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岁月长

不知道新文能不能写得完,放个旧文应景吧

架空向,收录于去年的合志《love story》

中间有一辆自行车,防屏蔽吧,还是走了外链,不过自行车嘛,你懂哒。


       00

  阳光投在地板上的光斑随着时间移动,嘶哑的蝉鸣拉扯着光阴的弦,挂钟滴答着走过每一个昏昏欲睡的午后。

  每到夏天总让人觉得时光无限漫长。

  

  

  

  01

  黄少天进家门的时候厨房里正一派热火朝天,叶修叼着一截烟屁股,手上握着锅铲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黄少天一边换鞋一边喊着“热死了热死了”,把钥匙随手丢在鞋柜上,猴急地钻进厨房。

  叶修咬着烟,声音有些含糊:“知道热还往厨房跑?”

  刚刚隔着透明的推拉门还未发觉,黄少天这才发现叶修额上隐隐见汗,厨房油烟大,又闷,他也热得不轻。黄少天凑上去拿手背给叶修擦汗,叶修“啧”了一声,偏头避让:“没事,越擦越多,一会儿就好了,你先出去歇歇。今天怎么比我还晚?”

  “嗯。”黄少天回答,“上个月刚上线的那款手游反响比预期差一些,被魏老大批了一顿。”

  叶修闻言扭头看他,见他神色间并无多少不郁便知道事情不算严重,安慰说:“没关系,这种事总是难免。今晚我难得下厨,做好吃的犒劳你。”

  黄少天耸耸鼻子,果然闻着一股好滋味,点头赞道:“老叶老叶,好香好香!”

  叶修抬脚轻轻踢在黄少天腿弯:“好饭不怕晚,没人抢你的。快出去吧,汗都要流到我锅里了。”

  黄少天冲他做了个鬼脸,轻快地跑了出去。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忍不住有些想笑,三十几岁的人了,身上还有孩子似的天真劲儿,让人看着他就觉得快乐。

  叶修想,这可真是我的宝贝。

  

  

  晚饭的主菜是红烧鱼,配蒜蓉扇贝和西红柿蛋花汤,最后又端上一盘葱烧秋葵。黄少天举着筷子皱皱鼻头:“秋——葵——”

  叶修摘下围裙放回流理台:“在菜场看见秋葵价钱便宜又很新鲜,就买了一些回来。”说着把盛着秋葵的盘子放到自己这一侧,“不想吃就交给我来吃。”

  黄少天一直觉得秋葵味道奇怪,自小就不太喜欢;叶修是北方人,成年后才南下,第一次吃秋葵时反而觉得口味独特。俗话说众口难调,但两个人一起过日子,总要相互体谅妥协。

  黄少天伸长胳膊夹回一筷子秋葵,放在嘴里大嚼:“嗯哼,好像也不是不能吃。”

  叶修沉吟:“那不如明天早饭吃秋葵蒸蛋?”

  黄少天的脸顿时皱成一团。

  “呵呵。”叶修说,“真好骗。”

  “靠靠靠靠老叶心脏!”黄少天佯怒,“这不能行了!明天我要重新掌握厨房制霸权!”

  “唔,说的也是。”叶修若有所思,“当初某人不就是仗着自己有点厨艺把哥骗过来的吗?不能把人骗到手就荒废啊。”

  黄少天鄙视说:“如果不是我的悉心调教,老叶你现在可还是泡面党呢,我现在只是给你更多的机会展示你的技能。”

  叶修一本正经地说:“做人不能忘本,泡面可是我们的媒人啊少天。”

  “嘁!”

  

  

  

  02

  把时间的指针往回拨十年,叶修大学毕业后和家里决裂孤身南下,落脚杭城。那一年夏天杭城遇到了天公发怒,整整一周暴雨如注,整个城市风雨飘摇,交通几近瘫痪,出门几乎寸步难行。叶修吃完了自己库存的泡面,饿了一个上午加一个中午,连唯一的一盒烟都抽完了,最终决定揣着钱包和雨伞出门碰碰运气。

