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一夜好梦(ABO)

旧文,收录于《今夜无人入睡》特典册

好像不是最终稿……但是我也不知道最终稿扔到哪个文件夹了OTZ


假期又要结束啦~祝大家今晚愉快~


00

黄少天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的最开始有灼热的气浪在炙烤着他,浑身都热得让人难以忍受,干涸的感觉从身体的深处向外扩散,身体自发地叫嚣着想要缓解。同时从身后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传来的空虚感让他更加焦虑,一波一波的情/潮在他身体里涌动,想要被进入、想要被填满的念头在他的脑子里疯狂的旋转着,无法停息。

想要……很想要……

谁能来……帮帮他……

黄少天觉得热极了,身体由内而外都在发烫。就在他焦躁不安的时候,一股清凉的气息环绕上来,让他不自觉地靠近。像是在沙漠中跋涉已久的旅人找到了清泉,黄少天焦灼地扑了过去。

“少天,少天,少天……”

有人在他耳边喊着他的名字,声音似曾相识,黄少天想要睁开眼睛,眼皮上却仿佛压了千斤的重量。不知道那人是谁,可是这声音却让他觉得无比的心安。于是他只能紧紧抓住那人的手臂,说什么也不放开。

“不要走……别走……”他费力地说着,干得要冒火的嗓子被扯得很疼。

眼前是一片深蓝,带着厚重绵软的质感,像棉花糖又像无边的云朵。想要挥舞双手拨开眼前的深蓝,然而四肢发沉,身体内部像是有巨大的重物在引他向下。再之后,连呼吸也变得不畅,胸口发闷。明明看不见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心里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说话。

那声音说,光在后面。

环绕着的深蓝仿佛一瞬间液质化,缓缓流动着,像是置身深海。有成群的会发光的鱼从身边游过,它们有细长的鳍和形状优美的鱼尾,经过他时,吐出成串的泡泡。

身体的下坠更加明显,胸口被无形的东西挤压,更多的蓝色涌过来,像是无边的海水。而身处其中的人,就要溺死在里面!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

阳光灿烂,从窗户直射而入,洒了他一脸。

“靠靠靠靠!”黄少天赶紧闭上眼睛。

过了几秒,他抬手遮在额前,慢慢睁开眼睛,试图弄清楚自己的状况:他正维持侧躺的姿势,一只手臂露在被子外面,另有一条不属于他的手臂穿过他的腋下,横亘在他胸口,把他固定在怀里。

怪不得觉得喘不上气!

不——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黄少天看了看搭在胸口的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怎么看也有些眼熟。空气里还有没散尽的信息素的味道,身后某个部位的异样感提醒着他眼熟总比不熟好,可是——

不不不,这一定只是个梦而已!

 

 

 

 

 

01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赛季,全明星第二日。

Q市体育馆,后台休息室。

 

 

“哈哈哈哈哈老叶老叶!霸图的全明星搞得还不错嘛你觉得呢?对了,今年的趣味游戏要搞啥来着?”黄少天闲不住,趁着离开场还有半个多小时,在几个休息室之间乱转,可巧让他逮到了打算溜出去的叶修,连忙一把抓住。

“啧。”叶修一看是黄少天,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是抽不上烟了,把烟盒和打火机往口袋一塞,指着不远处和工作人员说话的张新杰说,“这是霸图主场又不是兴欣主场,我怎么知道他们要玩什么。你应该问张新杰。张新杰——”叶修喊了一嗓子,那边的张新杰听见了,疑惑地走了过来。

“怎么了?”张新杰问叶修,顺便向一旁的黄少天打了个招呼,黄少天也点点头。

“是这样,”叶修说,“黄少天不知道一会儿的趣味小游戏是什么,你快来给他答疑解惑。”

 

全明星日的第二天历来都是以表演性质为主,几乎不会有对战性质的比赛。这一天的活动,通常是运用游戏脚本设计出来的一些小游戏,比如在荣耀中赛跑啊、攀高啊、射击啊、障碍赛之类。随着荣耀技术的发展和游戏的不断更新,每年在全明星上推出的小游戏也几乎不重样,很多玩家热衷于在网游中模仿这些游戏规则进行娱乐。如果哪一年的小游戏反响特别好,荣耀官方也会和当年全明星的主办俱乐部协商,在网游里设计类似的脚本。

张新杰听了,皱眉说:“之前没看官网的宣传吗?”

