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七年之痒(黄少天篇)

很好,我又从百度云盘里翻到一篇自己都没印象的旧文

很疑惑中间为什么平白要说一句他们分开过,看了两遍才想起来这竟然是软肋的番外otz

不过关联性好小,好小……

叶修篇




黄少天冲出家门后才发现外面在下雨,然而让他再回去拿伞无疑是不现实的,黄少天拍拍外衣口袋,有衣料和异物摩擦的闷响。

还好带了钱包。黄少天想着,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门,咬咬牙头也不回地走了。

顶着不算大的雨跑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黄少天捋了捋淋湿的额发,冲百无聊赖盯着门口的收银员笑笑,然后目标明确地奔向记忆中卖伞具的地方。

随便拿起摆在最上面的一把就要走,经过一对叽叽喳喳讨论着哪本记事本的封面更好看的中学生,黄少天突然想起自己以前买什么东西都喜欢精挑细选,从品牌、式样、实用性到性价比,被叶修嘲笑比他妈都贤惠,而现在大概是和叶修过得久了,不知不觉居然也染上了对方粗糙的习惯。

可恶的家伙!黄少天想着,手握得更紧了些。

 

黄少天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决定去哪儿,现在站在收银台前,脑子里胡乱地思量着。

收银员报出价码,黄少天机械地掏衣兜,把记忆中应该躺在里面的钱包拿出来,等意识到手感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一盒安全套已经摆了出来。

“啊啊!抱歉我拿错了!真的只是拿错了我没别的意思也不是变态!”黄少天涨红了脸解释,生怕被误会是xing骚扰或者变态,尴尬地把盒子收起来,又手忙脚乱地翻钱包。

等到全身的四个口袋都翻遍他才不得不承认他根本没带钱包,浑身半湿站在便利店明亮的灯光下,狼狈不堪。

“咳,”黄少天摸摸鼻子,把雨伞推回去,小声说,“不好意思,我不要了。”

年轻的收银员看出了他的窘迫,并没有说什么,善意地笑笑。

正当黄少天转身要走的时候,收银员迟疑地叫住了他:“请等一下。”

“呃?”黄少天回头。

收银员向前探着身子:“请问,你是黄少天吗?”

“啊?”黄少天愣了一下,他退役一年多,找了一份和荣耀无关的工作,现在出门已经不会再打扮得严严实实,所以偶尔会有被粉丝认出的情况。

可是之前出了那么糗的事,黄少天真的不想面前这人是自己的粉丝啊!

然而收银员目光笃定,显然认准了他。于是黄少天只好硬着头皮承认:“嘿,是我。”

收银员的眼睛蓦地亮起来:“啊!果然!我以前在姐姐的房间里见过你的海报,她是你的超级粉丝!”

黄少天笑笑:“谢谢。”黄少天现在才开始注意到收银员并不是以前见到的那个,而是个很年轻的女孩,也许是来兼职或临时替班的学生。

“你要用伞吗?”女孩俏皮地眨眨眼,“或许我可以把我的伞借给你。”

“不用了。谢谢。”黄少天连忙摆摆手,“我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在这里躲一会儿雨吗?”

“可以。”女孩点头,好心递给他一个小塑料凳。

黄少天默默地在门边坐着,感觉自己像小区里逗鸟的的退休老大爷。

 

今天他和叶修吵架了。

最近他们吵了不止一次,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总会有些小摩擦。真的很小,比如今晚吵架的的原因,仅仅是出门的这么一会儿,黄少天已经有些模糊了。

严格来说他们都不算年轻了,而不是当初还在联盟时玩笑般的嚷着“年纪大了”。他和叶修从最初在一起到现在约莫有十年,中间分开过,来自外界和家人的压力承受过,快乐过痛苦过,到现在该叫什么阶段?

唔,倦怠期,是这个名字吧?

叶修烦他了?还是他烦叶修了?也许两个人都烦了吧。曾经长时间的异地恋,新鲜感得以维持了很久,而现在两个人不过安稳下来一二年,所有的不合适终于暴露出来了。

不合适么……黄少天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并没有。黄少天在下一秒就冷静地否定了自己荒谬的想法,插在口袋里的手不自觉紧缩成拳。

 

结完账的中学生经过他,黄少天搓搓脸,微微低头。

便利店里没有其他顾客了,女孩上半身趴在柜台上和黄少天聊天。

“我姐姐当时真的超级喜欢你呐。”女孩摇晃着脑袋笑着,“成天黄少来黄少去的。啊,还有叶神!她说你们很般配也很勇敢!”

黄少天保持耐心倾听的神色,然而在女孩提到叶修的时候微微晃神。

当年他和叶修的事情爆出来的时候社会对同性恋还处在“不提倡歧视也不承认认同”的暧昧态度,所以那时世界冠军在手的他们也算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他甚至做好了退役的准备,好在事情并没有坏到那种程度,他得以又有了三个赛季的时光。只是那之后他低调了很多,再未接过任何商业广告。

女孩看起来很健谈,继续说着:“那时候我姐姐和我姐夫的事不被双方家长同意,我姐姐很孝顺,差点就要忍痛和姐夫分手了,是你和叶神的事给了她鼓励,让他们一直和家里力争到底。现在他们很幸福,所以,我替姐姐谢谢你。”

女孩说得很诚恳,反倒让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他和叶修完全是私人行为,从来没想到会间接影响到别人的选择,他认真地说:“是你姐姐自己够坚定,才能争取到幸福。”

“是啊!”女孩欢欣鼓舞地拍手,“我也觉得姐姐很有胆,敢嫁给男神。”

“男神?”黄少天笑着挤挤眼,在某些瞬间,他总是不经意会露出些少年情态,好像这几年的光阴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痕迹。

“那不是很好吗?”

