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助攻的正确姿势(一发完结)

之前给水仙本子的G~经同意后放出~混个更~光棍节专业虐狗^▼^ 

 

  [00]

  恐怕任谁也想不到,表面上沉默寡言的周泽楷其实是个内心世界颇为繁忙的人。

  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黄金单身汉钻石王老五的身份积极关注着身边人的感情生活。

  

  

  [01]

  最近荣耀职业联盟的颜值担当周泽楷有些心累。

  原因无他,联盟里横行了几年的一对放闪专家如今借着世界邀请赛的契机在B市顺利会师,而且要一起生活训练大半个月。现在刚过了一星期,周泽楷觉得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已经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摧残。

  来,让我们借着上帝之眼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情景一:

  “啊啊啊为什么今天食堂有秋葵啊!老叶你吃!”随着黄少天的抱怨声,他餐盘里的秋葵落到了旁边叶修的盘子里。

  “嗯,夹过来给我吧。”叶修倒是毫不嫌弃地吃起来,也不在意是不是沾上了黄少天的口水。

  “这样好像有点麻烦。”即使这样黄少天还是不满足,“直接嘴张开好了。”

  “啊——(嚼了嚼)其实也不是很难吃,秋葵是好东西。多大人了还挑食,呵呵,难怪剑圣大大被粉丝叫黄三岁。”

  “靠靠靠靠你还有脸说!这个外号明明是你先叫起来的!”黄少天怒道,然后疑惑地看着叶修说,“看你一副吃得很香的样子,是这里的厨师做的好吗?我来尝尝看。”说着,他夹起一小块秋葵,谨慎地用牙齿咬下一点。

  “呃……”勉强咽下秋葵,黄少天面容扭曲,“还是很难吃!老叶你个坑货你绝对是故意的,你吃!”

  “呵呵,我吃就我吃。”叶修毫不在意地凑过去用嘴叼走了黄少天筷子上被咬掉一块的秋葵。

  

  ——呵,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周泽楷一粒一粒吃着米饭,心里万千草泥马飞奔而过又飞奔而回,深深感受到了他们对单身狗践踏式的恶意。

  

  

  情景二:

  “老叶~叶修~叶大大~叶领队~来PK啊PK~现在只有PK能拯救我了……”

  饭后消食时间,黄少天因为吃多了虾饺而躺在茶水厅长沙发上挺尸,原本十分清亮元气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气力不济。

  “让你少吃点偏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还PK什么PK,先躺着缓缓,一会儿去找张新杰要几颗健胃消食片吃。”

  “让你一说,胃……变得更难受了……你一定给我下了恶毒的诅咒,一定是这样……你这个邪恶的邻国王子一直嫉妒……嫉妒本剑圣的美貌和才华……唔呃……”

  “……你虾饺吃到脑子里去了?撑出这么大一脑洞。”

  “胃,我的胃——啊——想不到我堂堂荣耀剑圣居然落到如此地步,告诉我的粉丝,害我的人是叶修uuuuuuu——我,我去也eeeeeee——”

  “我去这也要赖哥?好了好了别演了,看你还上瘾了。哥先给你揉揉总行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等得就是你这句话。下面,下面一点。不对,再往上一下。嗯啊哈……老叶你讨厌,胃不在那里!哎左边左边,右右右右右!”

  

  ——Yooooooo!真是聋了我的狗耳!

  周泽楷坐在空调底下也止不住一脸瀑布汗,头也不敢回,生怕一回头看见什么不该看的。朗朗日光灯之下,外面还有一个脸盆大的圆月亮,还当着周泽楷这么一个没女朋友也没男朋友的大小伙子,这就开始十八摸了?!

  苍天弃吾,吾宁成单身狗魔!

  

  

  [02]

  然而,这并不是最让周泽楷难以忍受的。最要命的是昨天他发现了一件十分惊人的事,让他对放闪专家们的智商感到了怀疑。

  毕竟,受害者总是很难相信坏蛋们居然是无意伤害到他们的。

  

  “我靠周泽楷你看那个人,对对对就那个眼镜马尾女,她干嘛老来找叶修啊!一星期来了八回了都!哪里有那么多话说?每次就在那里喋喋不休喋喋不休说来说去说东说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东西。哎,好烦她!”黄少天闷闷不乐地托着腮。

  “黄少?”

