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

   

【全职叶黄】软肋(05)

分手之后又在一起梗/OOC

 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05】

 

黄少天做梦了。

梦里有大片大片灿烂的阳光,他穿着背心短裤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上,暖洋洋的光洒了他一身。旁边的窗外有成排的树,叶子绿的发亮,在风里摇晃的沙沙作响。耳边是铺天盖地的蝉鸣,仿佛落雨。

“还不起床啊,你这午睡可都睡了快三个小时了。”一个声音压过蝉鸣钻进他的耳朵,搔的耳朵里面痒痒的。

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一点点光线渗进来,眼前是个看不清面目的模糊影子。

“真是要懒死了啊你!”那人又说,似乎对他死活不睁眼的行为很无奈。紧接着黄少天觉得身边的床陷下去一小块,他本来摊开的右手臂被收在身侧,另一个人的温度靠过来。

“那我也再躺一会儿好了。”

黄少天半闭着眼睛,往身边的人身上凑。

“喂别靠这么近,很热的。睡的时候没觉得热么?刚刚在外面碰见小王,说是线路有点问题,附近这一片都要停一下午的电,我还以为你早该被热起来了。”

“好吵啊…….你……不要说话……”黄少天嘟囔,手臂缠上去,紧紧的环住那个人,脑袋贴着那人胸膛,不停的动来动去,好像在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动了一会儿,找好了,满意的贴上去,砸吧砸吧嘴。

“得寸进尺啊你,知不知道你脑袋很重的。还有,真的很热,没觉得我都一身汗了么?”

“嘘——听一会儿,就一会儿。”

“什么?”

“我听一会儿你的心跳。”

那人不说话了,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把右手搭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把睡乱的头发理顺。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落雨般的蝉鸣好像一瞬间都消失了,黄少天耳边只剩下清晰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令他无比心安。

黄少天又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仔仔细细的感受了一会儿,说:“哎,好像在一个频率了。”

“噗——”那人的笑声从上面传来,还搭在他头上的手使劲揉了几把,把本来理顺的头发又给弄的更乱。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黏我?”

黄少天勾起嘴角,又往上蹭了蹭,把脑袋抵在那人肩窝,“就黏你!”

 

 

“砰砰砰——黄少你快点起床啦!起了没起了没!砰砰砰——大家都在等你了!”

黄少天被门外的声音吵得脑子疼,把脑袋底下的枕头抽出来,朝着门就砸过去。

“马上马上!小卢你吵死了!告诉大家再给我十分钟!”

卢瀚文总算是走了,外面重新安静下来。这孩子下赛季就会正式出道,怕年纪太小会不适应,经理就让他先跟着正式队员一起吃住,一起训练,提前适应一下节奏。本来没什么的,可是自从喻文州发现他早上习惯早起之后就把每天喊黄少天起床的任务交给了他,搞的黄少天每天都得在卢瀚文的穿耳魔音下不情不愿的起床。

“哎呀真是!!!”穿好衣服的黄少天站在镜子前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怎么又梦见那个家伙了!果然就不应该理他!啊啊啊啊快要疯了!这么大的黑眼圈要怎么和队长解释啊!”

 

 十分钟后黄少天黑着脸走进训练室,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电子钟,离训练开始的时间还有十几分钟。黄少天愤怒的瞪了卢瀚文一眼,卢瀚文吐吐舌头,又朝喻文州那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队长让我去的我很无辜。

察觉到他们之间异样的喻文州说:“少天你昨晚没睡好么?还是又熬夜了?”意有所指。

黄少天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桌子上放了一份早餐,显然是队友知道他起晚了,给他留的。黄少天塞了一个蟹黄包到嘴里,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的说:“没熬夜没熬夜,做了个梦还挺纠结,没睡踏实而已。”

旁边的郑轩打趣:“多纠结的梦啊?别是噩梦吧,看这熊猫眼多大啊!”

黄少天恶狠狠的剜了郑轩一眼,咽下蟹黄包就开始朝着郑轩放文字泡:“呸呸呸你才做噩梦呢!怎么就不盼着我好呢队友爱呢!再说熊猫眼怎么了,熊猫还是国宝呢!而且本剑圣不过是有点黑眼圈而已怎么就熊猫眼了?就算是熊猫眼也丝毫折损不了本剑圣的帅气值你羡慕吧羡慕吧?”

