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台风来的那一天

被屏蔽,重发。其实是学步车啊【怒



有一部电影里说,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见的,就像风起云涌、日落月升;就像你不知道树叶什么时候变黄,婴儿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就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

 

红色台风预警和黄色暴雨的消息反复被发送到手机,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灰蒙蒙的景象,把落地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混沌的灰暗中。

客厅的中央有一点闪烁的亮光,眨眼又熄灭了,变成一点隐约的红色。

“别抽烟了。”黄少天走过去,把那点红光夺到自己手里。整个过程成功得十分轻而易举,反而让他有些惊讶了。

“你今天转性了,老叶?”

叶修仰靠在沙发上,五官和表情都在暗淡的光线下模模糊糊,只有那双眼睛清清亮亮,让黄少天准确地对上。

“新赛季你们又要有大动作?”

“听谁说的?别想打探我们蓝雨的机密。”

“猜的。”

“那你就继续猜,你猜是什么大动作?”

“要提新人了。谁要退役?”

说到底也算不上什么大机密,黄少天说:“玩神枪手的,私下和周泽楷打过,队长说还不错。”

“难得,你们蓝雨也培养得出好神枪。”

“呸!你别太嚣张!我们蓝雨什么大神选手也培养得出。”

“这次不选剑客了?”

“有小卢呢。”

“嗯。”叶修答应了一声,之后沉默下来,似乎在思考着。

黄少天等了一会儿,用手肘捣捣他:“想什么呢?”

“外面还下雨吗?”

“不但下雨而且下得很大,今天台风登陆,说不定会下一整晚。”

“那怎么办,我是不是没法回酒店了?”

“啊。”黄少天像是后知后觉想到这个问题,但是只困扰了一秒钟就做出了决定,“今晚留下来好了,我大发善心收留你。沙发是你的了,等一下我去找一条毯子给你。”

叶修点点头,同意了黄少天的提议。

 

睡到半夜,叶修从梦里惊醒,雨声像海浪一样拍打在耳边,那浩大的声势,像是永远不会停一样。叶修晃了晃头,无意中瞥见黄少天卧室的门开着,隐约能看见里面的床,以及床上一团人形的轮廓。叶修迟疑了片刻,趿拉着拖鞋走过去,站在门口能看得更清楚,床上的人背对他睡着,毯子只有一个角被压在腹部,剩下的都堆在床沿和地上。

叶修走进去,把毯子拉起来,轻轻抖了两下,盖在黄少天的身上。没想到毯子刚沾身,黄少天就动了,他像是受了惊一样一颤,刚从睡梦中醒过来的身体还有些反应迟缓,机械地转过脸:“……叶修?”

“嗯。”叶修说,“弄醒你了?我看你门没关。”

说话间黄少天已经转过来,一只手肘撑着床,支起半个身子。他揉揉眼睛:“我房间的空调坏了,开门让客厅的冷气可以进来。”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叶修说:“那你继续睡吧。”说完转身要走,黄少天拉住他:“来吗?”

“什么?”

黄少天跪坐起来,两只手攀在叶修的肩头,脑袋凑过去亲了叶修的嘴角。他又问了一遍:“来吗?”

没有多少会错意的余地,叶修按住黄少天的后脑勺,结结实实和他接了一个吻。

心脏在胸腔里鼓噪着,那声音仿佛非常强力,连耳膜都觉得不堪重负。人能不借助仪器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吗?能吗?不能吗?叶修乱七八糟地想着,唇齿没了章法,对黄少天又啃又咬。

黄少天模糊地“唔”了一声,抓着他肩膀的手也用上力气,叶修惊醒过来,放过那两片柔软的唇瓣。

“要命,你是缺肉吃了吗?”黄少天喘着气,抬手在嘴上抹了几下。

叶修捧着黄少天的脸,又凑过去,黄少天下意识躲闪,被捏着下巴制住。叶修动作轻柔地亲亲他,像是安抚。

黄少天推推叶修,示意他放开。叶修的手顺着他的下巴、肩膀、手臂滑下去,最后停在胯骨上。黄少天偏瘦,骨头在一层薄薄的皮肉下轮廓分明,叶修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一寸寸仔细地摸。黄少天的呼吸拉得很长,很慢,像是在竭力忍耐。

