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周翔】孙翔的三种吃法(03)

差点一本正经地跑起了剧情,幸好及时克制住了。

 

本文叶翔+周翔都有肉。哪个上线打哪个。不出现叶周肉。

属性猎奇,R18,慎入。

本章叶翔,清水章。

【00】  【01】  【02】

 

       03

       撕,还是不撕,这是一个问题。

  孙翔拨弄着手里的花瓣,非常认真地苦恼着。自那天奇怪的梦境之后,孙翔没去管过这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花,就那么扔在洗漱台上。可是三天过去了,这花没有一点失水枯萎的样子,依然十分娇艳,仿佛刚被从枝头剪下。孙翔已经能确定他遇到的事情的确不寻常,但孙翔一向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小伙子,勇于挑战,乐于作死。

  “说不定这次我能OOXX到叶修呢。”孙翔自言自语,随手扯下一片花瓣。

  花瓣从他手中脱离,轻飘飘落在地板上,红光一闪,失去了踪迹。而孙翔眼前又是一黑,不受控制地倒在了地上。

  下次一定要躺在床上撕——这是孙翔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念头。

  

  

  “孙翔,孙翔醒醒,醒醒啊孙翔。”

  一道温和而熟悉的声音渐渐清晰,像是拨开黑雾的光线,让孙翔的意识从黑暗中苏醒。

  孙翔勉力睁开眼,江波涛微笑着的脸庞刚好填满他整个视界范围。

  孙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完全不想看见这张脸。

  “小孙,你醒了。”

  这不废话么。

  “马上就要到兴欣基地了,你要不要去洗手间整理一下仪容。”

  啊?仪容?

  孙翔低头看看自己,这才发现他居然穿着一身铁灰色的军装,黑色的武装带扣在腰上,锃亮的军靴妥帖地包裹着小腿。

  ……虽然这装扮有些奇怪,但意外的整齐啊。

  江波涛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耐心地说:“去洗把脸吧,头发也整理一下,毕竟一会儿就要见到叶神了。”

  对了,叶修!按套路,他这次遇到的应该是叶修。孙翔打量自己目前的处境:他竟然是在一架飞机的机舱里!机舱很小,只有四个座位,眼前除了江波涛之外,只有前面的座位上露出半颗头颅,不知道是谁。

  察觉到孙翔的视线,江波涛主动说:“那是明华哥,还在睡,这次我们一起来送你。”

  孙翔问:“队长呢?”他不知道这次那朵诡异的花又把他带到了什么地方,但单从衣服也能看出来,一定和他真实的人生有很大的差距。军服——不会是送他上战场吧?孙翔有些惴惴不安,这时候急需一个非常熟悉的人来让他安定。

  听了孙翔的问题,江波涛脸上浮现出为难的神色:“队长他……不愿意来。唉,我们都知道队长对你一直都……但是这次确实是迫不得已,让你和叶神结合,是最好的办法,才能发挥出你们俩最大化的战力。”

  孙翔捕捉到一个关键词“结合”,这是结婚的意思吗?说得还挺复古,结婚就结婚吧,正好他们也没办过婚礼。

  不过……

  孙翔指指自己身上的军装:“现在不是战争时期吧?”

  江波涛满脸复杂地看着孙翔:“不,现在正是战争的关键时期,我军处境十分危急。”

  孙翔:“……”

  “靠啊!那还结哪门子婚?!还不赶紧好好打仗!”如果不是舱顶的限制,孙翔一定会跳起来。

  这时在前座睡觉的方明华悠悠转醒,十分状况外地看着孙翔和江波涛:“?”

  江波涛的手按在孙翔的肩上让他稍安勿躁:“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先别急,要不要喝水?”说着,他不知从哪儿变出来一个一次性纸杯递给孙翔,杯口居然冒着袅袅热气。

  即使已经接受江波涛不是个正常生物的事实,孙翔还是再一次被他震惊了。

  江波涛坚持地看着孙翔,孙翔则无奈地看着杯身上的红色鹿图案,心说这是江波涛的法器吧。接过杯子一口喝干里面的水,温度刚好,孙翔没什么不适,只是和杯身上的红色鹿接触的拇指上传来一阵鲜明的灼热感,孙翔感觉脑子里白光一闪,一些记忆像是复制粘贴一样出现在了他的意识里。

  ——孙翔:性别男,属性哨兵,精神体白狼,隶属轮回军区,未结合。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孙翔被意识里突然多出来的那些记忆强制弄清楚了这行字所包含的意义,以及他现在的处境。

  

  “我是轮回军区的少校孙翔,我现在要去兴欣军区和叶修结合。因为我们俩的精神体是同源,结合后的个人战力会提升三到四倍,将会在结合后共同执行专门针对敌方高级将领的‘斩首’行动。”

  江波涛满意地微笑:“一切为了荣耀。”

  孙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江波涛顿时尴尬:“那个小孙……反正你本来也对叶神有些……嘿嘿嘿的想法不是吗……而且你和叶神结合,也有利于兴欣和轮回的安定团结。”

  孙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嘿嘿嘿”代替了什么。

  

  

  如江波涛所说,飞机没过多久就到达兴欣基地,孙翔急不可耐地跳下飞机,刚一站稳,就看见了等待在一边的兴欣众人。

  “鼓掌欢迎。”陈果站在最前面。

  “哗哗哗哗。”一阵整齐的掌声。

  “叶修呢?”孙翔左顾右盼。

  “他啊……”陈果搓搓手。

  这时,一个巨大的灰影突然从侧边扑了过来,孙翔下意识躲闪,一个踉跄向后摔倒,正倒入一个温暖的所在。

  “这就来了啊。”

