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走走停停走走(07)

06  本章有喻王

 

07 人人都怕难怕倦怕扑空

因为黄少天牙疼得厉害不想吃饭,叶修也只买了一份快餐充饥。下午他跟着围观了黄少天的拔牙过程,用手机拍下了新表情包的素材,气得黄少天差点把眼珠子翻出来。

中午吃的太少,叶总表示晚餐要多吃、吃好,带着黄少天去了一家高档餐厅——拔过牙的人都知道,拔牙后第一顿只能吃一些稀饭一类的半流食。于是乎,他姓叶的吃肉,黄少天喝粥,还一直强调这家餐厅的甜粥非常有名,比肉好吃多了,真是气死人。

吃饭的时候叶修又旧事重提,说要搬去一起住。

“你看你这样,在家疼昏了都没人知道。”

“有常识吗?牙疼疼不昏人。”

“还有别的时候呢?像什么感冒发烧啊胃疼啊肠胃炎啊阑尾炎啊——”

黄少天打断:“我已经切过阑尾了。”

“哦。”叶修正色说,“我还没切过呢。”

黄少天:“……”谁管你啊!

“谢谢你了,不过不需要。房租我自己付得起,不需要分摊。”

“我知道你付得起,所以没打算要出。怎么,难道你还打算向我收租?”叶修一脸惊讶。

黄少天:“……!!!”连忙喝口汤压惊,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厚脸皮?!

“那我要你何用?”

“不用一个人对着镜子说话,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对着镜子说话?!”黄少天莫名其妙。

“不然你跟谁说话?”

“我……我靠我一个人在家干嘛非要找人说话?”

“毕竟是话唠,这方面的需求应该比较大吧。”

“……”滚开好么。

黄少天抹一把脸,觉得这对话再继续下去方向只会越来越诡异,好在和叶修也不需要拿出虚与委蛇那一套,直接回绝道:“总之,我不想。”

“哦,那算了。”

“嗯?”黄少天又是一惊,这么容易妥协不是叶修的风格啊。

“把你家钥匙给我一把,要是有什么事我也能及时赶过去帮你。怎么样,不至于这也不行吧?你一个人孤零零北漂,多凄凉啊。”

“有文州呢。”

“呵呵,文州?你确定要麻烦他和……嗯哼?”叶修挤挤眼,那意思,你懂的。

黄少天:“……”

这还真……黄少天纠结万分,只好说:“我没带备用钥匙。”

“没关系,一会儿送你回家的时候记得给我。”

“你又没开车怎么送我回家?”

“一起打车啊。”

“打车的话,不应该各回各家吗?”

叶修眼神复杂地看着黄少天:“……我要去拿钥匙啊。”

黄少天:“……”这TMD什么神逻辑!

黄少天觉得叶修一定咽下了几个字,比如“看你傻的”“这孩子真逗”“可怜呐”之类充满着高高在上的“怜爱感”的话——打住,简直不能细想。

 

之后叶修果然跟着黄少天回了家,眼看着黄少天从玄关的鞋柜里摸出备用钥匙才有打道回府的意思。

黄少天挣扎:“我觉得应该不会有用到的那天的。”

叶修:“呵呵,那就不是你能说的算的了。”

黄少天:“……”

叶修失笑:“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黄少天严肃道:“老叶,你老实说,你有什么阴谋?”

“阴谋?”叶修摸摸下巴,“有啊。”

“说!”

叶修把黄少天家的钥匙扣进自己的钥匙扣:“有阴谋为什么要告诉你?智商掉线了啊少天。”

“靠!”

算了,黄少天想,反正过一阵子就要搬新家了。

“对了。”已经走到楼梯转角的叶修回头说,“搬家的时候告诉我,我来帮你。”

“不劳烦你了叶总,我找搬家公司,专业的!”