女孩托着腮:“大家也说很好。可我一直觉得,男神这种东西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就好像一件很好很好很完美的艺术品,远远地看看就好,为什么一定要靠近、要拥有呢?”

黄少天沉默片刻,轻声说:“大概因为太喜欢了。没机会也就罢了,如果有机会,怎么可能忍得住?人都是贪心的。”

“可是一旦把一个人摆在心里很高的位置,就免不了会有所期待。如果靠近了,发现他其实没那么好,也浑身缺点怎么办?比如在家蓬头垢面,用抠完脚的手再去挖鼻孔怎么办?”女孩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然后又继续说,“可也担心万一他真的就那么无懈可击的完美又怎么办?怎么配得上?日久天长,自惭形秽,就算他不嫌弃,自己也受不了吧。注定还是走不远。”

女孩最后幽幽叹了口气,显示出不符合她年纪的深沉感,又在看见黄少天默然的样子时有些窘迫地吐吐舌头。

一时间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有墙上的挂钟还在滴滴地响。

 

但其实黄少天并没有不以为然,反而若有所思地咀嚼着女孩的话。

当初还在念初中的他被魏琛发掘,想要带入职业圈,不仅他父母一开始坚决不同意,其实就连他自己也犹豫过。他成绩很不错,考上重点高中绰绰有余,将来能念个不错的大学。这似乎才是正路,而游戏职业选手,在那时的很多人眼里就和网吧小混混是一回事,真的值得耽误学业吗?

然而魏琛说动他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喂小鬼,你还想和一叶之秋pk吗?”

夜雨声烦在网游里抢boss的时候结下的最大的仇家就是一叶之秋,只是后来一叶之秋进入联盟封神,在网游里就几乎见不到了。一想到可以在和这个荣耀顶尖高手对战,黄少天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叶秋。

那时候的叶秋也是他的……啊呸呸呸!黄少天悻悻地止住了自己的联想。

他那时候——甚至可以说在加入联盟的前几年都是如此——的确对叶修有着和对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憧憬,以他为目标,想和他站在同样的高度,所以难不成,他也因此对叶修抱有过高的期待吗?

所以才会在离开荣耀、褪掉光环之后,蓦地开始不适应这个平凡的叶修,才会有那样的摩擦和争吵吗?

是这样吗?

 

不,不是这样!黄少天给这个念头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一叶之秋是他下定决心加入职业圈的催化剂,但并不是他打荣耀的理由。

就如同荣耀是他爱上叶修的契机,但不是他爱上叶修的理由。

他爱叶修,从一开始爱的就是一个人,而不是神:又脸T又嘴炮,没有一叶之秋的所向披靡和无坚不摧,他在生活中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男人。爱抽烟,不爱收拾,有点邋遢的小毛病,忙起来整日不修边幅。即使之后的君莫笑有120个低阶技能,他在生活里的技能依然一团糟,一开始不会做饭、懒得洗碗,衣服凑成一团随便在洗衣机里搅一搅。但那时候他们的交集大多在荣耀,叶修只要荣耀比他更强,其他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当他们离开荣耀,离开粉丝和光环,走到平凡的生活之后,那人也学会了做一些家常菜,甚至炖的猪骨汤比饭店大厨还要棒;会和他一起分摊家务,懂一些家电维修的小知识。

他爱的一直是个凡人,而不是一个神。

可是他在荣耀里以对手的身份仰望叶修太久了,以至于离开荣耀后总是会忘记以爱人的身份看待他。

他不是完美的,他也浑身毛病,需要人包容和谅解。

黄少天突然很想马上见到叶修。

 

 

雨下得急了,黄少天裹紧身上的薄风衣,心里腹诽:天杀的老叶!不知道打个电话找找我吗?!快要冻死了!

摸出手机——妈蛋哪有手机?!黄少天懊丧地想挠墙。

没想到下一秒,一个撑着伞的人闪进了便利店。

“少天?!”

黄少天“腾”地站起来:“老叶?”

“哇!活的叶神!”收银女孩也兴奋起来。

叶修看看黄少天半湿的头发,露出一个“啧啧啧”的笑容:“少天大大,舍不得哥吧?”

傻逼。黄少天在心里想,真以为我没看见你冲进来的时候脸上快急疯了的表情吗?装个屁啊!

然而他嘴上扬起一个笑来,一头扎进了叶修的怀里:“老叶今天真冷啊,想喝你炖的猪骨汤了。”

 

 

——我爱的是个凡人。一直是个凡人。大多数普通人有的缺点他都有,会怯弱会退缩会控制不住脾气,压力大了也会找茬儿发泄,有时候做错了事也会嘴硬一阵子才肯承认。

——当然,这些缺点我也有,我也是个凡人。所以我们有时候会吵吵架。

——我和他一起生活了七年。希望还有七十年,能和他在一起,过最普通的凡人的日子。

——我爱他。一直爱他。永远爱他。


评论(22)
热度(525)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