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走走停停走走(05)

04

 

05 心有千千结

黄少天在会上第十次翻出手机来看的时候,连喻文州都忍不住冲他行注目礼。黄少天尴尬笑笑,比出抱歉的手势,把手机推到一边,不准自己再去管它。

长桌的尽头冯宪君还在激昂陈词,黄少天默默数着老冯越发光亮的头顶上那几根负隅顽抗的头发,一根,两根,三根……长长的细细的牵住心神的丝线,忍不住把另一头挂到那巴掌大的玩意儿上。

啧,想看。

 

散会之后,喻文州跟着冯宪君继续去协调一些事情,其他人也从会议室鱼贯而出。因为早就约好一起吃午饭,黄少天便一个人先去了喻文州的办公室。

坐在沙发上,黄少天又把手机掏出来解锁——界面和锁屏前毫无区别。

 

 

太直白热烈的感情宣泄在事后想起来总会让人尴尬万分,即使对方不说什么,自己也要打上矫情的标签,好像这样就能掩饰,就能反悔。抱着早死早超生、快刀斩乱麻的心态在车上把未曾说出口的感情抽丝剥茧摊在叶修面前的时候,黄少天原本是快意的。那快意来路不明,只是随着他连珠炮似的话一格格跳跃上升。等话说完了,快意跳到满格,黄少天也像充满电似的舒畅。然而那快意持续的时间太短,大约只维持到下车之后、叶修提出要搬来同住的要求之前。

——靠!原来老子都白说了!

那一刻的无力感让黄少天不得不用“羞愤”这个听上去毫无气概的词来形容自己。

 

这世上的深情只存在于未竟的话里,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干巴巴落在空气里,干了就消失了。最饱满的情绪通常也只存在于将说未说的那一瞬间,像吸满水的海绵,稍微用一点力就会控制不住涌出来。但水流尽之后呢?干燥的海绵总是漏洞百出得让人连窥伺的欲望都没有。

黄少天想起自己怀着无处发泄的羞愤和摸不着头脑的疑惑回到自己暂住的小窝,直到冲完澡、爬上床,依然想不通已经和他一起把过去那些过于充沛的水分挤压殆尽之后,叶修还要不依不饶什么。

更别提那之后还要再发短消息询问地址,看上去分别前的话完全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的的确确要落到实处。

想不通。

黄少天裹在被子里,对着屏幕上的白底黑字想象另一头叶修的想法,发现毫无头绪。如同叶修在联盟里翻云覆雨的十年,向来只有别人追在他屁股后面揣摩他的想法,而他始终像躲在云雾里,看上去高深莫测又胸有成竹。而想打他脸的人,十有八九会被他打脸。

最后抗议和反抗议的对话循环成毫无意义的圈,黄少天只能归因于那家伙也许又犯病了,没事找事拿他逗乐子,最后拉黑了事。

对,他把叶修的手机号拉黑了。

但那已经是五天前的事了。

五天前!

 

黄少天再次确认手机上没有任何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又在新一轮自我唾弃和痛定思痛的反省之后把手机锁屏。

事实上拉黑叶修的第二天,黄少天就一边内心疯狂吐槽自己一边手指翻飞对照着喻文州的手机把叶修的号码重新输入通讯录。

——糟!其实我的手指不受控制了!

黄少天绷着脸,竭力克制着弹幕成片刷过他的脑海。当他十分严肃地把手机还给喻文州的时候,还收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一不小心删了一部分通讯录。”黄少天板正地说。

怎么做到的?!这种理由会有人信吗?!会吗?!

“就像以前会误删一部分QQ好友。”喻文州笑吟吟地说。

……噗嗤。中了一刀。

喻文州又慢悠悠地补刀:“其实在安全中心恢复就可以了。”

黄少天:“……”

 

 

喻文州还没回来,黄少天此时瞪着毫无动静的屏幕,不由得疑惑自己含羞忍耻地把“叶修”这个名字重新加入手机的意义在哪里。勿需怀疑,这必然是自己的又一笔黑历史。

但——明明之前还十分积极,难道被拉黑就放弃了?我靠过了这么几天你好歹再尝试联系一下啊!