  小区门口的那家便利店果然没有营业,叶修勉力撑着被刮变形的伞,顶着风沿街寻找,雨点打在脸上针刺似的疼。走出大约200米才又发现一家便利店,叶修冲进去买了一兜方便食品和两条烟,小心地护在伞下,又顶风冒雨地回去。走到单元楼下的时候看见门洞里缩着一个人,扒着门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嘴里碎碎念着什么。

  叶修走进门里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才听清他在念叨着诸如“风大雨大要不要出去”“好饿真的好饿”“雨好大”之类的东西,叶修好笑地停下脚步,从自己的食物里摸索一番,扔了个康师傅桶面过去:“嘿,凑合一顿吧。”

  那人手忙脚乱地接过,眼睛一下子亮了:“哇哦这个给我吗?真的吗真的吗?兄弟你可真是个好人,刚刚出去买的吧。你看雨下这么大你都淋透了,面就这么给我我还真是不好意思拿,但是不拿就是不给你面子对不对?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话说这位兄弟怎么称呼?我叫黄少天,黄飞鸿的黄,少爷的少,天空的天!同是住这栋楼的认识一下以后也好多多互帮互助你说是不是?泡面之恩日后必定涌泉相报!”

  叶修目瞪口呆地看他滔滔不绝地说完,缓了一下才回答:“叶修,修长的修。”这么能说的,可算他平生仅见。

  黄少天把桶面夹在胳膊底下,冲过来抓着叶修的手猛摇:“大恩不言谢,咱们可就算认识了!”

  “好。”叶修哭笑不得,轻轻回握掌心里属于另一个人的微热手掌,“很高兴认识你,黄少天。”

  

  

  后来黄少天回忆说初识那天的叶修温柔得不像他平日里的样子,他受了天大的蒙蔽,竟然因为一个桶面就此跌进了人生最大最深的一个坑。叶修彼时端着他的豪华升级版加料泡面在黄少天面前高冷路过,说那一场桶面引发的血案坑的又不只是他黄少天一个。

  “不过,”叶修摸着下巴,“我甘之如饴。”

  “唔……”黄少天闻言顿时卡了壳,能言会道的嘴咬着筷子,只看着叶修不说话。

  叶修最喜欢逗他,兴致勃勃地问:“怎么了,嗯?”

  黄少天又看了看他,慢吞吞地说:“老叶你裤子拉链开了,今天又是灰内裤,是我买的那条吧。”

  “气氛!注意气氛!”放下硕大的泡面碗,叶修难得气急败坏。

  黄少天哈哈大笑着倒在沙发上,恨不得打两个滚。叶修收拾好自己的裤子,扑过去压制住他:“还笑,还笑是吧?!”

  黄少天止住笑声,肩膀却控制不住地直抖,脸上憋得发红,眼睛亮晶晶的,像两丸黑水晶嵌在里面。叶修投降似的叹了一口气,摸摸黄少天的头发,头抵上他的颈窝摩挲,闷闷地说:“算了,想笑就笑吧。”

  

  那天大雨之中叶修的头发湿透了贴在脸上,额前不停地向下滴水,让他眼前模糊一片,但在一片氤氲之中眼前人眉目疏朗笑容明亮,像明灯似的点亮了黯淡的天光,那画面留在他脑海里多年亦历久弥新。叶修后知后觉地想通当时自己为何毫不犹豫地分出桶面: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愁眉苦脸的样子,让人见了就想看他展颜。

  

  

  

  03

  吃过晚饭叶修照例在客厅处理公司的事务,黄少天歪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玩手游。

  过了一阵儿,黄少天有些累了,打着呵欠揉揉眼睛。叶修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笔记本屏幕,手边的文件上有许多凌乱的勾画。黄少天看着叶修的侧脸有些出神,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黄少天忍不住在心里窃笑:可惜从侧面看起来叶修的虚胖脸更明显。

  年少的时候总以为遇上一个人,必然要稀里糊涂栽进去、毫无理由疯狂迷恋、轰轰烈烈不撞南墙不回头,才叫爱情。经历了世情人事才知道平淡至真,爱意细水长流,普通人的日子本来就是琐碎平常,绵长的爱意融化在柴米油盐和葱爆油炸之中,闻起来是香的,尝起来是甜的。譬如他现在这样看着叶修的虚胖脸,还觉得满心欢喜。

  正想得出神,叶修伸手在黄少天头上摸摸:“怎么了,看哥看呆了?哥知道自己很帅。”

  靠!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搞不好他这些年确实找错了人!