郑轩揉揉耳朵表示压力山大,嘴炮不过果断躲。

喻文州出来打圆场:“好了少天,快吃饭吧,训练马上开始了。”

 

 

 黄少天吃完早饭,熟练的打开软件进行每天必做的各项训练。

走位,躲避,跳跃,出剑,翻滚,上挑……

熟悉的动作,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夜雨声烦。黄少天本来全神贯注盯着屏幕,慢慢的思绪却有些飘远,想到刚刚郑轩的话。

噩梦?怎么会呢,是美梦才对。也不对,不是梦,是实打实发生过的事情,是回忆。

他和叶秋的回忆。

从始至终,“叶秋”这两个字在他这里就是爱情的同义词。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有凛冽的寒冬、冰冷的海水和独自等待的煎熬寂寞,也有热烈的夏日、温暖的光以及呼吸交错的温柔缱绻。

最美好的和最酸涩的,最舍不得的和最不想忆起的,都和他有关。

当初刚分手的时候黄少天一连几天晚上在屋里一个人看电影。都是些关于爱情的老片子,无非那么几个套路,虐恋情深或者轻松愉快,大团圆或者此生不见。黄少天坐在地板上抱着一大桶爆米花一看就是半个晚上,有时候笑的把嘴里的爆米花喷出去,有时候眼窝发热鼻子泛酸。

偶然一次被徐景熙发现他看爱情电影看的眼睛都红了,大大嘲笑了一番,几乎成了整个蓝雨的笑料。只有知道实情的喻文州看着他,神情里掩饰不了的担忧。

网上有段话说的精辟:看爱情故事哭,并不是因为故事多真、他们爱的多深。只是因为那些情绪你都感受过,为了一个人努力做自己擅长或者不擅长的事、想象他高兴的样子、拥抱、撒娇吃醋赌气害羞、偷偷看他、陪他一起笑、假装嫌弃他、安慰他、想念他、失去他。你也曾那样投入的喜欢过一个人。哪有故事虐的了你,你是被自己虐哭的。【注1】

不过也就折腾那一阵子,黄少天很快就把那些又经典又烂俗的电影抛到了一边,该吃吃该喝喝,该训练训练,该睡觉睡觉。拿得起放得下,他先说的分手,没理由再自己躲起来后悔。说实话他也不后悔,就算时间倒退情景重现,他还是会提分手。

他放得下,只是忘不了。

 

 

网游里各公会会长和君莫笑斗智斗勇的日子还在继续,自从前几天霸气雄图的人找来张新杰又引来韩文清和叶修对了一阵之后,叶修就把自己的工作从专职代打变成了收费站。虽然材料收集的慢了,但是轻松了不少。

这天早上下班的叶修独自出去吃了个早饭,返转回来时,却看到陈果正叉腰站在网吧门外,指挥着几个网管忙碌着。

“咦,这是要过圣诞吗?”叶修过来后,看到陈果指挥着几人在网吧正门口处立起了一棵小松树,此时正张罗着往上披着彩灯和挂着小礼盒。

12月24日,今天却是圣诞节的前夕,被称为平安夜的一天。

“咦,你居然还知道日期,没有过糊涂啊?”陈果很意外地说着。像叶修这样昼夜颠倒,每天重复发生着昨天的情节的生活,在她看来是很容易过得连时间都忘掉。

“不小心就注意到了。”叶修回答。然后想了想又拿起前台的座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起来了么?”

“喔。”对面的声音还不太清醒。

“晚上方便出来一下么?”

“干嘛呀?”对面的人似乎已经完全醒过来了,声音清楚了不少。

“借你手机用一下。”

“……”

 

 吃晚饭的时候叶修叼着根烟出了门,把自己裹成一个熊的苏沐橙报亭边等他。

“喏,给你。”苏沐橙见叶修过来,把手机递了过去。

叶修拿过来,他对苏沐橙的手机很熟悉,用起来毫无障碍。苏沐橙微微侧过头,眼睛往天上瞟,表示自己不偷看。

叶修翻出通讯录上那个备注为“话唠黄”的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短短的四个字加一个标点:圣诞快乐!修长的食指在停在屏幕上,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发送。

以前黄少天喜欢在平安夜的时候打他在嘉世宿舍里的座机,和他絮絮叨叨说半晚上的话,有时候兴致上来了能说到凌晨。叶修一开始很奇怪,问他为什么。黄少天说因为除夕他肯定不能陪他守岁,所以退而求其次用平安夜代替好了。他听了这个答案半分钟没说出话来,心里有些囧也有些……热乎乎的。

不过这一次,不会再有那种无聊又温暖的电话了。

 

 

 

【注1】出自新浪微博:M大王叫我来巡山

  

 

----------------------------

越写越慢......不顺利......叶神怎么有点渣渣的呢我是叶粉不是叶黑啊!

 

评论(23)
热度(640)
© 无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