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走走停停走走(10)

归档  不好意思我跳票太久啦~前文看归档吧/(ㄒoㄒ)/~~


10 铁树也会开花

叶修把车停进车库,手上甩着钥匙刚一进门,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叶秋就起身迎了上来。这家伙眼睛发亮、神色诡异,让叶修瞬间警惕。

“干嘛?”

叶秋手上拿着一个吃到一半的苹果,上下打量哥哥一番:“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

叶修神态自若,把钥匙递过去:“喏。”

叶秋接过来,也在手上甩一圈,动作和叶修如出一辙。他嚼着苹果说:“消极抵抗是没用的,坦白才能获得宽大处理的资格。”

叶修“啧”一声:“咽下去再说话,唾沫都喷到哥脸上了。”说完推开弟弟,换鞋进门,往沙发上大马金刀地坐下了。

叶秋连忙跟上,坐到哥哥对面,还不忘继续吃他的苹果。叶秋穿着宽松的居家服歪在沙发扶手上,叶修却通身整饬正襟危坐,兄弟俩倒像是互换了。叶修心想这厮比我能装多了,平日里在外面道貌岸然一脸精英范儿,在家脱了那层皮,和宅男的区别简直肉眼不可见。

叶秋很快把苹果啃得七七八八:“藏着掖着有意思吗?”

“你非要打听出来,有意思吗?”

“当然有。”叶秋把果核搁下,“铁树居然会开花,这还不够有意思吗?”

叶修仰头想了想:“是挺有意思的,等真开花再说吧。”

“啊?”

叶修站起来,不再理会弟弟,径自上楼:“睡觉去吧,明天一早有会。”

叶秋嘟囔:“你现在倒是比我还积极。”

“那当然。”叶修手肘架在楼梯扶手上,回头说,“既然决定做了,我肯定会做好。”

 

说是回房睡觉,但叶修一点困意都没有。他翻开手机看了看,魏琛领头建起来的退役老干部群未读消息竟然攒到了999+。这种情况下往常他是不会看的,但今晚实在无聊,索性食指一动,插进去看了一会儿。

这个群里大约100多人,和职业选手的大群没法比。虽说铁打的荣耀流水的选手,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退役了之后都会从大群转移到这里,相当一部分就那么销声匿迹,江湖不见了。而加了群的这些人现今也各奔东西,各行各业都有。平日里这群是两种状态,要么安静如鸡,要么热火朝天,今晚正是第二种。

叶修看了一会儿,发现居然是在说相亲。话题的源头是谁叶修懒得去翻,不过现在正在说话的仁兄洋洋洒洒大吐苦水,历数遇到的奇葩对象,倒是挺有意思,就像从前苏沐橙转给他的那些论坛八一八帖子似的。

如今大家都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纪,提到恋爱结婚的话题人人都有中枪中箭的感觉,不少人被家里催着相过亲,说起来都是一把血泪,苦不堪言。楚云秀吐槽说知情识趣双商都高的好男人早都有稳定感情了,哪还能在相亲市场等着被人捡漏。众男选手纷纷跳出来说这不还有我们等着被拯救么,不要忽略宅男群体啊。楚云秀发了个无奈的表情,表示当了好几年对手,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男选手们泪流满面: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叶修笑了笑,楚云秀的情况他倒是知道一些,她根本不愁嫁,纯粹是跳出来看热闹的。到现在还不结婚是她自己还没下定决心进入婚姻,只可怜她那个苦守快十年的男朋友了。

有人感慨开始打职业的时候年纪小,工作封闭性又高,女的还少,耽误了恋爱的好时候,现在想好好恋爱一场,都觉得没有小年轻的劲头了。就连唯一在现役的时候结婚生娃的人生赢家方明华,那也是青梅竹马加多年邻居的情谊才能成功抱得美人归。

众人又是一阵唏嘘。

电子竞技选手的职业生涯短,恰逢人生中冲劲儿最足的那几年,有着信念、追求、热血和野望,女孩们的少女心犹在,男人们似乎谁也没觉得爱情有多重要。一群人一年到头巴巴望着那个唯一的冠军奖杯,偶尔想起来自己还是一只单身狗,又没办法拿出太多时间去找那个对的人。何况那时大家都单身,大环境十分友好,嚎叫两声,和隔壁桌的兄弟抱团取暖,混着混着,日历哗哗就翻过去了。

群里沉默了一会儿,最开始苦水倒得最凶的那哥们儿又冒了头,说其实我心里有个人,这么多年没忘呢。这话一出来,刷屏的话“蹭蹭蹭”又上去了,他谁也没理,任大家起哄,自己一个气泡一个气泡把事情说了出来。其实也不是多复杂的故事,无非是校园青葱早恋,后来他出道打荣耀,忙的时间多闲的时间少,小女友要考试要升学,他一张嘴全是游戏,慢慢就淡了,后来就散了。