  愤怒地把在自己头顶作乱的手拨开,黄少天义正词严地声明:“我困了。”

  “嗯。”叶修应了一声,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正好我也差不多做完了。”

  黄少天舔舔下唇:“那我先去洗澡喽?”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的眼睛,眼光慢慢下移到他沾着水色的唇上。

  “好。”叶修答道。

  

  

  叶修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在吹头发,叶修走过去接过吹风机,手指穿过黄少天细软的发丝,偶尔轻轻在他头皮上按压。黄少天舒服地倚靠在叶修身上,一脸满足,像只被顺毛的大猫。

  早几年家里确实养过一只猫,说不出品种,是黄少天下班回家时在路边捡的。当时猫还很小,脑袋不如成人一个拳头大,瘦骨嶙峋地缩在纸箱里,怯生生地盯着过路行人。黄少天被那小眼神儿看得善心大发,抱回家好吃好喝地养起来。第一晚小猫不停喵喵叫,听起来凄凄惨惨,黄少天怎么安慰抚摸都没法子,只好抱到身边来睡。叶修在床的另一边瞪着眼看着一人一猫,心说大事不妙,这事情要糟。

  后来果然不出叶修所料,这小奶猫夜夜要在黄少天身边安睡,严重影响夫夫和谐生活。终于在半个月之后叶修忍无可忍,天知道他正在兴头上的时候突然从被窝里揪出一只毛团是种什么感受,多来几次恐怕他都要有障碍了。

  两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把猫养在兴欣。兴欣那时是个刚起步的创业公司,主要办公场所就设在老板陈果的一栋小别墅。陈果以及一起合伙的苏沐橙、唐柔住在小别墅的二楼,三个女孩子大概会喜欢养一只猫。把猫送去后姑娘们果然欢天喜地,这猫也是奇怪,在家要黏着黄少天,到了这里反倒老老实实。这几年过去,奶猫也变成了一只肥硕的大白猫,喵星人该有的高冷分毫不少,当初苏沐橙给它取名叫“君莫笑”,现在看真是取对了。  

  

  

  

  04

  意识到叶修的手越来越不老实,黄少天夺过吹风机关好,攀着叶修的脖颈就吻上去。这举动无疑正中叶修下怀,他把手伸进黄少天单薄的睡衣里,撩起下摆抚摸劲瘦的腰身。温热的肌肤像是有黏度,引得他放不开手。黄少天环着叶修的颈子,嘴上又咬又啃,长腿一跨坐到叶修身上,扭腰磨蹭叶修的下半身。隔着薄薄的布料,两人都能感受到私处那灼热的温度,带着不言而喻的急迫意味。两具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唇齿纠缠愈发火热激烈,变换着角度舔舐厮磨,仿佛恨不得将对方拆吃入肚。

  唇分的时候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嘴角挂着缠绵的银丝,两相对视之下似乎都能从对方眼里看出火光。叶修的手滑进黄少天的裤腰,冲着臀瓣一通揉捏,黄少天会意地抬高腰身,让叶修把他的睡裤和底裤都褪下来,他顺便也拉着叶修的背心往头顶扯。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把彼此脱了个精光,四肢缠绕着倒在大床上。

  黄少天半真半假地抱怨:“早知道就不用穿了,麻烦。”

  叶修扶着他的肩膀把他压在身下,恶劣地笑着:“这是趣味。”


       [bike]


     05

  晨光熹微,黄少天张开眼帘的时候正看见叶修西装革履站在窗前,厚重的暗色窗帘拉开一条缝,明亮的天光透进来,把他的侧脸映照得十分通透。其实叶修说不上有多帅,但长相端正大气,五官清晰,是耐看的面相。

  叶修似乎察觉到黄少天的目光,转过身来看他,一边手上熟练地系领带,一边说:“怎么,大清早看哥看呆了?”

