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叶黄】请赐我平凡的生活(上)

普通的暗恋故事

闲唠嗑画风

给 @水仙 浇水,从年前说到现在,总算浇上了/(ㄒoㄒ)/~~

00

“叶秋亲了黄少天一下。”

“黄少天亲了叶秋一下。”

“叶秋又亲了黄少天一下。”

“黄少天又亲了叶秋一下。”

“黄少天又亲了叶秋一下。”

“黄少天又亲了叶秋一下。”

……

“叶秋被黄少天亲死了。”

“GAME OVER!”

 

 

01

“靠啊!马蛋!又死了!啊啊啊啊!苍天弃我!”

喻文州一打开门就听见黄少天在狂叫,嘴角一抽,充耳不闻地走进房间。黄少天正背对着他狂暴地击打键盘,每一撮乱翘的头发都在尽职尽责地帮他向外界传达情绪:狂躁症发作,暂时不宜靠近。

喻文州把他的洗脚盆从床底拖出来,放好热水和药材包,优哉游哉地开始他的泡脚大业,顺便准备充分利用时间,开导误入歧途的少年。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个委婉的开头,照顾黄少天此时格外脆弱的心灵。

他笑眯眯地问:“又把叶队亲死了?”

对键盘的破坏行为骤停,黄少天转过脸,阴恻恻地看着喻文州。

“看我干嘛?这种限制级的游戏本来就不应该在双人宿舍玩。”喻文州摊摊手,表示他也很无奈,他也很不愿意每天回到宿舍就看到同居人在玩痴汉游戏。

“这个垃圾游戏没有手机端!”黄少天很委屈,“这太过分了你知道吗?这意味着我没办法把他养在手机里,没办法想看他就看他想喂他就喂他想亲他就亲他!我这么澎湃的感情全攒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亲死了难道怪我?我好冤我比窦娥还要怨!”

喻文州回忆了一会儿这款痴汉游戏的画面,很诚恳地发问:“其实我不太懂你是怎么对着一个像素小人真情实感的,有点丑……咳,我是说抽象,抽象。”

“我的感情是很丰富的。”黄少天拖过自己床上的大玩偶抱在怀里,脑袋晃啊晃,声音里的忧郁像水滴沉沉坠在每一个字眼,“它们满得要溢出了,我必须用一个正常的渠道疏导出去,别说是一团像素,我可以对着H市的方向真情实感一整晚。”

“厉害了我的副队。”黄少天这一番声情并茂的演说显然引起了喻文州的不适,他把两只脚绞在一起搓了搓,“怪不得之前你把枕头的位置换了方向,我还以为你对我有什么不满。”

黄少天哀怨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心想,恋爱脑真可怕,看来训练强度还是太低了。

他斟酌着开口:“我以为得了一个冠军你就消停了。”

“嗯?”

“慕强心理什么的。”

“那我怎么不去喜欢王大眼?”

“答案大概就在你的问题里。”

“……卧槽我要把你的话学给王大眼听哈哈哈哈。”

喻文州无奈:“你尽可以笑得更大声一点,把郑轩他们都引过来。”

黄少天立刻闭紧嘴巴。

“不然你就去表白吧,拿着你唯一一个珍贵的冠军戒指,也许叶秋会看在冠军戒指的面子上同意,毕竟也有几年没摸到新鲜的了。”

“嗬——你好毒。”黄少天说,“我绝对会被抢走戒指然后被一脚从嘉世踢出来的。”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

黄少天的下巴压在玩偶上,把憨态可掬的熊脸变得生无可恋。

“可是他是直男啊,直——男——”黄少天恹恹地拖着长音,“我一定会被残忍拒绝。”

“我不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比被残忍拒绝好多少。”

黄少天咬了咬熊耳朵,嘟囔着表示自己的不满:“你真的好毒。”

他说着说着有些生气:“我又没有妨碍到你,我暗恋啊俱乐部有规定不许暗恋吗?队长需要关注队员的感情生活吗?”

听黄少天把两人的关系框进队长和队员,喻文州简直哭笑不得,他把脚从凉透的水里拿出来,端起洗脚盆打算去卫生间倒了。

走出两步,喻文州慢悠悠扔下一句话:“说实话,你不争取也不放弃的糟糕样子丑到我了。”

 

 

02

由于第六赛季被蓝雨截胡,打断了微草梦想中的连冠之路,第七赛季一开始两队就充满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连春节假期也在网游里斗得翻天。

王杰希带着中草堂的一队精英等在副本口,看到蓝溪阁的队伍传送出来,立刻锁定了队伍中唯一的术士。

他发了一条密聊过去。

何首乌:喻队?

飞上蓝天:王队?

何首乌:忙着呢?

飞上蓝天:你懂的。

何首乌:黄少天呢?