黄少天毫无逻辑地在内心谴责着叶修,没空分出一点心思来想自己在等待什么。

这时喻文州推门进来,匆匆把手上的文件放下,和黄少天解释说还需要等一会儿。

“刚刚收到林敬言的回复邮件,他答应来联盟做职业解说了。我去楼下人事部那边确认一下他的签约合同,再给我五分钟。”

“那以后我和老林就是搭档了。”黄少天对这个消息表示满意,一个固定搭档会让他的工作轻松不少。

“是啊。”喻文州冲他眨眨眼,“上一场你说得那么起劲,冯主席私下还担心你的嗓子会不会坚持不住。”

“哈哈,我可是金嗓子!”黄少天扬扬眉。

“除了偶尔会说到自己缺氧之外。”喻文州最后调侃一句,身影很快闪到门外,转眼就下楼了。

黄少天耸耸肩,把手机揣进裤袋,慢悠悠地踱到窗前,用手指扒拉着百叶窗帘向院子里看。昨天B市下了今冬第一场雪,一直到今天早上雪停,积雪的厚度足有一掌宽。不过黄少天早就过了“比雪还好玩的南方人”的年龄,除了唠叨两句“真冷”之外,倒也没觉出什么。

楼下的积雪显然已经被清理过了,只是门卫大概太有童心,还在门卫室暗面的空地里堆了一个潦草的雪人。那雪人不高,脑袋上顶着一个泡沫盒,两只红眼睛大概是可乐瓶盖,应该是鼻子的位置插着一根烟蒂。

好吧,黄少天承认,扎他眼的就是那么半根烟蒂。

 

 

 

第三赛季的时候荣耀职业联盟举办第一届全明星,承办方是H市嘉世战队。黄少天从得到消息的那天起就开始磨缠着队长方世镜准他随队。他还没出道,连替补队员的名分都混不上,平日里战队出门打比赛当然不能白花钱让他随队。黄少天自己也不是特别在意,更愿意好好在训练室里磨练技术。但这次不一样,全明星,嘉世战队,叶秋——这对黄少天太有吸引力了。

经过几天的软磨硬泡,并且表示自己承担来回机票以及食宿费之后,黄少天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随队参加第一届全明星的资格。同样作为下一年出道的核心新人,喻文州也被捎上。当然,战队没抠门到让他们自费,而是十分大度地让他们提前享受了正式队员待遇。

蓝雨订的酒店离嘉世俱乐部的驻地不远,一下车黄少天就急吼吼地拉着方世镜要去找叶秋,方世镜作为队长,当然有一堆事情要交代,只能把喻文州抓过来陪黄少天一起去。

“别惹事,对前辈要有礼貌。”

“知道了知道了!我只是去找他PKPK而已,又不是打架!”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袖子,飞也似的跑了,回话被寒风吹得稀碎。

 

H市之前刚下过雪,嘉世门口临着的并不是主干道,路面还有残雪留下的痕迹。黄少天拉着喻文州一路飞跑,看到嘉世俱乐部大门的时候恨不得飞过去。喻文州在后面强拉着,让他慢一点。

“路滑,小心摔跤!”

