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陪你

活动文

少天去找叶修排解退役综合征带来的“蛋蛋の忧伤”,然后叶修说不然我们在一起吧

写得很碎,没什么情节可言

字数:10409

 

 

 


荣耀职业联赛十三赛季季后赛第二轮,老牌豪门蓝雨总比分二比一不敌霸图,提前结束了他们本赛季的征程。

赛后在蓝雨的新闻发布会上,副队长黄少天宣布退役。

 

 

 

01

叶修出门的时候天朗气清,是这几天B市难得的好天气,等他到达机场时,深深浅浅的灰云团已经涂抹开来,投下大片阴翳。

最近南南北北许多城市都被阴雨缠上,好好的春夏之交过得又湿又冷清,连带着人的心情也振奋不起来。

叶修懒洋洋地等在出口,寄希望于黄少天先认出他。第一年荣耀世界邀请赛后,叶修就彻底从荣耀世界里退出,到现在快三年,已经不担心会在公共场合被粉丝认出来围堵。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个戴着棒球帽、穿棒球服的高瘦身影拖着箱子向着叶修快步走来。叶修眉毛一动,不紧不慢地迎上去。

“哟,总算出来了。”

来人一抬帽檐,正是刚退役的黄少天:“等了很久?不对啊今天只晚点半小时吧,还是你来太早了?叶修你居然这么殷勤我简直不敢相信!”

“有什么不敢相信的,这不是怕来晚了,你就要一个人在机场哭了。”

“靠!谁要哭啊!我哭什么哭啊!不就退个役么你又不是没退过,你哭啊!”

“得,”叶修说,“那我的手绢白准备了,专门从叶秋那儿顺的,手感还挺不错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叠得整整齐齐的手绢递给黄少天。

“……我真是无力吐槽你了。”黄少天满脸黑线地接过来看了看,又塞回叶修口袋里,“你自己留着吧。”

两个人出了机场,准备打车回叶修住的地方。此时天色真的暗下来,垂云如坠,沉沉压在机场上空。

“啧,真要下雨啊。”叶修转头问黄少天,“你带伞了吗?”

黄少天吃惊:“我怎么可能从G市带一把伞过来?你没带伞吗?”

叶修耸耸肩:“我出门的时候还是晴天。”

“算了算了,反正坐出租车回去。”

“出租车又不是开到房门口啊少天。”

黄少天找到一辆出租车先钻进去,又探头出来说:“我相信自己的人品,下车的时候一定不会下雨的,少啰嗦快上来!”

“你居然有脸说别人啰嗦。”

 

 

事实证明,黄少天的“人品”不过尔尔。

叶修好不容易从湿透的口袋里摸出钥匙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冷得打哆嗦了,等叶修一把门打开,迫不及待地窜了进去。

“冷冷冷冷冷!!!”黄少天在玄关跳脚,叶修先进去拿了毛巾给他擦手擦脸,又找出能替换的衣服和拖鞋,推他进浴室。

到了这个月份,穿的都是单薄的衣服,很容易就被雨淋透了,身上从内到外泛着冷。黄少天趿拉着拖鞋进浴室,一打开热水就舒服得“嗷”了一声,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光,钻到花洒底下。因为叶修也需要换衣服,所以黄少天只是简单冲洗了一会儿。他在叶修给的衣服堆里翻了翻,用两根手指拈起内裤,犹豫了两秒钟,还是伸腿套了进去。

等把一身衣服换完,黄少天照着镜子整理,猛地想起自己的行李里明明带了换洗的内裤。这样一想,包在下面的布料就有些让人不自在了。

黄少天动了动腿,正在尴尬着,就听外面叶修喊他。黄少天答应一声,连忙出去找叶修。

他想,穿着就穿着吧,也没什么大不了。

叶修就等在门口,上下看了看黄少天,点点头表示满意。黄少天反而不自在,觉得自己好像因为懒而做了错误的决定。

叶修的速度比黄少天还快,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拖把,熟练地开始清理地板上被他们俩带进来的水渍。黄少天在旁边干站了一会儿,有些不知所措。

他试探着问:“分点任务给我做?”