“呵呵,我来拿钥匙。”

“滚吧!”黄少天恶狠狠地吼道。

 

晚上睡觉的时候黄少天久违地失眠了,刚拔过牙的位置总是觉得不舒服,想用舌头去舔舔,补上缺失的部分。但之前医生嘱咐过不要舔舐患处,让黄少天心痒得难受,更加难以成眠。后半夜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过去,又有好几个乱七八糟的梦境轮番上场,叶修的脸来来去去,总是乱入:一会儿是嘉世的年轻队长,一会儿是胡子拉碴的网管,一会儿是衣冠楚楚的叶总;笑着的,严肃的,抽烟的,趴在电脑前睡着的……

梦境从来不会无中生有。

原来他的脑海中储存了那么多的关于叶修的记忆。

 

 

 

13轮比赛结束,随后就进入了12月份。每年的全明星投票在新赛季开始,12月时进入收官阶段。

最初的投票大多是参照上赛季的表现,尤其是季后赛里的强劲选手,会得到特别多的青睐。这之后,进入新赛季的节奏后,有时一两场比赛的惊艳发挥就能引爆不少票数。

黄少天缺席了周末的解说,周一跑到联盟总部找喻文州说明情况。此时他看了看官网上的实时票数,还为蓝雨今年刚出道的一名小将能不能在最后阶段挤进全明星挂心。喻文州也凑过来看了一眼:“小李上一场对霸图表现得很好,下一场对新嘉世如果能有不俗表现,机会还是很大的。”

“新嘉世现在不好打啊。当初十一赛季的时候一群新人被教训得七荤八素,现在可都是当打之年,要手速有手速,要经验有经验。上回王杰希不还在赛后的记者会上说他们是硬骨头吗?能让王杰希说出这么一句,不容易啊。”

喻文州不置可否,拿过鼠标,把页面往上移动:“新嘉世的队长邱非,今年全明星已经到第六位了。他的粉丝和孙翔的粉丝斗得难舍难分,争联盟第一战法的名号。”

“听说新嘉世那边有意在孙翔退役后收购一叶之秋?”黄少天现在是专职解说,联盟总部这里也常来常往,职业圈有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夏老板一直都有这个意向,我倒觉得轮回不会放手。孙翔是第七赛季出道,现在看他的状态,再打两个赛季不是问题,轮回未尝不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接班人。”

黄少天撇嘴:“孙翔可不像是能带好新人的样子。”

喻文州笑笑:“这就不是我们操心的问题了。对了,你的牙怎么样了?这周兴欣对义斩的比赛你要上吗?”

“早好了早好了!只不过拔个智齿而已,又不是大问题。”黄少天摸摸腮帮子,“你看,已经消肿了。”

喻文州仔细端详:“的确看不出来了。”

黄少天比了一个“V”字手势。

喻文州收拾好自己的公文包:“说起来我原本打算那天下班之后拉你去医院,我记得你一直都很不喜欢看牙医。以前在蓝雨,牙疼的时候宁肯嚼花椒、往脸上抹蒜泥,轻易不肯去牙科。怎么这次动作这么快?”

“哈?”黄少天一呆,挠挠脸,“这一次,这一次不一样!”他灵机一动,“这一次我脸肿了啊!脸肿了就不帅了!这可是天大的事,一分钟也不能耽误!”

“嗯……”喻文州点点头,“好吧,看来是我多虑了。走了。”

“呿。”黄少天嘟囔着跟上,“不心脏会少块肉么。”

 

正是饭点,上菜慢得让人心焦。黄少天无聊地玩着菜单:“文州啊,我发现咱们最近总是一起吃午饭。”

喻文州说:“那是因为你总是在快吃午饭的时候来找我。”

“哦。”黄少天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因为……反正我也找不到别人可以一起约吃饭。一个人吃饭太凄凉了,而且非常影响食量。”

“所以我们俩一起吃饭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这时一对情侣在他们旁边的座位坐下,黄少天手上动作一顿,突然想明白是哪里不对:喻文州……明明有个更合理的对象可以一起约午饭、约晚饭。如果说因为彼此都忙,能一起吃饭的时间很少,但是这么久以来,以他和喻文州一起吃饭的频率,居然从来没有遭到过拒绝,这就说不过去了。

黄少天偷瞟了一眼喻文州的神色,淡定如常;联想他平日里的工作状态,同样毫无异常。

大概是我想多了。黄少天放松下来,又盘算着以后还是不要太频繁来找喻文州了,打扰人家约会可是大罪。

“对了,打算什么时候搬家?这周?还是下周?”房子是喻文州帮忙找的,前任房主是喻文州熟人的朋友。

现在一想,这个熟人,不会是王杰希吧?