叶修的手摸到后面,两只手掌包住tun肉,五指张开,手指探向更深的地方。

“别……”黄少天的额头抵到叶修的肩膀上,蹭了蹭,头发刺着叶修的下巴,让叶修想到毛茸茸的小动物。

“抽屉里有甘油。”

“嗯。”叶修从善如流地去翻床头柜,抽屉里放着不少东西,叶修摸黑抓了半天,才找到自己想要的。他晃了晃,还有半瓶,扔到床上。

黄少天已经把睡觉穿的背心短裤脱了,叶修直接伸手把他按倒在床上,然后压上去把他身上的最后一块布料也扯了下来。

 

(⊙o⊙)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的雨声小了,黄少天感觉到有头发扫到他的脸颊上,他听见有人用气音说:“我爱你。”

做梦了。他模模糊糊地想,或者不是做梦,但是床上的话,随便听听就可以了,不当真,当真就傻逼了。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被太阳晒醒,身边的人早不见了,窗帘毫无疑问是被他拉开的。

这天杀的!黄少天翻过身,要把自己重新埋进枕头里,没想到刚埋好就被人挖了出来。

“吃饭了。”

“不吃!”

“快点,起来吃饭。”

“不吃!”

“我要拍你LUO照了。”

“靠!”黄少天猛地弹起来,“有完没完了!”

“没完呢。”叶修站在床边,“雨停了,今天天气不错,出门逛逛?”

黄少天瞪他一眼,扒扒乱成一团的头发:“逛什么逛啊!你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死宅吗?!”

“嗯,随便逛逛。”

黄少天把自己摔回床上,手捂在眼睛上。他突然问:“你是不是要结婚?”

“谁?我?”叶修在床边坐下,“人总是要结婚的。你听谁说的?”

“你之前不是在相亲?有点公众人物的自觉吧,你的粉丝无处不在。你现在是不是还不上微博?”

“家里让去的。”

“还顺利?你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很好的女孩,很难让人讨厌。”

“操!”黄少天骂了一句,“赶紧滚!预祝你新婚快乐,请柬别给我,没闲钱随份子。”

黄少天抓过枕头,按在自己脸上,他的眼睛一片干涩,身体里也干得很,那种感觉像是沙漠里的旅人,渴到了极点,身体燥热得可以自燃。

有另一股力量在夺他的枕头,他更加用力,抓紧不放,但也许是他真的太缺水了,力气也变小,很快落了下风,枕头被从脸上拿开,被迫对上叶修的脸。

叶修俯视着他:“我的标准也没那么低,心也没那么大,不是什么都能忍的。”

“什么?”黄少天冷笑,“这个还看不上吗?配不上你吗?”

叶修摸他的脸,那双好看的手从他的眼角摸到下巴,然后突然用了力气,让他的下颌被固定住,嘴微微张着,被迫承受了一个吻。

黄少天剧烈挣扎着,在叶修的舌头伸进嘴里之前把他推开。他坐起来狠狠一抹嘴,瞪着叶修的眼睛里快要喷出火焰。

叶修叹了一口气:“我不是什么都能忍的。”他顿了顿,又说:“我也就只有这一辈子,短短几十年,不能给不爱的人。”

“什……什么?”黄少天呆住,仿佛完全不能理解叶修的话。

“你爱……你爱谁?”他听见自己机械地发问,每个字都是从脑子里直接蹦出来的。

叶修抱住黄少天,把自己的声音清楚地送进他的耳朵:“我爱你。”

床上床下,这句话到底都是他先说了。

黄少天的身体在叶修的怀里颤了颤,他慢慢地推开叶修,背过身去沉默着。

过了很久,久到叶修快要忍不住去把他抓过来的时候,他终于清清嗓子说:“好吧,我接受,接受你了。”

太阳升得高了,阳光满室,所有的一切都是亮堂堂的。台风过去,好天气又回来了。

 

 

“吃完饭出门逛逛吧。”

“你刚才不是说不出门?”

“去挑个礼物给郑轩。”

“他生日?”

“不是,过几天他就要公开退役的消息了,到时候俱乐部有送别会,这么多年队友,当然要送一个特别的礼物,祝福他开始人生的新阶段。”

“谁?谁退役?”

“郑轩啊。”黄少天从卫生间探出头,嘴上还沾着牙膏沫子,“不然还是谁?”

他挑着眉毛,冷冷一笑:“不然难道是我退役吗?”


评论(46)
热度(582)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