“嗯,”叶修漫不经心地说,“去把晚饭做了吧,冰箱里有菜。”

“你开玩笑的吧老叶!”黄少天瞪大了眼,“我是客人,客人!哪有让客人做饭的道理?”

叶修于是把拖把往黄少天手里一塞,转身进厨房:“那你来拖地吧,我去做饭。”

“你会做饭,老叶你居然会做饭?”黄少天握着拖把追上去喋喋不休,“不会是又用泡面来糊弄我吧。先说泡面我是绝对不吃的,什么口味都不可能打动我的,你不用费心了,加火腿加鸡蛋也不吃,不吃!”

叶修打开冰箱沉吟了一会儿:“吃糖醋里脊,芹菜炒肉和西红柿炒鸡蛋,再配一个紫菜蛋花汤怎么样?”

“……真的假的?”黄少天的眼珠子要脱框了“这是哪家逆天的泡面出的新口味吗?”

等叶修真的把三菜一汤端上桌时,黄少天的眼珠子和下巴都要脱离主人的意志强行离岗了。

叶修好笑地看着他:“至于吗,嗯?”

黄少天急急抓过筷子夹了一块里脊放进嘴里,也不顾烫不烫:“哦哦哦!居然味道不错!叶修你行的!”

叶修慢条斯理地坐下来,把自己做的菜挨个儿尝了一遍:“嗯,确实不错。”

黄少天就着米饭连吃了几大口,之前抓心挠肝的饥饿感压下不少,终于能腾出嘴巴说话:“看不出来啊老叶,没想到你退役后还点了这样的技能点。这是彻底从泡面宅男转变成精英潜力股了吗?完了完了,刚刚摆上来的时候忘记拍照了,发到群里给他们看看,一定炸出一大片,哎,可惜了。”

黄少天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又扔到一边。

“算了,不发了。”

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给他夹了一块鸡蛋:“吃吧。”

 

两个人吃过饭已经过了九点。叶修支使黄少天去洗碗,吃人嘴短的黄少天只好去了。等他刷完碗出来,叶修已经不在客厅了。

“叶修?”黄少天一边喊着,一边进了开着门的主卧。

叶修果然在里面,正在整理床铺。

“对了,我晚上睡客房吗?”

叶修抻平床单,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我这里没客房。”

“啊?那对面那个房间是什么?书房?”

“杂物间。”

黄少天无语了,B市三环以内的高层公寓,两室一卫一厅带阳台,其中一间居然用来放杂物?!

“你这壕得有点厉害啊,没想到你是这种叶不修,说好的没钱呢?兴欣的福利已经这么好了?”

叶修不以为意:“家里的房子,先给我住。”

“好吧叶少爷,那请问小的今晚睡哪里?你家客厅沙发有点短啊。”

叶修拍拍床:“睡这里啊,这床这么大,又不是睡不开。”

黄少天这才注意叶修的床,还真比一般的双人床要大不少。他两眼一眯:“嗯哼?老叶你这里不会平日里经常有人留宿吧?我说来就来了,不会打扰到你什么吧?要是有你赶紧说,我可以去住酒店的。”

“这不就留宿你了吗?”叶修反手撑在床上,“叶秋上大学的时候在这里住,大多数家具都是他那时候留下的。那厮享乐主义奢侈颓靡,嫌床小睡得不舒服。”

黄少天也走过去坐到床上,上下颠了颠,果然又软又舒服。他又左右看了看,床上只放了一条薄被子,对叶修说:“再给我拿条被子啊,不至于还要两个人挤一个被窝吧。”

叶修一抬下巴:“柜子里有,自己去拿,绿底红花的那床才晒过。”

黄少天闻言去开柜子:“我去!叶修你这审美也是没谁了,你这是穿越到上世纪拿回来的吗?!”

