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算是 陪你 的后篇吧

短小的一发~

 

01

黄少天从来没想过叶修会喜欢他。

不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那种喜欢,而是一个男人对……呸,还是另一个男人。

差点被叶修吓傻了。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瞒不住的,一个是贫穷,一个是爱情。可是黄少天想,那叶修这演技简直可以去拿奥斯卡了,要是他早去角逐,某位先生搞不好又要蹉跎一年。

有些事不能细想,不知道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察觉不了,知道的时候各种蛛丝马迹就都冒出来了。叶修嘲他是在撩他,叶修轻易不和他PK是在吊着他,叶修和他亲近是因为喜欢他——套路太深,蓄谋已久,而黄少天之前竟然真的一无所觉。

黄少天皱着眉,非常严肃地思考叶修算不算个心机狗。

叶修在切冬瓜,回头看了他一眼:“想什么呢?”

“想你。”

“哎呦!”叶修笑了,“这种直球哥还有点招架不住。”

“少胡说八道。”黄少天翻白眼,“我在对你进行分析,别想干扰我。”

“你分析什么?分析我为什么这么牛?这个我可以告诉你,这属于天赋技能,牛逼的人生都是注定的。”

“靠!”这种程度的自吹自擂,饶是黄少天认识叶修多年,一时间也有些替他害臊。

黄少天打量着叶修:“你好像心情很好?”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叶修浑身上下飘飘然的气场。

“还行吧。”叶修说,“这不脱单了么,阶级立场已经不一样了,可以俯视单身狗了。”

“……我记得我好像还没说要接受你吧。”

“嗯,不急的。反正早晚会接受,为什么要白白浪费时间,我大可以提前感受一下。”

黄少天彻底无语了。

叶修把要炖汤的冬瓜块码好倒进锅里,转过身面对黄少天。

“其实你来之前我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扔个硬币来决定要不要告诉你,嗯,告诉你我的心思。”

“哦。”面对这个话题黄少天有些不自在。他尚未进入状态,还是把叶修当成多年的损友对待,叶修突然的告白就像做梦,天亮了雨停了梦醒了,他还有不真实的存疑。

叶修还在看着他,他只好问:“怎么扔的?”

“正面朝上就告诉你。”

“反面呢?就不说了?等下次?还是算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眼睛里明晃晃带着“你傻啊”的鄙视意味,理所当然地说:“反面?反面那就翻过来呗。”

……黄少天完败。

 

 

 

02

黄少天认为,爱情应该是一件自然而然发生的事,它来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就像幸福来敲门。由此他认定,属于他的爱情一直还没有来到。

但叶修说,任何东西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会从天上掉下来的那是天外的陨石。所以所有想要的东西都应该自己伸手去拿,去争取。

比如爱情,不说出来的爱情和不存在没有区别。

午饭的时候他们俩就着冬瓜虾仁汤和板栗烧鸡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反复的说服与反说服,最后叶修说:“得了,看不出来你还挺纯情的。”

黄少天出离愤怒,他觉得自己被叶修嘲笑了。

他立刻滔滔不绝地开始摆事实讲道理,试图从各个方面论证这只是自己的爱情观和纯不纯情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他再一次失败了。

因为叶修突然从餐桌的那头探过身来,吻上了他的唇。

阳光从叶修身侧透进来,给他整个人打上一层柔光,近在咫尺的清俊眉眼熠熠生辉,睫毛如同一层鸦羽覆在那双慧黠的眼睛上。

黄少天一动也不敢动,呼吸仿佛停止。

他想,呀,不近看不知道,原来叶修是个睫毛精。

过了……大概很久吧,反正黄少天已经完全失去对时间的知觉,叶修坐回自己的位置,问他:“听见爱情来敲门了吗?”

黄少天觉得自己听见了。

 

 

 

03

生活经验教会我们,会敲门的不仅是爱情,还有快递。

黄少天从叶修手里接过快递,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

他有些奇怪:“给我干嘛?我没网购。”

叶修说:“今年的生日礼物,之前不是你喊着要吗?”

黄少天的生日快到了,这些天赖在叶修家里,自然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向叶修讨礼物。只是他没想到这次叶修真的这么痛快。

黄少天上下看了看盒子,问:“是什么?盒子这么小,和你土豪的定位不符啊老叶。”

“放心,绝对是你想要的东西。”

黄少天半信半疑。

拆开快递盒和内层包装,黄少天惊讶地从中拿出一个巴掌长的手办。

“这是?”