  黄少天打了个呵欠:“我发现……”

  “嗯?”叶修语调玩味。

  黄少天揉着酸痛的腰,认真道:“衣冠对于禽兽来说果然很重要。”

  “这么说我这样穿还不错。”叶修全当赞美收下。

  叶修不太喜欢穿西装,平日里穿着也总有股挥不去的懒劲儿,和他那天生精英范儿的弟弟有天壤之别。今天倒是穿戴得一丝不苟,通身严谨整饬,黄少天注意到他还戴上了袖扣,这简直有些不像他。

  见黄少天疑惑,叶修主动解释说:“昨天忘了告诉你,我今天要去岛城出差,是笔大买卖,估计得走一个周。”

  叶修仰头盘算了一阵儿:“正好回来陪你过生日。”

  “今天不是周六吗?这么急?”

  “嗯。先去分部准备,据说有一部分客户先到了。那里都是些年轻人,我不太放心。明天接待第二批客户,周一再正式详谈。”

  “要我去机场送你吗?”

  “不用,你再睡一会儿吧,时间还早。”

  “好吧。”黄少天翻身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嘟囔说,“一路平安,早去早回。”

  

  

  黄少天再次醒来的时候叶修果然已经走了,他揉揉眼睛来到厨房,叶修在锅里留了稀饭和油条,还是温热的。黄少天吃过早饭后十分意外地接到母亲的电话,询问他近况如何。黄少天说一切都好,工作顺利,感情也……很顺利。

  黄母在电话那头叹一口气,声音有些欣慰和感伤:“我知道你和小叶都是好孩子,这么些年了。今年中秋,一起回家吃顿饭吧。”

  黄少天的手猛地扣在嘴上,喉间的惊呼差点脱口而出,不敢相信一直以来的愿望在这样一个寻常的早晨突然成了真,一时间鼻头发酸眼窝涨热,再开口时已然语调哽咽:“好,好。我和叶修一定,一定一起回去看你们。”

  自四年前黄少天的父母来杭发现儿子与他那所谓的“合租室友”的真实关系,这是第一次松口应允他们可以“一起”回家看看。

  大概是被儿子的情绪感染,黄母在那边也有些泣音,“你这孩子……”

  儿女是父母心头肉,最关心的无非是孩子过得好不好。只要自己的孩子是真的过得开心,他们的宽宥和容忍可以无限大。

  挂断电话后黄少天心潮起伏,久久难以平静。想起第一次带叶修上门恳求父母体谅时正值隆冬,两个人连门都进不去,被正在气头上的黄父拿着拖把杆子打出楼,在寒风中抱着瑟瑟发抖。身冷心更冷,黄少天埋首在叶修肩头,伤心绝望地喃喃:“我没有家了……叶修,我没有家了……”

  滚烫的泪珠滴在黑色的大衣上转瞬消逝无痕,叶修不停亲吻他的脸希望能给他一线温暖慰藉。

  “你还有我,你还有我,我永远不会离开。”

  

  一年后的春节,叶修和黄少天从出租屋搬进了真正属于他们的第一套房子,晚上请了几个知道他们关系的亲密朋友来喝乔迁喜酒,一群年轻人喝得酒酣耳热,叶修拉着微醺的黄少天到阳台看烟花,黄少天举着酒瓶叫好。在光影变换中叶修突然从身后抱住他,带着酒气的呼吸喷在他耳边。黄少天耳朵敏感,笑着喊痒,左扭右扭想要躲开。

  夜空中一朵大红的礼花骤然绽放,炸响的间隙里叶修幽幽叹息:“这世上有我,真不知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本可以娇妻幼子,平安喜乐。既不用顾忌他人异样眼光,也不必与父母嫌隙丛生。

  多年默契,有些话不必叶修明说黄少天也心知肚明。

  “你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啊老叶。”黄少天低头看叶修箍在他腰间的手,拿瓶子砸了砸示意他放开。转过身按着叶修的后脑凶狠地吻上去,酒气在两个人的唇齿间交换,更容易引发冲动的燥热,欲火烤着理智的弦。黄少天在失控之前对着叶修下唇猛咬一记结束这个吻,喘着气瞪着眼睛,声音金石般清亮果决。

  “我总归会爱一个人的,这个人是你,我觉得很好。所以,是好事。”

  

  

  