翠绿底色,红艳艳的大朵团花,这花色印在被套上,冲击力远比黄少天想象得要大。

叶修摸摸鼻子:“X宝搞活动买三送一,我怎么会知道送一件这样的。”

“行,凑合吧。”黄少天勉强接受要把这条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的事实。

不比黄少天这样的退役闲散人员,叶修明天还要去公司上班,两个人商量着准备早点睡觉。

外面的雨还在持续,黄少天拉窗帘的时候贴在窗边看了一会儿,雨滴落在玻璃上,透过残留的雨珠看外面的灯火,扭曲又迷离,像是另一个世界。

雨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一切都像和平时不一样。

今天是他退役的第一天,在离战队千里之外的B市度过。

“回来睡觉了。”叶修说道。

黄少天回头看他,他正倚靠在床头,面容沉静地等待着。黄少天答应一声,把窗帘拉严实,走过去钻进被子里。

“明天我去把年假请下来,明天下午或者后天,带你在B市转转?”

“好啊。”黄少天拉高被子,打着呵欠回答。

叶修关上床头灯,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02

半夜雨势变大,挟着风卷过整座城市,风声尖啸,像藏匿着妖魔。被打落的叶子飘摇而下,结伴在黑夜里游过屋宇和道路。

叶修在风雨声中蓦然惊醒,下意识往旁边一摸,床上只剩他自己。他撑着手肘在黑暗中沉默片刻,穿上鞋离开卧室。

客厅和阳台之间是透明的推拉门,叶修站在客厅大灯的开关旁,并没有开灯,只静静注视着阳台上那一点闪烁的红点,等到那点红光暗下去的时候,才走过去站到阳台上那人的身边。

“穿我的衣服睡我的床,还大半夜起来偷我的烟抽,这可不是为客之道啊少天。”叶修摸了一把黄少天的胳膊,“雨这么大,衣服也潮了,进去记得换一件。”

黄少天没说话,低着头,像一座雕像静默地立在那里。叶修看着他,蓦然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因为是在黑暗里,黄少天只在他的视网膜上落下一片薄薄的剪影,轮廓也模糊不清,像是随时可以消散在晦暗的风雨中。

叶修皱眉,伸手拿过黄少天还夹在手指间的烟头,故意说:“刚刚戳在哪儿按熄的?明天我可得仔细过来检查检查。”

叶修等了一会儿,黄少天还是没吭声。他在心里微微叹气。他能理解黄少天的心情,又因为这份理解,反而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他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用了些力气压在上面:“回去了,少天。”说完,转身先行离开。

在他身后,是黄少天跟上来的脚步声。

 

只在阳台待了几句话的时间,叶修就觉得全身冷了个彻底,也不知道不省心的房客在外面站了多久,明早最好给他煮姜丝可乐喝。这样盘算了一会儿,床边突然压下凹陷,黄少天爬了上来。

叶修把手伸进黄少天被窝,黄少天吓得一抖,叶修抓抓他的袖子:“怕什么?我试试你换没换衣服。”

“谁知道你要干什么。”黄少天嘟囔。

“哟,不装哑巴了?你不说话我还真觉得不自在。”

“靠!”黄少天怒。

叶修说:“缓过来了就赶紧睡觉,今天一天不累吗?”

黄少天在一边动了动,没回答。过了一阵子,他觉得叶修应该已经睡着了,忍不住翻过来覆过去烙大饼,瞪着眼睛看向黑暗中的某处。

“睡不着?”叶修突然问道。

“……啊,我认床,失眠了。”黄少天背对着叶修,身体僵硬得像泥塑。他感到背后有热源靠过来,一只手掰着他的肩膀把他翻过来。

“毛病可真多,唱首歌给你听?”

