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夜谈

没有头尾的长段子,想表达的大概只是一种感觉:恋人间在面对其他身份时,既要顾及立场,又容易在心里打感情牌。希望不因为感情影响判断,真不影响心里还别扭……这种OTZ

前半部分是很久之前写的,今天做了后半部分的补充。写的比较纠结,有些情绪表达的比较笼统,望见谅。


 

 

  00

  在你面前,我只是我自己。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深爱你的缘由。

 

 

  01

  “这么晚还不睡,嗯?”

  “我靠老叶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差点吓到我!人吓人吓死人你知不知道啊!”黄少天一手捂着胸口,一副货真价实的惊魂未定的样子。

  “啧。”叶修晃悠悠地走近,“我还没说你大半夜在这里装鬼呢。”

  “我倒时差呢,叶领队有意见?”

  “一路打到快决赛了,现在还在倒时差?剑圣大大的生物钟真是难以捉摸。”

  黄少天毫无被拆穿的羞耻,面不改色地说:“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叶修现下已经走到他身边,伸手揉揉他的头,“钻什么牛角尖儿啊你。”

  “我没有。”黄少天语气平平,说完扭过头,活生生地把“钻牛角尖儿”这个词演绎了一遍。

  “还有,老叶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头可断,发型不可乱!你要是再这样充满恶意地对待我金贵的头颅,咱俩的情份就到这里了!”

  “呦呵,说你胖这还喘上了。敢威胁领队,信不信下一场比赛不让你上?”

  “你本来就不让我上!”黄少天大声地顶回去,全然不顾整条走廊都是静悄悄的,他这一嗓子吼出去还自带回声音效。

  叶修连忙摆出一个“嘘”的手势,黄少天对自己的失态也有些后悔和懊丧,抿紧嘴不做声,只皱着眉和地板交流感情。

  叶修叹一口气,用食指抬起黄少天的下巴,拇指在他绷紧的唇上摩挲,在黄少天正想说话的时候手腕一转,三根手指把黄少天的嘴唇捏成了鸭嘴状。 

  “唔唔唔!”黄少天愤怒。

  “安静点儿,好好听我说行不?行就眨眨眼,卖个萌给哥看。”

  “!!!”黄少天瞪圆眼睛像是要喷火,过了一会儿才十分不甘地动了动眼皮。

  叶修松开手,头一偏迅速用自己的嘴唇在黄少天唇上贴了贴,“好乖。”

  “乖你妹啊,哄孩子么你!”黄少天嘟嘟囔囔,情绪倒平缓了些,伸出舌尖在嘴唇上舔了一下。

  叶修站在黄少天旁边,和他一起看着窗外。夜色深沉,其他人早就睡了,只有窗外一轮圆圆的毛月亮和他们相对,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黄少天先耐不住,用手肘捣捣叶修的腰,“你不是让我听你说话吗,怎么不说了?”

  “嗯……在想该怎么说。”

  “这还用想吗?我都可以替你说。不就是‘虽然明天总决赛不能上场但是少天你心里不要有负担组织还是很信任你的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嘛你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这一套嘛!”

  一通话说完自己委屈又丧气,黄少天一脚踢在墙壁上,脚趾传来的痛感让他的心情更加恶劣,同时脑子也清醒了一瞬。

  ——完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看见眼前闪过一道霹雳:脑残的时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脑残完了之后。

  意识到“太脑残了”的黄少天现在恨不得掐死半分钟之前的自己,或者猛磕后悔药连同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一起吞下去。

  ——什么鬼?!他是在埋怨什么?!是在不爽什么?!对着叶修闹哪门子脾气呢?!真是蠢到外太空去了!

  叶修倒是挺乐呵,“哎呦,一口气说这么多连气也不喘,肺活量见涨啊。”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

  叶修笑着,“多大点儿事啊。”

  

 

 

 

  02

  多大点儿事?

  黄少天想,这事情就算不是天大,可也不小。

  明天就是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总决赛,中国队对阵美国队第一场。上午开会的时候确定首发名单,喻文州拿着笔斟酌再三,又看看叶修,在投影仪上展示出一份名单,才说:“名单我昨晚和叶队商量了,具体安排就在上面。大家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异议。或者觉得自己身体有什么问题,恐怕不太适合上场,都可以提。”

  个人赛:唐昊,李轩,张佳乐

  擂台赛:苏沐橙,方锐,周泽楷

  团队赛:张新杰,喻文州,王杰希,孙翔,张佳乐,第六人唐昊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又看看叶修,有些茫然,“队长我不上吗?”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温声道:“嗯,少天你这一轮不用上场。”

  “诶?!为什么啊?上一场我也——”

  “少天,”一直没出声的叶修打断他的话,“是我做的决定,有疑问可以问我。”

  黄少天张张嘴,犹豫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我没有异议了。”

  “好,那么现在开始布置明天的战术。”叶修站起来走向投影仪,展开可伸缩的金属棒开始说,“根据抽签结果,第一场由我们选图……”

  黄少天在桌子底下捏紧了手指,看着叶修不动如山的侧脸,心里有说不出的憋闷,就像是被生生扼住喉咙,呼吸不畅,连求救都做不到。

  整场会议,叶修一眼也没有看他。

  

 

  黄少天还在怔怔想着白天的事,肩膀上突然搭上一只手,掌心黏湿温热的感觉透过薄薄的夏衣传到他的皮肤上。黄少天动动那半边肩,“热死了!”

