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走走停停走走(01)

 

01 叶先生,我心里有过你

叶修被服务员引到位子上的时候还没能一下子看出情境的险恶。

他只是本能一愣,然后挑眉:“呦,少天。”顺便善意地拍拍在他身前半步的服务生的肩:“带错了吧,我约的应该是一位女士。”说完又看向黄少天:“好久没见了,不过今天有事,不能坐下来聊了。”

黄少天明显比他还状况外,囧囧有神地坐在那里看着。服务生也很讶异,但看上去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良好,很快镇定下来,彬彬有礼地问:“我再向您确认一下,订位的是一位姓孙的小姐吗?”

“是的。”叶修肯定。

服务生委婉地回答:“只有一位孙小姐预订了今天下午的位子,就是这里,所以理论上是不会弄错的。”

“等等——”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强势插嘴,“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回事?老叶你怎么会在这里?嗳我约的也是一位孙小姐,孙小姐……嗯?!”

嗯???

两个人同时后知后觉了一些微妙的部分。

和黄少天的视线在半空中接上,彼此都有些了然,叶修拉开椅子坐下,对还立在一边的服务生说:“那看起来没错,谢谢,就是这里。”

服务生松口气:“先生要喝点什么吗?”

叶修看了一眼黄少天的杯子:“和他一样。”

“好的,请稍等。”

 

服务生刚一走开,叶修就对黄少天说:“太没风度了吧,女士还没到就先自己点东西喝。”

黄少天翻白眼:“迟到一个多小时的人没资格说我。”

“我迟到了一个多小时你不还没走吗?”

“呵呵,约会时男人等女人是应该的,早知道等来的会是你,我一定不等。”

“相亲就说相亲,别擅自拔高自己的逼格。”

黄少天被梗了一下,悻悻地说:“……说得好像你不是来相亲一样。”

叶修把外套脱下来,松开一丝不苟的衬衫领口:“我是来相亲啊,不过对象好像有点问题。”他看着黄少天纠结的脸,忍不住笑了:“来说说?”

黄少天耸肩:“那就说说呗。”

 

“孙XX小姐,某知名互联网公司高级白领。”

“B市土著,独生女。”

“父母是企业高管,爷爷奶奶是Q大老教授,外祖父据说是业内有名的收藏家。”

“有房有车,收入稳定,职业前景光明美好。”

“照片上挺漂亮的。”

“好像身材也很不错。”

“时间地点都是她定的。”

“本来是明天晚上,昨天给我发了信息说明天有事,改在了这里。”

叶修和黄少天无语地看着彼此,事情算是全弄明白了。

 

这么一位条件上佳的女性,即使年近三十,想必在相亲市场上也很有得挑。而被介绍人辗转介绍给她的叶修和黄少天显然不入她的眼——或者太过频繁的相亲让她厌烦了——让她这一次连基本的敷衍过场都不想走,甚至做出这种把两个相亲对象约在一起的举动。

“够任性的。”叶修点评。

黄少天为自己抱不平:“嫌弃你也就罢了,我给了一张那么帅的照片,居然不来看看真人!”

“这年头出来相亲的已经脱离看脸的低级趣味了。除非长成周泽楷那样,还能靠脸刷好感度。”

“不看脸,好吧。那你‘叶总’的招牌也没效果啊。”

自从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之后,就有粉丝开始扒叶修的家世,虽然暗地里有人在压,但架不住粉丝数量庞大,越挫越勇,总有些零碎东西透出来。职业圈的老友们知道得更清楚些,所以黄少天有这么一说。

叶修语意深沉:“我估计是被划拉到不务正业打游戏的二世祖那一拨了。”

“倒是你,”叶修转过话头,“不会特意跑到B市相亲吧?”

“我啊。”黄少天拨着勺柄,偶尔刮到杯壁,发出伶仃的响声,“我前一阵子工作调动,以后几年大约要在B市常驻了。”

“嗯?”