黄少天歪歪嘴角:“你唱啊。”

“咳咳,”叶修清清嗓子,“睡吧,睡吧,当当当当当当……”

不仅不记得词,而且居然可以完全不在调上,黄少天忍不住笑了一声。

窗外风声雨声,耳边是叶修乱七八糟找不着调的歌声,低低的,绕在耳边。黄少天抓紧被角,终于渐渐放任自己沉进梦里。那梦里有驳杂的光影变幻,分季节挂在衣柜里的蓝色运动服,夏日里的西瓜和冰水,训练室里被汗水浸透的背影,机器的嗡鸣和遥远的掌声。

那是一个他已经离开的世界。

 

 

 

03

第二天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出门了,他惊讶自己居然睡得这么沉。叶修在厨房给他留了白粥、煎蛋和火腿,牛奶锅里还有姜丝可乐。面对这样妥帖的照顾,黄少天几乎有些不知所措。一团热意涌在他心头,轻飘飘的,又暖又熨帖。

吃过早饭后,黄少天收到叶修的短信,说他的假期从明天才开始,所以今天黄少天可以一个人出去逛逛。黄少天回了一句好,可惜透过窗户向外看,雨线连绵,细细织就一匹灰白的幕布,不是适合出门的天气。

昨天发完退役声明,叶修第一个发来消息,告诉他注意防治“退役综合征”,于是他干脆打包来了B市骚扰叶修,让这个有过两次退役经历的老家伙来治治他的“综合征”。

这是他退役的第二天,社交软件上的消息一概装作看不见,一个人待着叶修的房子里,像是与世隔绝。

吃饱喝足的黄少天斜躺在沙发上摸肚皮,阴雨天最适合睡觉,黄少天居然真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还做了梦。梦里他挽着袖子,气势汹汹地在蓝雨的训练大楼里横冲直撞,转角的时候撞到一个陌生人身上,那人问他要去哪儿,他说要去找一个很坏的吊车尾打架。

“打架有什么意思,看你也是蓝雨的训练生,有没有兴趣和我在荣耀里来一场?我是玩战斗法师的,你呢?”

“我是玩剑客的。”黄少天说,“你是谁啊?新招进来的吗?我很厉害的。”

“剑客啊,有前途。现在联盟里还没有剑客玩得特别牛的职业选手,正缺一个能扛把子的。”

“等我出道了就有了!早说我很厉害了,来来来我们去PK一把试试,输了你可别哭啊。”

“呵呵,这正是我要说的,输了你可别哭啊,小剑客。”

 

 

“醒醒,喂,少天,醒醒。”

“嗐!吃我三段斩!剑影步!”黄少天手一挥,打开在骚扰他美梦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叶修正轻轻拍打的手一停。

黄少天喊了几声,声音渐渐变低,含糊地嘟囔着。叶修伸手捏住黄少天的鼻子,看他皱着眉张大嘴喘气,最后忍不住挣扎。

“啊!”黄少天醒了过来,把叶修使坏的手拨开,“老叶你谋杀?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天黑了?下班了?我睡了这么久?”

“没有,怕你中午没饭吃就回来了。”

黄少天悻悻地说:“我也是会做饭的好不好,做个蛋炒饭还是可以的。”

“家里已经没鸡蛋了。”

“好吧,叶大厨,我们中午吃什么?”

“其实我也只会做那几道菜。”叶修很遗憾地说,“所以中午吃糖醋里脊,芹菜炒肉,凉拌西红柿和紫菜汤,你觉得怎么样?”

黄少天:“……”听起来不怎么样。

 

睡多了的后遗症就是头疼,吃过午饭叶修正常去上班,黄少天却不敢放任自己像上午那样躺在沙发上了。叶修家有高配的电脑,也有荣耀登陆器和账号卡,黄少天看了看,却提不起兴趣去那个熟悉的世界逛逛。哪怕早就知道自己会有离开的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难免怅然若失。那种感觉很微妙,既算不上难受,也不是痛苦,就像一包鼓鼓囊囊的酸水堵在胸腔里,仿佛稍微动一动就能戳破了,流出满腔的酸胀。

 

 

 

04

叶修休假的第一天一大早,黄少天就从床上爬起来奔向窗边,外面的雨停了,没有风沙也没有霾,是适合出门的天气。

黄少天大喜,叉着腰站在阳台上缓缓吐息,叶修说他像刚化形的妖怪在吸收天地日月的精华,被黄少天抓着靠枕按在沙发上一顿捶。

午饭后两个人一起出门采买,黄少天强烈要求一个新的被套,叶修懒得管,给他指了路,自己去了菜市场。

等叶修把菜都买齐,黄少天还不见踪影。正打算去找人,就听见背后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叶修你给我站住!等等我!”黄少天怕被人认出来,出门就戴着墨镜,此时“嗒嗒嗒”地踩着水跑过来,像个走投无路的瞎子。

他跑到叶修面前停下,抬脚给叶修看:“我鞋子进水了!”