他这话刚一出口,黄少天一个趔趄,差点把两人一起带倒。拉拉扯扯堪堪稳住身形,黄少天一脸心有余悸。此时已经到了嘉世门口,原本应该是这一段最干净的地方,偏偏有人在这里堆了一个雪人。那雪人已经慢慢融化萎塌,残雪被踩实了变成冰,这才让黄少天差点滑倒。

“靠靠靠!谁在这里堆雪人,不会是嘉世的人干的吧!啊啊挡在门口简直没有公德心!都要化了为什么不清理掉!这雪人可真丑真丑,连鼻子都没有!”黄少天指责一通,感觉稍微缓解了自己差点摔个大马趴的窘迫,悻悻地拉着喻文州要走。

这时一个脑袋从嘉世传达室的窗口探出来:“谁呀大清早在这大呼小叫。”

那人大约二十出头,只是脸色比冬日的天光还要苍白,衬得两道浓黑的眉毛像落在白纸上的飞扬墨痕。眼皮半阖着,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嘴里衔着根燃到一半的烟,正上下打量着黄少天和喻文州。

“你们是干嘛的?是要来嘉世?”

黄少天抢先说:“我们是蓝雨的,来找你们嘉世的叶秋!”

那个年轻人冲他们笑笑,把头缩了回去。黄少天听见传达室里爆发出一阵大笑,很快就看到年轻人出了传达室,向着他们走过来。

他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牛仔裤的裤管里晃着两根伶仃的长腿,看上去高而瘦,像一竿挺拔的竹。

“你们找叶秋?”

“是!”黄少天警惕地回答,“你谁?”

“我叶秋啊!”年轻人说,似乎对黄少天难以掩饰的惊愕表情非常满意,悠然地吐了一个烟圈。

“靠啊!”黄少天大叫。

“呵呵。”叶秋笑笑,“哎你刚刚是不是说我们嘉世的镇门雪大将没鼻子,喏,这不就有了。”他把烟插到雪人脸上,变成了一截还在冒气的鼻子。

“这不就有鼻子了?”叶秋说,“哎小孩,你是不是以前网游里那个烦剑客,嗯,夜雨神烦。”

“是夜雨声烦!”

“哦!听上去差不多。”叶秋说着,蹲下来,伸出细长的手指,在雪人脏兮兮的肚皮上写下一个“烦”字。

“怎么样?”叶秋回过头来,对着黄少天说。

 

那天H市很冷,每个人说话时嘴边都有一团白气。太阳没能从云层里挣扎出来,天光黯淡,所有的人也好景物也好,都蒙着一层不鲜亮的灰气。无论后来黄少天怎么回忆,都无法为那一天增加任何可供反刍的亮色。“叶秋”是个画风粗糙的小年轻,落拓里带着少年得志的疏狂气。而他更青涩,还有些他本人不愿意承认的傻气,被调侃还会脸红。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初见,以黄少天单方面的气急败坏而告终。

 

 

 

到了冬天,唯有被窝与火锅不可辜负。

中午和喻文州在一家老字号店里吃过一顿铜锅涮肉,黄少天借口有东西落下了,又跟着喻文州回了一趟联盟大楼。

喻文州下午依旧忙得脚不沾地,黄少天装模作样地寻找一番,最后一拍脑袋说自己约莫记错了,应该是在家里。

回去的时候路过门卫室,黄少天在那个歪扭的雪人面前停下,上午果然没看错,是半根烟蒂插在上面充当了鼻子。

问:想念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体验?

答:不管看到什么,拐几个弯儿总能想到他。

有些事情以为早就忘了,哪能想到一截小小的烟蒂也能充当记忆的锚点。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黄少天摸出手机,依然没有任何未接来电或讯息。调出通讯录,手指在屏幕上方虚划几下,还是忍不住翻找起来,最终停留在那两个字上。每一道笔画都很熟悉,铁画银钩般刻在心里。

时光让一些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消失,时光让一些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更牢固。

黄少天把围巾拉高,挡住口鼻,快步离去。

不想承认,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

原以为心软气弱的人才喜欢依依不舍,原来心脏没那么脆弱,才会更容易执着。

 

----------------------------

秋风词 李白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我叶二十出头的时候,必然是瘦的,瘦的!

为什么初见的部分写着写着没有喻文州了,因为那时候他们都已经看不见文州了╮(╯_╰)╭

评论(54)
热度(283)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