  叶修喉咙里发出一点迟疑的声音,黄少天意识到他要说话,顿时警惕地竖起耳朵,甚至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汗毛也一致行起注目礼——

  叶修要说什么?要指责他的幼稚吗?还是嘲笑?或者要狠狠地批评他一顿?

  然而都不是,黄少天只听见那熟悉的烟嗓说道:“刚刚一口气说那么多不缺氧吗?”还带着点儿零星的笑意。

  黄少天松了口气,又有些窘迫。他怎么忘了,这是叶修啊!他曾经的对手现在的队友,他的前辈、朋友、兄弟。

  他的,爱人。

  那些不为人知的小性子和犟脾气,自我否定和怀疑,耻辱和愧疚,歇斯底里和恼羞成怒——有什么是怕他知道的呢?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只有对着这个人的时候,他完全不需要任何的遮掩和伪装。他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却不觉得难堪。

  

  谁比谁好呀!黄少天十分光棍地想,叶修在我面前也和光屁股一个样子,他身上几颗痣、长在哪儿我都知道!

  这样一想,憋屈了一晚上的黄少天立马坦然了。

  “好吧我就是不服气!”黄少天说,“小组赛第一轮对上美国队,那一次我承认的确失误很大,没保护好队长,害得后来大家很被动,险象环生的。不让我上场我服从安排,可是给我个合理的理由啊!别拿什么让我休息的理由糊弄我,我上一场已经轮空过了,哪怕手折了也休息够了。”

  “你是这样想的吗?”叶修垂着眼睫看他。

  “不然呢?当然我知道这一场很重要不能因为我个人原因去冒险,但是相信我啊!我,次奥我特么的到底想说什么?!”黄少天抱住自己的头,从今天的战术会议之后一直纠缠着他的那股恶劣情绪又开始冒头,在他意识里疯长,合成一张狰狞愤怒的脸。

  他想,其实他还是气不过的。不仅是因为下一场比赛不能上场,而是在会议上叶修不容置疑的安排。上一场对英国队他完全轮空,按说这一场不该他继续坐冷板凳。荣耀在中国开服十几年,联赛办了整十届,但“国家队”这种设置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表面上说一切看选手个人成绩,可是实际上只里面的门道并不那么简单。各个战队利益的博弈,早从选拔职业选手入国家队时就已经开始了。不然也不会出现全队只有一个牧师的尴尬局面。这次比赛的国内转播所得,几个有选手在国家队的战队都要从中抽成。而国内的赞助商中,也有国家队员代言了其旗下产品的,这样又导致他们要求选手的曝光率。荣耀联盟走到今天,种种利益考量,已经不光只是赢了比赛就可以的了。

  比如上一场黄少天轮空,之后冯宪君便把电话打到了叶修那里,询问是出了什么事。毕竟像黄少天这种正值当打的王牌选手,在一场比赛中完全不上场,是很反常的情况。叶修作为领队,不但要尽可能保证胜利,还要平衡其中纠缠的利益关系,肩上的担子不可谓不重。

  当然,曝光率高不高、出不出风头,黄少天并不怎么在乎。可是叶修坚持这样的安排,却让黄少天有些在乎。

  越在乎越容易多想,越是亲密关系才越是斤斤计较。

  至亲至疏夫妻。换到夫夫也是一样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介意?

  黄少天问不出口。

 

 

 

  03

  也许是黄少天的表情暴露了什么,又或者只是叶修对他太过熟悉。这时候黄少天听见叶修叹气,悠悠长长,却把他脑子里的风暴压下去了一些。叶修靠过来咬他的耳尖,非常亲昵甜蜜的举动,声音也是温柔的。

  “傻劲儿,自己瞎脑补什么?把自己荣耀剑圣的判断力都去喂狗了吗?”

  黄少天翻白眼,“喂你了!”

  “少天,你别多想。”叶修把黄少天的手拢在手里,“我不让你上场,是觉得最近你的状态并不好。”他手上的动作柔情蜜意,语气却十分严肃,让黄少天也不免认真起来。

  “我?状态不好?老叶你是怎么想的,说来我听听。”

  “真要我说?”叶修笑笑,“上上一场对阵瑞典队,和你在团队赛里box-1的那个剑客不会忘了吧?拼了十几分钟的手速,狂飙到400+,你以为还是十八岁吗?”

