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一个傻瓜和另一个傻瓜

原来写给茶话会的文~

 傻白短~

 

 



人生幻觉NO.1:我觉得他喜欢我。

 

 

“我觉得他喜欢我。”黄少天非常焦虑,具体表现在他第三次把喻文州夹给他的秋葵吃进嘴里。

他嚼了嚼,咽下去,毫无知觉。

“当然,队长你了解我的,我可不是管不住嘴的人。本来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好好想清楚怎么处理,毕竟大家这么多年朋友对不对?撕破脸没意思,最好连交情都别影响,再见面还可以一起吃烤串。发生这种事,我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只能尽可能委婉地提醒。或者应该干脆装作不知道?队长,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喻文州把筷子放下,眼神复杂:“少天,会不会是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你知道的,我们都有会错意的时候……”

“等等。”黄少天扬手,止住喻文州的话,“队长你的意思是我在自作多情吗?你的意思是我在放飞自我脑洞大开吗?你的意思是他根本不是喜欢我?”

“倒也不是这么说。”喻文州笑笑,却没再说什么。

黄少天瞪着眼,等不到他的下文,立刻激动起来:“不可能!我已经观察了很久了,很久!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喜欢我,哎,那种喜欢!你懂吧?你明白的吧?”

喻文州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他谨慎开口:“或者你可以具体说说?比如你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不是很明显吗?我以为已经足够明显了。”黄少天说,“远的不说,就说网游里咱们去围攻兴欣小队,那么多人,老韩他们霸图也在,还有好多好多职业选手,怎么就揪出我来集火带走了?第十赛季全明星赛,怎么就要和我单挑?世邀赛上台拿奖杯的时候,第一个就抱了我,明明队长才是离他最近的!还有很多很多,数不清!缠着我盯着我,有麻烦要找我,没麻烦也要找我。你说我怎么能不怀疑?你说是不是有问题?”

“嗯?是这样吗?”

“网游围攻那次不是黄少你自己先跳出去的吗?说是听出了叶神的声音。”

“全明星的时候也是黄少说什么私人恩怨要单挑的吧?”

“我看世邀赛直播,明明是黄少你自己冲着叶神扑过去,叶神才接住你的。”

“呃……总觉得少天前辈找叶修前辈比较多。”

“是在说叶神对吧?我们应该没猜错人。”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跳起来狂叫:“郑轩徐景熙宋晓小卢李远!你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们只是默默围观的吃瓜群众。”

“黄少你一激动就忘了控制音量了。”

“前排兜售瓜子饮料,还继续说吗?”

“求继续,求更多。”

“我们也不是故意听的,只能说一切都是命运,都是天意。”

黄少天对跳出来围成一圈的队友怒目而视:“你们!你们!”气呼呼地收拾餐盘走了。

宋晓说:“所以到底是谁喜欢谁?”

其他人互相看看,都一脸高深不说话。喻文州笑了笑,催促大家吃完午饭就散了回去休息,下午还要训练。

临走,郑轩说:“队长,你说黄少为什么还不去表白啊?”

喻文州摊摊手,表示他也不知道。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夏天像粘稠的糖稀,又甜蜜又黏腻。蓝雨在新赛季开始半个月前展开集训,正是黄少天生日刚过不久,很多粉丝把生日礼物寄到了俱乐部,一连几天蓝雨众人都在午休的时候一起拆快递、找吃的。

这天黄少天又抱着一堆快递盒子进门,其他人连忙迎上去哄抢。黄少天手里拿着一个鞋盒大小的快递件不放,等其他人都散了才坐下来拆。

“咦这个是什么?这么小?”卢瀚文来得晚,只好凑到黄少天身边看他拆盒子。

“不知道。”黄少天边动作边回答,“马上拆开了。”

“啊是叶修前辈寄过来的!”卢瀚文眼尖,声音也尖,一时间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叶神啊……”徐景熙意味深长地说。

黄少天脸有点红:“不知道寄的是什么,老叶也不提前说,幸好我正好看见,要是被误拆了怎么办。”

郑轩吐槽:“谁啊什么叫误拆啊,被我们先拆了就不行了是这个意思吗?”

