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走走停停走走(09)

08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09 是我不是梦

“有很多惊天动地的感情,都是从一方先耍流氓开始的。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比如董永和七仙女,比如白娘子和许仙……”

“等等,”叶修听到这里,不得不打断总裁弟弟难得的文艺抒怀,“你能不能举一些适当的例子?”

“比如?”总裁对总经理不耻下问。

叶修试着启发弟弟:“结局,结局好一点的。”

叶秋沉吟:“我想我需要一些时间考虑。”

叶修:“……”

“算了。”叶修放弃了,“不跟你浪费时间,赶紧让开,哥要出门了。”

叶秋跟上哥哥:“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要去哪儿呢!”

叶修最后瞟了一眼镜子,抚正自己的衣领:“干嘛要告诉你。”

“我觉得你最近很不对劲啊,不对劲!”叶秋挡住他看镜子的视线,兄弟俩一般高,当下挡得严严实实,“你居然开始在休息日出门了!”

叶修毫无障碍地把那张和他极其相似的脸拨到一边:“你居然开始在休息日宅在家了。”

那张脸像拨浪鼓一般摇回来:“小月和她的闺蜜团出国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你空虚寂寞冷了?乖,这么大个人,别再和哥哥黏糊了。”

“呸!”叶秋气势十足地出声,似乎为抓到时机吐槽哥哥感到心满意足,“自恋是种病,我看你这是晚期了。别扯了,直接说是不是去约会?”

叶修挑高眉看着弟弟,这表情在他脸上常见,自带三分嘲讽,叶秋顿时警惕。

“是啊,羡慕吧?羡慕就回房间和弟妹视频去,别在这儿对着哥哥的感情生活如饥似渴。”

“靠!真的假的?!叶修你说清楚!”叶秋被这不带犹豫的肯定吓得目瞪口呆,连叶修后半句话的嘲讽都顾不上了。

叶修已经趁着他慌神施施然下了楼,此时站在客厅门口向他告别。

叶秋攀着楼梯探出半个身子:“你等着——”

“别告诉妈,”叶修完全能想象出弟弟要说什么,他露出充满善意的微笑,“不然A市那堆烂摊子我可撂挑子不替你收拾了。”

叶秋:“……”

 

 

黄少天走出公寓楼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这可怕的能见度,简直让人以为误入了末日场景。今年的雾霾来势汹汹,给这座崭新而陈旧,年轻又古老的城市带来一个又一个灰头土脸的日子。黄妈妈前几天打电话给儿子,问他在B市过得如何,言语间不乏对环境的担忧和抱怨。

黄少天一个土生土长的G市人,初来乍到最大的体验是对北方的干燥很不适应。在暖气充盈的房间里住着,没几天就发现身上干燥起皮,不得不给家里添置上大功率的加湿器。

“你不适合那里。”听黄少天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起脱下秋衣能抖出三斤皮屑,黄妈妈一锤定音,“干脆回来好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说来说去还是希望宝贝儿子能留在自己视线所及的地方。按说以如今黄少天的工作性质,也并不是非要住在B市不可。在G市和在B市的区别大概只在于每年多出一叠机票。但就像选择留在一个城市的理由不会是因为地铁快捷一样,黄少天也不会因为多出购买加湿器的预算就潇洒转身。

当然,他心里很清楚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关键,只是这关键尚属于不能和母亲言明的部分。

 

一辆黑色的卡宴从目力尽头驶来,缓缓停在黄少天的身边,车窗摇下来,叶修探出半个头:“啧,出来这么早,等多久了?”

“没多久没多久,今天怎么换车了?”黄少天熟练地拉开副驾的门坐进去,在迎面包围过来的温暖气息里感到一阵舒服的放松。

“叶秋的车,他今天不出门,我就借来开了。”

“哦哦。”黄少天拉过安全带系上,打量着车子,“挺不错的,你弟眼光比你好。”

他正琢磨着是不是也给自己买辆车代步,突然外衣下摆被人一掀,叶修的手伸进去贴在他的毛衣上摸了摸。

“我靠老叶你干嘛!”黄少天的身体本能往上一缩,“耍流氓了!”