“之前提醒你了别走市场后面的小路,你怎么偏不听。”叶修哭笑不得。

“近啊!我怎么知道小路排水那么差,水都快没过我脚背了。”黄少天很郁闷。

“买到了?”

“买到了买到了,可以回去了。你买好菜了吗?”

“买好了,今晚可以吃糖醋小排了。”

“……你到底多喜欢吃糖醋这一口啊!”黄少天扒拉着叶修手里的环保袋,拈出一根绿色的菜,“这是什么?”

“苦菊。”

“怎么吃?”

“凉拌。”

“又凉拌?”黄少天要抓狂了,“这两天我们已经吃过凉拌西红柿凉拌海蜇皮凉拌猪耳朵了……能不能多吃几道热菜?不然我煲汤给你喝?”

叶修呵呵一声,把购物袋整理好:“凉拌省事儿啊。至于你那些可以归为黑暗料理的汤,我敬谢不敏。什么时候你学会正常的汤,我再尝试吧。”

“哎,不识货!”

“呵呵。”

雨后的天空显出水彩画般的质感,云朵成团堆砌着,边缘的云丝在风中流散,在空中蜿蜒出缠绵的痕迹;头顶的云是灰蓝色的,越往边缘颜色越淡,在天际尽头归于一条青线。

黄少天从叶修手里分过两个购物袋,和他并肩踩着湿漉漉的路面往回走,偶尔有盛着水的洼地映出他们的身影,一晃而过后,很快就远去了。

路上又下起小雨,幸好这次叶修带了伞,才免于再被雨淋一次的霉运。两个人进了家门,把伞收好,黄少天拨拨被雨打湿的发尾,抱怨说:“受不了了,已经连着下了几天雨了,有没有搞错,这是B市吗?其实我还在G市吧!”

“我都没嚎你嚎什么,你一个G市人对这种天气不是应该很适应吗?去把你的被套换上吧,我去做饭。”

“老叶你请了几天年假啊?”

“只请下来五天。”

“完了!”黄少天掰着手指盘算,“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要是一直下雨,那不是哪里都去不了?我感觉我快要发霉长蘑菇了。”

叶修把菜拿出来理好,淡淡地安慰:“不会那么糟的,别担心。”

黄少天在客厅站了一会儿,听见叶修已经开始洗菜,只好抱着自己新买的被套进卧室去换。

总算可以不用把自己埋进红配绿的噩梦里了。

 

叶修把苦菊拿出来洗净、控干水,掰成小段盛进沙拉碗里,用生抽、醋、香油调好汁倒进去,又拈了几撮白糖撒上,搅拌匀了放在一边。家里还有一小袋花生仁,叶修拿出来炒熟、搓掉皮,最后拍碎,撒到拌好的苦菊上。

“卖相不错啊。”黄少天从叶修背后探出头,拿过筷子夹了一口,“哦豁!味道也不错啊,比凉拌西红柿好多了,以后再做凉拌菜只做这个好不好?不过你是有多喜欢吃酸甜口啊?糖醋里脊糖醋排骨,连这个也是酸酸甜甜的。”

叶修乜斜身后的人一眼:“不是你喜欢吃?”