细思恐极,黄少天连忙把自己的念头按下,清清嗓子说:“那个,下周吧。这周末还要飞H市,来不及收拾了。”

“也好,我也需要一些时间。”喻文州点点头。

“啊?你怎么了?”黄少天随口问道。

喻文州慢慢摩挲着起毛边儿的菜单,若有所思地说:“我在考虑……嗯,少天,你介意和我一起住吗?”

“啊???”黄少天整个人一呆,含着一口茶水,顿时咽不下去了。

“怎么,不方便吗?抱歉,是我欠考虑了。”喻文州轻轻叹一口气,“因为时间太赶,我一下子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房源。想到你那里是两间卧室,空间也够大,所以才想到去和你同住一段时间。”

“不是……那个……那你现在在住的房子呢?啊,说起来我到B市这么久,还从来没去过你家呢。”

喻文州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之前住在朋友那里,不太方便邀你过去。”

黄少天的喉结艰难滚动,热水顺着喉管流下去,烫得他一个激灵。

这个“朋友”,该是王杰希没跑了。

黄少天万分后悔那天晚上看到那一幕。有些事情,不知道的话无论怎么联想也不会扯上关系,可是一旦知道了,思维的发散度总是可怕的。

这是……这是……

“少天,”喻文州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那里面的惊慌失措瞒不过他。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心头一轻。

“你知道了,是不是?”

“我……”

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啊。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想要移开眼睛,却发现无论如何做不到。那双眼睛里,有他熟悉的平静从容,也有他不熟悉的,疲倦忧郁的痕迹。

“你知道了啊。”喻文州的视线低垂,率先移开了目光。

“对不起啊,文州。”黄少天抓抓脸,“我不是故意想要窥探什么,那次在微草解说的时候,我在后台无意中看见的。”

“微草那次?”喻文州一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的确是那天谈的分手。”

“啊???”饶是已经被惊吓了一回,黄少天还是觉得喻文州的话像迎头一棒。

喻文州又朝他笑笑,很快收拾好脸上的表情,恢复成一贯的模样:“既然你已经知道,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我和他分开了,总不能还厚着脸皮住在那里。我原本想另外找房子,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这些日子总是住酒店,实在是不方便。”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问出口:“那个,我那房子不是王杰希的朋友的吗?”

喻文州一愣,失笑道:“不是,你想多了。”

“哦。”黄少天松口气,“那我们一起搬过去住,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那我就先谢过了,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因为有了这样劲爆的插曲,一顿饭黄少天吃得没滋没味,出门的时候脑子还有些恍惚。

“我这个人,是不是很固执?”

“啊?”黄少天骤然听见喻文州开口,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B市这些天雾霾严重,喻文州带上口罩,声音含糊不清,显得格外沉闷:“其实我跟他一直有谈不拢的地方。不过以前大家都忙,一年见都见不了几面,哪肯浪费时间吵架,那些问题就一直拖在那里,时间越久就越多,越难调解。说实话,我没有出柜的打算,这样会平添很多麻烦,也不愿意过多地介入对方的亲友圈子。但是他不希望这样,他觉得这又不是见不得人,至少在一定的范围内我们的关系不应该是秘密。我退役之后来B市工作,他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想把我介绍给家人。之前他的爷爷九十大寿,要带我一起去,被我拒绝了。也许我真的是个自私的人吧。其实我愿意来B市,更多的是出于工作上的考虑,如果联盟总部在其他城市,我大概会毫不犹豫地……去那里。”

黄少天不敢开口说话。

喻文州停在车前,手握着门把手,突然没了动作。

“他那天说,再也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试图读懂我这本复杂的书了。他最后居然还跟我开这种玩笑,他居然……”黄少天仿佛听到喻文州攥紧手指的声音,竭力地克制着,“一点也不好笑,这比喻糟糕透了。他一直没什么幽默感。”