叶修收回手:“里面都是凉的,冻透了吧。上次就说了你这件衣服不防风,不长记性。”

黄少天挠挠头,难得没为自己辩解。

叶修倒车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大概是真的在外面站久了,脸颊被冻得泛红,细细的绒毛从自己的角度看得一清二楚,嘴唇微张着,呵出丝缕白气。

“想看什么电影?”叶修不动声色地说。

“看……”黄少天闻言连忙掏出手机查看,左手握拳抵在下巴上,视线落在手机屏幕,眼睫自然地低垂下来,侧面看上去是一条颤动的弧线。叶修的眼睛跟着滑过去,顺着末端跳跃而出,那弧度卷成一颗圆溜溜的小石子,仿佛滑到心里,一直下落到听不见回声的深处。

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叶修把精神集中到眼前的道路。那一笔浓黑的线条停留在视网膜上,牵扯着眼睛的余光。

 

 

看电影这回事,最初是叶修提的。

当然,本来他备选了几个听上去更好的选择,比如去听音乐会,比如去他堂叔新盘下的茶座式剧院听戏,比如去逛博物馆。可惜最终都被黄少天冷酷地否决,理由是做人不能太为难自己。

“太装逼了。”黄少天说,“不适合咱们的画风。”

咱们的画风是什么?叶修没去思考,从善如流地选了唯一剩下的选项:看电影。看电影总是不会出错的。

只是他对此道一向不精通,又对当下国产电影的质量盲目乐观,以至于黄少天困倦地倒在他肩上的时候才感到了一种愉悦和懊恼混杂的心情。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和黄少天看电影,不过从前总有苏沐橙一起。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误以为蓝雨的小剑客惦记上了自家的妹妹。黄少天假期喜欢来H市,他作为地主总不能视而不见。于是不打荣耀的时候就图省心省力,把人拉到电影院,也算招待。反正对叶修这种不喜见光的宅男来说,电影院和人满为患的西湖比起来,简直和天堂一样美妙。三个人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叶修一定要坐在苏沐橙和黄少天中间把他们隔开,心里想的是苏沐橙还小,他作为实际上的监护人对追求对象的把关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彼时黄少天总是撇撇嘴,看上去气鼓鼓地坐在他身边,趁着看电影还总要在他身上又捏又掐,就像挟机报复。后来知道了一部分真相,叶修又想,这是被占了多少便宜,啧。

黄少天此时久违地歪在他的肩上,眉心微蹙,嘴巴傻乎乎地张着,叶修借助屏幕的微弱亮光仔细看,总觉得有口水快要流出来。

叶修迟疑地伸出一根手指,慢慢地靠近黄少天的嘴唇,贴上了,又轻轻按了按,柔软而温暖。

忽然觉得心里一片安宁。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嘟囔出声:“电影结束了吗?”边说着,边揉着眼睛坐直身子。

叶修压低声音:“没呢。你昨天睡得很晚?”

“唔。”黄少天还没从困意里彻底解脱,反应慢半拍,“宋晓和人合伙搞了个游戏工作室,昨晚我帮他们做数据测评。”

叶修皱眉:“很急?”

黄少天克制地打了一个呵欠:“我之前给忘了,昨天才开始做。”

“怎么不告诉我。”

黄少天还是木木的:“忘了。”

叶修叹口气,没再说什么,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黄少天。

黄少天轻咳一声,小声说:“不了,现在不困了。演到什么剧情了?”

“不知道。”叶修诚实回答。

黄少天:“……好好看吧。”

 

嘴上说着好好看,黄少天立马正襟危坐摆出架势,幸好电影推进到高潮,让这件事不那么困难,只是手指垂在身侧,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搓着。一开始黄少天的确是难以自控地被周公召唤了过去,但毕竟周围环境并不安静,所以睡得不沉。叶修的动作他也不是毫无察觉,那一点凉丝丝的触感,差点让他在迷糊间把叶修的指尖含进嘴里。

当意识到抵在自己唇边的是什么之后,黄少天的心脏有一瞬间的停滞,之后又以一种惊心动魄的频率跳动起来。他在黑暗里屏住呼吸,有那么一小会儿觉得叶修的呼吸离他很近,又很快远离。

如果说叶修在荣耀里几乎无所不能智计百出,那么相比之下,他在某些事情上似乎总是缺乏成熟的技巧,带着显而易见的小心翼翼和笨拙。但哪怕是这样不成熟的招数,被他使出来的时候也经常能打得黄少天措手不及。那些被掩埋在角落里的渴望和热切,被他轻轻一吹,还是崭新的;伸手摸一摸,还是滚烫的。

黄少天惊讶而迷惑地坐在座位上,心里像住着一只不安份的兔子。

 