黄少天咬着筷子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也’喜欢吃。”

叶修看着他直笑,那眼神居然有些温柔,滑过黄少天的眼角眉梢,又像是化成了某种实质的东西,在他心尖上一挠,痒得他不自在。

“我,我出去等吃饭了!”黄少天脚底抹油似的溜出厨房,金棕色的发尾在灯光下闪出一道亮弧。

 

晚饭吃得很满意,饭后黄少天很积极地去刷了碗,之后照例往沙发上一歪,握着遥控器找节目。叶修被他挤到沙发一角,实在看不过眼了,说:“带账号卡没?你要是实在无聊就上线去看看吧,别整天躺在沙发上挺尸。”

“不——”黄少天拉长了声音拒绝,“我在戒断期呢,别引诱我。”

“戒断?”叶修笑着,“这么夸张。”

“你不懂了吧。”黄少天翻了个身,哼哼唧唧,“我得到的都是侥幸啊,失去的都是人生。”

叶修坐到沙发扶手上,忍不住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黄少天按住他的手腕:“别乱摸!对了,附近有理发店吗?”

“嗯?想收拾你这头乱毛了?”

“什么乱毛!”黄少天不满,“我发质很好的。”他顿了一顿,接着说:“想去染色。”

叶修捻捻黄少天金棕色的头发:“又想染成什么颜色,紫色?绿色?总不会是白色吧。”

黄少天无语:“你以为我要在头上开染坊吗?我要染回黑色。”

“哟,不良青年要从良啊。”

“滚滚滚!”

“呵呵。”

黄少天占了电视,叶修就拿出iPad用,熟悉的开头音乐一响,黄少天踹了他一脚:“看视频戴耳机懂不懂?不要干扰我。”

叶修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拿了耳机戴上。黄少天挪了挪,把两条长腿蜷起来,像是要尽可能远离叶修一样。

叶修却不放过他,握上他的脚踝要把他拉过来:“过来一起看吧英雄?”

黄少天干脆把头埋进靠枕里,闷声闷气地说:“没有英雄,只有狗熊了。”

“行,”叶修乐了,“你缩着吧,我这里就是个免费树洞呗。”

 

 

 

05

晚上睡觉的时候黄少天又兴奋起来,钻进新被窝,满意地拍拍:“怎么样,这花色不错吧?等我走了就便宜你了,绝对提高你的审美档次。”

“别,你还是自己带回家用吧。”叶修只觉得自己的年龄层会被拉低。

“嘁,睡了,晚安。”

“睡吧。”

两个人互道晚安后就背靠背各自睡了,但叶修觉得今晚不会安安稳稳一夜睡到天明。其实自打黄少天风尘仆仆地来投奔他,他就已经做好了赔上几个不眠之夜的准备。

果然,他睡到半梦半醒的时候,隐约觉得后背被人隔着被子戳了几下。

“嗯?”

“叶修叶修你睡着了没有?”

“唉……”叶修叹一口气,转过身来,“睡着也被你吵起来了。”

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黑暗里滴溜溜地转,那贼劲儿看得叶修想笑。他咳了一声问:“你又怎么了?”

“……那个,今晚谁赢了?”

今晚是十三赛季总决赛的第二场,也许已经决出冠军得主了。黄少天本来打定主意不去管,却抵抗不住心里的渴望,挠心挠肺,挠得他睡不着觉。

“哦?”叶修的睡意消散不少,压低声音,“还以为你不关心呢。自己不会用手机看吗?”

“流量用完了。”

“你在乎这点钱?”

“有钱也不是天上掉的啊!”黄少天嘴硬。

“家里有WiFi你不知道?”

“告没告诉我密码你不知道?”

“呃,”叶修难得噎了一下,“290810”

黄少天摸手机的手一顿:“算了,你直接告诉我吧,懒得开机了。”

叶修没说话,黄少天又戳戳他:“跟我讲讲啊老叶,想听你说。”

叶修只好回答:“今晚霸图赢了轮回,现在一比一打平,就差一场了。”

“宿命之战啊!”黄少天感慨,“今年霸图势头强劲,我看轮回要玄。”

“看来你更希望霸图赢啊。”

“那当然,我和轮回也是有夺冠之仇的。”

“行,等着看分晓吧。”叶修提议,“不然去现场看总决赛?”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我想想吧。”

叶修没继续逼他,淡淡地“嗯”了一声。

黄少天叹口气,又翻了两遍身:“睡不着啊。”

