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走走停停走走(02)

一句话喻王描写,注意闪避。 01

 

02 何苦给我美丽

“废物老鬼,连叶秋都打不过!”

当代表蓝雨的最后一个头像暗下去、大屏幕上出现巨大而华丽的“荣耀”,黄少天像被点着一样跳起来,全然不顾旁边人的拉扯,冲着台上大喊大叫。

“少天!”有人把手臂架在他胸口,不让他往台上冲,那声音就响在他的耳边,是和他截然不同的克制冷静,“不要闹,都在看你呢。”

这时嘉世和蓝雨的队员们陆续走到台前,兴高采烈或者强颜欢笑地对着台下的观众挥手。这场比赛获胜的是嘉世,穿红色队服的队员们喜气洋洋地挤在前面和记者说话,镜头里的每一张脸都带着很腼腆的笑容,那是看见梦想隐约轮廓的喜悦。蓝雨的队长魏琛带着灰头土脸的小伙子们站在旁边,像一簇蔫头蔫脑的绿叶。

“你是猪吗老鬼!”黄少天还在骂着,眼泪却顺着脸颊流下来,使他粗鲁的叫喊平白添了可怜。那些带着温度的液体滴到胸前的手臂上,让那个阻拦的人有片刻动摇。黄少天趁机甩开他,跳出应援横幅围起来的简陋护栏,一个人向着观众席外跑去。

“少天!你去哪里?!”后面有人在喊。

“我去找叶秋!”他甩下这一句话,冲了出去。

 

叶秋在哪儿呢?

他从来不露面,不接受采访,连第一赛季嘉世拿到联盟总冠军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

黄少天溜进工作人员通道,溜进嘉世的临时休息室,钻到厕所里检查每一个隔间——没有,哪里也没有。他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所有的房门看起来都一样,灯光扭曲成色块,色块的形状像画册上妖魔的剪影。

他慌不择路地从一道墨绿色的小门撞出去,谁知道明晃晃的阳光兜头浇了他一身。

竟然出去了。

“呦,哪儿冒出来的小孩儿。”小门对面对着一堵矮墙,爬满了绿萝,有个人蹲在矮墙下的阴影里抽烟。有风过,绿萝的叶子拂过他的头顶,乍一看那些叶子像是长在他的脑袋上。

“你是叶秋吗?”黄少天壮着胆子问。

那人很年轻,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看着很不起眼。然而一件红色的队服挂在臂弯,暴露了他的身份。

“我是叶秋啊。”他仰头看着黄少天,微微一笑,周围的光都像被吸过去,把那张脸照亮。

非常年轻,掩饰不了的青涩和锋锐明亮的自信。

“我是蓝雨的黄少天,我很厉害,以后一定会打败你!你等着吧!”大声地说出来,带着挑衅和宣誓的双重意味。

“哦。”叶秋站起来,走过来。

黄少天想起自己穿着的是好不容易从魏琛那里求来的夏季队服,大大的“蓝雨”二字就印在胸口,于是奋力地挺了挺胸。

叶秋走过来摸摸他的头,有很淡的烟味飘到他的鼻子里。

“那你加油啊。”他这样说道。

“嗯。”黄少天慌张地低下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答应。

背后的一片绿萝翻起涟漪,像一段悠长的和弦。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黄少天从床上弹起来,闭着眼按停闹钟,佝偻地坐在一团被子中间,头顶的乱发可以安置一家子麻雀。

他敲敲快爆炸的头,又搓搓脸,帮自己摆脱梦境的余韵。那个和现实交织的梦,不仅中二无比,所有的画面还都曝光过度,带着一片惨白的虚假感。

第二赛季蓝雨被嘉世淘汰之后,他的确凭着冲动到处寻找“传说中的叶秋”,他的确推开过那扇绿色的小门,然而门后除了满墙的绿萝,其他什么都没有。

一片漆黑,绿萝随风而动的声音像鬼的脚步声——比赛都是在晚上,哪里来的太阳和灿烂日光。

没有叶秋,也没有约定一般的对话。

他准备的一肚子的话从始至终没能说出去,最后和嘉世大巴的尾气一起消失在了那个夜里。

 

如果真的有掌管梦境的神明——黄少天忍不住想——那TA让黄少天在梦里回忆起这段往事一定不怀好意。更别说擅自给原本平凡无奇的情节增加青春片一样的美化,让黄少天都没脸承认这样的梦是自己做的。就好像当初所有年少的惦念、幼稚的想象、一想起就脸红的纯情,一下子被具象化到他眼前,恶劣地糊了他一脸,打得现在三十岁的男人措手不及。