 

从电影院出来后叶修接了一通电话,似乎是工作上的事,他用眼神向黄少天示意了一下,独自走去安静的角落。黄少天全副武装,不怕被人认出来,于是百无聊赖地坐到栏杆上,晃着两条腿打量过路的行人。

天色刚擦黑,这时路灯渐次亮起来,延伸至远处。车辆川流不息,带着前后的荧荧灯光,交汇在道路上,像一条发光的河慢慢成型,在整个城市里流淌。白天现代化的锋利和冷漠仿佛在万家灯火中沉寂下去,市井的喧嚣和热闹开始一点一点地蔓延。

黄少天偶尔回头去看叶修,只能看到一片薄薄的侧影,挺拔地立在那里,像一把锋芒尽敛的剑。这样的叶修对黄少天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剥去那些漫不经心、潇洒散漫的壳,他本就该是这样如山如松,强大又坚韧的。

正是这样的叶修,曾经不自知地吸引着黄少天接近。他站在又高又远的地方,像一个路标,一个灯塔,黄少天看着他,孜孜不倦地向前走、向他靠近,但好像总是那么远,仿佛在黄少天前进的时候,他也在往更高更远的地方走;但有些时候,黄少天又觉得叶修似乎自己走近了些,就在一伸手能摸到的地方,等他兴冲冲地赶过去,他却又退远了。就像被蹁跹的彩蝶引诱的猫儿,扑啊扑,总是扑空,次数多了就会意兴阑珊,知道不是自己的,就算了。

已经“算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那只彩蝶为什么要飞回来。

黄少天伸出手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把自己逗乐了。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倚着栏杆站在黄少天身边,嘴里衔着一支烟。

最近他工作不忙,时常约黄少天出来,有时候是吃饭,有时候是闲聊,有时候就会像今天这样找些活动。一般情况下黄少天都不会拒绝,偶尔还会主动提出邀约。两个人都没对这样的相处提出什么异议,仿佛自然而然就默认了。

等叶修抽完那一根,黄少天终于开口说:“我想不通。”

他没看叶修,而是望着那些车流,眼睛里映着斑驳的光。

“想不通就不用想了。”叶修说,“我等着。”

“真冷,回去了。”黄少天从栏杆上下来,向着停车场走去。

“嗯,走吧。”叶修把烟头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赶上前和黄少天并肩。

多年的相识相知至少教会他们心照不宣,两个人像顺着一条看不见的河,都在平静等待或者说观望着流水最终会把他们带去哪里。

 

 

晚上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独自坐在陡峭的悬崖边上,像傍晚时坐在栏杆上那样晃着腿。叶修突然叫着他的名字跑过来,和他坐在一起。他看着叶修的侧脸,心里有毛线团一般理不清头绪的迷惑。叶修握着他的手,攥得紧紧的。

“不要怕。”梦里叶修这样说。

梦境里是一个安静的夜晚,没有月亮,星星却遍布整个天幕,每一颗都又大又亮,离他们很远又很近,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来,把他们淹没在清冷的星光里。

叶修说:“你要跳下去吗?”

黄少天摇摇头。

他又说:“我们一起跳下去吗?”

黄少天又摇摇头。

叶修慢慢地说:“我……”

黄少天忽然觉得很害怕,抓紧了叶修的袖子。叶修转过头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黑沉沉的目光把他定在原地,一动也动不了。

下一个瞬间,就在他的视线里,叶修的身影消失了,快得让他惊慌。他的手蜷曲在风里,掌心空空如也,悬崖上的风那么大,像是能穿透过他的整个身体。

恐惧像潮水一样涌过来,淹没了那些美丽的星星,梦境变成一片绝望的黑暗。

 

“啊——”

黄少天像溺水一样喘息着醒来,头上满是冷汗,他抓着被子坐在自己的床上,梦境里那种窒息般的恐惧还在缠绕着他的意识,让他浑身发冷。那种感觉像一条蛇,带着阴森的冷气游走在他的身上。

他的眼前是叶修最后的眼神,那句未说完的话的尾音仿佛还响在他的耳边。他在凌晨最清明的寂静里,明白了自己的恐惧是什么。

我不怕一个人跳下去。

不怕和你一起跳下去。

我害怕的是……在一切发生之前,你就会后悔和我一起坐在悬崖边。

 

 

-------------------------------------

改了一些地方,终于看起来正常多了OTZ

评论(44)
热度(351)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