叶修展臂:“来,借你条胳膊抱着。”他本来是说句玩笑话,没想到黄少天真的把他的手臂拽过去,绕在了自己臂弯里。

“我凑合着用吧。”

“……我真谢谢你不嫌弃。”叶修把胳膊抽回来,“你这肉麻劲儿我有点受不了,等着。”

说完叶修就开灯下床去柜子里翻找,还没等黄少天发问,叶修拎着一个大抱枕往黄少天身上一扔:“抱着吧。”

“我去!”黄少天把抱枕翻到正面,“你让我抱着我自己睡啊?”

叶修反问:“不然你想抱着谁?”

“算了。”黄少天捏了捏自己的卡通脸,“真帅啊。”

“……你这自恋才真是登峰造极。”

 

 

 

06

叶修活到三十多,和人一张床上睡觉的经历极其有限,更别说被枕边人紧紧贴在背上。睡着睡着想翻身,结果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身体扭过去,像被绳索套牢了,动弹不得。

哎,甜蜜的负担。

叶修睁开眼,听着耳边安稳的呼吸声,有种寂静的温柔从很深很深的心底慢慢流淌出来,把他的一颗心泡得发软。

只是这温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你退役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冷不丁一句话冒出来,把叶修吓了一跳。

他定定神:“你还没睡着?”

“刚刚被你弄醒了。”黄少天往后让了让,叶修顺势翻过来面对他。

“前几天怎么没发现你睡觉像个八爪鱼一样。今晚这是受刺激了找安慰求抱抱?”

“你妹啊!”黄少天静了一会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没什么感觉,就像一件你知道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如期发生了,没有惊喜,也没有惊吓,理所当然。”

“心态真好。”黄少天嘀咕。

“哥是谁啊。”

“脸真大!”

“呵呵。”

黄少天抽抽鼻子:“你还打网游吗?”

“不打了,公司忙,没什么时间。”

“哦。”

叶修在黑暗里找到黄少天的眼睛:“我以为你至少会再打一个赛季。”

“不行。”黄少天脑袋动了动,像是在摇头,“我的手撑不了了。我的打法你也知道,如果不够快,机会主义就是个笑话。”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轻声说:“打霸图的第三场团队赛,对上宋奇英的时候我手抖了,你发现没有?有一个失误,血线被压得超出我的预期,所以之后的兑子没成功。”

黄少天说完,感觉到有一只手探进被子里,握住了他的。

他呼吸一滞:“别耍流氓啊我警告你。”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这鸡汤我不喝。”

“虽然远远比不上哥。”

“靠!”黄少天把叶修的手甩出去。

两个人一起沉默下来,静默的空气里仿佛隐匿着一只巨大的兽,躁动不安地磨着爪子。黄少天觉得有些烦躁。

良久,黄少天说:“我以为我可以打很久,尽可能多拿冠军,退役的时候也可以坦然。”

听得出来他已经尽量他们让自己的语气平静,可是声音的颤抖还是暴露了他真实的情绪。

黑暗是最好的掩体,给人以安全的错觉。

叶修说:“第六赛季和第十二赛季两个国内冠军,一个世邀赛冠军,很不错了。”

黄少天笑了笑:“是是,我没什么不满意,我可是剑圣。”

 叶修看着黄少天闪闪发亮的眼睛,心里忍不住猜测那里面有几分是水光。这样的念头让他心口发涩,他不想开灯确认,只是忍不住循着那双眼睛凑了过去。

黄少天感觉到额发被轻柔地拂开,随即一个更轻柔的吻落到一只眼睑上,若有似无的温热气息一掠而过,像一团雾。

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像是静止,之前隐约传进耳朵的淅淅沥沥的雨声也像是远去了,一切都仿佛被隔开了,进入另一个空间。

黄少天从被子里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手,摸摸自己的眼睛:“等等,我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回答:“就是你想的那种意思。”

“我靠!”黄少天说,“我睡在这张床上还安全吗?”