那一刻,黄少天觉得有汹涌的情绪差点从喻文州严实的包裹中冲出来,又在临界被强压回去。他听见喻文州呼出一口气,口罩鼓起压抑的弧度。

“仔细想想,我们在一起也有七八年,可是很少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我们的性格太相近,谁也不愿意抱怨或者诉苦,看上去好像一直很好,很平静。可是里面的东西呢?早就隔得远了,远得太陌生。也许我们从来没想过真正去了解彼此的想法,太过于依赖荣耀里的联系,以为真实情况就是这样。或许,一直停留在对手间的惺惺相惜才是正确的,从一开始我们就走错了方向。”

说完了这些,喻文州像是放松了不少,整个人从绷紧的状态里脱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黄少天没坐副驾,默默钻进后座。他想,也许现在喻文州需要一点自己的空间,哪怕是这样的距离也好。

“抱歉少天,”喻文州低声说,“我今天太失态了,拉着你说这种话。也许你会觉得我的想法很奇怪,很难理解,但我现在确实这么想。是不是一开始我和他都会错了意,如果不开始,会不会更好一点。”

“什么这种话那种话,我们认识这么多年,难道我会嘲笑你失恋吗?”

喻文州笑笑,没再说见外的话,车子倒出停车位,很快和B市繁忙的车流汇成一体。

 

 

黄少天坐在后座,把头向后仰,视线放空。

其实他懂喻文州的意思。

非常,非常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偶尔会想象未来有TA的生活:要在哪个城市定居,做着什么样的工作,家里是什么样子;节假日会一起赖床吗?还是手牵手去了某个早就想去的地方;独处的时候说什么样的情话,有怎样的亲密动作——一定忍不住想过,对不对?

二十岁的剑圣冠军在手,连酒精都不能在这样的夜里拖他入眠。他在床上辗转反侧、翻腾打滚,窗外的月亮那么亮,又大又圆,让他情不自禁把某个家伙从心里拎出来幻想一番:如果真的得到的话,那一定要每天PKPKPK;假期拿着小号去网游捣乱,一起被追杀也不错;轮流用女号,做遍所有情侣任务。

只是这种程度的想象就让他兴奋万分,大半夜抓心挠肝地想飞去嘉世——

但也只是这种程度而已了。

到这里就难以为继了。

因为那时候的他们,除了荣耀,什么都没有。

 

这都是叶修第一次退役后黄少天才想到的事,他和他的联系几乎完全建立在荣耀之上,最后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怀疑这样的感情究竟是不是基于喜欢那个人。

这样的感情就像浮萍,没有坚实的根系,现实的水流发生变化的时候,轻易就能离散。

连他自己都懒得去相信了。

何况,那时候叶修连这样的意思都没有。

 

蓝雨的经理曾经说,一个人的战斗风格怎么可能和性格毫无关系呢?明明不管场上场下,黄少天都是对情势有冷静判断的那种人。

乐观得不放弃任何一丝机会,冷酷得不留下任何缥缈的妄想。

 

-----------------------------

本章有5300啊~真的下周约了。

写个段子让大家高兴。

叶修:少天啊,人要读书。

黄少天:呵呵。

叶修:比如哥最近读了鲁迅先生的文章,很有心得。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黄少天:妈的!!!你把我的钥匙还给我!!!还给我!!!

 

这一章一不小心写太多了,但是又不好分章,就这样吧。今天看了一下前文,发现有写得特别奇怪和生硬的地方,好羞耻OTZ。中途不好修文,等有机会完结后再说吧。这一章的情节算是我早就想写的,有点开心。

 

章节名来自 薛凯琪《奇洛李维斯的回信》

  明知我们隔着 个太空
  仍然将爱慕天天 入进信封
  抬头望星空发梦仍然自信
  等到远处你为我写 那一封
  人人都怕难怕倦 怕扑空
  全球得我未死心 没有放松
  专心得超级偶像 也动容
  一直相信 所以给你一直写信


评论(61)
热度(321)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