“没。”黄少天有些心虚。

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说:“一会儿开场之后工作人员就会开始派发活动小册子,那时候就知道了。”想了想又补充说,“并没有什么难的,不用担心。”

“谁担心啊,我只是好奇而已。”黄少天嘟囔。

张新杰就是这样一丝不苟的人,严格按程序办事,哪怕是当着职业选手的面,也不会提前透露什么口风,这种性格有时候实在是让人很无奈。

见他们没什么别的事,张新杰就先走了。这是他们霸图的主场,身为副队,他可不像叶黄两位这样清闲。

叶修晃晃手里的烟盒,“我抽烟去了,剑圣大大自便。”

“抽抽抽!成天只知道抽烟!”黄少天吐槽,另找人聊天去了。

 

 

开场之后果然在座位上已经放好了游戏小册子,黄少天拿起来翻了翻,除了现场随机抽取观众挑战职业选手这一每年固定的保留项目之外,今年还有热血躲避球和两人三足。

“两人三足啊,看起来蛮有意思的。”黄少天自言自语。

“少天有兴趣?”没想到喻文州听见了他的话,凑了过来。

“啊不不不!”黄少天连忙否认,“我只是随便说说。”

喻文州笑着说:“去试一下也无妨吧,正好这个项目是咱们蓝雨要派人上场的。听说兴欣那边叶修前辈要上场。”

“哦?”黄少天闻言眼前一亮,“老叶那个懒货居然肯上台玩这个?”

“据说是队内抓阄的结果。”

“嘿嘿,那本剑圣就去会会他!把他和他那个花花绿绿的君莫笑一起干翻在台上!”黄少天摩拳擦掌,斗志昂扬。

喻文州点头说:“那就这么决定吧。”

(注:原著中第十赛季全明星两人三足项目并没有写出是哪几位职业选手上场,此处为私设。)

 

先举行的是热血躲避球的比赛,谁也没想到由魏琛领衔的兴欣居然能拿到冠军。豪爽的霸图汉子虽然十年如一日的看不惯叶修,但对于兴欣实打实的胜利还是愿意报之以掌声的,只是魏琛和包荣兴实在太嘚瑟,又是要奖杯又是要奖牌,以至于两人三足游戏开场,叶修上台后还听到了残余的嘘声。

“哟,霸图粉真是永远都这么热情。”叶修感慨。

“那是你们兴欣的下限太让人叹为观止了!尤其是你!”黄少天也上台,正站在叶修身边。

叶修提醒黄少天说:“你家魏老大现在可也在我们兴欣呢。”

黄少天果然闭嘴了,魏琛的下限到底有多低,黄少天也是知道的,真是无法反驳。

两人三足的项目一共有四组参赛队伍,四个职业选手各带一名幸运观众。通过现场随机抽选,四名幸运观众很快被选了上来。主持人先是按惯例问了他们喜欢的战队、选手以及此时此刻的心情,

黄少天正无聊着,叶修突然往他脖颈边凑近了,鼻子嗅了嗅说:“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一股烟味。”

“滚滚滚滚!本剑圣可没有那种恶习!闻错了吧你。还有,你一个alpha离omega这么近还闻来闻去的,很没礼貌知不知道?”黄少天头一偏,避让过叶修,又伸手推了推他。

叶修站直身子,不咸不淡地说:“真难得你有作为一个omega的自觉。”说完这话,叶修像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眉毛皱起。他刚要开口说话,却被主持人喊到了名字。

原来刚刚被叶修抽到的恰好是个喜欢他好几年的女粉,在主持人提问的时候表达了一番对叶修的敬慕之情,主持人便趁机打趣,想让叶修说两句话。

“谢谢支持,一会儿咱们一起拿个冠军。”叶修也很配合,只是话刚说完,粉丝还没来得及激动,一边的黄少天先炸了,“哎呦老叶你把本剑圣当死的吗?想拿冠军先问过我再说!”

“呵呵,那走着瞧呗剑圣大大。”叶修回应。

眼看两位大神要杠上,主持人连忙出来救场,一通场面话说完,八个人正准备各就位刷卡登陆,叶修走到黄少天身边小声说:“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黄少天神色自若。

叶修闻言皱眉,“别死撑,身体是不是……不方便?”

“没没没!”黄少天胡乱敷衍着,走进操作隔间坐好,叶修看了他一眼,心事重重地走到自己的位置。

必须速战速决!叶修打定主意。幸好这种娱乐性质的比赛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已经想明白为什么黄少天身上会有烟味了,不是因为他抽烟,而是因为……那是黄少天信息素的味道!