  06

  中午的时候黄少天给叶修打了一通电话说明黄母的事,叶修在那一头沉默良久,半晌后长长出一口气,似乎压在心头多年的重石终于落下。

  “少天,我很高兴。”

  黄少天忍不住又有些眼热:“老叶,我也特别高兴,特别特别高兴。”

  他们可以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关上门怡然自得过他们的小日子,却不想被亲人拒之门外。来自父母的体谅太过珍重,可算是黄少天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对了,”叶修似乎有些迟疑,“这边临时出了些状况,你生日那天我大概赶不回去。”

  “啊?好吧好吧,既然是大生意,还是多多注意些。”黄少天闻言有些沮丧,不过好歹是成年人,又是男人,不会像小女生一样把这些事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生日,情人节,纪念日——若只在这些日子里计较情人对自己的情意,何尝不是一种可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个人爱不爱你,每一天都看得出来。

  叶修又说陈果有一个亲戚要出国,家里的狗不能带走,问黄少天有没有兴趣养。

  “是什么狗?”

  “据说是柯基,才两岁。”

  “好好好,柯基小短腿大萌!要要要!”黄少天闻言兴奋起来。他早就想养狗,本来对金毛情有独钟,有一次借了楼上邻居的金毛去遛,结果被那只站起来比他还高的大金毛拖着飞跑,叶修在楼上看着哈哈大笑,说哪里是他遛狗,分明是狗遛他。自此黄少天对金毛敬谢不敏,连带着对狗的兴趣也有些下降。柯基傻萌傻萌,顿时又让他的爱狗之火熊熊燃烧。

  “嗯,那好。那我就让老板给咱留着。”

  “嗯啊。”黄少天满意地应答,窗外阳光灿烂,天空碧蓝如洗,云絮如丝,是大好的天气。

  

  

  下午的时候黄少天在家大扫除,从书架底下发现一本积灰的小说。随手翻了翻,是本日本作家写的爱情小说,大概是他大学的时候买回来的,这几年屡次搬家还以为早就丢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

  有人说收拾旧书是最耗时间的活儿,因为在收拾的时候总会忍不住重看。黄少天没能逃脱这个怪圈,盘腿坐在地板上看起来。男女主人公大半本书还在暧昧地打着哑谜,大学的时候他还蛮欣赏这种调调,现在看着看着只想打呵欠。黄少天想起那个叫夏目漱石的日本人把“今晚月色真美”说成爱语,深觉日本真是个闷骚的民族。

  想他有勇有谋黄大少当初向叶修表白,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干脆利落掷地有声:“我会做饭,你来楼上一起住吗?”

  那时叶修咬着泡面坐在一堆杂物中间,正犯愁去哪里找下一个租金便宜的房子,听了黄少天的发言整个人呈呆滞状。

  呆愣过后叶修连那一口泡面都来不及咽下就开始狂笑,直笑得汤水都喷了出来,碗也差点倒扣到地板上。

  黄少天后来形容那情景——“像赵XX小品里犯了病的隔壁吴老二”。

  但后来叶修拒不承认黄少天那是在表白,既没“爱”也没“喜欢”,怎么能算是表白呢?所以先表白的是他叶某人。为这个谁先谁后两个人争了半天,黄少天最后怒道:“那你那天晚上摸到我床上算怎么回事?!”

  这个杀手锏一出,叶修顿时无法反驳,摸着鼻子望天:“哎,这都不是事儿。咱不计较了行不?”

  黄少天愤愤地咬在叶修肩头,心说我都邀你一起过日子了,这难道不是最靠谱的表白?

  

  

  

  07

  生日那天叶修果然没有回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黄少天还是不免有些沮丧。

  白天黄少天照常上班,因为一个程序bug在公司逗留到晚上七点,黄少天提着自己从街边小店买来的小蛋糕回家时小区里大半的窗户都亮着灯光,偶尔走过一栋楼还能听见零星的笑语或者饭菜的香味。

  十万人间烟火,每一盏灯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进门的时候黄少天觉得有些异样,打开灯的一瞬间一团东西扑了过来,黄少天下意识往后一退,只听“嗷呜”一声,一个毛团从他小腿落到地板上。

  “哇啊啊啊!什么东西!”黄少天抵着门,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小狗正哈着舌头摇着尾巴看他。

  这是?!

