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你的名字是温暖明亮

 我想,今天要更新。于是坐下来打开文档现想现写。

 

 

[00]

“真的决定了?”

“啊?什么?”黄少天单脚从卧室里跳出来,手上抱着夜雨声烦的Q版公仔,“哦哦!当然,我决定了。”

手指勾着杂志的内页,堪堪停在将翻未翻的位置,喻文州对接下来该说的话很迟疑,于是含糊地“嗯”了一声。

“我说,”黄少天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翻起T恤的下摆扇风,“队长你今天到底来做什么?说要帮我收拾东西结果一直坐在这里看杂志。”

喻文州笑了笑,手上的那一页终究顺着力道翻新:“本来是想来帮忙,但是看你忙里忙外热火朝天,突然觉得插不上手。”

“什么啊,懒就直说。”黄少天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下几口凉水,抹抹嘴,“平时我也不太回来住,还以为东西不会多,没想到大出所料。”

“全要带走吗?”喻文州打量黄少天铺展在客厅地板上的两个24寸行李箱,还有臃肿地缩在旁边的一个大旅行包。

“是啊,这个房子我打算空出来,以后也许会出租,或者干脆卖出去。毕竟,应该不会回来住了。”

“真的考虑好了吗?”

“搞什么啊队长,”黄少天笑起来,额头上有一滴汗,这时候随着他大幅度的面部表情滑落下来,滴在领口,“我当然考虑好了,早就考虑好了。”

 

 

 

 

[01]

十三赛季的夏天黄少天宣布退役,在他之前已经有李轩和楚云秀这两位黄金一代的选手离开,所以不论是媒体还是粉丝,对他的决定都不算非常意外。网游里蓝溪阁公会组织玩家给他录了告别视频,俱乐部也办了欢送会。黄少天在宴上喝得畅快,最后醉得不省人事。第二天被七月的太阳晒醒,一切的鲜花和眼泪通通留在了昨天,利落地翻过了新的一页。

彼时叶修和郭明宇的网游工作室做得风生水起,正在韩国考察一个项目,黄少天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打了呵欠揉揉眼睛,给叶修去了一个电话。

“老叶老叶,我退役了。”

“我知道啊,发布会当天我不是也在吗?”叶修似乎也刚醒,从声音里不难想象那双惺忪的眼睛半睁不睁的神态,“怎么,现在想起来求抚摸求安慰了?”

“滚滚滚滚!”黄少天翻白眼,“我是想告诉你,昨儿个我们大蓝雨的送行宴办完了,你没份参加了。从今往后,我算是彻底告别职业圈了。”他这几年和叶修在一起,偶尔冒出两句京腔,蓝雨众吐槽十分虐狗,他就越发故意去学,现在听起来倒有四五分样子。

叶修在电话那头沉默半分钟,黄少天觉得自己已经听到了他心里的那句“卧槽”,乐不可支地开始抖腿。

“少天。”叶修叫他。

“嗯嗯嗯?”

叶修的声音很低:“你故意的。”

“是啊。”黄少天痛快承认,任由自己歪在了床上。

故意挑了叶修出差在外的时候宣布退役,故意在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时候和过去了断,故意留自己一个人咂摸一段时光从身上隔断的滋味。经常会有这样莫名的固执,越是需要支撑的时候越不想依赖叶修,不明亮的一面不想给他看,但又忍不住事后跳出来翻出这一页:你看,那么难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

“所以我现在的确是要求抚摸求安慰了。”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

“好好好,”叶修说道,“等我大后天……不,后天——等后天回去之后咱们关起门来我好好安慰抚摸少天大大。”

“呸!”黄少天笑骂,“大清早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就是大清早才想啊。”