他不能不感到惊奇,这款手办他只在联盟的宣传中见过概念图,至今还没见过实物,也万万没想到实物已经做出来了。

前天他问叶修打算送什么生日礼物给他,叶修问他想要什么,黄少天说想要今年夏天联盟和蓝雨联合推出的夜雨声烦纪念版限量周边,叶修当时一打响指:“答对了,我要送的就是这个。”

黄少天撇嘴,心说叶修套话的段位太低,也太不了解实际情况。

而现在,这个官方明确说九月才会发售的新手办真的被他拿在了手中。

“可以啊老叶,”黄少天珍爱地摸着他的夜雨声烦,“再次刷新了我对你的认识,特权阶级果然不一样。”

叶修说:“我可求了老冯很久他才给我联盟合作厂商那边的联系方式,又差点磨破嘴皮子那边才肯先给我一个,快快收下谢恩吧。”

这款限量手办做得非常精美,造型是夜雨声烦“剑定天下”的收招动作,威风凛凛的剑客仿佛无风自动,头发、衣褶、五官这些细微的地方也无一不精致。黄少天喜滋滋地摆弄了几下,道谢的话也说得诚心诚意。

“谢啦谢啦,谢谢你叶修。这个礼物我很喜欢,晚饭给你加鸡腿好不好?”

“鸡腿就算了,晚饭还不是靠我做。”叶修指着自己的脸,“真这么感动,那就来一个爱的么么哒吧。”

黄少天咳了一声,又忍不住笑:“我可明白了,你现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窗户纸捅破了连装都懒得装,怎么流氓不讲理怎么出招了是不是?”

叶修倒是很坦然:“没办法,少天大大不肯过明路,我只好各方面巩固战果,不能等你掉血效果结束再给我来一个死不认账。”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摸着他的夜雨声烦,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记得第一次在现场看你的比赛,是嘉世对蓝雨的擂台赛第三场。整场比赛我的心跳都很快,身体里的血都像在发热一样(叶修插嘴:血本来就是热的),不准说话好好听我说!咳,后来你把对手的血量打空,赢下了擂台赛,我从战队席跑到卫生间,不停地往脸上泼水,我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只是觉得很热,很烫,如果不降温,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冲出来一样。”

黄少天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就像潮水落去,露出光洁的沙滩,你知道有美丽的贝壳藏在其中,却不急于一时去把它们挖出来。

叶修把黄少天的脑袋按向自己的肩头,轻声而郑重地说:“我很荣幸,曾经成为过你的方向。”

黄少天不自然地把头埋得更低。

叶修突然说:“不过你不觉得把你男神变成你男友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吗?”

“尼玛!”黄少天一瞬间什么感怀都没了。

叶修啧了一声:“没几个迷弟有这种好运气的,比中五百万的几率还小吧,你珍惜一点好不好?”

 

 

 

04

一见钟情也好,日久生情也好,所谓爱情一直是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比如某个夜晚和你在网游里偶遇的人,你以为只是寻常的聊天,哪知道这是一系列奇妙缘分的开始,哪知道他在未来会成为你生命里割舍不掉的人。

而正因为这样不可捉摸,有时候又会让人觉得爱情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它仿佛随时可以发生在每一次新的遇见里。

我们真的可以相信爱情吗?它好像是个随时会变的诡术师,一个喜怒不定的小孩子,一种轻若云絮的情绪。

它的消散可以无声无息,就如同它的到来。

“所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晚饭没有鸡腿,但黄少天亲自下厨做了粤菜犒劳叶修。他在两人吃饭的间隙,非常真心实意地发问。

叶修一脸惊讶,但黄少天觉得他有一半是装出来的。

叶修说:“就是喜欢呗,什么都喜欢。”

“假。”黄少天评价。

“你相信我的感情,我的感情就是存在的。”

“酸。”

叶修笑了,耸耸肩,很无奈的样子。

“少天,你可真是……”叶修温和地看着他,黄少天竟然觉得自己从中看出宽宥的纵容。

他说:“你让我说,我实在说不出来。不过喜欢你是真的。就当我心甘情愿把心意竖一个靶子,随你来打。”

黄少天先是一愣,然后慌忙给自己塞了一口饭,表示嘴巴很忙暂时不能说话。但叶修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他生硬地把米粒咽下去,吞了吞口水。

“你这样是犯规的。”

叶修正色说:“我是人民币玩家,可以使用特殊道具。感受到暴击效果了吗少天大大?”

黄少天把饭碗一撂,长叹:“三次元太尼玛难玩了吧!能删号吗?!”

叶修笑摸柯基头:“除非再等几十年和我一起删。”

黄少天撩开他的手:“小心我发型!”

叶修笑笑不说话。

“算了,”黄少天说,“人民币玩家都是爸爸,玩不过你。”

 

 

 

05

说爱情要讲缘分的都是耍流氓。

缘分要等,人生这么短,愿你去勇敢追求一个有趣又有爱的人,和他在一起。

评论(46)
热度(953)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