  懒洋洋的声音,不用回头孙翔也知道是谁。

  身后被人一撑,孙翔借力站直,这才看清那个莫名的灰影竟然是一头灰狼,此时正威风凛凛地看着他。灰狼的身体边缘有些虚幻,隐约能看见后面的物体。

  ——这是精神体。

  孙翔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哟,这不小灰灰吗,老叶你很激动啊,孙翔小同志,你激动不?”方锐看看灰狼又看看站到孙翔身边的叶修,笑得十分猥琐有内涵。

  孙翔翻白眼:“没你激动。”

  方锐“嘿嘿”笑着,还要说话,灰狼的视线蓦地从孙翔转向他,压低身体,喉咙里发出警告的低吼。方锐手指在嘴上一抹,做出拉拉链的动作,乖乖闭嘴了。

  面对灰狼的维护,孙翔尴尬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江波涛和方明华站在一边,面对这两位即将结合的哨兵向导,识趣地没有多话。

  “大概是饿了。”叶修淡定地说。

  你妹啊!没听说过精神体也会饿!——所有人在心中怒吼。

  叶修“呵呵”一笑,总算打破了这一阵迷之沉默。他冲着灰狼招招手,灰狼向前一扑,消失在了空气里。

  “走吧。”叶修招呼孙翔,“来都来了,现在后悔也晚了,别临场露怯啊。”

  “谁怯了!”孙翔被他一激,拔腿跟上。

  走出一段,包荣兴的声音从背后遥遥传来:“这就是来和亲的兄弟啊,什么星座的?”

  和亲?!

  孙翔脚下一滑。

  

  

  兴欣军区的驻地不大,叶修和孙翔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目的地。

  叶修把门打开,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进去呗英雄。”他微微弯腰,神态极为认真,只是语气里有掩饰得不太好的调侃意味。

  孙翔瞪了叶修一眼,大喇喇地迈开长腿进入房间,门立刻在身后关上了。

  叶修拖拖拉拉地走过来,大马金刀地往床上一坐:“知道接下来干嘛吧?”

  “结合。”孙翔强硬地看着叶修,“有什么了不起?”

  “行。”叶修显然被孙翔的态度逗乐了,随手把武装带解下来扔在一边,又解开领口的几颗扣子,露出一截白净的皮肤。

  孙翔咽了咽唾沫,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他天生不知道扭捏为何物,哪怕是做这种亲密的事情,也没有丝毫的羞涩拖沓。他的动作很迅速,半分钟就把自己脱得只剩下内裤,而叶修看起来悠然散漫,动作居然也不慢,这时身上也只挂着一块布。

  “躺吧。”孙翔站到床前,居高临下地说。他是个优秀的哨兵,五感异常敏锐,对自己现在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的状况探知得十分清楚,于是迫不及待想要开始。

  被他俯视的向导闻言一挑眉:“哦?你确定?”

  “当然。”孙翔十分自信。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见他神色毫无异样,不禁扶额:“孙翔小同志,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我会搞错什么?”孙翔莫名其妙,“我哨兵你向导,你不躺难道我躺啊?”

  叶修乐了:“是你躺啊!”

  “不是哨兵……那什么……向导吗?!”孙翔觉得自己刚刚接受的世界观再一次受到了挑战。

  “呵呵。”叶修意味深长地一笑,“一般的向导能和哥比吗?”

  WTF???!!!

  直到被叶修拉过来压在床上,孙翔还在风中凌乱,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叶修拍拍孙翔的脸:“别害怕,小哨兵。”

  孙翔大嚎:“我他妈到底为什么要自己把衣服脱了啊!”他手忙脚乱地挣扎起来,感谢哨兵优于常人的体质,叶修作为一个向导一时间竟然真的有些压制不住他。不过蛮力胜不过技巧,几个回合下来,孙翔还是被叶修卡着手臂压到了床铺上。

  叶修气喘吁吁:“呦呵,刚刚谁说不会怯来着?”

  “叶修!我那是以为我在上面!”

  叶修“吧唧”一口亲在孙翔脑门儿上:“下次,下次让你在上面。”

  “等结合完了,就要出任务,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得来……”

  “怎么可能回不来!”

  “这不是以防万一么。”这样说着的同时,叶修开始释放自己的精神触梢,试图安抚哨兵的情绪。

  果然,孙翔的怒意渐渐平息下来,不再躁动不安,只是安静地趴在床上喘着粗气。

  “算了,给我调调五感吧,听力高一点。”孙翔突然说。

  “嗯?”叶修不解。

  “你心跳好像很快,我想听得更清楚一些。”

  孙翔把自己的脸贴在床单上,柔软的织物里混合着叶修的气息,他谨慎而克制地轻嗅了一下,然后把整张脸埋了起来。

  叶修忍不住微笑起来:“好。”

  “哎,我说,”孙翔的声音模糊地传上来,“我让你在上面不是因为打不过你,是……”

  “我知道我知道。”叶修打断他,“你喜欢我嘛。”

  “不自恋会死啊叶哥。”

  “呵呵,你要否认?”

  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低低的吼叫,叶修一看,地板上多了一只十分漂亮的白狼,此时正盯着他,眼神骄傲又嚣张,却温顺地趴在那里不动。叶修心里一动,之前出现过的灰狼再次回来,走到白狼身边,舔了舔它的耳朵。

  孙翔抬头看到这一幕,顿时要喷血,心说小白你这家伙真是不争气啊!

  他不能阻止白狼和灰狼亲昵的行为,只能小腿反踢抗议,正中叶修的手臂。叶修笑了笑,突然看了一眼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户。

  窗外,一直潜伏着的江波涛悄悄顺着墙根儿溜走了。

  ——所以说,孙翔,不是我不帮你,心软才是你一直反攻不成的真正原因。

 

 

------------------------

打下叶翔tag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激动的。


评论(27)
热度(202)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