魏琛是群里的老大哥,还是群主,这时候跳出来说兄弟放开点儿,哥这不也单着么,想当初混网吧的时候我也是有过妹子的,妹子啊妹子,你们都已散落天涯。

魏琛发了个拍肩的表情,挂出他的口号:天涯何处无芳草,只要你肯往前找。

一个和魏琛相熟的老选手忍不住揭穿说你可拉倒吧,一喝醉了就娟儿啊丽啊的,瞎叫一通,谁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

这一打岔群里的话题就偏了,女选手们像集体掉线,就剩一群大龄剩男还在想那些年他们追过的女孩,群里又开始群魔乱舞。先前引起话题的哥们儿又发了一段话上来,只是转眼就被刷上去了。叶修指头勾了勾,又拖下来。

——“也不是说她有多好,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机会去喜欢上别人,所以她像扎在我心里,总也忘不了。”

叶修摸着下巴笑,心说这哥们儿说得倒是实诚。他想到黄少天说的“更好的奖励”,又有些尴尬。他心里知道人的情感不像礁石,经不住风吹浪打,更不会始终不变。人是最狡猾的动物,是情感最丰富的动物,于是人心也是最易变的。

其实叶修心里并不怕黄少天会变,如果变了,那就从头再来一次。不战而退不是他的风格,想要的东西,一定要伸手去拿。

拿到了,就紧紧攥住,在不放手。

 

 

 

午夜梦回,再想入睡就难了。黄少天惊醒之后缩在被子里,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眼皮完全靠空气撑着,意识却慢慢苏醒。

眼前许多画面闪过,叶修对着他笑,目光里满是狡黠,突然冲着他吐出一口烟;烟气一散,眼前又变成叶修皱眉沉思的冷峻神情;他向着叶修的眉心伸手,指尖像点在水面激起一圈涟漪,另一只手从涟漪中探出,抓住他的手腕;那只手手腕一翻,转眼又落到键盘上,极富节奏地敲击,仿佛在弹奏一首美妙的乐曲;敲击声渐弱,白皙修长的手推开键盘,往两边一展,变成一个温暖的怀抱把他兜在其中;那怀抱收紧,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们赢了,世界冠军!”;下一秒,视角上摇,却是深蓝的天幕,星星又大又亮,又冷清,像是随时会掉下来,砸到人身上。

和之前的梦里很相似的场景。

黄少天在这样诡异的恐惧中脑子一冷,彻底清醒了。

 

有首歌里唱:你这样情长/再等你也是妄想(注)。词写得悻悻然,酸溜溜,然而爱情本来就不是等来的,一个人不爱你,并不会因为你长久的陪伴和等待而改变心意。实际上,这世上也少有真正的经年等待,时移势迁,人世变幻,人非风月常依旧,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起入不敷出的消磨。那些看似积年不变的等待与守候,也许只是当事人囿于过去,才误以为自己的心意没有变化。

黄少天偶尔也想:我变了吗?我没变吗?

想了又想,没有答案。

从前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心里悄悄惦记一下,惦记着那个人在千里之外做什么。然而这样一点卑微的惦念也甜似蜜糖。这点糖像悬在眼前的饵,引诱着他不停向前,再向前。后来,也就分不清是真的还想要这一口糖,还是仅仅是习惯了。

“习惯”是个可怕的字眼,它最会骗人。

卧室窗帘垂在两侧,黄少天看向窗外,这一片在老城区的边缘地带,他住的这个小区是前几年推倒一家老国企的家属楼新建的,楼层颇高,晚上从窗口眺望的时候灯光大片铺在下面,平行的高度上建筑却很少。此时天光清寂,月色溶溶,黄少天咂咂嘴,觉得那股甜味儿像是又在嘴里活了过来。

越是这样寂寥又冷清的深夜,思维的触角越是伸得远。黄少天突然想起了很多事,像是有一双手拂去眼前的灰尘,记忆中的某一部分如同滴墨入水般洇染着渐次鲜明起来。很多事情原本很明显,只是来往匆匆,少有体察入微的上帝视角,此时翻检出来,黄少天隐约触摸到了许多未曾发现的细节。比如某些时候叶修对他的纵容,比如偶尔刻意的躲闪,比如不经意捕捉到的复杂眼神,再往前回溯,由果溯因,谜底并不难猜。

对一个人的心思需要用说的吗?嘴巴闭上了,眼睛也会说出来。尤其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实在不会伪装,恐怕叶修知道他的心思,远比他想象得还要早得多。

那么叶修曾经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着他呢?

黄少天在黑暗里撇撇嘴,突然不想深究了。那个人像是一根针扎在他心头,总也忘不了,拔出来是疼的,按下去是疼的,只能任他扎在那里,生根也好,发芽也好,且由他去吧。

反正他总不至于浪得开出一朵花来。

 

过了很久,星月隐没,远处是海浪般厚重的云朵,蓝色由深到浅向着东方铺展,天际尽头绽出一线金红,黄少天不知道有人在前一个晚上做了一个与他有关的重要决定,在渗出曙色的天光中渐渐睡去。

 

 ------------------------------------------

注:张智霖《你太善良》

过渡章,找找手感。


评论(31)
热度(218)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