 

如果说前几赛季退役的大神里哪些人的后续发展最让人惊讶,那大概就属叶修。谁也没想到他这么一个“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的人,会摇身一变成了西装革履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黄少天和很多退役选手差不多,刚退役的一两年会时不时作为客串嘉宾解说比赛。至于正经做什么,因为太过五花八门,反倒谁也不太知道谁。

好在黄少天的健谈一如往日,不等叶修发问,就自己打开了话匣子:“前两天老冯通过文州联系我,问我愿不愿意来联盟做专职解说。我考虑了几天,觉得没什么不好,反正对我来说难度又不大,就当发挥余热了。”

这几年荣耀发展得越发好,玩家数量随着新区开发还在稳定增长,看不出颓势,职业联赛更是成了香饽饽,转播收视率和现场上座率都很可观。随着职业联赛越来越高端的发展,寻找能正确引导观众解读比赛的好解说就成了当务之急。像前几年的潘林和李艺博,水平就有些不够看了。冯宪君就把脑筋动到了退役的大神选手身上,既然可以客串解说,那全职解说应该也有人会愿意吧。喻文州比黄少天晚一年退役,不出众人所料,被冯宪君招揽到了荣耀职业联盟,成了体制内的公家人。这次冯宪君向着黄少天伸出橄榄枝,想必询问过他的意见。

 

叶修微笑:“不舍得?”

“一半一半吧。也有习惯的原因,之前倾注了那么多时间和心血的东西,总需要一个过渡期来慢慢地淡化和脱离。不是谁都能和你一样,热爱的时候一头扎进去看不见别的,真甩手了也干干脆脆毫不拖泥带水。”黄少天看着他,语气认真,“真不玩了?”

“唔。”叶修又笑了笑,“偶尔吧。”

气氛一下子有些冷。

黄少天注意到叶修眼角添了些细细的痕迹,人也好像瘦了些,侧脸和下巴的轮廓变得有棱有角;脸色还是少见阳光的苍白,只是原本常年挂着的黑眼圈已经不见了。

他变得有些陌生了。

然而那双眼睛还是一如往昔,平静幽深,藏着许多旁人窥不破的东西。

“一年多没见过面了吧。”黄少天说。

“从你退役之后。”

仿佛从这一刻开始两人才真正像老友重逢,之前那些熟稔的对白和语气像是过往时光漏下来的一点金沙,亮晶晶的,但是很快就散了。中间隔着的空白岁月露出荒凉面貌,竭力地挖一挖才能找到一点话头。

“虽然现在不怎么进网游了,不过有时候还会看比赛,比如上赛季半决赛蓝雨和微草的第二场,你解说的,有印象吧?”

黄少天仰头想了想:“微草3比7输我大蓝雨那场?”这时候他也不忘埋汰宿敌。

叶修挺无语:“……对。但是最后挺进决赛的可是人家微草。”

“呿,运气好罢了。看我大蓝雨这赛季怎么打爆他们。”

“这话你对着王杰希喷去吧,听说他留在了微草?”

“技术指导。他就是个操心命,微草就是他第二个家。”黄少天撇嘴,“恋旧成癖的巨蟹座。”

相对叶修的洒脱离开和黄少天的半推半就,王杰希反而理所当然一般继续留在荣耀世界里,看着他的王不留行和微草继续前行。

“王大眼就是这种人。”叶修也有些唏嘘。

聊完了王杰希,两个人一下子又没什么话说,这时叶修的咖啡到了,从天而降一个新话题。

“怎么喝这么苦的咖啡。”叶修皱眉,尝了一口就放下了。

“提提神啊,万一相亲对象太无聊怎么办。”

从这句答复里嗅出些味道,叶修问:“身经百战了?”

“快了,从退役开始到现在,几十场肯定有。”

“啧啧,”叶修说,“你也三十了啊。”

“谢谢你提醒,那我顺便也提醒你,三十三了啊老叶。”

叶修点点头:“是啊。”

最张扬的那几年察觉不到时间的钟在走,每一分钟都很年轻。哪怕是燃烧职业生涯的两年里知道自己的年纪在电竞圈是老人,但在世俗的标准下还算不上什么。但是从某个时刻开始,时间的针突然被拨快了,时间溜得比指缝里的沙流得还快。走在路上不会再因为小孩子叫“叔叔”不叫“哥哥”而叹气,回家面对老妈对“女朋友”这种生物的关心也不能再用一句“我还年轻”来搪塞。

 

“所以得出来相亲啊,不然在家里简直受歧视。看我爸我妈的意思,他们真心实意地觉得要是放任我下去,妥妥就要打一辈子光棍儿了。”

“你知足吧,像我这种钻石王老五还不是一样被逼出来相亲。”黄少天说,“我看起来像是找不到妹子的人吗?”

“像啊。”叶修说,“毕竟是蓝雨庙的前任副住持。”

“……”黄少天灌了一口咖啡,告诉自己公共场合要冷静,“如果不是你搅合,说不定今天我能成呢。出门前我查了狮子座本月运势,说我红鸾星动。”

叶修嘲道:“包子也说双子座本月桃花走高呢。”

两个人对着眼看了看,突然都“呵呵”一笑。

 

按说原本的相亲对象没来,还搞这么一出,如果对面坐的不是黄少天,叶修早就转头走人,哪还有这样闲扯的情致。但是既然遇到的是黄少天,那一切当然就不同了。不但可以坐下来扯扯淡,还可以再找地方消磨更多的时间——太早回家绝对会被叶太太盘问。

“有后续节目没?”

