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共君此夜须沉醉

老叶说,好久没吃过少天了,很馋。

 

和陈果等人吃过团圆饭,叶修借口不胜酒力先退了席,回到自己住的厢房。陈家铺子从外面看门面不大,后院却别有洞天,有一道侧门与临街一座大宅院相通,都是陈果家的产业。叶修住的厢房便在那大宅院里,窗外临着后花园的湖,平常少有人来,十分幽静。

叶修合衣躺在床上,帐子也并未放下。秋夜的风已有凉意,透过未关严的窗子吹进来。窗外的湖边遍植桂树,此时正是花期,悠长浓香伴着风透进屋里,引人沉醉。

叶修阖着眼似要睡去,窗棂突然被人轻敲,三声响过,又归于寂静。叶修未曾睁眼,唇边却浮起一丝笑意:“既然来了,又何必躲着不出来?”

他话音刚落,两扇木窗洞开,一道残影窜进屋内,直奔床帐而去。暗夜里突然闪过一道冰蓝光芒,利器破空之声在一片寂静中尤为刺耳。叶修迅速起身,抬手格挡住来人,无奈道:“多日不见,一见面就要动手不成?”

来人冷哼一声,收回出鞘仅寸许的利剑,讽道:“我还当你美人环绕,乐不思蜀了。”

叶修从床上下来,点燃桌上的烛台,灯火一闪,照亮来人的脸,不是黄少天又是谁。

叶修笑道:“我猜到你要来,特意早早离席,酒也不曾多饮,你又吃的哪门子飞醋。”

“呸!”黄少天听他言语轻薄,顿时剑眉倒竖,“少在那里胡吣!哪个是为了你?我是怕陈掌柜和唐小姐受你蒙蔽!”

叶修拿过烟袋点上,畅快吸一口,乐道:“我蒙蔽她们做什么,一辈子只蒙蔽你一个就足够了。”

黄少天又是一哼,揉身而上,欺到叶修身前。叶修把烟袋一甩,也不招架,朝着黄少天的面门吐出一口烟,黄少天被他一呛,动作便缓了一瞬。叶修趁机抓住他腕子,把他扯到身前,一只手扣住他的腰,笑道:“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一言不合就又要动手。”

黄少天对叶修怒目而视:“如今刘皓阴谋败露,陶轩遁世,嘉世门人请你回去主持大局,听说已经被你拒了。此间事了,苏沐橙的出路你也安排好了,谁知道你又会跑到哪里去?我若是今天不来,怕又要找不到人了。”

叶修听了,无奈道:“之前我既然答应过你,就不会再不告而别了。”

黄少天道:“那你说,日后是什么打算?”

叶修微微一笑,执起黄少天的手道:“你的打算,自然就是我的打算。”

黄少天闻言一愣,倏尔面颊一红,忙抬手去推叶修:“揽着我做什么,腿都要麻了。”

叶修却不听他的,把人揽得更紧些,凑近他发间嗅了嗅,道:“好香。”

温热气息喷在耳际,竟有一股酥麻之意,黄少天面色更红,却道:“你又说什么混话,我素来不熏香的。”

偏那惹得他这副窘态的人还要贴着他耳朵说话:“你在桂树上躲了多久,落了这么多桂花。”说着,手掌轻轻在他发间拂过,从中摘出几朵小小残花,托在掌心给他看。

黄少天细瞧了瞧,果然是新鲜的桂花瓣。两人坐的地方离窗口不远,此时清风徐来,暗香浮动,彼此又贴得极近,不免有些引人遐思。黄少天忙推拒叶修,要站起身来,叶修却不依,把黄少天抱坐在腿上还不算,连烟袋也随意扔在一边,空出一只手在黄少天腰间摩挲。

这时节已经有了凉意,黄少天仗着自己习武,却只穿一件薄薄单衣。他腰间本就敏感,被叶修这样摸着,不免有些瑟缩。

黄少天扭了扭腰,正要说话,却发现那在他腰间逡巡的手绕到前面,竟是要解他的衣带。

黄少天大惊,忙按住叶修的手,急道:“你做什么?”

