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走走停停走走(11)

归档  我感受到了曙光,然而并没有那么快完结


11 想你时你在天边

公历年的最后一天,黄少天登上飞往G市的飞机,赶回家休元旦假期。前几天他问喻文州要不要同行,意外得到拒绝,只好一个人归乡。喻文州之前已经搬进了叶修帮忙联系的房子,搬家的时候黄少天也去了,地段不错,收拾得也利索,住起来应该会舒适,黄少天也就没有再劝他和自己合住。

黄少天元旦前夜到家,一路风尘仆仆。小半年没见儿子的面,黄母激动非常,一连两天张罗着好吃好喝,把黄少天撑得肚皮滚圆,几乎每次饭后都只能躺在沙发上挺尸,一根指头都不想动。2号晚上黄少天爸妈一个去了邻居家打牌,一个和师奶们去跳舞,只留黄少天惬意地在客厅看电视。等到十点多父母先后回家,黄少天也打着呵欠准备洗漱睡觉。年过而立之后黄少天察觉自己熬夜的能力大大下降,再者现在的工作又不是劳心劳力的苦差,作息也就慢慢地向着一般上班族靠拢。

洗漱完毕,黄少天爬进被窝,还没来得及关灯,床头的电话先响了起来。

“喂,老叶?”黄少天有些奇怪,不知这个时候叶修找他会有什么事。

“少天,是我。”

“知道是你,知道是你。所有手机都有一个功能叫做来电显示。”

“呵呵。”叶修在电话那头低笑,带着几分不自然的喘息声。黄少天敏锐地侧耳,不确定地问道:“喝酒了?”

“嗯。”叶修发出一声鼻音,轻咳几下,声音沙哑,“喝了一点儿。”

“听你这声音可不像是一点……鹅。”

“鹅什么鹅。”叶修忍不住笑了,“你别不信,哥现在这酒量可不是当年了,半斤白酒毫无压力。”

“靠!”黄少天脱口而出,“这还值得得意啊,不知道喝酒伤身吗?别人人到中年都戒酒,你倒是不走寻常路,还刻意去练酒量。”

“没刻意练,想什么呢。”叶修说,“这几年应酬多了,酒量自然就出来了。”

“噢。”黄少天懂了,干巴巴地说,“那你也挺不容易的。”

“是不容易,比打荣耀累多了。好了,不说了,我得回去了,刚刚是尿遁脱身的,这局还没散呢。”

黄少天听得心里颇不是滋味,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快要11点了,这是要喝到什么时候。他有心想多问几句,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叶修难道是不知分寸的人吗?哪里需要他多嘴。

“你悠着点,别回不了家。”

“放心,有司机来接。”

“噢。”黄少天茫然,现在该挂电话了吗?他等了一会儿,叶修那边却也没有挂断。他忍不住问道:“老叶你还要说什么吗?哎不对,你打电话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喝多了?”

“其实没什么。”叶修说,“大概是喝多了,有点想你。”

“你妹啊。”黄少天虚弱地吐槽,“你这是喝醉了吧。”

“来,儿子,听爸爸给你唱小星星。”

“我靠靠靠!”黄少天大怒,“谁是你儿子,你是谁爸爸!”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没想到叶修居然真唱了起来,黄少天有些无语地想:老叶这货究竟是喝了多少啊。

叶修唱得倒是不错,出乎黄少天意料。黄少天握着电话静静地听,又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让自己更舒服地躺着,渐渐的,心里有一小块地方陷落下去,盛着一泓如水月光。

这是首儿歌啊老叶同志,有必要唱得这么温柔吗?

唱完了,叶修说了再见,就率先把电话挂断了。黄少天愣了一会儿,更加莫名其妙,翻身平躺下来,把手机扣在胸口,突然觉得叶修今晚大概心情很不好。

黄少天想,其实我也有些想你,只有一点点,一点点。他把这点想念在心里咀嚼了十几遍,漫无边际地想着如果情绪也可以云储存该有多好,他可以把这样隐秘的想念上传云端,自由共享,隐晦地传达出来,却不必让那个人知道是来自黄少天的客户端,就像一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偏不让那个人如意。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犹豫着要不要给叶修去一个电话,问问他昨晚的情况,又想到他昨晚应酬到半夜,也许现在还没起床。他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意外地发现有来自叶修的未读短信,时间是半小时前。

"老叶居然起这么早?"黄少天有些吃惊,连忙打开。

短信内容并不长,是问黄少天周末有没有去H市看这赛季的荣耀全明星。荣耀全明星总是在新年的第一个周末,今年的主办方是新嘉世,这还是新嘉世成军之后第一次拿到全明星的举办。

时间是后天,黄少天原本没打算去现场,毕竟他作为嘉宾都参加过十几届,没什么新鲜感,但现在叶修想去,他想了想,觉得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只是都到这时候了,恐怕只能到现场买黄牛票了。他把这一层顾虑告诉叶修,很快收到了回复,叶修说他有两张VIP票,完全不是问题。

黄少天:你早确定我肯定会想去看现场?万一我不去呢?