“啥?”黄少天疑惑,不过很快悟了,“哦,没有。刚来B市不到一星期,不了解。”

“太敷衍了太不当回事儿了太不体贴了!”叶修痛心疾首地教训,“出来相亲居然连后续节目都不准备好,哪怕看个电影也好啊。万一对象是你的菜呢?”

黄少天不得不再次翻白眼给叶修:“没有就是没有,你有后续节目就说,反正我今天一整个晚上都空出来了。”

“没有。”叶修理直气壮,“来之前就觉得人家估计看不上我。”

黄少天忍不住在心里为那位素未谋面的孙小姐鞠一把同情泪,她一定不会想到这两个被她pass的相亲对象其实也毫无诚意可言。

 

这时候黄少天的电话突然响了,亮起的屏幕上“文州”两个字同时吸引了二人的视线。

“喂,文州。有什么事吗?啊?哦,本来是有事,不过现在……”黄少天眼神复杂地看了对面的叶修一眼,“如果是急事的话我可以赶过去。嗯,出了一点意外,吹了。嗯?不是我的原因!唉,很复杂,有空告诉你。嗯,那好,我马上过去。”

见黄少天挂断电话,叶修问:“有事?”

“嗯。”黄少天说,“文州说明天原定杨聪来解说微草对301的比赛,不过杨聪妈妈病了,他来不了,让我顶上。我今晚得回去准备准备,先去联盟总部那里拿材料。这可是成为正式工之后的第一次啊,出丑就丢人了。”

刚说过整晚都有空,打脸就来了,饶是黄少天也有些尴尬。

叶修不以为意,耸耸肩:“那好,我也该回家了,应该还能赶上晚饭。”

 

两个人穿上外套,一起出了咖啡厅。华灯初上,现代化建筑物的锋利轮廓模糊在迷离的灯火中,让这座城市看上去和白天很不一样。人群匆匆来去,像潮水一般洗刷着交错的道路,谁的痕迹也不长久,只是这座城市的过客。

黄少天站在路边,身旁的叶修正低头点烟,一点零星的红光点亮他的嘴角,看上去居然像一团温暖的笑意。“一年多”似乎不是很长的时间,但的确留下了陌生感。从前即使不见面,总还知道对方和自己在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后来一个人先走了,另一个人还是执着地继续,以为走到尽头会再重逢。然而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在前一条道路走到尽头的时候,回归了原本就该属于他的分叉口,和其他人渐行渐远。

人只是时间的过客。

人只是彼此的过客。

“我先走了。”黄少天挥挥手。

“哦。”叶修吸了一口烟,大概太舒爽了,微微眯眼,嘴角有货真价实的笑意,“回见啊少天。”

黄少天刻意多走出几步,拦下一辆出租车,叶修朝他挥手。黄少天钻进出租车,在车门要拉上之前又出来,半个身子藏在车门后面,被支撑着,或者说保护着。

那个位置不太好,路灯只照亮他半张脸。背后的大厦一片黑暗,充当一片沉默压抑的背景。

他说:“我想到一句话。”

有很多人从他们之间走过,每一个人都面目模糊,只是流水的一部分。

就像过去的每一天,过去的十几年,只是流水的一部分。

过去了就过去了,不值得刻意记住。

毕竟太单薄了。

谁也没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来加重他们的分量。

 

叶修摸不着头脑,但不自觉站直了,手垂下来,指间的烟还在燃烧,明灭的红光上上下下,是叶修的手在动。

“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黄少天一笑,好像终于放下了什么重担,“吓死了吧。”

叶修手上一松,烟掉到地上,那一点红光被他用脚踩灭。

“我知道。”他说。

他说得太平静,那张脸上的表情像是画上去的,纹丝不动。
 

 

-------------------------

第一次正经写叶黄是14年3月份,感情特别澎湃,觉得一定要很热烈才可以。

首先,这篇文不是“我爱你但是你不回应所以我累了不爱你了。”不是“对不起我太迟钝错过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如果要概括,大概是:我只是普通地喜欢过你/爱一个人 没爱到 难道就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啊。╮( ̄▽ ̄")╭ 

 

如果这一篇坑了,那应该是我删LOF了哈哈。

注: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出自《一代宗师》,第一次看就被击中了,唉。

 

评论(87)
热度(544)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