之后又是一番你来我往的拉锯,最终黄少天从床上爬起来换内裤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和叶修的关系曝光后的一次蓝雨聚会上,和尚队友们奸笑着打听他们的上下,没什么恶意,只是好奇。黄少天阴恻恻地回应:“你们猜?”众人大笑着作鸟兽散。偶尔他也会想一想和叶修的床上问题。有人说性 关系归根究底是一种权力关系,是谁占主导,是谁取悦谁,是谁迎合谁的需要,往往暗示两个人在这段感情中的权力位置。黄少天觉得这完全就是扯淡——至少对两个势均力敌的男人来说是。他在下面,一则是第一次就是如此,后来两个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二则叶修这人实际掌控欲很强,黄少天也不介意满足他。不是退让,而是他真的不在意这个,所以无需计较。而且他也相信要是他想在上面,叶修也不会不许。至于说感情里的权力关系,黄少天更加嗤之以鼻,如果一段感情里一个人可以“支配”另一个人,那最多只是从属的关系,而非爱情。

 

之后叶修果然如约归来,并且利用老板的特权给自己放了一个周的假,和黄少天窝在他G市的公寓没羞没臊地过他们的小日子。不过也只不过是一个周而已,最后一天的晚上叶修连夜飞回了B市,继续为工作室的事情奔波。

那之后,山高水远。QQ变成邮箱,电话接起来也总是匆匆忙忙。

隔着半个国家的距离,连一句嘘寒问暖都要跨越万水千山。

 

 

 

 

[02]

“所以我想,我干脆也搬去B市好了。反正我打算再念个大学,B市的选择更多不是吗?”黄少天正在努力把一个毛绒玩具熊塞进行李箱,熊头被挤压得惨不忍睹。

喻文州摩挲着杯子不语。他思考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小动作,尤其喜欢摆弄手边的东西,好像寻求一种实打实的把握。

黄少天终于大功告成,敞着腿坐在地板上:“嗯?”

这天是雨天,窗外雨线延绵,充斥整个天地,一切都是灰蒙蒙的,看不真切,给人一种恍惚的错觉,好像这个客厅是一个独立于外界的空间,于是一些平日里不好提起的话也可以说出口。

“我有时候,”喻文州说,“觉得叶修真是太幸运了。网上有句话怎么说的……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什么的。”

“哈哈哈!”黄少天大笑,“队长你这是在夸我吗?是吧是吧,绝对是!”

“不过呐——”黄少天拖长音,摇头晃脑,“这种话苏沐橙也说过,那时候被夸的可是老叶啊。”

“是么。”喻文州笑笑。

“你们是不是都因为我这样巴巴跟着他过去,很替我打抱不平啊。”黄少天问。

“其实也……”喻文州在黄少天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举手投降,“好吧,有一点。”

离开家人和朋友,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虽然这些年为了爱情或者事业背井离乡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而距离的遗憾也慢慢在飞速发展的交通工具弥补,但实打实发生在一个自己熟识了十几年的朋友身上,总不是能轻飘飘“哦”一声的事。

人心都是偏的,同样是旁观叶修和黄少天的感情,喻文州看到的想到的,和苏沐橙看到的想到的绝对不会一样。

 

“G市终于要降温了啊。”黄少天看着窗外,突然说。

“嗯。”喻文州不知道他的意思,和他一起看窗外。G市夏季的战线很长,在北方城市已经换上厚衣的时候,G市人民还要依赖空调。

“前两天我热得我不想出门,有一次下午睡太久,醒时天都黑了,我躺在床上突然想,不知道他在那边冷不冷,出门记不记得添衣服。”黄少天说,“B市都开始下雪了啊。”

黄少天玩着自己的手指,微微皱着眉头,语气怅然,是认真地懊恼。喻文州一下子觉得自己明白了真正的理由。

不是迁就,不是牺牲,甚至不是年少情热。

只不过是——

“听说他那边在下雪,我就很想陪在他身边。”

 

 

 

 

[03]