叶修:哥都盛情邀请了,你有什么理由不去,嗯?

黄少天:就你脸大,呵呵。

叶修:不大不大,比你脸小。

两个人又扯了一会儿,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黄少天心满意足,放下手机起床等老妈的爱心早餐。在饭桌上,黄少天向二老交代自己准备明天出发去H市的事,黄家夫妇自然没什么意见,只是嘱咐他多添衣服、注意保暖,黄少天一一应下。

 

吃过早饭,黄少天想起昨晚那通电话,挠挠头,回拨了叶修的号码。

“嗯?少天?”叶修接得很快,电话里传出敲击键盘的声音,“有事?”

黄少天语塞,好像……这要怎么说,好像也不是什么必须要问清楚的事。

“昨天,我是说昨晚,没喝趴下吧?”

叶修轻笑一声:“托你的福,和你通完电话回去,发现桌上的老大已经自己喝倒了,剩下的都是小鱼小虾,后来没怎么喝。”

“哦!”黄少天松一口气,“怪不得你今天这么早就能起床。”

“那倒不是。”叶修苦哈哈地说,“早起是因为还有工作没做完,忙啊。可怜我千里迢迢跑到A市来,真是被叶秋坑惨了。啧。”

“那还赶得及去看全明星吗?”黄少天皱眉,“不如出完差好好回家休息。今年是有什么大事值得你非要看现场?我好歹也算是编制内的联盟工作人员,我怎么不知道这一届全明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电话那头的叶修静了一会儿,正当黄少天以为电话断线时,叶修的声音才慢悠悠地响起:“的确没什么特别的,是我自己的原因,突然想回去看看。”

回去?回哪里去?回H市?还是回嘉世?

黄少天还想再问,叶修那边似乎有了新情况,匆匆和他说了再见,就要结束这次通话。

“对了,”叶修冷不丁说,“咳,昨晚我喝多了不太清醒,不过说想你是真的。后天见,H市最近降温,自己多注意。”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和我妈一样啰嗦。”黄少天觉得有些囧,又有些好笑。

叶修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无奈:“诶,乖儿子。”

“老叶你滚蛋!”黄少天笑骂,“占便宜没够了是不是!”

“真再见了,秘书现在就在门口盯着我笑呢。”

“好好好你快去工作吧叶总。嗯,那个……后天见。”

A市和G市,明明隔得那么远,那张脸却像在眼前,每种表情都清晰得分毫毕现,甜蜜的情绪像糖稀,能随着心意绵延出细长的丝线,缠绕覆盖着心脏的每一寸。

所有你犹豫不决的事,其实心里都是知道答案的。

黄少天摸摸自己的脸颊,突然倒吸一口气:“哎,大事不好!”

 

 

叶修挂断电话,摇着头笑了笑,想把目光集中到眼前的电脑屏幕上,却发现思绪散得太厉害,一时间收不回来。

等在门边的秘书小姐笑吟吟地走过来:“叶总,心情不错?”

叶修索性把笔记本往旁边一推,放松身体仰靠在座椅上:“很明显?”

秘书小姐莞尔,眨眨眼:“恐怕连瞎子也能‘看’出来。”

叶修笑了:“那还真是挺明显的。”

秘书小姐还想再说什么,叶修抬手打断了她:“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我后天要赶去H市,不要干扰到我的好心情。”

秘书小姐假模假样地叹气:“叶总这样的工作狂也有盼着工作赶紧清零的时候啊。”

“那当然。”叶修正经脸,“我又不是机器。再说,就算是机器也要定期上机油的。来,把要签名的文件给我吧。”

秘书小姐不再说笑,立马进入工作状态,把需要叶修确认的文件翻到相应的地方,叶修仔细看了一会儿,把当下可以决定的签好让她带出去,还需要研究的暂扣下来。

秘书小姐收拾好返还的文件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回头说道:“刚刚看到叶总打电话的样子,突然觉得真想谈恋爱啊。”

叶修一愣,赞同道:“那就抓紧呗。遇到喜欢的人别犹豫,尽早出手。”

说完又指指自己:“经验之谈,绝对超值。”

秘书小姐听了,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好的,谢谢叶总,我记住了。”

叶修咳嗽一声,挥挥手示意秘书小姐真的可以“告退”了。

目送秘书小姐出去,叶修心说我这BOSS当的真是没有威严,我说的可是肺腑之言。

遇到真心喜欢的人,那就尽早出手,牢牢抓住。不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考虑“未来”和“结果”上,感情付出了才有价值,爱情需要有两个人,一个人藏着掖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修收收心,继续看文件,心里却轻快得很,像充盈着柔软的云絮。

“春天不远喽,又到了交……咳。好好工作,工作啊……”



----------------------------------------------------------------

当我写完这一章的时候发现就算不看第十章也可以接上剧情,而第十章存在的意义就是……嗯,让彼此的态度转变没有那么突兀。比如阿黄的顺其自然和老叶的紧追不舍。

有的时候会觉得分章不太科学,因为我基本是按照自己写一更来分章的,也就是按……字数。大概每章3000-4000之间浮动。


评论(30)
热度(202)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