那本来是一场独角戏,硬加一个主角,只会让一切都假到可笑。

“妈的!”黄少天低声骂道。

黄少天讨厌这个错位的梦境,更后悔昨晚分别时的一时冲动。叶修轻飘飘的三个字对他无异于天降雷劫,一下子把他劈得找不着北。本以为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谁能想到快成精了还能被打回原形。最后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断电的身体塞进出租车,也许撞到了头,撞到了腿,撞到了后背,撞到了许许多多地方——不然怎么解释他一整夜翻来覆去找不到来处的隐痛。

黄少天只记得自己上车后心脏砰砰乱跳,两只手控制不住地抖,装满咖啡的胃像在痉挛,疼得他弯成一个自欺欺人的球。

出租车司机关切的目光通过后视镜落到他身上:“怎么回事儿哥们儿?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叫你朋友过来?”

“不用,”黄少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他觉得喉间有很淡的腥甜,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那是个讨债的恶人。”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对着镜子刷牙,镜子里的人带着大大的黑眼圈和青青的胡茬,一看就知道经历了一个不美妙的夜晚。黄少天用力地用牙刷在嘴里左冲右突,狠狠摩擦,想象着能把某些记忆也一起刷干净。

曾经喜欢叶修这件事,就像少年时一场劳心劳力的梦,做过就过了,不适合经常想起。

 

由于杨聪的家事,黄少天原本下周义斩对霸图才会正式上岗的解说工作被排到了今晚,微草对301。和他临时搭档的嘉宾是林敬言,喻文州提过冯宪君有把林敬言也招进编制的打算,林敬言那边还在考虑,这次算是试水。昨晚他们在联盟大楼开碰头会,黄少天因为之前的事恍恍惚惚,无法让自己专注于工作状态,林敬言很细心地提出可以把资料先拿回去看,今天下午见面再谈。他们都是打过十几年荣耀的人,又担任过队长、副队长这样的职务,对比赛里上场顺序的讲究、老一套战术的运用都很熟悉,唯一陌生的只是一些新人选手和因为等级提升带来的新的大招、组合技或者新的战术组合,但要补起来也不是很难,何况他之前也做过一些功课。

黄少天此时打开喻文州昨天拷给他的一段微草对蓝雨的比赛视频,开始研究微草这赛季人员调整后的新变化。

等到他看完署名“微草”的文件夹里的所有东西,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适时地亮起来。

“妈?怎么了,我在工作。哦,没关系,不忙,你有事就说。”黄少天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握着鼠标浏览其他文件。

“啊?昨天的孙小姐?啊……那个,见过了。印象啊,还……还可以。不过人家不care我,咱们就不强求了。啊说起来我最近一段时间大概会很忙,相亲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吧。哎呀你儿子这么帅还有钱有房,怎么会没法给你找儿媳妇。嗯嗯——啊?孙,孙小姐跟阿姨说对我的印象还不错?!怎么会?!”黄少天手上动作一顿,怀疑自己幻听了。

“啊……没有,我绝对没有故意抹黑自己没有故意没风度没有最后不付账。再见面啊……呵呵,那看孙小姐那边的意思吧。嗯嗯,尊重女士的意见嘛。好好好,我好好努力,把握机会,啊妈我要工作了,拜拜拜拜!”

“我靠!”挂断电话,黄少天心有余悸地自言自语,“这是什么玄学?明明见都没见过还说什么印象不错?!再约见面又是什么鬼?”

黄少天想找出那位孙小姐问个清楚,谁知道无论是短信还是电话都已经无法联系,像是已经把他拉黑的样子。

黄少天:“……”

 

 

不管那位孙小姐到底想干嘛,晚上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下午三点黄少天匆匆赶到联盟大楼,林敬言比他还早一些,已经坐在沙发上看资料了。

“老林换眼镜了?”

林敬言用手指一扶镜架,微笑着说:“人总要尝试些新东西。”

“啧啧啧,”黄少天笑话他说,“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冠冕堂皇的喜新厌旧的理由。”

“喜新厌旧也没什么不好啊,总比一直困守在过去要好。”

“老林啊——”黄少天摇摇头,“如果不是我确认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一定以为你知道什么。”

“什么知道不知道,你们在说绕口令吗?”喻文州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叠资料,“两队队员都已经到酒店了,大概七点钟会开始入场。这是这次的出场人员名单和角色资料,你们看看吧。”

林敬言先接过来,又分给黄少天:“我们在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喻队以为呢?”

黄少天一脸懵相:我靠我们哪里讨论得这么酸?老林你是穿了吗?!