叶修好笑地觑着黄少天,又去拉他衣襟:“你说我要做什么?”

黄少天大窘,再说不知道,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叶修望见窗外的圆月,忽然道:“如此良辰如此夜,也让我圆了念想罢。”

黄少天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头,露出一截白净的颈子,灯火之下如羊脂玉一般细腻白皙,叶修呼吸一滞,凑到那处去亲。他的唇刚一触到温热肌肤,便察觉到黄少天浑身一颤,手上抓住了他的衣袖。

叶修柔声道:“别怕,放心交给我便是。”

黄少天猛地抬头瞪他一眼,龇牙道:“谁怕了?是你胡乱摆弄,别是不会吧?”

叶修扬眉,长长“哦”了一声,一只手臂突然伸到黄少天膝弯,把人抱了起来:“我会不会,黄少侠且亲自来试试吧。”

黄少天忙抱住叶修脖颈,对上那人戏谑目光,又忙垂下手,眼睛也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叶修两步跨到床边,把人甩到床褥间,倾身压上去。黄少天又想去推他。叶修拿住那一双不安分的腕子,抽了黄少天的衣带,往上绕了几圈,单手灵巧地打了一个结,直接按在黄少天头顶。

“不许挣脱了。”叶修说道。

黄少天与他四目相对,触到叶修眼底深沉欲色,心中一惊,竟真的不挣扎了,只是脸上漫上一层薄红,咬着唇偏过头去。

叶修看他这样又羞又恼,不禁笑道:“看看,看看,倒像是我强迫你似的。”叶修俯身到他颈间,含着充血的小巧耳垂玩弄一番,轻声道:“上回在亭子里让你逃了,今夜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听他这样一说,黄少天也不禁想起前些日子那桩尴尬事,咬牙道:“你还有脸提!也只有你这不知羞的才要幕天席地做那档子事!”

谁知叶修道:“我那不也没做成吗?”话语间竟有遗憾之意。

黄少天更气,正要与他分辩,叶修那不安份的手已然探进他领口、拉开他的衣襟。胸口门户大开,凉风一吹,激得黄少天一抖,想说的话便也忘到了九霄云外。

叶修抚上黄少天光滑圆润的肩头,触手温热细腻,不免更加心旌摇荡。他与黄少天相识多年,暗自心许,午夜梦回若说没肖想过,那是假的。如今当真把人纳在身下,一身白肉触手可及,恨不得立刻把这些碍眼的衣物撕了,把人彻底得了。

     [.]

黄少天眼前早已朦胧,见叶修从自己身上翻下,躺在一边,便蜷起身子往床铺里面缩。叶修看他动作瑟缩,好笑地展臂把人揽到身前。

黄少天头脑昏沉,下意识道:“不成了不成了……不要做了。”

叶修轻声道:“不做了,你睡吧。”

黄少天听了这话,眉间舒展开来,嘴里咕噜了一声,攀着叶修的手臂,几个呼吸间便沉沉睡去。叶修看着他沉静睡颜,心头如同温水流过,极舒服熨帖。

他略躺了躺,便下床去找热水,拿过软帕把黄少天身上的黏液擦拭干净,往私处里抹了药膏,又换过半湿的床褥,方搂着黄少天躺进被窝。

黄少天睡得香甜,嘴角微翘,似乎是道笑容。叶修忍不住用自己的唇在上面贴了一会儿,轻声道:“少天,你既许了我,这一生我都不会放过你的。日后就算你要反悔,我也……我也绝不让你离开。”

说着,指尖抚上黄少天的唇角,轻轻摩挲,黄少天不知是察觉到了他的动作,还是嫌他絮絮叨叨太吵,身子一拱,翻过身去背对着他。

叶修一愣,又把黄少天的身体掰过来,按在胸口:“不准背对着我睡。”

黄少天嘟囔一声,似在抱怨什么,叶修屏息等了一会儿,不见他再言语。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黄少天早就又睡熟了。

窗外一轮圆月高悬,夜阑听风静,天地尽清明。

 

-------------------------------------------------

算是迟到的中秋贺吧,国庆开始写的,卡得厉害。【躺(┬_┬) 

评论(56)
热度(465)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