  “叶修!老叶!”黄少天惊喜地大叫,弯腰抱起小柯基就往卧室冲。门是虚掩的,黄少天大力撞进去,又在看清门内的景象后骤然停住脚步。

  卧室里只有一盏醺黄的床头灯亮着,衣物凌乱地丢在地板上,床上的被子拱起一个人形,一动不动。怀里的小柯基发出一声奶声奶气的叫唤,黄少天摸摸它的小脑袋安抚它,轻轻地把它放到地上。

  “乖啊,不要乱叫,一会儿给你热牛奶喝。”黄少天放轻脚步,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靠近床边,扒开被子的一角。叶修的脸露出来,眼底一片青黑,在睡梦中还不安地皱着眉,黄少天不禁伸出手抚在他的眉心。

  “搞什么啊老叶,看起来惨兮兮的。”黄少天说着,心里有些酸酸胀胀,又热乎乎的。他慢慢躺在叶修身边,把叶修连同被子一起拥在怀里,小柯基在床下眼巴巴看着,黄少天又伸手把它捞上来。小柯基在床上走了几步,然后静静地趴在两个人脚边。

  

  

  黄少天是在一阵饭菜的香味里醒来的,他茫然地睁开眼,墙上的电子钟显示已经快要到晚上九点,被子盖在他的身上,身边的叶修已经不见了。  

  “老叶!”

  “汪汪!汪!”柯基犬从门外跑进来,冲着黄少天欢叫。

  “你是老叶?!”黄少天指着狗,面容扭曲。

  “睡糊涂了啊少天。”叶修无奈的声音出现,转眼人就站在了卧室门前,“起来吃饭了。”

  黄少天吐吐舌头,从床上跳下来:“不是说赶不及?”

  叶修见他整个人都有股压不住的兴奋劲儿,也情不自禁地笑道:“哥什么效率,提前办完了。对了,你拿回来的小蛋糕被大壮吃了。”

  “大壮是哪位?!”黄少天怒。

  “喏。”叶修举举柯基犬的狗爪,“新成员,大壮。”

  “靠靠靠狗能吃奶油吗?!还有大壮这个名字太土了要换一个!我绝不能容忍我家的狗叫大壮这种不帅气的名字!”

  “啧啧,看你小气的。得了,大壮看不上你的小蛋糕。”

  “都说了不要叫大壮!”

  来到客厅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酒菜,一个精美的蛋糕放在桌子中央,显然并不是黄少天买的小小的那一个。

  “我靠这惊喜的确惊到我了老叶,这都是你做的?刚回来还有这精力折腾,怎么不好好休息。”黄少天有些高兴,又有些埋怨叶修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叶修上前握住黄少天的手:“没,哪里来得及。从酒店里叫的菜。”

  “噢噢!怪不得!这水准也的确不像你做的。”

  叶修牵着黄少天的手入席,向他举杯:“生日快乐,少天。”

  黄少天看着叶修笑意盎然的眼睛,里面款款深情浓厚得化不开,仿佛能把与他对视的人吸入其中。哪怕斗转星移,光阴变迁,黄少天知道,自己早已陷在这双眼睛里不能自拔。

  不过,这并没什么不好。

  幸福是这样简单,无非是你爱的人,亦深爱你。

  

  黄少天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静默一会儿,睁开眼后和叶修一起吹熄蜡烛。

  “三十而立,人生新阶段!”

  “许了什么愿望?”

  “秘密!”

  “嗯……和我有关?”

  “和我——们——有关!”

  “那我大概猜得到是什么了。”

  “嘁,我不信我才不信。有种说出来听听!”

  “唔……”

  “快快快,老叶你有种没种!嘿!”

  “呵,要种是吧,别急,晚上给够你。”

      “靠靠靠靠!这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呵呵,饭当然要好好吃。你的愿望嘛,反正我心里是知道的,你不说我也知道。”

  

  

  

  平生所愿,不过余生亦相携共走。

      漫漫天光之下,一定还有无数属于你我的明天,还有长长久久的安乐岁月。

  




-------------------------

520

祝他们幸福

也祝大家幸福快乐


评论(26)
热度(512)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