说话间叶修寄来的快递已经被拆开,虽然从盒子的logo上已经猜到一些,但真的从里面拿出一条皮带的时候,黄少天的心情还是很复杂。

“皮带啊。”卢瀚文惊讶。

“什么意思啊,我又不缺皮带,平常穿队服哪需要系皮带。”黄少天反复看了看,很嫌弃地说道。

“大概就是……”郑轩比划了一下,“套牢你的意思吧。”

皮带=套牢?

“哦豁!”卢瀚文张大了嘴。

黄少天:“唔……”

蓝雨众人:“???”

黄少天一拍大腿:“就说我没有会错意吧!太麻烦了,老叶喜欢我这要怎么破?”说着拿起皮带急匆匆走了。

训练室的门被打开,一大片阳光扑进来,灿烂又热烈,黄少天闪进那光里,带着一身金灿灿冲出去。

郑轩说:“他到底为什么还不去表白?”

蓝雨众人:“……”

 

 

喻文州路过黄少天的房间时,发现房门开着,黄少天正一个人站在镜子前念念有词。

“少天?”喻文州敲了敲门。

“队长!有事吗?”黄少天像是被吓了一跳,连忙走过来。

“你这是在……”喻文州指指镜子。

“就,就练习练习。”黄少天非常不自在,也不请喻文州进门,两个人卡在门口,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练习什么?”

黄少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定他是认真要问的,突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队长,文州,你可饶了我吧。”

“少天。”喻文州含笑看着他,“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让你说。是什么?”

“在一段感情里,有时候呢,先认输的人,未必是输家。”

黄少天很镇定:“太高深了,我要参详参详。”

“好。”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充满鼓励意味似的。

 

 

陷入爱情当中的人,自编自导自演,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个个都是诗人,个个都有拿奥斯卡的潜质。

黄少天在QQ上告诉叶修自己收到了他的礼物,又半真半假地抱怨了半天,刷满三屏才把手从键盘上移开。

叶修隔了半天回复说皮带是苏沐橙挑的,黄少天立刻燃了,噼里啪啦敲了大段的字上去,中心思想大概是叶修送礼物太敷衍,时间晚了不说,居然还不是自己亲自挑选的。

叶修又说送皮带的主意是他自己定的,只不过款式是苏沐橙帮忙挑的,他在这方面的鉴赏力基本为零。

黄少天这才略微宽心,又和叶修闲扯了半天才下了线。

他躺在床上,想着喻文州的话,又想着叶修,心里像揣了只兔子一样不能平静。在爱情尚不明确的时候,谁都期望对方先进一步,先表白,先付出,先把柔软的腹部露出来;谁都想做不动声色的那一个,做进退有度的那一个,以至于到了最后,一件该勇往直前的事,反而变得踌躇不前。

黄少天翻了个身,抓过床头的君莫笑Q版布偶蹂躏了一会儿,过了很久才心事重重地睡了过去。

 

 

天气燥热的时候人心也浮躁,蝉鸣像石子一样砸进耳朵里,打得人脑子里也嗡嗡响。下午黄少天进训练室的时候觉得里面的气氛十分古怪,空气里像掺着沙子,每个人都因为呼吸而梗住了喉咙,一副有话说不出的样子。

“怎么了?”黄少天打着呵欠,懒洋洋地坐下。

卢瀚文年纪最小,左右看了看,踮着脚凑到黄少天身边,仿佛脚步声重了就会惊醒什么似的。

“黄少。”他说,“你看了微博吗?”

“没啊,怎么了?”黄少天回答着,顺便刷开微博。不需要刻意去寻找,第一条挂着热门的微博就是他此刻最应该知道的信息。黄少天盯着看了一会儿,什么反应也没有。卢瀚文站了一会儿,摸摸头,蹑手蹑脚地回了自己的位置。训练室里陆续响起键盘和鼠标的声音,角落里的空调尽职尽责地散发着冷气,黄少天坐在电脑前,觉得自己快要被冻僵了。

 

 

苏沐橙晒出华丽的蓝宝石戒指,指路叶修问他觉得她的眼光如何,又说近期会有大事发生,粉丝们不免要在底下脑洞大开,说荣耀圈最著名的一对金童玉女终于要修成正果,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黄少天茫然地捧着手机,盯着满屏充满喜悦和祝福的字眼,不知道这算什么,是哪里出了错?恍惚间有人把手掌放上他的肩膀,带来厚重又踏实的触感。他回头,看到喻文州站在身后。

喻文州看起来也非常难以开口,沉默片刻才说:“要不要去问问清楚?”