  “嗯?”黄少天看过来,有些兴奋,“怎么了周泽楷?你是不是和我一样超——级——烦那个话多的家伙!”

  “没。”

  “诶?没有战友情,伐开心。”

  “她不如你。”论话多没人比得上你。

  “她当然不如我!”黄少天不容置疑地昂起脸,“其实老叶根本不想理她,我知道的!只不过她每次都说有公事,老叶才听她一直讲的。说不定老叶心里也烦她烦得要死。”

  “不会。”有你珠玉在前,其他话唠怎么够看。

  “嘁,你又知道了?”黄少天嘀咕着。

  过了一会儿,那个被黄少天吐槽的眼镜马尾女抱着几个鼓鼓囊囊地文件夹离开,临走时笑着向叶修致谢,叶修也回以微笑,这下又惊动了黄少天。他的目光紧盯着那妹子走出大门,看起来恨不得用目光在人身后戳几个窟窿,然后忿忿不平地对周泽楷说:“我朝老叶笑的时候老叶都没有这么积极回笑给我!”

  周泽楷心说占有欲这么强真是太夸张了,硬着头皮说:“不用太在意。”

  “谁,谁在意了!”黄少天说,“老叶才不喜欢那种型的女生!”

  “嗯。”有了你他当然不会再去喜欢女生。

  似乎话少的人都容易被身边人当成树洞,此时黄少天还在碎碎念,全然不顾周泽楷坐在旁边。

  “兴欣三大美女环绕老叶都不动心,我一定还有机会的。”

  “嗯。”对对对,当然还有机会。

  周泽楷机械地点着头——等等!刚刚听到了什么?!哪里不对!

  “你们……”周泽楷震惊得有些难以启齿,“没在一起?”

  “嚇!周泽楷你瞎说什么呢!”黄少天顿时惊慌失措,十分机警地看看四周,确认没人注意后压低声音说,“你刚刚听错了,其实我什么都没说,懂?”

  周泽楷玄妙地点点头。

  “你什么鬼表情!”黄少天警惕。

  周泽楷玄妙地摇摇头。

  “跟着我念——我刚刚什么也没听见。”

  “我刚刚什么也没听见。”

  说完,周泽楷竟然迈着八字步走开了,黄少天叫道:“周泽楷你魔怔了?!”

  呵呵。

  

  ——原来没在一起!居然没在一起?!

  ——原以为你们是站在牛A和牛C之间,原来是二A与二C之间!

  ——苍天啊大地啊!我自横刀向天笑,看你俩啥时候能开窍!

  

  

  [03]

  搞清楚放闪专家们这几年居然一直是无意识放闪,周泽楷脑内小人大战。一个小周泽楷说哇哈哈哈这简直太搞笑了,被这俩货蠢哭了!另一个小周泽楷说天哪没在一起都有这么闪,在一起之后岂不是要核爆炸级别的闪!

  真是悲喜交加的真相……

  “要加油。”周泽楷对黄少天说。

  “嘁,用你讲!”

  呵呵。我且等着看。

  

  周泽楷还是每天在训练之余观察着黄少天和叶修,拿他们欲说还休欲拒还迎天雷勾地火干柴遇烈火——就这样还死活对接不上彼此心思频率的事情下饭,嘎嘣脆,鸡肉味!

  直到这一天周泽楷发现,鸡、肉、里、有、毒!

  

  那本是平淡的一天。

  周泽楷从自己的房间出来,穿过走廊,打算下楼去拿一份快递。路过黄少天房间的时候恰好听见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动,像是什么东西撞到桌子上,他本来没想多管,可巧刚走出一步又听见有人“哎呦”一声,好像有点痛苦。

  迟疑了一瞬,周泽楷还是决定回头看看是不是黄少天出了什么事情。他转过身子正要敲门,门里又传来说话的声音。

  “老叶!老叶你轻点……根要被你弄死了!哎哎哎!深,深一点!对对对,对就是这样!啊小力一点!……好,好了。就这样,继续保持……嗯……”

  身体快过脑子,周泽楷猛地向后弹,撞到对面墙上。

  进展这么快?!周泽楷震惊了,脑子里一下子像是天塌地陷,理智的双子大楼被飞机撞毁,噼里啪啦电光直闪。而两个小周泽楷此时极为统一,摇摇晃晃走到幕前,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

  “……一个半推半就,一个又惊又爱;一个娇羞满面,一个春意满怀,好似襄阳神女会阳台,花心摘柳腰摆。似滴露牡丹开,香恣游蜂采……”(注)

  今宵勾却相思债竟不管红娘在门儿外待!