 

 

登陆成功后叶修发现角色身上的背包里被系统发放了一根道具绳,点击道具绳装备上,又向自己的同伴发出组队邀请,得到对方同意后道具绳也同时装备在了对方的身上,把两个角色的一只脚捆在了一起。两个人试探着一起抬脚走路,第一步走得很不和谐,差点一起摔倒,多走了几步才好了些,晃晃悠悠地一起走到起点的位置。

黄少天幸灾乐祸地喊着:“老叶你行不行行不行?太慢了吧!就这水平还想拿冠军呢!你看你家君莫笑那头重脚轻的样子!”

叶修挑眉,“行不行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和黄少天一队的正巧也是个剑客,两个人一样的等级,能用的招数也是一样的,在黄少天的指点下,两个人行动出奇的一致,和谐得不得了,不但行动飞快,还时不时放些招儿来干扰别人,很快甩了其他职业搭配不一样的三组。

叶修带着的女粉用的是魔道学者,叶修的散人各个职业都能来一点,所以也算有些优势,占据在第二的位置,和黄少天他们的距离不算远。不过本来两人三足这段比赛的距离就不长,所以很快就要到终点了。现场的观众盯着大屏幕,基本上所有人都以为冠军会属于黄少天他们,但谁也没想到在临近终点的时候,黄少天操纵的夜雨声烦向前一个猛冲,队友操作没跟上,两个角色就这么摔倒在了终点线前。君莫笑和女魔道紧随其后,毫不客气地撞过了终点线,拿到了第一名。就算夜雨声烦和他的剑客队友很快爬了起来,可是另外两组也不是吃素的,最终黄少天他们居然成了最后一名。

八个人重新站上台的时候黄少天的队友还在很不好意思地摸后脑勺,似乎因为自己连累大神拿了最后一名而感到很羞愧。但叶修却知道那不是他跟不上黄少天的节奏,而是黄少天出现了失误!那个猛冲的动作普通荣耀玩家也许会以为是黄少天想要快速到达终点而做出的,但在叶修这样的顶尖选手看来,那分明是按错操作键后迫不得已的补救措施。

叶修看了一眼脸色泛红的黄少天,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把他和其他人隔开。味道虽然掩盖不住,但幸好黄少天信息素的味道比较奇葩——烟味——叶修站在黄少天身边多少能打点儿掩护。叶修猜测黄少天只是最开始阶段的信息素外泄,如果不是他这种指标破表的大A,应该不太容易注意到黄少天的异常。

可惜黄少天并不领他的情,低喝说:“你又凑过来干嘛?!”

“我才要问你干嘛!出席这种场合不知道喷抑制剂吗?你知不知道这个场馆里有多少人,又有多少alpha!”叶修听出黄少天声音已经有些不对,心里莫名窜出火气。

黄少天还要反驳,叶修却拉着他直接下台。主持人本来在问几人比赛的感受,眼看两个最大的神下去了,连忙要拦。叶修撂下一句“反正比也比完了,去解决点私人恩怨”,头也不回地走了。

主持人遗憾地握着话筒,干巴巴地说:“大神们的感情真不错啊。”

台上剩下的两个职业选手闻言都侧目。

 

 

 

 

 

02

叶修忍着黄少天喋喋不休的抗议,一路拉扯着黄少天从后台穿过选手通道进了蓝雨的休息室,此时所有的职业选手都在台下坐着,休息室空无一人,叶修把黄少天推进去,自己站在门边。

“赶紧吃药,包里有药吗?”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一个小药瓶,又倒了水,在叶修的监督下吃了药。

眼看着黄少天吃完药,叶修松了一口气。他扯着黄少天走了一路,虽然看情况黄少天还没进入发情状态,但omega信息素的味道依然对叶修造成了影响,他用手掌扇了扇风说:“你可真行,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注意。”

黄少天罕见的没有立刻反唇相讥,慢吞吞地回答说:“本来不应该是今天的。”

叶修在自己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根烟点上,“让你这么一搞,哥烟瘾都上来了。”深吸了一口,叶修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对黄少天说:“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别乱走。门先开着散散味道,一会儿你再关上。”

说完话叶修便先走了。再怎么说也是孤A寡O,他可不敢在这里陪着黄少天,要是一个不小心,发生点啥不该发生的可怎么办。

叶修一走黄少天马上翻出自己的口罩和墨镜戴上,脚步踉跄地出了休息室,从场馆的后门偷偷溜走了。他知道自己身体的真实状况,压根儿不敢在休息室待着。叶修在的时候他还强忍着做出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状态,但事实上体内疯狂涌动着的欲望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了。最近并不是黄少天的发情期,但他的身体突然就进入了发情状态,至于抑制剂,由于长期服用,现在对他产生的效果微乎其微。

所有职业战队这次都被主办方安排在同一家酒店,离场馆不过一条街的距离。所幸黄少天出来的时候今天的全明星活动还没结束,酒店门口并没有蹲守的粉丝,让黄少天得以顺利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才支撑不住地倒在了床上。

最近一段时间黄少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突然发情的状况,可是这一次似乎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势汹汹。黄少天攥紧肩膀上的衣料,用力到指尖发白,冷汗一层层的冒出来。

坚持住!坚持住……熬过去……就可以了!