飞上蓝天:在你身后。

王杰希背后一凉,连忙转过视角,只见一个战斗法师正向着他跑过来,身后一个剑客追得正紧,一个个“看剑”的文字泡源源不断地冒出来。两个人从王杰希身边跑过,连个停顿都没有,一转眼就不见了。

何首乌:他这样不顾大局专究私怨你不管?

飞上蓝天:少天当然有正事要做。

王杰希发上一张叹气的表情。

何首乌:看来我试图拖住你们的计划失败了。

飞上蓝天:方副队应该也带着人赶去了吧,boss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何首乌:是的,但是至少我可以先送你回城。

魔道学者骑着扫把冲向术士。

 

叶修吸完最后一口,把烟蒂随手按灭,又衔上一根新的,在点烟的间隙里他敲了敲耳机,那头传来黄少天不爽的声音。

“干嘛干嘛?吵死了。”

“看你是不是挂机白吃经验。”

“靠啊我在乎这几个经验?一个破小号而已!”

“那你半天不说话?在干嘛?”

“思考人生。”

叶修一扭视角,和他并肩趴在草丛里的剑客眉峰如刀,冷厉地横在脸上,看上去凛凛然不可接近。叶修心说捏脸的哥们儿够苦大仇深的,这脸怎么看都凶煞,加上黄少天硬邦邦的声音,直接把“拒人于千里之外”打在了屏幕上。

叶修一口一口吸着烟,一种怪异的感觉在心里怎么都挥之不去。可是让他去问黄少天一句“你怎么怪怪的”,那真是更奇怪的事情。

“喂喂喂上不上上不上?再不上拉不住仇恨了?”

叶修咬住烟,把之前的念头抛在脑后,挥着战矛冲出草丛:“走!”

 

黄少天操作着剑客小号,思维放飞到千里之外。没有联系的时候心里烦闷不堪,对着自己在游戏里豢养的小人儿也能念叨半天,真在网游里遇见了,哪怕只是听一听声音,心里的燥郁也一扫而空,只剩下喜欢。

可是这样一点喜欢也要忍着,忍着焦灼的心和亲近的渴望,明知道他看不见也要在屏幕前摆出一副冷肃的表情,这样才不会有任何端倪从他的指尖流出来,顺着键盘和网线传到另一头的人身上。

喻文州曾对他说,如果想要长久做个朋友,那么克制吧,不然你谁都瞒不过。

就像一个不能吃辣的人给自己叫上一盘重辣的麻小,为了那一点点肉,辣到流泪也要硬撑,硬撑到一身狼狈也不肯离桌。

黄少天郁闷地想,我是不是有点傻。

就为了能长久做个朋友,我连话都不敢和他多说了。

“文州这条鱼绝对有毒。”黄少天嘟囔着,提着剑冲到战斗法师的身边,和他并肩斩向眼前的boss。

 

Boss毫无悬念地倒下,叶修和黄少天就地分赃,在率先发现boss却被偷了果子的轮回公会的追杀之下分头逃窜。叶修刚逃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喻文州的消息就来了。

飞上蓝天:少天怎么样?

叶修随手回复过去。

战法12345:没死,背着东西走了。

飞上蓝天:……

飞上蓝天:他最近情绪不太好。

战法12345:过年吃胖了?

战法12345:你们蓝雨要请我给他做心理疏导吗?

 

“呦吼!我把材料和大春交接了,顺利完成任务!”黄少天打了一个响指,脚下用力,电脑椅转过一个圈。他停下来时看见另一边的喻文州还在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屏幕上依稀能看到是游戏界面,忍不住好奇:“怎么了?今晚还有什么要打的boss?”

“没有。”喻文州有条不紊地退游戏、关机,“路遇一棒槌,忍不住敲打之,没想到不是根木头棒槌,是根铁棒槌,遂放弃,怒而拉黑。”

“哈哈哈哈什么鬼。”黄少天捧着肚子笑。

喻文州轻叹一口气,想起叶秋再自然不过的反应,又摇摇头。

一个人的长处越明显,短板也就越明显,多说无益,爱莫能助。

“也许是好事。”喻文州转过来认真地对黄少天说。

“哦。”黄少天懵懂地点头,“可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表情好逗。”

 

黄少天打着哈欠钻进被窝,手机上显示着有一条未读短信,他滑开屏幕,竟然来自苏沐橙:吃胖了也没事,反正瘦的时候也不帅。

“你妹啊!”黄少天大怒,随即想到这样一条短信实际该是谁发来的,心里又羞又恼,恨不得顺着短信爬过去和他比比到底谁的脸更大。

气着气着,黄少天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启动隐藏在文件夹里的小游戏。

“黄少天亲了叶秋一下。”

听见机械的电子音毫无感情地念出这句话,另一张床上的喻文州对着墙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评论(105)
热度(807)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