“不安全。”叶修简直懒得理他了。

黄少天不说话了,不过他还是好好地躺在床上,没有跳下床跑出去。

尴尬在沉默中无所遁形,叶修已经考虑要出去抽根烟了,黄少天突然又问:“同性婚姻法什么时候能通过?”

叶修躺回自己的枕头上,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很平静地回答:“二十年内别想了。”

“这么没保障,那我要好好想想。”

“嗯,不急的。”

“我就是来找你散散心。”黄少天说。

“嗯。”

“我没打算把自己给散出去啊。”黄少天嘟囔着,有些懊丧似的。

“嗯。”叶修无声地笑了。

“虽然我是挺帅的我也知道……”

“噗嗤。”这回叶修没忍住,笑出声来。

“喂!”黄少天立刻不满了。

“哎,我听着呢,你继续。”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修。”黄少天气鼓鼓地说,“都是套路,都是故意的,怪不得叫我来,怪不得对我好呢,还做饭给我吃。”

叶修为自己申辩:“不答应我也少不了你那口饭吃。”

黄少天轻轻哼了一声。

“那时候,”叶修说,“我第一次在蓝雨碰到你的时候,你一下子撞进我怀里那天,记得吗?”

“我要去找文州打架,约好了二楼尽头厕所见,后来你来了,拉我去打竞技场,我们就没打成……我靠叶修你不会那时候就对我图谋不轨了吧?我还没成年呢!”黄少天恍然大悟,被这事实惊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没有!你别乱想。”叶修笑得咳起来,“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你那时候多好啊,心大,特别想得开,哪像现在这么……纠结别扭。”

“谢谢你嘴下留情。”黄少天直觉叶修最后的两个词已经是温和的版本。

时光像风一样刮过黄少天的心底,他仿佛看见无数个自己的身影呼啸着过去,无数声音在耳边炸响,分辨不清是什么,但都是熟悉的。

他突然觉得眼底发热。他想,幸好是晚上,如果是白天,他这时候一定已经没办法和叶修说话了。

“打了十年,突然不能打了,还不准我小小伤感一下啊。以后应该也没什么时间打荣耀了,结束了,但是生活还要继续,是吧?”黄少天偷偷地用指节蹭蹭眼角,把话题拉了回来。他在叶修这里过了三天闭目塞听的生活,可不能总是在树洞里躲着当一只松鼠。

叶修回答他:“荣耀是一段很重要的旅程,但也只是一段而已。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你是这样想的吗?”

叶修先用手碰了碰黄少天的发梢,黄少天没动,叶修就用力揉了揉。黄少天觉得叶修笑了。

叶修说:“你也该这样想,会轻松一些,不是吗?”

有些事情,明白了注定,当然就能保持淡定。

黄少天嘲笑他:“阿Q式精神胜利法。”

叶修又凑上来,黄少天往后仰头,被叶修按着后脑勺压回来,这次的吻落在他的嘴唇上,蹭了蹭,温柔又亲昵。

“但是我可以陪你很久。”

黄少天一呆,叶修犹豫着要再亲一下,就被大力推了回去。黄少天很烦恼地说:“说了我要想的啊!”

“嗯嗯,有空的。”叶修腆着脸说,“你可以好好想想。但是在此之前你要保留我攻略你的权力,不能躲。”

“得寸进尺!”黄少天的声音听上去生气极了,“我睡在这里真的安全吗?现在有没有回G市的机票?”

“呵呵。”

 

 

我可以陪你很久。

很远很远的以后,黄少天想,他就是被这一句话打动的。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途,有些人来了,有些人离开,路过一些很美的景色,可惜无法长久停留。就像那些曾经的朋友,就像荣耀。但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就像风光之于险峰,朝阳之于长夜,让一切遗憾和失去的伤痕都得到抚慰。

那天晚上那一句话单刀直入劈入耳中,明明是温和甚至柔情的,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千钧力度。

陪你很久很久,直到生命的尽头。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后来,黄少天想,那不是一句安慰,那是一个承诺。

 

 


评论(52)
热度(1012)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