身体的渴望越来越强烈,热意如同燎原之火般蔓延,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少天!”

叶修没想到自己推门而入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情景:黄少天面色潮红地蜷缩在宽大的床上,只占了小小一个床角,汗水从额头流进鬓发,嘴唇咬得发白,衣领被他自己撕扯得不成样子。

熟悉的烟味充满整个房间,好在并没有让叶修失去理智地扑到发情的omega身上。

叶修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喷的大半瓶抑制剂效果还是不错的。

之前离开蓝雨休息室的叶修在路上越想越不放心,黄少天的表现太奇怪,让人生疑。他虽然是个话唠,可并不是个粗心的人,性别分化之后,除了第一次没经验被叶修撞到他发情,黄少天就连信息素也没露过一丝,所以极少有人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然而等到叶修给自己喷好抑制剂、做好心理建设,再次回到蓝雨休息室时,却发现空无一人!

突如其来的焦虑击中了叶修,黄少天果然是不对劲儿的!出于一点不可言说的小心思,叶修并没有急着去联系喻文州,而是马上回了酒店。黄少天很聪明,也很会保护自己,如果他觉得休息室不够安全,那么在人生地不熟的Q市,他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所住的酒店。

事实证明,叶修猜对了。

当叶修心急火燎地回到酒店,凭着记忆找到黄少天住的房间却看见门只是虚掩着的时候,叶修一瞬间心脏紧缩,生怕门后面是自己不想看见的画面。然而当他推开门发现只有黄少天自己在苦苦忍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轻松多少。

看着omega在自己面前发情,不得不说,叶修的心情有些复杂。如果不是之前用了抑制剂,叶修深知自己分分钟就得节操碎一地。不是对自己的自制力没信心,也不仅是因为AO相吸的本能,更因为这个omega是他喜欢了很多年的。

叶修一直都喜欢黄少天。

这是整个荣耀职业联盟里心照不宣的秘密。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抑制剂对黄少天的效果这么差,他只知道再这样下去,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压制不住想要占有黄少天的欲望。

 

叶修还在犹豫该怎么处理眼前的状况,黄少天突然长长地呻吟了一声,身体一翻就要从床上滚下来,容不得多想,叶修一个箭步猛冲进去想要拦住黄少天,只是晚了一步,被黄少天当做肉垫压在了身子底下。

“呲——”叶修疼得呲牙咧嘴,他顾不上看自己摔到了哪儿,连忙把黄少天拉起来,看看他有没有受伤。可是没想到刚把黄少天转过来,湿热的唇舌便贴上了他的脖颈。这里是alpha和omega气息最浓郁的地方,自然格外敏感。叶修浑身一震,差点就要把怀里的omega翻身压倒。但是下一刻本来已经神智迷糊的黄少天却仿佛清醒了一瞬,挣扎着要逃脱叶修的怀抱,嘴里还在小声地嘀咕着:“卧槽什么鬼味道!快……快离本剑圣远一点!远一点……快走开!快……”

叶修闻言瞬间黑了脸。

他的信息素,是秋葵味的。

黄少天最讨厌的,秋葵的味道。

 

 

 

 

 

03

然而黄少天的逃脱并不顺利,连叶修手臂一展的范围都还没离开,就被叶修箍在了怀里。

“好啊,把哥当了免费的肉垫,这就过河拆桥?”

黄少天费劲地甩甩脑袋,侧过头努力睁大眼看眼前的人,过了几秒才迟疑地问:“叶修?”