“问什么?”黄少天很困惑地问。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也没什么可问的了。”

喻文州握掌成拳,擂在黄少天的肩头。

“啊!”黄少天夸张地呼痛,“队长你把我的肩膀打伤了,我下午要休息!”

“好。”喻文州笑笑。

黄少天也冲他笑笑,拿着手机走了。背影寥落,像迷了路的旅人。

 

 

黄少天并没有走远,他出了训练室,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决定进行一些深沉的思考。

比如,爱情到底是什么?

爱情是,突发的荷尔蒙、一时冲动、鬼迷心窍,是两个灵魂最深刻的吸引、伟大的力量、神奇的魔法;是糖果和毒药,甜橙和橄榄,娇美的鲜花和冰冷的刀子。

爱情最常见的状态不是两情相悦,而是求而不得。

最愚蠢的一种爱情叫做,一厢情愿。

黄少天乱七八糟想着很多事情,远的近的,大的小的,真要细数十年光阴,就像从沙子里捡芝麻粒,难有穷尽的时候。

他不知道坐了多久,只知道影子从旁边慢慢移到身后,然后有人走过来,替他挡住了太阳。

一只手伸过来,摸到他的额头上。

“都是汗。”那声音不疾不徐,在热烘烘的天气里像一阵风,拂在黄少天的脑门儿上。

“你怎么来了?找经理?联盟又有什么大事?”黄少天听见自己的声音发出机械的问句。

“联盟没有大事,是我自己的。”

“哦。”黄少天低了低头。

叶修在他旁边蹲下,耐心十足地和他说话:“你在这儿晒了多久,脸都是红的。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这么温和地发问,让黄少天一时有些呆住了,他近乎嗫喏地说:“我有些事情想不通。”

“这可不像你。”叶修把黄少天汗湿的额发拨到一边,露出那一对茫然无措的眼睛。

两个人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儿,黄少天突然觉得愤怒。

就是这样!这样,一次次!

“进去吧,外面太热了。”黄少天拂开叶修的手,反而站起来招呼他进去。他转过身,然后右手被拉住,突然有一个凉凉的东西套进他的手指,一下子把他的心箍紧了。

那是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东西。

夏季白昼漫长,太阳依然耀武扬威地挂在天空,灿烂的阳光之下,也许会让人滋生幻觉。

黄少天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怕稍有动作,就把这场幻觉击碎了。

他听见叶修叹气,把他的身体掰正,握着他被汗水浸得半湿的肩膀。

“早说了我在这方面没有鉴赏能力,总要找沐橙做参谋的。她说要晒出去玩玩,我以为没什么大不了,就没有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什么?”

“那个戒指,怎么看也不像女式的吧?”

黄少天把拳攥紧了,手指间那一点硬度更加明确,合适地卡在他的手上,不会是别人的。心脏慢慢开始恢复正常跳动,一切混乱都开始有序重建,黄少天渐渐清醒过来,忍不住说:“哪有一上来就送戒指的!送戒指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不说清楚别人怎么知道?我还没说什么你怎么就可以送戒指了?跳太多程序了吧!叶!神!”

他说得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尖,像尖啸的箭一样活泼泼地冲向云霄。训练室门口开了一条小缝,一排脑袋挤在那里。

郑轩说:“此时我只想说四个字。”

“举起火把?”

“烧烧烧烧?”

“情侣去死?”

“妈的智障?”

“虐狗滚粗?”

郑轩深沉道:“不嫌热吗?”

 

 

黄少天背过手,愤怒地朝训练室的方向比了一个中指,旁边手指上的戒指光彩夺目,晃瞎了众人的眼。

一个傻瓜遇到另一个傻瓜,爱情就会无端生出很多曲折。

但曲折尽头,终归会是明亮的。


评论(66)
热度(988)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