  “所以上一场对英国我不就休息了?这个理由不够充分。”

  叶修说:“这当然只是一方面。如果明天对阵的是除美国队之外的队伍,我会让你上场。”

  黄少天顿时急了,“怎么?!难道你觉得我会重蹈上一次的覆辙?老叶你不相信我吗?!”

  “少天,”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眼睛,瞳仁黑沉如墨,语气里是难得的严厉,“你太想赢了。”

  “谁上场是为了输?”

  “如果明天不是美国队,你会这么介意明天不能上场吗?”

       “我会!”

  “是,你会。你会在会议上发出疑问,但不会问到一半算了,更不会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里吹风。”

  “我……”黄少天无言以对。他倔强地瞪视着叶修,心里却忍不住悄悄地承认了。

  是了,因为是美国队。因为是在小组赛里让他栽了大跟头的美国队,他才这样格外在乎。他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早就不会因为一场比赛的胜败耿耿于怀。竞技心态最忌讳这种因一时败绩而起的执著心,越是想赢状态越是容易出问题。但为什么这次却沉不住气呢?

  黄少天看着也正凝眸注视他的叶修,他现在的队友,现在的上司,以及一直以来的,他的爱人。

  哦,是你。

  

  是因为你。

  作为队友,我会配合你;作为下级,我会服从你;而作为爱人,我却希望你无条件的信任我如同我信任你一样。

  然而——

  “老叶,你真心认为我明天上场会坏事吗?”

  “少天,你在以什么立场问我?如果是中国队五号队员,那么作为领队我可以告诉你,不让你上场并不是你会坏事,只是最终选择上场的人能做到更好。如果是以黄少天的立场,我始终相信你是最好的。”

  黄少天心神一震。

  立场。

  黄少天咀嚼这两个字,慢慢有些明白之前的自己误入了岔道。如果今天换了别人来否定他上场的资格,恐怕他不会是这样的反应。服从安排,顾全大局,以最终的胜利为最高目标。而叶修不行,因为在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之外,他们还有另一层更加亲密的关系。这让他在任何时刻都渴望叶修的支持,因为他们本就是亲密无间的。他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想法,唯独不能不在乎叶修的。

  希望在他面前永远闪闪发光,耻于失败和落魄;又希望在失败和落魄时有他在身边,尽可以把自己像一滩烂泥一样甩在他身上,放心地依赖。

  那是他的爱人。

  而在这个赛场上,叶修首先是他的上司。对上司不能由着性子耍脾气,不能打感情牌,不能要求他因为“相信你”而做出不够严谨的决定。

  是他一时混淆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对叶修贪心了。

  然而他的的确确对叶修抱有这样的期待。

 

  黄少天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有些责怪自己的贪心,渴望着爱人永远无条件的支持和认可;又为叶修的公私分明有些惆怅;更多的则是类似羞耻的情绪,因为自己的想法恐怕全被叶修看在眼里。

  “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谁的时候,有立场吗?”

  “有啊。”叶修说,“我喜欢的是黄少天。不过不是蓝雨剑圣黄少天,不是中国国家队五号队员黄少天,不是蓝雨副队黄少天。”

  黄少天很愤怒,“那还剩下什么我?”

  “我的爱人就是那个黄少天。他的灵魂吸引我的灵魂,遇到他我才知道什么叫圆满。”

  “和立场毫无关系,因为无论是什么身份我都爱他。因为即使只是‘我’和‘他’,我依然爱他。”

  黄少天非常疑惑,“你都不嫌肉麻的?”

  “喂!”叶修气极而笑。

  黄少天抱着叶修胳膊,认真地说:“好了好了,我懂你的意思了。其实之前我只是想不通。我以为就算别人不知道不相信,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我气恼的不是不能上场,而是你在否定我。可是说起来,领队否定队员,我拿出实力就好了。可是一想到是叶修否定黄少天,我就要发疯了。”

  叶修微笑着,“这种担心很多余。”

  “明天,我们会赢吧。”

  “会,而且会一直赢下去。”

  “领队,第二场对美国队我能首发吗?”

  “看你这几天训练情况啊五号选手。”

  “开个后门啊领队大大。”

  “卖个萌?”

  “十万一斤,客官要吗?”

  ……

  两人肩并着肩,披挂着月光往房间走,放轻的脚步声和彼此浅淡的呼吸,在这样的夜里温暖又安宁。

  只有外国月亮还在窗外饶有兴趣地窥探这一场对话。 

 

  

 

      

评论(26)
热度(430)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