“哟,还认得人呢。”叶修脸上还笑着调侃,身体却因为和omega的亲密接触而起了反应,此时黄少天身上的味道比之前在休息室时更重,叶修不禁暗暗后悔自己的鲁莽。

叶修尚在进退不得的境地,黄少天对他的尴尬恍若未觉,扭了扭身体,转成和叶修面对面的姿势。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用漫不经心又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我们来做吧,老叶。”

叶修一惊,差点把人推开三丈远。而黄少天更是惊呆了,自己主动要求了,结果还被alpha粗暴的拒绝,这让黄少天有些挫败。他强忍着身体里还在不停翻涌着的情欲,对叶修怒目而视:“我靠不是吧!本剑圣有那么让你看不上眼吗?!”话没说完,眼睛溜到叶修的下半身,看到那里明显撑起的帐篷,眼睛眯起,不顾自己因为情欲而喑哑的嗓子嘲笑叶修,“啧啧,老叶你这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叶修此时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儿来,眼光像是X光扫描一样在黄少天脸上过了几遍,确认他不是在信口说胡话之后扑过去直接把人压在了厚厚的地毯上。

“谁说我嘴上说不要?我要啊,你给吗,剑圣大大?”叶修和黄少天四目相对,目光锐利而充满挑衅。

“那就——”黄少天喘了一口气,既然发情的症状已经不可抑制,叶修又在这里,那么就没必要靠自己死撑了。一只手扣上叶修后颈把人拉近,黄少天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作为回答,“来吧!”

[.]




05

之后发生了什么,黄少天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他在晨光中认真地思考了三十秒——是跑呢还是跑呢,还是跑呢?

跑吧!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掰开叶修的手臂,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谁知刚把内裤穿上就让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剑圣大大占完便宜拍拍屁股就想走吗?alpha简直没人权啊!哥要去A协告状!”

黄少天回头怒道:“卧槽叶修你想吓死人?!”

叶修打了个呵欠,抬起身子靠在床头,又揉了揉眼睛,“难不成刚刚我看错了?你不是要悄悄溜走?”

黄少天嘴硬:“我是光明正大的走!”

叶修淡定提醒:“这是你房间。”

“靠!”黄少天无语,忘了这茬儿了。

“怎么,剑圣大大想不负责任?”

“老叶你要点脸!我是omega!omega!omega需要对alpha负责吗?!要负责也是alpha负责吧!”

“那好,哥宣布对你负责。”叶修反应极快。

“谁要你负责啊!”黄少天捶地。

叶修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标记你了,绑定了。”

“你胡扯!我记得你明明是sh……咳,弄在外面了!”

“少天你简直太天真!你以为omega的情潮只有一波吗?后来我把你抱到床上睡,后半夜你又蹭过来想要,然后咱们俩换了十八个姿势又来了几次,哥看你都昏了,机不可失时不待我,抓紧时间把人标记了呗。”叶修双臂垫在脑后,舒服地靠在床头看着坐在地上的黄少天。

“你妹的十八个姿势!老叶你忽悠谁呢忽悠谁呢!真要是这样我怎么可能一点记忆都没有!”黄少天揪着自己的头发。

“你昏过去了啊。”叶修理直气壮。

“不可能!我不信!不是说alpha标记了omega之后信息素会中和吗?我怎么没觉得?”

叶修朝黄少天张开双臂,“来来来过来闻闻。”

黄少天迟疑了一下,还是抵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凑了过去,结果被叶修抱了个满怀。

“次奥老叶你搞偷袭!”黄少天挣扎起来。

“别动别动!”叶修把手臂收得更紧些,“让我抱抱你。”

黄少天撇嘴,闷声说:“昨晚没抱够啊。”

“没有。”叶修把头埋在黄少天颈窝,轻轻嗅着他的味道,“少天我们在一起吧。”

“哎嘿老叶你果然没标记我!味道没变!”黄少天的重点根本不和叶修在一个维度。

“喂!”叶修无奈道,“说正经的呢。少天你的回答呢?好歹这么多年了,给个准话呗?”

“为什么不真的标记?”黄少天突然问。

叶修弹了弹黄少天的额头,“你准吗?”

“呵,我不是晕过去了吗?”

叶修深深地看着黄少天的眼睛,“少天,你要明白,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都不会强迫你。”

黄少天眼珠子转了转,“老叶,其实我昨晚有点迷糊,omega的发情期太坑爹了。今天早上一睁眼,我还以为做梦呢。”

“所以?”叶修似笑非笑。

黄少天咳了一声,脸上有些不自然,“我觉得这个梦还不赖,所以成真也不是不可以。”

叶修吻上黄少天的眼睛,轻声说:“对我来说,同样是美梦成真。”

 

 

“叶修,给我点时间,等我们都退役了好不好?”

“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差这几年吗?”

“咳,还来吗?”

“来什么?”

“不是说有十八个姿势?”

“……少天你认真的?”

“你猜?”



评论(34)
热度(681)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