喻文州对这个话题也很意外,用拇指揉揉额角,看起来有些疲惫的样子,但还是微笑着:“问我吗?我大概说不好,有时候……很难说吧。”

“就是就是,老林退役之后成了文化人了,问这种问题。”黄少天和喻文州相交多年,看出他的为难,连忙去岔话题。而且对他来说,这也是个稍有不慎就会踩雷的区域。

林敬言笑笑,三个人心照不宣地揭过这一页,开始准备晚上的比赛。

 

临上场的时候黄少天接到一个未知号码的电话,他原本不想接起来,还是路过的林敬言眼尖,提醒他这是叶修的电话——这样一来黄少天其实更不想接了。无奈林敬言就在身边看着,他只好硬着头皮接起来。

“喂,老叶?”

“呦,知道是我?”叶修颇有些惊讶。

“老林正好在,他告诉我的。”这也算隐晦的警告,提醒叶修不要乱说话。

“哦,是这样。之前那位孙小姐居然告诉我的介绍人她对我印象不错,有点想继续发展的意思。我觉得这事挺奇怪的,所以问问你那边什么情况。”

“靠!”黄少天听见叶修是说这事,顿时也炸了,“她也是这么对我阿姨说的!这女人搞什么啊!拿我们当挡箭牌吗?就没想过我们会不配合她吗?换一般人的话,昨晚就该怒了吧!”

“嗯。”叶修倒是淡定,“也许正是因为昨晚我们没什么反应,她才觉得可以继续瞒下去。也不需要我们配合她,只要我们不揭穿,她就想干嘛干嘛,想怎么说怎么说了。估计也是相亲相怕了吧,唉,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那你打算揭穿她吗?”

“当然不!”叶修肯定地说,“我觉得这样挺不错,我们也省事儿了。”

“哦,行吧。”

“还有昨天的事……”

“昨天我挺好的!”黄少天连忙打断,“啊要进演播厅了,我挂电话了,老叶再联系啊再联系。”

挂断电话,黄少天招呼林敬言一起:“走吧,进去了老林。”

 

 

比赛结束的时候黄少天长出一口气,做正式解说和当初当嘉宾并不完全一样。嘉宾更随意一些,而现在他还要控场和补漏,从头到尾照料全局不能冷场,不能冷落嘉宾,也不能只让嘉宾说。冯宪君请他来,果然不是发善心,而是挖坑呢。

演播室有一面是透明玻璃,正对着VIP观众席,黄少天离开的时候偶然一瞥,看到一个和叶修很相似的身影,惊得脚下一停,被林敬言撞到后背。

“怎么了?”林敬言关切地问。

“啊没,我在想一会儿去哪儿找文州,一起吃个夜宵。老林你来吗?”

“我就不去了,想回去休息。喻队的话,大概在后台备战室吧。”

“哦哦好的,谢谢你啦,那我过去找他。”

黄少天和林敬言告别,去后台找喻文州。两个备战室里都是正准备回去的选手,没见喻文州的踪影。黄少天打了一圈招呼,赶紧退出来。

“老林驴我?”黄少天嘀咕着,想掏手机给喻文州打电话。这时前面不远处转角的一个人影吸引了他的视线,半人高的绿植盆栽虽然挡住了一些,但还是不妨碍他认出那是喻文州。

黄少天心里一喜,刚想出声招呼,突然看见了另一个人。

那人穿着主色是绿色的队服,比喻文州略高,用嘴唇碰了碰喻文州的额头。非常轻,一触即分,但足够把黄少天吓傻在原地了。

那是王杰希。

动作来不及过脑子,完全是身体的自主反应,黄少天闪进旁边的走廊,把自己隐蔽起来。

“我的妈呀……”他还惊魂未定,还想伸头看看情况,突然察觉到背后有东西靠近,来不及转身,下一秒就被捂住了眼睛,有人凑到他的耳边,语气欠揍。

“非礼勿视啊,少天。”

 

黄少天想,我一定还在做梦。

一个很糟糕的梦。

而在这样一个对黄少天来说堪称魔幻现实主义的梦境里,他却想起一件毫不相干的事。

曾经——只是十八九岁时的曾经,他看到叶修的背影,就有上前拥抱的冲动。然而没有一次得偿所愿。此时翻过十年的日历,那些被荷尔蒙催生的心思都被时间筛尽,这个怀抱姗姗来迟。

 

----------------

章节名出自 许茹芸《独角戏》

喻王不是副CP,大概算背景布吧,偶尔会勾一笔。

没有大纲,只有很模糊的想法。

情节和走向和甜虐大概取决于我中午吃的是板栗烧鸡还是橘子排骨。

嗯。欢迎评论,可以批评。不骂我就行。哈哈。

少天从前不苦逼。他惦记着叶修打着比赛,还可以脑补自己是攻,把叶修酱酱酿酿,日子挺充实的。

评论(72)
热度(334)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