窗口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这个位置。他不愿意出来,也许也是没准备好,也许需要更多的时间想清楚。

很久之后的一天,叶修曾经问过黄少天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黄少天回答,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喜欢你了,可是你不信我。我只好想尽办法,让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黄少天那么聪明敏锐的一个人,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又怎么会不明白叶修前后态度的转化。他知道叶修在怕什么,面对赤裸的现实,言语最是苍白无力,诺言更是单薄如纸,只有行动有资格摆上谈判桌。

叶修又问:“那你那天又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黄少天歪着脑袋直冲着叶修笑,笑得狡诈如狐。

那时他们正一起在海边度假,偌大的沙滩上只有三两对外国游客,没人认识他们,更不会有人窥探他们在做什么。于是接着阳伞的遮掩,黄少天大胆地跨到叶修身上压住他的四肢,把脑袋抵到叶修的颈窝,嘴唇下是他搏动的血脉。黄少天用牙齿在那处象征着生命里的地方磨了磨,故作恶狠狠地说:“因为你心黑呀!我要是不治一治你,以后岂不是永远翻不了身。我当时想,你就琢磨去吧,心焦去吧,辗转反侧去吧。叶修,老叶,在那之前你敷衍了我那么久,可是那天你往那儿一坐,我就知道你跑不出小爷的手掌心了。”

叶修把黄少天看做他的“薛定谔之猫”,在门外静等那只猫儿主动投降。黄少天又何尝是乖顺的人,一朝理清了自己的心思,马上站上了食物链顶端,再不复之前惴惴不安的作态。他知道叶修有多喜欢他,当然也就了然自己手里攥着一把多好的牌。在他看来,叶修是把自己锁进了柜子里等他去开门,而他在门外敲了门,却不会自己推开,非要等叶修亲自打开门锁,邀他进去。不然他偏要事事做尽,却牢牢装傻。

叶修看着他狡黠又得意的眼睛哑然失笑。

两个同样那么聪明的人,偏偏都喜欢试探来试探去。谁也不肯先承认,好像承认就是输了。

 

 

评论(19)
热度(207)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