有时候黄少天会想,自己占了便宜。十几岁的时候郑轩吐槽他有表演型人格的倾向,黄少天把他捶了一顿。不过他的确是感情相对外露的人,炽热又明亮,自带的热量像是永远挥霍不尽。在身边的知情者们看来好像是他一直在追着叶修跑,于是天然觉得他付出更多。其实不尽然,他对叶修与其说是追逐,不如说是捕获。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谋取,想要的一切都不会凭空落到你手上。

 

“我可是天生的机会主义者。但有时候对手不会凭空把机会给你啊,那就只好自己创造机会了。”

“我那时候想,我喜欢他,得到的结果是三种: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有慢慢喜欢上我的可能。三分之二的希望我会得到想要的,为什么不去试试?谁说先表白的人吃亏占劣势?我从来不这么觉得。我又不是求着他喜欢我,我只是……给他提供一种选择,给他看一种可能性。看,你也可以和我在一起生活,未必不幸福。人生的选择是很多的,每个选择造成的分叉口会带来更多的可能性。我不把这条路指给他看,也许他永远不会发现不会考虑。可是我做了,就有成功的可能。”

“事实证明,他也很喜欢我给他的可能性。”

“而且,”黄少天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男女关系里一般是男生先告白吧。”

“呵呵。”喻文州说,“要我把这一句告诉叶神吗?”

“……队长我错了。”黄少天举高双手,“其实是老叶先表白的你以为我会说?”

 

如果说这场早已开始筹谋的捕获计划有什么意外,那无疑就是来自的叶修的表白。

对叶修抱有某些不可言说的心思这件事,黄少天没花多久时间就彻底确认,下一步就开始考虑如何为自己制造机会。荣耀——那时候是他们最重要也最紧密的连接,黄少天知道只要自己站得足够高,叶修就避不开他。本身就是热爱的事业,再加上想要得到那个人的渴望,让那几年的黄少天过得奔头十足。他不动声色又润物无声地渗透进叶修的日常生活,耐心地编织着大网。

——我将捕获荣耀史上最稀有的boss。

黄少天对这件事耐心十足,并且充满信心。然而他的网尚未编织完成,那本应被捕获的家伙却挥舞着他的千机伞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把那句“喜欢”扔下,对自己给对方造成了多大的暴击毫不在意。

于是黄少天知道自己被叶修看透了,他看透了他的蚕食和侵占,看透了他的忐忑和试探,他看着一条本不应该存在的路渐渐要修在他的康庄大道旁,停下来饶有兴趣地观察,然后自己走了上去。

黄少天不敢承认,最开始的时候,他有多害怕。连他自己都没准备好,怎么敢拉叶修过来。于是把他推回去,再推回去——你再想想,我也再想想。直到第三次他在低处看着叶修的眼睛,那双眼睛像是溶入月光,温柔而包容,洞悉他所有的恐惧和退缩。

“你也是喜欢我的吧。”他这样说。

还能怎么办,只能丢盔卸甲,举手投降。

“我是喜欢你的。”最后,他叹息着这样回答,然后吻了上去。

所谓劫数,不是躲不过的东西,而是那些能躲却不愿意躲的人。

 

 

叶修不是天生的同性恋者,黄少天也不是。命运像是跟他们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如果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换一个性别,他们的路都会平坦得多。但两情相悦在这个被60亿人充斥的星球上本已不易,其他的荆棘只不过是为这件厚礼理所应当付出的的代价。

“我要我想要的,并且不以为耻。”

“再说,”黄少天眉飞色舞,把君莫笑的手办塞进旅行包侧边的口袋,“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人,我算计他的那些年,他难道不是在算计我?”