  

  “咔嚓咔嚓——咔!”真个电闪雷鸣晴天霹雳!

  脑内滚滚天雷把周泽楷自己雷得不轻,顾不得大脑灾后重建,脚步踉跄着便下了楼,不敢再听门缝,生怕听见什么更劲爆的。

  FFF团骨灰级团员周泽楷,只恨此时手里没有火把。

  周泽楷逃远了,而上帝之眼偷偷把视角从黄少天房间的窗户伸进去,继续窥探着——

  “总算弄好了,多谢了老叶。顺便帮我向你弟弟也说声谢谢,他买的的花盆很漂亮。”

  “知道了。你可注意点,别再把这个花盆也打碎。这盆含羞草要是再从五楼摔下去,估计就不是换个花盆的事了。这好歹也算公家的花草。”

  “嗯嗯,我一定注意。哎老叶,咱们刚刚会不会把花根埋得太深了,我怎么觉得这花变矮了。”

  “有吗?我看不出来。是你一直喊着再深一点再深一点的。”

  “哎不管了,那先这样好了。”

  “那我回去了。”

  “哦哦,老叶回见!”

  门打开又关上,脚步声很快远去了。

  窗台上,一株饱经蹂躏的含羞草迎风而立。阳光很好,天气很好。黄少天用手拨拨含羞草的叶子,看那叶片合拢,好像真有几分羞怯的意思。

  

  

  [04]

  周泽楷以为这下放闪专家们总算名正言顺了,单身狗们水深火热的日子要正式来临了,恨不得往自己身上穿高防套装,带极品回血回蓝药。谁知黄少天和叶修依然如故,举止亲昵是有的,头攒头说小话儿也是有的,你撩我炸也是有的。可是再多的,就没有了。

  周泽楷隐藏在男神外表下的八卦之魂又开始熊熊燃烧:这是什么情况呢?

  早上起床后在路上巧遇黄少天,周泽楷看他三两步从半层楼梯上蹦下去,不免有些吃惊:还真是生龙活虎啊。

  “周泽楷你不快走,站在那里脸红什么?”

  “啊!昨天——”周泽楷还没回神,差点就下意识把心里盘桓的话说出口,幸好及时打住。

  “昨天?”黄少天眼睛顿时一利。

  “昨天……很不错的日子。”周泽楷艰难开口。

  “什么啊,昨天我可有点倒霉。”黄少天不疑有他,打开话匣子,“我房间的一盆绿植从窗台掉下去了,盆也摔碎了。幸好老叶那里有花盆,他帮我重新种进去了。”

  “……”栽花?这样说来,居然……

  “只……栽花?”

  “是啊。”黄少天奇怪地看着周泽楷,“不然还有什么?”

  周泽楷囧了。又是误会么?

  不过,栽个花也能栽出那种引人遐想的动静,该说什么呢?好想烧。

  

  

  早饭照例是白粥,周泽楷仰起脸把碗底最后一点汤水喝下,随着放下碗的动作一张明显熬夜过度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咳——叶队?”周泽楷微讶。

  “小周啊。”

  “嗯?”

