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随手写段子】疗妒

叶修到的最晚。

王杰希临窗端坐,手中执一盏青花小盅,盅内茶水青碧,茶烟袅袅。见他上楼来,也只一颔首,一如平日的冷淡。相比之下,喻文州和善太多,招呼他过来坐下,还亲手执壶给他倒茶。

“少天呢?”

喻文州微笑:“刚才还在,不知道从窗口看见了什么新鲜物什,突然就跳窗走了。怎么,你没在底下遇见他?”

叶修闻言暗道不妙,心知街头那一幕必是让黄少天看了去。喻文州望着他,笑容里有一分好奇九分揶揄,叶修无奈,从怀中掏出一块做工精细的帕子,一看便知不是男人用的,更不消说帕子上隐隐的幽香和角落里那一对欲语还休的蝴蝶。

“哦。”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帕子又看了看叶修,“若是此事,我可帮不了你。”

叶修更加无奈,他今日进城赴约,衣袍冠带俱是新的,连背上的千机伞也好好地收在布囊里,不像个武人,倒像个负笈游学的公子。谁能想到南粤民风如此豪放,那陌生女子佯作摔倒,强把帕子塞了过来,难道他能粗鲁对待一个弱质女流吗?

正郁闷着,黄少天便“蹬蹬蹬”跑上楼来,直接抓起茶壶牛饮。

“少天。”叶修忙道,“慢点喝。”

黄少天冷哼,往怀中一掏,掏出一团织物扔在桌上,“我从前倒是不知道你喜欢我们南粤的绣品,这些可够了?”

叶修看着一桌子的锦帕香囊,唯苦笑而已。

无妄之灾啊。

若是从前有这等艳遇,黄少天必是要取笑怂恿他的,可如今只是一条帕子,他也要酸上一酸。

喻文州以杯掩口,满眼笑意。

叶修看了一眼不为所动的王杰希,心道有人能酸上一酸也是好的,你喻文州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见他如此,喻文州果然不笑了,叹一口气。

王杰希此时放下茶盅,悠然道:“近日得一古方,正合黄少天症状,不妨一试。”

“我可没病!”

王杰希径自说道:“上好秋梨一个,冰糖二钱,陈皮一钱,水三碗,一同煎煮服下,当有效。”

黄少天愤愤道:“什么怪方子,这些东西治得了什么。”

王杰希清凌凌眼波一扫:“此方名疗妒,你说治什么。”

“哈哈哈哈哈。”叶修朗声大笑,忙执起黄少天的手,“这方子我们不要。少天好得很,此症甚妙,无需医治。”

 
 
 

疗妒方来自《红楼梦》

心情好,随手一写。

诸位好梦。

评论(13)
热度(192)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