两情相悦的感情多半从一开始就是狼狈为奸,心照不宣的默契和试探,挑衅而矜持的暧昧,故意挑逗和情不自禁,是爱情里最迷人的部分。不是所有人都有好运气,遇到一个恰到好处的人,谈一场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恋爱。

 

刚被曝光那一阵子叶修和家里闹得很凶,叶太太本来就是不怎么支持的态度,但如果只有自家人知道,她还能忍着不发作,捏着鼻子认了。后来眼见事态扩大,对他们的事更加反对。叶修完全从家里搬出来,黄少天趁着战队放假去陪他住,有一天晚上听见叶修起床接电话,鬼使神差地跟上去,从叶修的应答听出来电话那头是叶太太,更加屏声静气地在一边听。不知道叶太太说了什么,叶修沉默了很久,最后他低声说了一句话,黄少天记了很久很久。

夜色深沉,连星星也静默。只有这一句仿佛自言自语的话,循着夜风飘到黄少天耳朵里。深情缱绻好似情话,却像绵里藏针,每一个字句都扎得他心里发痛。

他说:“我遇到他这样一个人,那么难,让我怎么放手。”

 

茫茫人海,遇到你,已经很难,更别说放弃,再去寻找另一个契合的人。即使他存在——知道这样一个人必然存在,甚至不止一个——我也不愿意。

你是我的选择,不存在另一个答案。

所有叶修未说出口的话,黄少天都懂。因为,他也一样。

即使曾经孤身走过一段长路,最后得到的也远比最初预想的甜美,这就已足够。

 

 

黄少天的整理告一段落,喻文州和他一起把箱子和旅行袋摆放整齐,码在地板上。

“下午的飞机?”

“嗯,三点。”

“和他说了?”

“前几天提过,具体日期没说。”

“我一会儿可以送你去机场,可是这么多东西,你打算到B市之后自己从机场带出去?”

“是啊。队长,你知道‘惊喜’是什么吗?”

喻文州大囧:“……”我不想知道。

“哈哈哈哈哈!”黄少天非常高兴。

“其实老叶他啊……”黄少天快乐地说,“黏糊起来很——夸张,啧啧啧。你们一定都想象不到他可以腻歪到什么程度。”

“当然,”黄少天突然很严肃,“你们也不需要知道就是了。”

喻文州:“……”

 

 

 

 

[04]

最后还是出了意外,带好东西出门的时候,在电梯口见到了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人。

“哟,还真让我赶上了。文州也在啊。”

“叶……叶修!老叶!靠啊你怎么过来了!”黄少天淡定不能,“谁告诉你的?谁泄的密?队长队长是不是你?!”

喻文州连忙摇头摆手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

叶修缓步走过来,接过黄少天的旅行袋:“还需要别人告诉我吗?哥自如读取你的脑电波啊少天。”

“呸呸,吹牛不打草稿!”话虽这样说,黄少天还是凑到叶修身边挨挨蹭蹭,胳膊腿都在躁动。喻文州突然觉着自己很多余,单身狗果然不应该和情侣同框出现。

“到底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啊。还不是你之前说要去B市长住,我才想来赶紧接你过去。不然你一个人孤零零千里寻夫,多凄凉啊。”

“靠靠靠靠!你才千里寻夫!”黄少天给了叶修一拳。

叶修坦然接受:“我是千里寻夫啊。”

“……你赢了,你赢的很彻底。”

“那现在就走吗?我可要抓紧时间订机票,希望还有余票。”

“走了走了,现在就走。”

叶修用空余的右手牵起黄少天的左手:“那就走吧。”

喻文州看他们旁若无人地离开,连忙扶额跟上:“我送你们去机场。”

 

“其实你完全不用过来啊,在B市接我也一样。”

“呵呵,那怎么能一样。”

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独行千里奔赴远方,即使目的地是我。

 

 

 

 

[00]

飞机飞上高空,洁白的云层伏在机翼之下,蓝色像是没有边际,阳光仿佛触手可及,整个视界都温暖又明亮。

——我攒了前半辈子的感情,专为你一人。

两只手交叠着扣在一起,永远不会分离。

 

-----------------

可搭配 甜蜜蜜 食用

时间线分别时十一赛季初和十四赛季初

 

 

评论(65)
热度(657)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