  “哥真是情路坎坷啊。”

  “啊?!”周泽楷大惊。

  “唉。”叶修叹了口气,“家里给介绍的姑娘,来国家队之前被我弟压着去见了一面,本来以为人家姑娘对我好像有那么点意思,现在才知道是看上我弟了。眼看哥也小三十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日子真是难呐。”

  周泽楷听的云里雾里,如果是漫画里,这时候就要画上两个蚊香眼了。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叶修在向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总给人一种装模作样、拿腔拿调的感觉。

  “哟,剑圣大大也在这里,偷听别人谈话可不好。”周泽楷还尴尬着,叶修突然朝着他身后说话,周泽楷连忙转头,看见黄少天正坐在后面的餐桌上,也不知坐了多久。

  “嘁嘁,谁要偷听!我可什么也没听见。没听见有人在这里抱怨空虚寂寞冷。”黄少天说完,端着餐盘走了。

  “小周。”叶修一下子变得笑眯眯的,“那我也先走了,你慢吃。”

  周泽楷连忙点点头。

  眼看着人都走了,周泽楷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泽楷完全糊涂了。似乎又被当成了树洞,周泽楷倒不太介意,只是没想到今天被投进树洞的是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消息。周泽楷对感情方面的事一向很不擅长,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个光荣的团员,也正因此,他才会注意观察别人的感情问题,以期得到经验值。不过周泽楷毕竟不傻,在喝下第二碗粥的这段时间里,周泽楷已经把事情理出一个大概:叶修今天说的那些话,分明不是说给他听的。

  周泽楷叹气,这样绕来绕去,该说二逼欢乐多吗?

  周泽楷审慎地思考了十分钟,决定不能再让放闪专家们继续毒害国家队的单身狗,于是毅然给远在S市的江波涛打了一通电话。

  “小江……”

  

  

  很久之后,江波涛针对这通电话以及其后引发的后果做出了这样的评价:“队长,原来你真的不懂谈恋爱的事。”

  还有一句话江波涛忍着没说——上帝在为你关上这扇门的同时,一定还用门夹了你的脑袋。

  

  

  [尾声]

  “周泽楷搞什么鬼啊。”黄少天捧着一个长颈花瓶坐在台阶上,那花瓶白底黄花,颜色素淡款式普通,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要说唯一和其他花瓶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花瓶上贴着一张不干胶贴纸,上面写着“黄少天”三个字。周泽楷把这样一个花瓶交给黄少天,让他坐在这里等着,说叶修有事情找他,搞得黄少天十分摸不着头脑。

  等了一会儿,叶修还真来了,手里拿着一只玫瑰花,看脸色也有些不解。

  “哟少天,你还真在这里?找哥有事?怎么不直接说,还让小周递话。”

  黄少天闻言更加疑惑,“什么?明明是老叶你让周泽楷传话给我,让我过来的啊!”

  “啊?”叶修惊讶,“什么情况?小周玩我们呐!”

  叶修看看黄少天手里的花瓶再看看自己手里的花,顺手就给插了进去,“这算怎么回事,去找小周问问?”

  正说着,叶修看到了花瓶上的贴纸,脸色顿时变了几变,最后定格在一个十分意味深长的表情上。

  “哟呵呵,这是……怎么个意思?嗯?”

  黄少天一呆,忽然间明白了什么,脸色一下子也变得极为精彩。

  “周泽楷你大爷的!!!”

  声音直冲入云,余音绕耳,周泽楷在楼上听见了,乐呵呵地想:我没有大爷呀,黄少表达谢意的方法真是闷骚。

  闷骚也是病,得治。

  

  

  [补记]

  “队长,你这可真把我问住了。这种事情我也说不好,不过不是有人说‘爱是个动词’吗,那也许——喂,喂喂?”江波涛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我话还没说完,队长怎么挂电话了?”

  “难道突然想通了?”江波涛嘀咕着,把手机放下,“爱是个动词,又不靠嘴上说说,只要彼此都对对方好,多关心多体贴,两个人早晚会顺顺利利在一起的,别人着急也不管用啊。”

  江波涛掂着炒勺,在油烟气里很快把这通电话抛到了脑后。

  千里之外,周泽楷眼睛炯炯有神,如醍醐灌顶,福至心灵。

  “爱是个动词。哦,懂了。”

 

 

 

   注:《西厢记》唱词

----------------------------

 当我收到本子之后,看过文发现,大仙,渡鸦太太和五仁太太的画风都是温柔深情,文辞婉约,而我,默默写了一篇无脑逗逼文,瞬间好羞耻【世界再见ヾ( ̄▽ ̄)Bye~Bye~

  

评论(41)
热度(563)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